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71 左右为难的老天爷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眼看黑衣人的剑要刺进二郎的后背,二郎不管不顾的紧紧地抱住二妞,千钧一发之际,一支箭飞快的射偏黑衣人的剑,一身青色劲装的中年男子飞到那追杀大郎的黑衣人面前,快速的道:“这几人是自己人。”

    二妞浑身松了口气,瞬间软倒在二郎怀里,自己可是见到正在的高手了,从他射箭击落刺向二哥的剑,再到大哥和三弟边上拦住黑衣人的剑,从头到尾也不过是眨眼之间。

    那边的黑衣人已经杀死那两个意图逃跑的人,黑衣首领迅速来到他面前,诧异的道:“冷夜,你怎么来了,公子呢?他们是什么人!”

    冷夜看着快速从不远处踏雪而来的公子,神色冷静的道:“他们是公子的救命恩人……”

    “绵绵,你没事吧!”

    二妞看着披着白色狐裘的墨如枫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把自己从雪地里拉起来,解下白色狐裘披在自己身上。这一刻,二妞真的觉得自己在黄泉路上转悠了一圈。

    二郎也踉跄起身,把自己的背重重靠在树上,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墨如枫,见那边大哥和三弟都安全,两人已经快速的赶过来。

    “公子,这件事关系重大,他们人多嘴杂,万一泄露出去,小的担待不起。”黑衣首领行了个礼低声道。

    墨如枫看着他微微一笑:“暗一,祖母面前我会去说的,你们拿到东西就赶紧回去。”

    暗一见状只能点头,公子笑的很恐怖,难怪有人背后称呼他笑面虎,真是还不如不笑呢!对他抱了抱拳,就带着另外的黑衣人迅速离去。

    大郎看着墨如枫认真的道:“墨公子放心,此间之事我们兄妹不会对任何一个人提起,我们进山打猎除了野物什么也没看到。”

    “我自然是相信你们的,”墨如枫面色冷峻的看着他们:“你们衣服都湿了,赶紧回去换衣服吧?我和绵绵说几句话,会送她回去的。”

    大郎看了妹妹一眼,见她对自己微微点头,就道:“好,上次一别后,已经好久沒聚,墨公子有空来我家坐坐。我们兄弟慢点走,等绵绵一起回家,免得家中爹娘担心。”

    大郎率先走向一边,捡起地上的斗笠戴上,又背起背篓,二郎三郎也随他一起整理好东西,三兄弟垂头丧气的走向山下。

    墨如枫看见大郎他们慢慢的走出自己的视线,伸出右手托起二妞低垂的下颚,看着在雪白的狐裘下晶莹剔透的小圆脸,语气冷漠:“你就这么讨厌我,宁愿背井离乡也不愿来找我,要不是我这次带人来捉拿逃犯,我还不知原来你就在我眼皮底下!”

    冷夜在大郎他们离去后,也去那两个死人边上,看看有什么漏掉的线索,顺便在他们身上弄点伤口,等下好让野兽来吃顿大餐,才不愿留下听什么悄悄话。

    二妞看这里只有自己和他,抬头看着他:“因为我只想过普通的生活,世家豪门有太多的拘束,真的不合适我,你难道想看着我变成困在后院,从此卑躬屈膝,整日算计吗?”

    “你不相信我,我难道护不住你?”墨如枫放开她的下颚,伸手抚摸她冰冷的圆脸,就是这个不是绝色的姑娘,让自己多少次从梦中惊醒,那种牵挂和担忧自己不想再去尝试。

    “受伤了你就不会说吗?”墨如枫看着她左臂上的伤口,不由皱眉,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巧的玉瓶,就着伤口倒上一点粉末。而后把瓶子放在她手里:“这个你留着,晚上再上一次药。”手忍不住再次抚摸她的脸,冰凉有嫩滑的触感让他不忍释手。

    二妞躲开他的手,右手握紧带着他体温的小瓶子,看着天上飘落的雪花:“我是个很贪心的姑娘,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种你们嗤之以鼻的事情却是我这辈子的希翼,希望自己能遇到如同这白雪一样晶莹剔透的爱情!”如果他只是普通人家的儿子,自己和他还有可能……

    墨如枫想到自己明年要大婚,想到明年绵绵也十四岁了,也可以谈婚论嫁了,皱起眉头道:“以前我不管,这次我救了你们,你要答应我四件事。”

    “那你要说什么事,我可不会去做通房小丫头。”二妞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气呼呼的看着他,自己救人从来不求回报(都是他们自己心甘情愿送银子送东西上门的),当然要是刚才危险再来一次,哪怕明儿就去给他当通房自己也愿意(不行,这想法太堕落了,我怎么能这样想,虽然他长的好看,我也不能和别的女人一起抢男人啊……)

    墨如枫可没想到那么多,他外表俊逸又生来尊贵,虽然出生被皇上忌惮,可有太上皇和外祖母护着!更是从来没有被女人拒绝,他只是想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想让她长长久久的陪着自己。

    “第一件事就是你明年不准定下婚事!不准喜欢别人!”墨如枫看着她圆滚滚的可爱样子,心里不由一软,不相信她会不喜欢自己,等明年下半年或者后年……那么自己有时间陪着绵绵,到时候她自然心甘情愿的陪着自己。

    二妞从来没想过这么早成亲,毫不犹豫的道:“好,第一件事我答应了,绝不反悔,还有呢?”

