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第五十一章 遇匪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二天早上,大郎把衣服送去给江慕白,三七看着洗的干干净净的衣服,笑嘻嘻的道:“多谢了,我们公子在里面看书,公子进去喝杯茶吧!”

    “下次吧!我们还要出门。”大郎笑着告辞。

    萧成带着三个儿子出去打探清楚路线,从这里到京城要走四十天左右,又去各处问有没有走镖的队伍可以捎带上他们,三天后找到了京城里来的威武镖局,准备在两天后启程回京。

    萧成找到镖局的小张管事,说好了五十两银子带他们去京城,路上管住不管吃喝,先让他交了二十两银子定金。

    小张管事写了张收据:“好了,后天早上辰时初到城门口等着,这次人不多,到时找我就行。”

    萧成开始带着儿子检查了一下车厢,又去采买了一些糕点,蜜饯,好打发时间。

    李氏带着女儿们去买了点丝线,车上不能做针线,可是可以打络子。

    七月十六早上,萧成一家早早的起床吃了早饭,就结账去城门外。

    小张看到萧成,拿了两面绣着“威武镖局”的三角形青红两色的旗帜插在两辆骡车上到:“行了,等下跟在镖车后面,等三管事出来我们就可以走了。”

    没一会儿,有马车出来,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身材健壮的张德兰看了看队伍,吩咐了小张几句,带头向前。

    张泉大声吆喝:“兄弟们,我们出发了。”四五十个镖师马上上车,十辆镖车依次前行,萧成后面还有搭路的小夫妻一辆骡车,看来确实没带什么老弱病残,萧成示意大郎先跟上,浩浩荡荡的车队开始往京城前进。

    母女三人坐在车厢里打着络子说着闲话,累了就躺下歇会,很快就过了两个时辰,带头的马车在路边的茶寮停下,骡车依次停下,让大家下去打尖或者小解。

    大妞下车看着前面穿着红裙的小媳妇娇滴滴的对夫君撒娇,那些镖师也没多看几眼,心里松了口气,和娘,二妞三妞一起去远处的树后小解。

    大郎和二郎看着骡车说说笑笑,萧成去里面点了八碗饺子和五个包子,(李氏和大妞三妞一碗饺子就差不多了)自己坐下歇歇。

    饺子很快上来,二妞最快吃完就去替换两个哥哥来吃,一刻钟后,张泉示意大家上车,继续往前走。

    跟着车队,打尖和晚上住的地方都不用发愁,哪怕在野外过夜,他们也会找到平坦宽阔的地方歇下,还会让镖师轮流守夜。二妞闷了就去外面驾车,反正一路上她穿的都是男装。而且天公作美,走了十几天没在路上碰上下雨,有一次是晚上下雨早上就停,没耽搁赶路。

    八月初五的下午,天色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二妞赶着骡车,骡车里大郎二郎三郎掀开帘子和她说着闲话,二郎看了看前面连绵不绝的山脉,下意识的道:“这里地势险要……”

    “会不会有山匪出没!”三郎笑嘻嘻的接上。

    二妞回身瞪了他们一眼:“你们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胡言乱语,真是欠收拾。”

    大郎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就是,下次被我发现全部没收。”

    二郎三郎纷纷鄙夷的看着他,用眼神示意:大哥你也没少看。

    大郎对两个弟弟抱了抱拳:妹妹心情不好,咱们惹不起。

    二妞仔细的听了听,脸色严肃的道:“大哥,你来驾车,等下有情况大家都要小心。”难道前面没有探子探路吗?两边起码有上百人的埋伏,现在后退不知道行不行?

