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第四十五章 慈父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何家很快的托媒婆来请八字,合了八字是上签,又准备了两个下聘的好日子送到萧家。

    二妞看着六月二十二和八月初八这两个日子,毫不犹豫的道:“爹娘,我看八月这个好,六月太热了。”

    “一边去,你姐姐自己挑。”李氏把那红纸递给大妞,见二妞转身对萧成说着八月的好处:“……水果多了,天也不热……”瞬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大呼小叫的道:“说好要种西瓜的,这可好了,我给忘记了……”

    萧成忙安慰女儿:“没事没事,明年爹去托人给你从县里带种子回来,今年就继续种萝卜,爹觉得你种的萝卜特别好吃。”

    在大姐边上看日子的三妞嘟嘴看着爹道:“爹,你吃的萝卜也可能是我种的。”

    “对对对,三妞说的没错。”

    李氏嗔道:“看看你,把女儿宠成什么样子了。”

    “怎么会呢,你教的好,我怎么也宠不坏,再说看大妞转眼间就要嫁人了,我再宠又能留多久,还不是要到别人家去。”萧成看着大女儿嘱咐:“你就是进了何家也是爹的女儿,要是他们敢对你不好,你就回来告诉爹,看我怎么收拾他。”

    大妞听了他的话,不由红着眼睛低下头:“爹,我记住了。”

    李氏不依了,嗔到:“呸,乌鸦嘴,我女儿这辈子和女婿和和满满。”

    “对对对,是我说错了。”

    二妞觉得爹好有好男人的潜质,媳妇说的都是对的,不由开口:“行了,我姐起码后年出门,还早着呢,爹我们趁这几天天气好,进山转转,弄点好皮子给姐姐留着做衣服,怎么样?”

    “你说的对,你哥哥他们也想进山,沐休了我们一起去。”萧成一口应下。

    董咏知道自己和萧玉芳的事情后,好几天闷闷不乐。这日,同窗吴德权邀他去别院喝酒,他喝了几杯酒后不由叹气。

    吴德权的爹吴波是有名的丝绸商人,家财万贯,家里十几个妻妾却只有他一个嫡子活下来,自然万般宠爱。吴德权文章不行,经常找董咏讨教,两人的交情不错,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就道:“哥哥怎么心情不好,不妨说出来我也可以出个主意。”

    董咏借着酒意道:“说来也是孽缘,早先我祖父替我定下一门亲事,可惜我这边和何雅已经情投意合,自然毁了那亲事,这次我去覃山看到那姑娘,虽然是农家女,可也小家碧玉,我想纳她,我娘却不答应,你说怎么样才能得到她?”

    “这也容易啊!”吴德权摸着下巴道:“农家姑娘么,你给个一两百银子,不就成了。不成的话就毁了她清白,生米煮成熟饭。”

    “她家也不是贫穷人家,家里打猎为生,还有点功夫,你说的都不行啊!”董咏想起她家二姑娘的匕首,顿时摇头。

    “身手不错怕什么,我这有好几个武师父,到时还怕什么。”吴德权反而有了兴致:“王知府回乡养老,还说回去就去覃山书院当夫子,我爹让我去看看,过几天我要去覃山书院,你和我一起去,顺便想办法帮你拿下小嫂子,怎么样?”

    董咏也不由心动:“你千辛万苦的搭上王家的路子,我去不是捡现成的便宜了吗?这不好!”

    董咏心里也是千肯万肯,这样自己不仅文章能得到提升,还能趁机想办法把芳姐儿弄上手。越是得不到越稀罕,其实萧玉芳虽然温婉美丽,可是何雅也俏丽娴雅,不比萧玉芳差,要不是他爹觉得董咏文藻华丽,有望贡士,还不一定乐意把女儿给他。

    吴德权早就看出他的心动,不过他虽然年轻,却心机深沉,知道他文藻才华好,万一以后能做官,自己也多条路。就再三劝说,董咏应下,再三谢过才回家去准备一下好和他一起去覃县。

    董晓轩知道儿子的打算后十分赞成:“王知府虽然退下了,可是他的大儿子却已经是知州,你多走动走动,入了他的眼,以后只有好处。”看着边上笑盈盈的金氏道:“多给儿子带点银子,再带两个伶俐的小厮。”

    儿子上进,金氏自然心满意足,一叠声的应下。

    何雅见公公这么说,哪怕心里不乐意也装出欣喜的样子。

    董咏见了笑颜如花的媳妇,回房倒是忍不住和她亲热一番,云收雨歇,又说了番甜言蜜语,才相拥睡去。

    董咏告别了家人和吴德权再一次的来到覃山,拜见低调回来的王山长(王知府退下来就不能在称呼知府了)。

    覃山书院本来就是王知府当年做知府时建立的,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出几个人才,也好继续为他们王家所用,毕竟师生关系也是不容小视。当时请人当山长,现下自己致仕自然就去书院当山长,原来的变成自己的助手副山长。

    王山长考了考他们,见董咏确实不错,吴德权虽然差了点,也还能调教,倒也起了爱才之心,自己也经常指点他们。

    七月初九,天气越来越热,私塾也开始休假五十天,大郎和二郎期盼已久的休息时间终于来了。

    可是二妞规定山上只能三天去一次,另外的时间他们只能去覃山边上打柴,或者是萧成带着他俩山脚下转转。

    二郎倒是想和大哥一起上山,可是想到热天是蛇虫最多的时候,昨儿个要不是妹妹机敏,自己差点被蛇‘亲’了一口,这会还有点后怕呢?

    炎热的午后,大家都坐在放了井水里的客厅纳凉,二妞坐在客厅里,脑海里拼命回想制冰的法子,可是还是记不起来……

    二郎懒洋洋躺在铺了草席的地上,看着双眼无神坐在小木凳上发愣的妹妹,坏心眼的偷偷伸脚想踢翻小木凳。

    “哎呦,妹妹你饶了我吧?”那脚刚碰见小木凳就被二妞一手擒住脚踝处,疼的赶紧讨饶。

    二妞看着他夸张的表情,松开手无语的道:“行了,你闲着怎么不学大哥和小弟多看看文章。”

    二郎看着大哥和小弟看见自己被妹妹欺负都偷笑,不由“哼”了一声:“大哥和我想去考覃山书院有戏,三郎估计考不上到时候不要哭鼻子!”

    三郎得意的摇头晃脑:“二哥,你这么懒,可别我考上了你考不上?”

    萧成听着儿女们说话笑着翘起嘴角,觉得这种日子好惬意,突然隔壁传来骡车和说笑声,萧成下意识的看向瞬间沉下脸的二妞。

    ------题外话------

    隔壁来的人使萧家陷入危机,来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