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第十七章 无声震慑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王有权根本不知道以前弟弟会听自己随口一说就去爬墙,闻言拉着弟弟上前接过野猪:“不错不错,萧成哥的身手你们兄弟都学到了,有田,磨磨唧唧的还不快点!”

    王有田看着凹凸不平已经变形野猪头浑身打了个哆嗦,马上和大哥一起从萧家兄弟手里接手,抬起野猪往家走去。

    大郎看着边上围观的十几人,含笑抱拳:“上次多谢各位大伯大叔大哥的帮忙,这是小子第一次打死野猪,等下每家拎个一两斤猪肉,也算我们兄弟的一点心意。”

    “那怎么能行,你们拿去酒楼换银子!”

    “一个地方住了这么多年,应该的,不能拿!”

    “是啊!这怎么好意思!”……

    “应该的,肉不多,大家尝个鲜!”大郎见他们推辞,含笑到:“二郎,你去请里正大伯来一趟,省的我们落下哪一家!”

    “这就去。”二郎转身去里正家。

    大家见去叫里正是诚心要分肉了“大郎,那我们可真沾光了,去王庆家搭把手。”大家干脆扛着锄头什么的拥着大郎去王有权家了。

    此时,大妞二妞已经和两个小的到家了。三郎和三妞进门拉着李氏的手说个不停,“那么大的野猪……”

    “还有野鸡和野兔……”

    大妞进客厅坐在椅子上不愿再动弹,二妞放下柴就去厨房拿李氏烧好的热水拎到姐妹房里的一大一小两个浴桶中。李氏把火盆端到房里,听完两个小的话忙进屋拉着拎了好几桶水的二妞打量,焦急的问:“你没事吧!没伤到哪儿吧!”

    “娘,我好好的,一点事也没有,”二妞看了看自己身上:“就是沾了点野猪血,还有点累了。”摸了摸水温:“大姐,你快来洗个澡就上炕早点休息。”

    李氏不顾血腥强行脱下她外套,隔着带着血渍的青布里衣摸了摸女儿身上,见没有伤口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转身去外面把软在椅子上的大妞搀扶进来,见二妞坐在一边喝三妞端来的茶:“三妞你去陪弟弟好不,娘替你大姐洗澡。”

    “知道了,这叫男女授受不亲,”三妞懂事的走出门外嘀咕:“要是弟弟变成妹妹就好了。”

    李氏帮着羞涩的大妞洗了长发又擦洗好身子,才让她去小浴桶里再清洗一遍。二妞就笑嘻嘻的脱光衣服进了大浴桶,就着姐姐剩下的水先冲洗血腥味,要是上辈子自己肯定会嫌弃不干净,现在却好像已经理所当然:“娘,帮我也洗头。”

    大妞很快穿好衣服,头上包裹着布巾在火盆边上的椅子里坐下,笑着说:“进山虽然累,可是见过妹妹摔死野猪的场面,现在一点烦心事也没了。”除了生死,别的都不是事。

    “芳儿,你这样想就对了,”李氏用皂角细细的擦二妞的头发:“绵绵,你哥哥他们会记住你的苦心的。”

    “娘,我们是一家人啊!”二妞伏在桶沿,享受娘温柔的抓自己的头发。这个时代的百姓,能认得几个字就算不错了,状元秀才什么的就是凤毛麟角,骨子里的奴性和愚昧让他们习惯了按部就班的生活。文人墨客们固执的严谨的守着成规旧跳条,哪怕是前皇后实施这么多新法,仗着的还是身份地位。自己现在要彻底融入这个社会,靠的还是哥哥他们!

    大妞看着妹妹飞快的擦洗了一遍,起身到小浴桶里清洗了一遍,再把小浴桶的水倒到大浴桶,自己站在小浴桶里拎着边上的两木桶水冲了一遍才算完。

    二妞穿好衣服开了门,自己双手一用力就拎起大木桶的水拿到外面顺着小水沟倒掉。

    李氏看着大力气的二妞:“这力气比你爹都大,他在家时……”虽然不愿承认,可是过去好几个月也没回来,心里已经有点绝望。

    “娘,你说我们晚饭吃什么?野鸡和兔子都还在院子的背篓里呢?”大妞忙岔开话题。

    ……

    王庆见来了这么多人,乐呵呵的叫婆娘去烧热水,叫两个儿子拿家伙动手,自己开始和他们聊天。

    二郎和里正来的时候,村落里的人都已经差不多了,还好王家院子大。王有权兄弟已经利索的把野猪刮了毛,挂在梯子上开始破肠开肚肚。

    肖大福上前看了看野猪:“果然厉害,这可是大家伙!”

    “可不是吗,把我们看的吓了一跳!”

    “阿庆,你看着能有多少净重?”肖大福看了看,这里连萧大朗他们自己共三十六户人家,一家二斤肯定是够的。

    “除了猪头猪脚净重大概就*十斤吧!”

    大郎笑着接口:“那等下就大叔下刀,每家二斤吧!”

    “行,少年出英雄,够大气!”王庆忍不住笑着拍了拍他肩膀,看两个儿子弄得差不多了,自己拿起刀开始剁肉。

    肖大福拿出张纸,乐呵呵的到:“萧家兄弟有两下,便宜我们都有肉吃,我们都是窝在覃县的覃山脚下,以后萧家有事大家搭把手。我开始念名单了,每家都有。万木头二斤……”

    “应该的,以后有事支一声……”大家纷纷点头。

    王庆下刀很快,两个儿子一个称,一个拿稻草系肉。按着里正一个个的叫名声,很快每人都拿着肉,喜滋滋的谢过大郎就走了。

    “还有九斤多肉!”大郎称了称。

    “今儿个辛苦叔叔们了,也麻烦里正了,剩下的不多你们两家平分了吧,我就要四只猪脚。”大郎示意二郎拿稻草系好的猪脚。

    “那怎么行,肉我们三家分,猪头给我和里正下酒就足够了,再说还有猪肚里货呢?”王庆把肉分成三份,一定要他们拿走。

    “对,就按阿庆说的办!”肖大福示意儿子拿起半个猪头,自己拎着猪肉和他们说了几句闲话就离开。

    “爹,没想到萧家兄弟还真大胆,刚上覃山。人也大气,这野猪可有好几两银子,说分也分了!”

    肖大福听了儿子的话哈哈一笑:“比大气还厉害的是萧家兄弟连野猪都能赤手空拳的打死,别看他们年纪小,以后这里还有谁敢去为难他们!傻儿子,这是他们目的……”

    ------题外话------

    亲爱的读者们国庆节快乐,么么哒!看过了就帮我收藏一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