革命风暴 第三十五章 小白的奇异体质(上)
作者:寂寞的本座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老师!”站在人群最外围观望一会,平安敏锐的在众多人头中发现了二蛋正搀扶着凯恩学士带领着贝儿卡村近百号人随着人流一起回城,随即叫道。

    “村长,我怎么好像听到平安在叫你!”二蛋耳朵好使,听见远处似乎熟悉的声音对正参扶着的凯恩学士一边说道。

    “平安那臭小子?今天上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你看见他了?”凯恩学士赶紧问道。

    “没有!我就是好像听见他的声音了!我也不太确定啊!”周围都是人一同走着,环境有些嘈杂二蛋也不敢确定。

    “二蛋!”平安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明显大了许多。

    二蛋刚说完便清晰的再次听见平安熟悉的声音。一回头,只见平安在人群中穿插马上要挤到跟前。

    “我就说是平安吧!”二蛋赶紧改口。

    “你小子这是跑哪去了,外面现在这么危险!”这次凯恩学士也听到了,转头见到平安刚刚挤到他们身边,腰上插着一圈看似石块的血红色怪异物体,双手中还抱着一堆,没好气道。

    “没有我就是出去随便看看!”平安没有太好的理由只能胡乱扯道。

    “随便看看?中午你父亲还有你封尤叔休息醒来没见你没和我们一起回营房急得到处问,我也叫村里人在城内四处找也没找到你。”

    “老师!我错了!”不好解释,理亏没办法,平安只能赶紧认错。

    “还有,你昨晚抱回来的那个什么小狮鹫在那叫唤了一整天呢!就趴在你昨晚睡的铺位上,想去喂它点东西吃都不理,见到咱们还张牙舞爪凶得要死不让人靠近呢!”一旁二蛋好不容易见到平安吃瘪认错,本来低沉的心情立刻愉悦起来,还一边添油加醋告状。

    对于二蛋的瞎说平安倒是不在意,不过听说小白如此听话还真按照自己吩咐老实呆着不乱跑确是让平安心里十分高兴。也不知道小白到底是因为什么就突然看上自己还非要跟着一起走。

    “好了,先不说了,回去再说!”见平安老实承认错误,凯恩学士也不忍过多责怪发话道。

    “是,老师!”

    不多时,平安随着贝儿卡村民们一起回到了临时按扎在城中的军队营房里。刚一进屋就被趴窝在床铺上的小白发现。

    “嗷!”小白兴奋地鸣叫一声径直跃起,张开不大的双翅快速扑打着飞向平安。

    见到小白如此兴奋的模样如同久别亲人的孩子,着实让平安心里一暖。

    小白欢悦的围绕着平安绕行几圈,双翅挥舞竟带起破空声,惊得站在平安身旁的村民们赶紧避让开腾出位置。

    随后小白落在平安肩旁,头部亲昵的和平安的脸颊碰了碰,看起来像在撒娇一样。而后小白的目光转向平安双手间环抱着的一堆血色海绵,俯低身子,小巧的头部靠近这怪样血色物体嗅了嗅,似乎起了兴趣,干脆张开不大的喙对着一块血色海绵啄去。

    小白这个动作倒是让平安一惊。

    “难道小白也能察觉出这是血色雾气所化不成?”平安内心思索着继续观察。

    小白一口啄下去咬住部分血色海绵,发现并不硬于是使劲拉扯,似乎想将海绵吞进肚中。

    血色海绵带有极大的弹性,小白试了半天啦扯不动干脆将喙张到最大咬住一部分海绵开始吸气。这时血色海绵开始有了变化,平安隔得最近,能清楚的看到血色海绵被小白咬含在喙中的部分竟然在吸力下被转化成了血色雾气,直接被吸进肚中。吸完喙中这一小块还不停止,继续咬住其他部分吸食。

    不一会,一整块和小白整个身子差不多大小的血色海绵就被它吸食干净。这时小白似乎感觉饱了停下吸食,而后直接闭上眼睛趴在平安胸口环抱的海绵块堆中沉睡,像喝醉了酒一样。

    这个发现让他大感吃惊,自平安从重生来到这奇异的世界后还没有发现过第二个人有吸收血色雾气的能力,然而今天却见到缠着要跟随自己的伙伴异兽也具有这特殊能力。

    这么看来,昨夜小白应该是在平安冥想展现精神力时,发现了平安似乎有提取空气中它喜爱的血色雾气的能力,而后就死缠上了平安。不过跟随吴紫萱的另一只名叫大白的狮鹫幼崽据说还是小白的同胞兄弟,可它似乎并不能察觉出平安这奇特的能力。

    “也许是因为小白特殊变异体质的缘故吧!”具体原因平安也不明白,只能暗自推测出这个可能性。

    这个新的发现倒是让平安更为开心,毕竟不管怎样小白以后都会一直跟随着平安。它要是吸收血色雾气后实力能更为强大,对平安来说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平安,你快说说这一整天你都跑去哪了?”这时营房中,平雷在一旁村民地搀扶下坐起,对着平安严厉地问道。

    闻声平安注意到父亲今日神色已经比昨日好上许多,只是身子还有些虚弱,现在只能整日卧在这里静休。昨夜法王大人召见归来得晚,并没有打扰父亲休息就找了个地方睡下,现在再次见到父亲其间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让平安一时又不好解释。

    “啊父亲,我就是去跟小白找食物去了!”想了半天,眼见吃下一块血色海绵趴在胸前酣睡的小白,平安急中生智,立即想到了一个好的说辞。

    “你说的就是这只狮鹫幼崽?”

    “是的,父亲!”

    “你胸前抱着的那些奇怪的东西就是它的食物?”

    “对啊,父亲你也看到了,我刚一回来小白就跑过来要吃我找来的东西。这东西是法王大人特意交代我要这么喂养它,我当然得照办是不!”平安继续吧法王大人拉出来当挡箭牌来减低父亲的怒火。

    “你啊你你昨日见法王大人的事情我现在也已经都听说了,真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哎。”一想到如此拼命抵抗异虫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还有机会存活,可平安却在外面如此危险的时候外出,平雷顿时老泪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