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第一章 雨中兄妹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初冬时节,山上不复一片青绿色,晴朗的天色突然暗沉下来,不知哪儿刮来一阵阵大风卷动山坡上无数的树枝乱舞,眼看天气似要下雨。

    绵绵看了看天色,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现在找地方避雨要紧,万一淋雨着凉生病可就麻烦了,家里现在可经不起生病折腾了,拿起装满了枯叶的竹筐背到身上,大声的叫还在捆树枝的瘦弱少年:“大哥,你别磨蹭了,我们快去前面的凉亭避避雨。”

    萧大郎大声应了一声,快速的捆好树枝,拿了边上准备好的带铁钩的扁担挑上柴就跟上妹妹的脚步。

    等两人在凉亭里不久,果然大大的雨滴落了下来,落到地上砸起无数的小坑。

    “大哥,你把柴放这里挡着点风。”二妞(萧玉绵)怕哥哥和自己再这种天气着凉,让哥哥调整了一下柴火,自己拉着哥哥蹲在柴火后面,果然这样雨也溅不到两人身上。

    大雨来得快去的也快,等雨一停,两人匆匆回到家中。

    听到敲门声,大妞很快开门柔声问道:“大朗,二妞你们可回来了,身上有没有湿?厨房里烧了热水,你们先去洗把脸。”

    “大哥,二姐你们快进来,厨房里暖和。”厨房里两个小脑袋伸了出来,三郎和三妞两个人虽然衣服都是补丁,却也干净,可惜的是两人虽然眉清目秀却一副病容,浑身上下更是好像没几两肉,只剩一把骨头。

    萧二郎的咳嗽声从边上的房间传来,大郎听见连忙洗手,倒了碗开水送去。

    萧二妞洗了把热水脸舒服的叹了口气,看着娘和姐姐把湿了的柴细心的放在院子里透风,她们身上的衣物早已洗的发白,还有好几处不明显的补丁,那么寒碜的衣服在她们身上,却很是服帖,不显小家子气。那温柔又不急不躁的动作看的她不仅皱眉,心里嘀咕:“又不是在绣花。”自己坐在厨房的凳子上眯上眼,想着自己明天还是早点和哥哥出去,看看用自己三脚猫的功夫,有没有可能逮住野物。

    萧绵绵的上辈子叫萧芬芳,自己22岁时父母飞机出事去世,给自己留下几百万的钱财和两栋房子。自己农业大学没毕业就父母双亡,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意外认识英俊潇洒的富二代王康,就迷失在他甜言蜜语里,一年后就带着家产奉子成婚。

    婚后甜蜜的日子不长,自己有孕在身,王康回家越来越晚。有一天晚上她睡不着,听见楼下有车声,就下楼去看是不是他回来,想给他惊喜。却见王康和别的女人在车里车震,自己激动之下,下台阶时狠狠摔了一跤,八个月的儿子流产了。

    家里公婆冷淡,丈夫心疼没了的儿子。自己要离婚,公公不许:“我们家的名声要不要了,我们活着你们休想离婚。”

    王康也对她认错,没过多久自己却发现自己生育困难,王康在外面有了私生子。自己痛苦失望过后就开始想要报复,拼命的宠着抱回来的私生子,还表示“阿康,我想借腹生子,毕竟独木不成林,我也想有两个儿子。”王康自然不会拒绝这艳福,婆婆假意的说了几句,公公只要不闹出事情就好。慢慢的,王康的女人越来越多,身体每况日下。自己也开始进入公司,慢慢掌控他们的家业。因为自己贤惠的给他进补,几年后,王康死在某艳星的床上,他的儿女被自己娇惯的不成样子。讽刺的是自己带着四个儿女出门时,竟然死于车祸……

    哪知自己再睁开眼,却到了几百年前,这里不是自己知道的朝代,变成了落水身亡的萧家二妞,八岁的萧玉绵。

    芬芳睁开眼睛就看到抱着自己不放哭泣的美丽的妇人,这具身体的娘,看到自己睁开眼的那一刻,欣喜若狂。看到身体魁梧,表情严肃的爹,偷偷的转过头,用袖子擦掉流出的眼泪。看着两个流泪的少年,高兴跳起来想抱自己:“爹娘,太好了,妹妹没死。”话没说完就被含泪的大姐低声叮嘱:“大哥,二郎,别吵着妹妹休息。”两个小小的孩子也想爬上床和她睡:“姐姐,姐姐,你难不难受,我们陪着你。”……

    她娘不放心刚从鬼门关回来,身体不舒服的二女儿自己一个人一张床,自己陪着女儿日夜照顾了半个多月,芬芳的心被她捂热了,人很快想开:上辈子是我自己识人不明,可这辈子自己可以活的好好的啊!在原主遗留的记忆里很快的熟悉了一家人。大哥已经11岁了,二哥和大姐是双生子10岁,自己8岁,弟弟妹妹才4岁也双生子,这娘也太会生了吧!

