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第十五章 萧家退亲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董万财和儿子都是阳山镇书院的先生,前年和儿子从覃县回家的路上,父子两人路遇土匪,骡车受惊仆人受伤之际,被路遇的萧成救下送回他们家中。

    董家父子在家休息了几天养好身子,就来萧家道谢。董万财见十岁大妞小小年纪美丽可爱,还认得几个字,很是喜爱,就为家中十五岁已经是秀才的孙子求亲。

    萧成自己不认识几个字,却很喜欢读书人家,一口应下,收下了萧万财身上祖传的玉佩为信物,把大妞的八字给了他家,等来年挑个好日子他们再上门提亲。

    可是过了年萧万财却因为风寒去世,董金氏因为儿子(本文里儿子守三年,孙子守一年)要守孝就来说订婚晚点。李氏巴不得,毕竟女儿年幼,两家约定过两年再议。

    董咏却很不满意这门亲事,对他来说覃县就是山里人家,山里人家的小丫头想嫁给他堂堂秀才。何况自己恩师的孙女相貌出众又明目皓齿,让他一见钟情,何雅对他也有几分情意。他听说了萧成死了就磨着爹娘要悔婚,想出自己要收侍妾,去逼萧家主动退婚的主意。

    李氏一听女儿还没过门你们就要纳小,觉得这门亲事要保不住了。二妞在里面看着坐在凳子上听的分明的姐姐无声流下泪,上前抱住姐姐低声安慰:“姐姐,别伤心,为了那种人不值当,再说现在知道总比嫁过去知道要好……”

    这时李氏推门进来看到大妞伤心的样子,不由停顿了一下才到:“芳儿,你也听到了,娘听你……”

    “娘,我们退了这门亲事,你把信物还给他家就是了。”大妞红着眼看着二妞:“你去把柜子底下匣子里的玉佩拿来还给他家。”

    家人放东西的地方二妞最清楚不过了,很快找出玉佩看了看娘:“娘,我们一起出去吧?”

    李氏点了点头带着二妞来到客厅,自己坐在一边。二妞捧着玉佩来到金氏面前,笑盈盈的到:“前年见到董爷爷,把玉佩给了我,我那时年幼不懂事就收下了,如今董爷爷没了,这块玉佩物归原主,也好给你们睹物思人,留个念想。”

    金氏听了二妞的话,不由脸上一红,这是暗指儿孙不孝吧!又把她姐姐择了出去,毕竟没有正式下定,是不想姐姐名声受损。勉强笑了笑,从荷包里取出八字放在桌上:“如此多谢了,这物归原主。”拿起玉佩放进荷包:“我先告辞了。”

    “夫人请。”二妞叫院子里的两个哥哥:“大哥二哥,来把夫人的东西搬到车上,她们走错门了。”

    两人楞了一下,沉下脸进客厅把东西拎到他们车上,进院关上门。

    金氏看着车上的东西,呼出一口气:“我们回去吧?”

    大朗他们知道后都很愤怒,劝解大妞不要为此难过,还好先前这事家里也没声张,从此就当没这回事……

    第二天早上,二妞见天气晴朗,起身打了套拳法。大朗他们却对太极拳法没有丝毫进展,干脆改弦易辙练习他们看得懂的跆拳道,还别说两人学的挺快。二妞上辈子就喜欢跆拳道,感叹了一下前辈的厉害,简直就是全能女啊!会种地,懂农事,会发明,懂武艺……决定自己也要学会被她改革过的跆拳道,别的最好还有种地的天赋。

    边上打拳的兄弟看着慢悠悠打拳的妹妹,对了个眼神一起攻击妹妹。二妞咧牙笑了笑,身子一扭拉住大哥的手臂把大哥送到二哥的面前,二郎眼看要打到大哥,忙收手,却被二妞脚下一钩,瞬间摔倒在地。

    边上看的三妞和三郎拍手叫好,李氏嗔了他们一眼:“赶紧洗手来吃早饭!”

    二妞吃完粥和馒头,看了一眼红着眼似乎憔悴了不少的大姐,想起自己半夜醒来还见她无声落泪,看天气晴好,就开口:“大姐,今天你随我和大哥上山打猎,二哥你看家。”

    二郎看了一眼大妹,知道二妹的意思是想让她散心,点头:“你和我身高差不多,等下穿我的衣服去,我们晚饭吃什么就看你们的了。”

    大妞一愣,呐呐的到:“我会不会拖你们的后腿啊?再说家里的地还没去看呢?”

    “芳儿,你去吧!大郎二妞,你们快去快回,照顾好大妞。”李氏本来还想今天一起和他们去看荒地,闻言反而催着他们进山。

    二郎回房拿了一身自己干净有补丁的薄棉的青衫青裤,塞到大妞手上不容拒绝的到:“快去换上,赶紧去打野兔野鸡,晚饭好改善我们的伙食。”自己拉着两个眼巴巴的小的:“哥哥教你们打拳,你们学好了也能山上去打猎。”

    ……

    大妞背着空背篓,不顾形象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阳光透过高大的树枝浓密的枝丫照在自己身上,树木特有的清香和地上的泛黄的松针,让人心情舒畅。

    大郎用棍子抽打高高耸起的枯草堆,二妞一边注意四周和姐姐,一边指导大郎棍子落地的技巧:“……手不要抡起太高,落地要狠快准,棍子落地面积要大……对,就是这样,还有我们停留的地方一定要有大树,以防万一……”

    二妞见大姐从地上起来,笑了下:“我们再往山上走两里就回去,你要再喝点水吗?”为了减轻大妞的负担,她的背篓里什么都没放。

    “好,我们走吧!大哥,晚饭可看你们的哦!”大妞腿很酸而且隐隐胀痛,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还能坚持一下。

    “大哥,走了,我来带头吧?”二妞带头往前走,大妞走中间,大郎断后。

    走在寂静的山上,二妞察觉前边枯草堆轻微的动了一下,抬手示意他们停下,自己悄悄往前十来步,才猛的用手里的木棍击打草堆。

    “咯……”一声惨叫后就再无生息。

    二妞用木棍拨开草堆,里面是一只三斤左右的野公鸡,肚子都被自己打破了,回头对大哥甜甜的笑笑:“大哥,你来装到你背篓里。”

    大郎并不嫌弃血腥,快速的拿了妹妹的匕首放干净鸡血,再用野草一包就装到袋子里放进自己的背篓。

    二妞把匕首擦干净别在自己的腰间示意大郎走在前头,反正已经有了收获,再走一会儿就可以回家了。

    “快午时末了,我们先回去吧!”大郎看了看天色,决定回去:“咦,那里有动静。”看见边上半人多高的灌木丛中动了一下,立马用棍子恨恨的抽过去。

    “enen……”野猪的叫声愤怒的传来,一头灰黑色大野猪裂着满口利牙窜了出来。

    ------题外话------

    亲们,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请你们把这本书放入书架收藏一下好吗?

    能不能吃到野猪肉就看你们的收藏评论了,坏笑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