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第二十五章 宰的就是你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二天早上,萧成和李氏坐在上首,看着底下儿女一个不少的给自己磕了三个头,才笑呵呵的道:“都起来!”平时倒也没这么多礼,可是萧成死了逃生回来自然不一样。

    李氏领着大妞去厨房弄早餐,萧成拍了拍两个儿子的肩膀,“大郎你好样的,是个好哥哥,二郎,你们兄弟齐心爹就放心了。”自己和媳妇昨晚累及而眠,一个时辰后就又都醒来,听媳妇说了家里的事情,心里真是百味交集,自己家就差点家破人亡,而罪魁祸首哪怕自己知道也不敢说出来。

    一家子热热闹闹的吃完早饭,萧成开口:“你们先去挖冬笋,我去和里正他们打个招呼,都记住:我遇到水匪不巧被鞑子所救,被抓去干苦力,这次逮了个空子才逃回来。”

    “是,爹,我们都记住了。”

    萧成带着三郎和三妞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几句,无非是“你回来就好,你家儿子女儿都有出息,能打死野猪。”

    “回来好,有空一起喝酒。”

    “正好,这捆萝卜你带家去……”

    “你不在孩子可伶,回来大郎他们就不用如此辛苦。”……

    萧成笑嘻嘻的应下,一一谢过他们的照顾,心里也觉得自己儿女没一个不好的,特别是二妞,平时就聪明伶俐,自己不在竟然能撑起家,这个家要不是她可就真的散了。

    天气越来越冷厉害,寒风呼啸,天色阴沉沉的一连几天都没有太阳,地里也没什么活,大家大都在家猫冬。

    萧家一家子却起早摸黑,除了大妞和李氏轮流在家做饭,其他的都在竹林挖冬笋,一连挖了十多天,把家里连院子里都堆的到处都是冬笋。

    萧成看了看天色对二妞说:“看起来要下雪了,竹林也挖的差不多了,明儿个我们就不用来挖了吧?”

    “是啊!姐姐家里冬笋可多了。”捡冬笋的三郎和三妞也眼巴巴的看着二姐,爹说了,二姐聪明,家里还是要听二姐的。

    “行,家里已经有好几千斤了,明儿个我们就去卖冬笋。”二妞想到家里的冬笋,心里一阵满足,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大郎笑了笑(爹回来他就又变成阳光少年了),“爹,卖了冬笋我们一起上山去看看行吗?”

    “行啊!逮只野猪好过年啊?”萧成满口应下。(山上的野猪是你家的吗?要是人家不出来你们怎么逮?)

    “太好了,我手上都是水泡,早就不想挖了!”二郎欢呼,“终于不用再受这罪了。”

    二妞斜看他一眼:“二哥,这么细皮嫩肉就不用去山上受罪了。”

    “绵姐儿,哥哥错了,我还想挖?真的。”

    “既然你还想挖,那你明儿个再来挖。”

    “二妞,你饶了我吧!”

    第二天一早,雪粒子稀稀落落的从天上飘下,二妞起来看见大哥和二哥装了四筐满满的冬笋放在推车上,忙阻止:“哥,我们就背半背篓去,要知道奇货可居。”

    大郎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对妹妹笑了笑:“我们听你的。”

    吃过稀饭和鸡蛋饼,二妞穿了厚棉衣装了半背篓冬笋:“爹,我们走吧!”

    萧成看了看天色,“行,秋娘关好门。”快步和两个儿子随二妞出门。

    二妞带着他们快速的来到飘香楼,此时饭馆刚刚开门没多久,擦门板的伙计看着他们四个人穿着半旧不新的棉袄,和气的到:“几位客官早。”

    “这位大哥,我们找掌柜的,宋掌柜在吗?”二妞笑着叫他。

    “那进来吧!掌柜的在喝茶呢?”伙计让他们随自己进去,柜台边上宋掌柜看见他们放下茶杯,疑惑道:“几位是?”

    “宋掌柜,上次我们送野猪,您说有好东西只管玩你这里送,我们爹在覃山还真找到好东西。”二妞示意大哥放下背篓,从里面拿出一个冬笋,“冬笋腊肉,油焖冬笋,清炒笋丝,冬笋肉片,冬笋炖排骨……”二妞一连报了二十几个菜名。

    “听着还不错,可是这和笋干有什么不一样,要是你能做出其中的十道菜,小爷就服了!一两银子一斤收下。”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二妞抬头看去,好一位弱冠少年郎,头上玉冠束发,圆领直缀红色的锦衣,外披雪白的狐狸毛披风,虽然有点瘦弱,可真是剑眉凤目,鼻子高挺……

    “这是我东家,刚好在这小住,”宋峰在少年出现时就变得异常恭敬。

    二妞眼睛一亮,看着他简直是一头闪闪发亮的肥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放心,这点银子爷不放在眼里。”少年傲慢的回房,“给你一个时辰,阿峰,要是上不了台面就别叫我了。”

    “小娘子,真是对不住,我家少爷最近身体不太好,正嫌弃我这东西不合口味,要是你会,不如……”

    “好,爹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下。”二妞现在绝不会和银子过不去,背起背篓就随宋峰去了厨房。

    二妞看厨房里已经有帮工在拔鸡毛,新鲜的肉也有,“掌柜的,里面的东西我可随便用了。”

    “你尽管用,刘妈,你们听小娘子的吩咐。”宋峰见二妞开始拿弄干净的鸡,也就转身出去。少爷这几天吃不下饭,每天就喝燕窝粥,自己也就死马当活马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