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第二章 世事艰辛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萧李氏休息两天很快缓过来,看到两个女儿把家里安排的妥当,不由心里一暖。她也想到丈夫一去,家里没有银钱来源,想了想去外面的铺子接了绣荷包和绣屏风的活,自己和大妞手艺不错都能做。

    一家人这样平淡的过了一个多月,天气慢慢的热了起来,萧李氏把手里要交的活赶了出来,不顾大中午天热就要送去。萧二妞不放心娘一个人去,家里位置太过偏僻,到铺子要半个多时辰,(就是七十分钟左右)古代也有地痞无赖啊!郝李氏容貌又实在美艳,特别是这段日子消瘦不少,浑身更添西子含愁的风韵。

    萧李氏见二妞缠着要去,拉着她的手,拎上装着绣品的包裹嘱咐大妞看好门户和弟妹就走了。

    萧李氏很是顺利的交了绣品,收好三百文钱。女掌柜对萧李氏绣活很满意,笑着拿出一个包裹开口:“这是镇上开饭馆的郝四爷的三姨娘要的四幅扇面,你看看花样要是能绣的话就接了。”

    萧李氏接过花样看了看点头:“谢谢掌柜的,我能绣,那我接了,不知道几天要绣好?”

    “十天之内你给我送来就是,四副我给你二百文。”女掌柜爽快的把包裹给她。

    萧李氏再三谢过,拿起包裹,拉着女儿回家。

    “二妞,要不要给你们买点糕点回去吃?”萧李氏知道最近家里已经很久没零嘴,怕女儿嘴馋。

    萧二妞笑着摇头,一斤普通的糕点也要二十多文钱:“娘,女儿不想吃糕点,就想吃娘熬的绿豆沙。”

    “也好,回去娘就给你做,小馋猫。”萧李氏忍不住浅笑掏出手帕给女儿擦了擦脸上的汗。

    眼看转过前面的破败无人的巷子就要到家了,突然两个闲汉从后面窜了出来,用手里一块帕子蒙住她们母女俩的嘴,夹持着把她们拖进了边上的一个闲置破旧屋子,其中一个淫笑:“葛老三,这女人真不错,哥哥我先来尝尝味道。”

    抓住萧二妞的葛老三不乐意的一把把萧二妞扔在一边,萧二妞落在地上发出‘彭’的一声,觉得自己浑身都痛,咬住牙才没有惊叫出来。

    葛老三站在浑身发抖流泪却提不起力气,说不出话的萧李氏前:“石老大,蒙汗药可是我拿来的,你可别太过分……”

    萧二妞趁机悄悄的退出房门,快速溜到外面,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边上扁担就冲向房间,用力挥向站在边上的石老大头上,恨声到:“你们都去死吧!”

    石老大疼的捂住头大叫一声:“哎呦好疼,流血了!”看小姑娘恶狠狠地拿扁担对准自己的脑袋还要打来,忙捂住头跳开:“葛老三,打死她。”

    葛老三才摸到女人的腰呢,听石老大叫声回头一看,好狠的小妮子,石老大的脸颊鲜血直冒。自己忙站起身随手拿着凳子就往郝二妞砸去,郝二妞躲得不够快,左肩被砸到疼的要命,右手却抓着扁担不松手,上前对准葛老三恶狠狠到:“给我滚,要不我杀了你们的儿子女儿!”

    “…什么声音?”有人声音远远传来。

    葛老三慌了,拉石老大:“我们先撤。”

    石老大恨恨的用右手夺过葛老三另一只手里的小凳子就往郝二妞砸去,二妞后面就是娘,不敢躲开,眼明手快的用扁担挡了一下,扁担虽然打落了小木凳,可二妞震的右臂一痛,咬牙忍住。左边肩膀上被砸到的地方疼的厉害,右手拿扁担的手却丝毫不敢放松,恨恨的盯着他们慌乱离去。

    萧二妞不敢在外停留,找来一点水撒到萧李氏的脸上,看着流泪的娘:“娘,没事了,你别哭,我们得快点回家,我左肩疼的快死了。”

    萧李氏一听,马上不哭了,挣扎着起来,女儿都比自己懂事,救了自己受伤也不哭,心疼道:“我们快回家,二妞,你再忍忍。”

    刚好巷子那头转过去另一条巷子不远处就是医馆,萧李氏拿好包裹带着女儿一通请医问药,花了刚到手的三百文还倒欠着医馆一百多文。回到家时,大朗和二郎已经在家等急了,看她们回来松了一口气:“娘,二妞你们可回来了,二妞这是怎么了?”

    萧二妞躺在床上,不顾娘的反对把事情一说,看着愤怒的兄弟姐妹幽幽叹气:“娘,你和姐姐以后都少出门,跑腿的事情由我和大哥二哥去做。家里也要及时关门,我们家有点偏,邻居也不多。”这里人少地多,邻里一般都隔着田地,哪怕王婶子一家最近的也和自家相距五亩多地和一条小溪的距离。

    那时是萧成看中这里后面不远处就是山坡,上坡后面就是连绵不绝的高耸大山,萧成觉得地方透气,就选在这里建房。边上近点的邻居就是王大虎一家七口和刘叔家,远点还有零零落落的三十来家邻居。可刘叔家在镇上还有房子,他们嫌这里太偏,还时常听到山上野兽的吼叫。虽说也算是覃镇,其实是最偏的地段。萧大朗和萧二郎忙懂事点头:“对啊!娘,夫子说学堂里明儿起就放假了,有事你吩咐我们就好了。”

    第二天,二妞觉得自己左肩肿的如同馒头,又疼又涨,头也昏昏沉沉起来。萧李氏一看,忙叫儿子去请了大夫来。萧二妞用了好几副药才彻底好了起来,想到汤药里淡淡的参味,看着这几天照看自己的娘几乎瘦了一圈,心里又酸又甜:“娘,我没事了,你快去休息一下,看你都瘦了。”

    “你没事就好,娘去给你端粥,你好好躺着啊!”萧李氏想到女儿为了救自己才这样,心里自然万分心疼。

    萧二妞起身拿出钱匣一看,果然不出所料,里面现在只有十四两银子和几个铜钱。叹口气把钱匣放回原处,自古到今,生病最费的就是钱,特别是这个时代。就像爹他们四兄妹,前头的哥哥姐姐因为生病夭折了,只留下爹这个最小的被抚养长大,爷爷奶奶在长孙落地后,娘又有身孕时就相继去世。

    萧二妞在床上过了三日后,娘才敢让她起床。这时候已经是六月二十五,天气炎热,三郎和三妞在屋里睡觉,二妞想着两个哥哥都去山坡捡柴火,看了一下低头刺绣的娘和姐姐:“娘,明天起我也和哥哥他们一起去捡柴火吧!”

    “那怎么行,你身体刚好还虚着呢?”萧李氏抬头看着脸色还算红润的二妞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