    大郎神色严肃的从里面坐到车架上,刚接过绳子,就见前面的马车被绊马索绊倒,马儿倒地悲鸣,马车的车厢翻到的那一刻,张德兰在车厢里瞬间跃出,大声喊:“大家小心,有埋伏。”心里恨的不行,探路的兄弟肯定被他们抓了或者是杀了。

    “大郎你们快过来!”萧成把跑过来的三郎抱上马车,大朗和二郎脸色发白的手握匕首护住车厢的左右,二妞把骡车的绳子系在树上才进娘他们的车厢。

    一群人从两边的树后冒出来,用剑或者刀指着他们,为首的那个壮汉拿着弓箭哈哈大笑:“果然换地方就是生意好,兄弟们给我上!”自己对准张德兰竟然三箭连射。

    “擒贼先擒王!”二妞从车厢拿出弓箭,一跃就踏在前面骡车顶上,搭箭就射向那贼匪头子。

    那头子武艺不错,听到声音往回一跃,也顾不得继续射杀张德兰,见一个毛头飞快的往自己奔来,不由大怒:“找死!”飞身而起,一脚踢向二妞的肚子!

    二妞轻灵的往后一跃,明白自己不是他的对手,避到张德兰边上,张德兰毫不犹豫的拔出腰间的剑刺向那头领,两人瞬间战在一起,难解难分!

    二妞回头看见爹和大哥二哥守在娘她们的车边,已经和盗匪一起厮杀,暂时没什么危险,二妞深深的呼吸,一跃来到树上,搭箭瞄准那头领,在两人分开之际,箭飞射而出,没入他的脑袋。

    张德兰感激的看了二妞一眼,那头领武艺在自己之上,还好这小子帮忙,大声道:“他们的头领已死,兄弟们,杀啊!”自己飞跃到张泉边上,拉过他避开后面偷袭的刀,一剑刺向那个偷袭的盗匪……

    二妞借着两边的树木,飞快的在树上跳跃到自家骡车边,见那小夫妻躲在自家爹的身后瑟瑟发抖,爹手里拿着一把盗匪那里夺来的剑,和边上的盗匪厮杀。大郎和二郎也各自拎着一把抢夺来的刀,护着骡车。

    二妞搭箭瞄准偷袭大郎的盗匪,一箭射中他拿刀的手臂,随后捡起地上的不知谁的刀,来到二哥的边上,一起抵抗盗匪。

    张德兰带着镖师们很快扭转局面,那些盗匪见势不妙,瞬间逃窜到山林深处。

    张德兰赶紧带人收拾残局,镖局的人死了五人,还有三个重伤,十来个有轻伤,就地上药修整……

    萧成柔声安慰脸色惨白的媳妇和女儿,不让她们下车看外面的惨状。二妞递水给吐得昏天暗地大朗和二郎漱口,不时的轻轻拍打着他们的背。

    张德兰拿着两瓶小巧的伤药过来,看着第一次面对血腥吐的脸色惨白的兄弟,和面不改色的二妞,微一挑眉,笑着对二妞抱拳道:“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

    “不敢,说真的,我不是他的对手,您牵制住他我才能偷袭成功……”二妞诚恳的到。

    萧成听见赶紧从车厢里出来笑着道:“我早先也走过镖,后来打猎为生,这傻妞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在山上呢?”

    二妞瞬间明白自己的反应不对,忙拍了拍胸口:“不行,我好晕……”话音刚落就窜到车厢里。

    ------题外话------

    《妖归之美人含毒》浮尘以墨

    月轩首富,一夕之间,皆沦阶下囚,心悦之人的阴谋,叔伯堂姐的嫁祸,父母在她眼前被杀,哥哥下落不明,而她容颜被毁,双手被废,声已嘶哑,被扔落悬崖却被上天垂怜留的一条性命再次归来,背负着血海深仇,她只是凉薄冷情的水墨夭害她家破人亡的南宫宸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她笑话,她的喜欢,过期作废背负着莫名仇恨的百里以云毁了她的家人却说爱上她不好意思,被人当枪使的男人,没兴趣一时好心的琴无涯救了她,看她算人心,玩心计她欠的,早就还清了,可这个人,拿着鸡毛当令箭,恩情在身,赶不走,驱不了,一直缠着陪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