    家中家境还算过得去,家中三间青砖正房,左边住了爹娘隔着布帘放了张床住着弟弟和妹妹,中间是客厅,右边用布帘一隔,一个房间两张床是姐姐和她住的。正房的两边各有三间厢房,左边两个哥哥一间,还有仓库。右边是厨房,柴房和厕所。中间留着的小院子里有个小池塘,池塘边上还种了几棵果树,可是因为她落水小池子已经被爹用土填平,幸好没伤到几棵果树。

    爹今年才32岁,有几手功夫,是镖局的镖师,一个月里一半的时间不在家中,可是对几个儿女很是疼爱,除了姐姐对习武没兴趣,两个哥哥和自己都被他手把手的教过武艺。

    娘才29岁,很是美丽温柔,是贤妻良母,丈夫和每一个孩子都是她生命的全部。

    姐姐温柔可亲,简直是娘的翻版,除了比娘更加的美丽。才10岁的小小少女,如出水芙蓉,已初现迷人风姿,对弟弟妹妹很有长姐的风范。

    两个哥哥现在在镇上的夫子家念书,据说学业还不错。平时虽然有点淘气,可是很懂事,懂得照顾弟弟妹妹。

    4岁的弟弟妹妹也是双胞胎,自小身子有点弱,倒也白嫩可爱,天天黏着他们看见的任何一个哥哥姐姐。

    反观还是8岁的自己调皮任性,这次更是因为捞家里小池子里的鱼结果一命呜呼,反倒便宜了自己重活一世。现在自己有人疼,有人爱,虽然没有方便快捷的现代产品,却有新鲜的空气,美丽的自然景色,爹还带她和两个哥哥上山打猎,芬芳很快把自己当成萧玉绵,当成二妞,适应这里的生活。

    二妞现在每天事情多了,爹在的话自己要缠着爹练武,每天起床和姐姐跟着娘识字,陪弟弟妹妹玩耍,有时还缠着和娘出去买菜。回来吃了饭又要午休,醒来陪一下娘和姐姐,还要管弟弟妹妹。等下午两个哥哥回家,一大群孩子那就更热闹了,整个小院子都是笑闹声……

    二妞以为这辈子是老天补偿自己,上辈子缺少的父爱母爱,兄弟姐妹情谊自己这辈子都拥有了。

    可天有不测风云,在二妞十岁那年,五月初郝树护送一趟镖去临安县,想着来回一个月路程也差不多了。不料船在湖上遇上强盗,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场除了血迹和边上河里捞上来的几具镖师死尸一个活口都没留……

    五月中旬萧李氏听到官府传来的噩耗瞬间就晕死过去,萧大妞一边哭一边求隔壁王婶子帮忙把萧李氏抬上床请大夫,可萧李氏是痛失丈夫的心病,一通请医问药下来也不见好。

    萧大妞强忍悲伤,勉强看管起娘和弟妹,还好一向只知道疯玩的萧二妞一下成熟稳重起来,每天看着弟妹,还安排家里的一日三餐。

    萧二妞很是发愁,相处两年多的好爹爹没了,她也伤心难过。可摆在面前的难题是他们一家如何活下去。银子,大前年才造好了家里的房子,前年才有点余钱,自己本来不知道家中有多少银子,可那天晚上回房看姐姐捧着账本和钱匣子发愁,自己一看账本,里面只有二十二两银子和一把铜钱。

    爹的月俸是每月三两,这里的一两银子可以换一贯铜钱(一千枚),包子一文一个,猪肉二十文一斤,物价看起来不是很贵,可是生病从古到今都是烧钱啊!娘这十来天看了两回大夫就用了二两多,还有两个哥哥的束脩一年四两,家里的开支每天都要三四十文,何况家里现在没有爹的月俸,也没赔偿,连镖局都卖出去,人也早走了……

    萧二妞合上账本:“姐,以后我去买菜吧!”家里还是自己会还价点,能省一文是一文吧!

    “这样行吗?”萧大妞迟疑。

    萧二妞想了想,扭头快步冲出房间,来到哥哥房间。房间里一边看着两个哥哥写字,一边拿着竹蜻蜓玩的三郎和三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二姐拉过按住几巴掌狠狠拍打在他们的臀部,不由大声哭起来……

    从来没见过二妞这么凶悍,萧大朗和萧二郎不知该怎么劝,一时楞住。

    萧二妞快速拉着大哭的三郎和三妞气势汹汹的到上房,后面跟来着急的大姐和两个哥哥,看着二妞把弟弟妹妹放到娘的床上拦住他们不让他们上前。受了委屈的两个孩子看见娘自然抱住娘大哭起来,萧李氏抱着儿女也大声哭了起来,哭着哭着想到恩爱的丈夫离自己而去,可儿女还小要是自己躺在床上他们可怎么办,想通了的萧李氏挣扎着爬起来哄孩子,才发现另外的儿女看见自己坐起来,都看着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