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第六章 逼上覃山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二妞兄妹快速回到温暖的正房,却见大哥跪在地上,娘沉着脸坐在坑上:“……杀了他又怎么样,为了一个不值当的人,葬送你的前程甚至生命。”看着几个儿女:“娘不是让你们胆小怕事,而是让你们遇事要冷静,千万不要冲动。大朗你爹现在不在家,你就是一家之主,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们姐妹同心协力自然无人敢欺负……你们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大家异口同声回到。

    萧李氏见跪在地上的大朗自然心疼:“起来吧!你们兄弟都快去睡吧,有事明天再说,不要着凉了。”

    二妞和二郎扶起大哥,二妞迅速爬上坑,半搂住她:“娘,你说的真好,你就放心吧,我们兄弟姐妹在您的教导下,肯定都是知书达理的好孩子。再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是不是做的很好,你夸夸我嘛!”

    “是,你们都知书达理,你做的很好,记住你自己说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真看不出你力气这么大……”

    二郎低下头忍住笑,这个妹妹实在是腹黑啊,以后致使二郎他们都朝那个方向发展。大朗和大妞他们见妹妹把娘逗笑了,都松了一口气。在娘的催足下才回房,大妞在哥哥出门后关好门,又搬了木凳顶住门才回到坑上。

    “姐姐,我会快点长大保护你们的。”三郎小小的人睁着明亮的眼睛懂事极了。三妞拉了拉他的手:“我们一起快点长大……”

    “真乖,快点睡。”

    第二天一大早,二妞睁开眼摸着边上姐姐发烫的身体,赶紧穿衣起床:“娘,大姐发烫了,我去看看哥哥们有没有事。”

    “没事,我多喝点水就好了。”大妞觉的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看着担忧的娘和妹妹努力露出个笑容。

    萧李氏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烫了!不能见风,二妞,你看看你哥他们再去请王大夫来家看看。”

    “哎,这就去。”

    “娘,让妹妹别去,家里没什么银钱了!”大妞着急的拉住娘的手,忍住发昏的脑袋带来的难受。

    萧李氏用力让她好好躺下:“大妞,别说了,娘不会让你有事的,你乖乖的躺下别说话,听话。”见两个小的还在睡,自己在枕头里摸出银衩匆匆出门,刚好看到二妞从大朗他们房里过来,急忙问:“你哥哥他们没事吧!”

    “大哥有点感冒,二哥本来身体就不大好,现在已经发烧了,我去拿银子找大夫。”家里前几天才裁了点布和买了粮食,现在只有二两四钱,二妞不仅腹议他们的小心脏不够强大,也第一次认识到了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女子不可一日无钱。

    “把这个拿去当掉,记住死当那样能多点银子。”萧李氏把银衩递到女儿收拾,又把手里的戒指,耳坠都取下:“这些是身外之物,能当个三四两就行,你们才是最要紧的,去吧,路上小心点。”

    死当银饰有了五两银子,家里三个人倒下,请医问药花了四两七钱银子,二妞把剩下的二两七钱连同匣子拿去给娘:“娘,明天我去覃山探探路。”

    萧李氏闻言觉得手里的钱匣重的让她承受不住,可是王大夫说了,大朗和二郎是过分劳累的底子虚,大妞是快长大又营养跟不上。可是看着同样瘦弱的二女儿,那个‘好’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二妞看着娘的眼泪流下来,忙抱住她的右手:“娘放心,我有一把力气,也会小心的,你别和哥哥姐姐们说。”

    “二妞,你要好好的回来!”萧李氏用力抱住女儿。

    第二天一大早,萧李氏很早就悄悄起床蒸白面馒头。二妞拿起娘放在自己枕边的二哥的旧衣,快速穿好后,拿起匕首放在腰间,又找出王有田留下的小刀放到背篓里,接过娘递给自己的馒头和粥很快吃完,笑着说:“娘,我走后你关好门,我尽早回来。”

    “好,娘等你回家一起吃晚饭。”萧李氏看着女儿笑着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去,关上门后整个身体靠在门上泪如雨下……

    一个时辰后,二妞终于来到覃山脚下。抬头看着太阳已经升起,找到以前爹带自己来过的小路上,看着被露水打湿的鞋袜,跺了跺脚,快速上山。

    二妞小心的在枝繁叶茂的山路里东张西望,背篓里的小刀已经拿在右手上,左手拿着一根木棍。寂静的山林里,参天大树下,孤零零的二妞显得单薄渺小如尘埃。

    二妞粗鲁的用袖子抹去头上的冷汗,暗自嘲笑自己的胆小,为自己打气后继续上前。枯草里传出响动,二妞虽然知道天冷了,蛇虫什么应该冬眠了,却还是往后退了几步。草丛里一只野兔窜了出来,很快又不知所踪。

    二妞又往前走,瞥见左边的枯草丛里一动,迅速拿起棍子用力打去,可是准头不够,眼睁睁的看着野鸡飞向一边,几个起落无影无踪。

    虽然没有打到猎物,可是二妞心里却放松不少,只要有这些小野物就好,自己多练练准头……

    二妞在山上差不多走了一个时辰,还是一无收获。干脆停下来拿下背篓,拿出牛皮水囊喝了点水,吃了用桑皮纸包的一个馒头,休息了会继续往前走。

    或许是二妞的运气终于来了,在末时(午后一点)初,二妞看见前方枯草里动了一下,快速用力挥动木棍,里面的野兔发出一声‘呜呜’就没了声息。二妞激动的用木棍拨开枯草,看见两只四五斤重的野兔被自己木棍打死,一只野兔的脑袋都快裂开了,一只野兔外表则没有什么血迹……

    二妞迅速的扯了一把茅草和枯叶擦掉野兔外表的血迹,从背篓里拿出一个补丁的布袋把野兔装进去,扎紧袋口放进背篓,起身背起背篓就离开,怕有别的动物闻到血腥味前来。

    二妞又走了一会,数次没打中被自己惊起的野鸡和野兔,看了看天色,准备回去。瞬间又抬头,看着头上的高大树木上的几个孤零零的毛球,“真的是板栗。”“我真恨自己当初没好好上农学课,不知道什么季节什么东东成熟……”忙低头用木棍拨树下的枯草堆,果然都是熟透掉下的板栗,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放下背篓拿出布袋,开始装板栗。

    这一片竟然都是板栗树,二妞很快把剩下的两个布袋装满,抬头看了看四周,记下这里准备先回去,明天再来。突然耳边听到刀剑声音,二妞看了看四周,迅速躲到一颗高大的松树后。

    ------题外话------

    亲爱的读者们,请你们点击,评论,收藏,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