    墨如枫见她毫不犹豫的应下,心里舒服点,霸道的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还有三件等我想好了再说,绵绵,能见到你,真好!”抱着怀里香软的人儿,鼻下是她乌黑柔亮的秀发,忍不住露出一个让人惊艳的微笑,虽然自己不能为了怀里的人放弃自己的责任,可是自己能这样抱着她,却觉得很温暖,很开心。

    “墨公子,我该回去了,谢谢你救了我们!”二妞挣开他的怀抱。

    “叫我如枫或者枫哥哥!”墨如枫皱眉看着她。

    枫哥哥也太那个了,自己可叫不出口,二妞对他一笑:“如枫,提早祝福你新年快乐。”说罢,解下暖和的狐裘,踮起脚披道他身上,就往哥哥他们离去的方向追去。

    墨如枫看着她头也不会的离去,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摸了摸身上还带着她体温的狐裘,悠悠一叹:“绵绵,你注定是我的,等我!”

    大雪纷飞,树木上已经披上了一件薄薄的白色雪衣,大郎他们垂头丧气的慢腾腾的走着,路边看到他们惊跑的野鸡或野兔也不能让他们的眼神有所停留。

    三郎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气氛,沮丧的道:“都是我不好,非要进山,害的大家都在鬼门关里转了一圈。”

    “不关你的事,是我们都想进山,还把不愿进山的妹妹拖来!”二郎用力踢了一下地上的雪,想起刚才的事情,现在他觉得浑身还发软。

    大郎抿了抿嘴,声音发涩:“绵绵叫我带着三郎跑的时候,我明明想回去帮忙的,可是还是带着三郎跑了!看到二郎挡在妹妹身前的时候,我真的好恨自己,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绵绵年纪小,这么多年却一直努力的赚银子养家,保护着我们,我这个做大哥的真是……”

    “大哥说错了!”二妞从后面赶上,刚好听到大哥的话,忍不住用没受伤的右手拉着他的手臂:“那个时候二哥已经被盯上,你们不赶紧走难道还等着被他们一起灭了!要不是那黑衣人也盯上我了,我也肯定不会留下的。”说完还用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的:“再说我们福星高照,这不是有惊无险!”

    二郎看了妹妹一眼,那时她明明就是为了救自己才和那黑衣人打斗,现在她这么说明显是让大哥心里好过点。

    大郎赶紧看她受伤的左手:“你手上受伤了,身上有没有受伤。”

    “没事,他给我上了药已经好了,身上也没事,你们呢?”二妞伸出受伤的左手臂给他们看,又看了看被剑弄破的棉袄:“回去这衣衫我可要自己缝好,免得家里人担心。”

    “我们也没大碍!”大郎看妹妹的伤口果真已经止血,松了口气:“我们赶紧回家!”

    “回家就说遇到好几只野狼了,我们不小心才把棉袄弄湿……”三郎说完看着哥哥姐姐,见他们对自己点头,知道这件事真的不能和家里提起。

    二郎还没从刚才的惊吓恢复过来,勉强跟上大家的脚步,呲笑:“几只野狼我们不可能这么狼狈,还不如说遇到老虎了!”

    “老虎倒是没有,不过你们看那是什么?”二妞看着一只巨大的野猪从树林里冲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雪,野猪的心情不好,看着四个人竟然张着满是獠牙的大嘴冲上来。

    “这么大的野猪倒是第一次见,大哥我们……”二郎的“上”还没说出口,二妞已经飞身一跃,来到野猪的背上,右手握拳用力的揍野猪的脑袋,把心里的后怕和害怕发泄出来,就是因为权贵之间的勾心斗角,自己兄妹差点就天人永隔。

    不远处无声无息跟着二妞他们的冷夜,见那小姑娘快狠准的用右手揍野猪的脑袋,可伶将近两百来斤的野猪“嗷嗷”惨叫几声后,就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不由神色莫名的看了边上的爷一眼,觉得他的口味真是独特,一般人可消受不起这姑娘的小拳头。

    墨如枫嘴角露出个无声的笑:他喜欢的小姑娘就是活泼可爱,他一点也不觉得二妞凶残,这样也好,以后跟了自己也省的被别人欺负。

    李氏见他们兄弟扛着这么大的野猪回来,听他们说遇到好几只野猪,把衣服都弄湿了,赶紧叫他们用热水泡澡,喝热热的姜汤,换衣服,省的着凉。

    二妞独自泡了澡,又给伤口弄上了药,还好伤口不是很深,还有墨如枫的伤药也很好,除了隐隐作痛有点红肿,稍微活动一下倒是不碍事。

    晚饭是大妞和刚醒来的那姑娘弄得,那姑娘不知是不是被人伤到过脑袋,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家在哪里,记得自己叫甜甜。

    二妞十分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失忆,可是看她来时的穿戴却不像是普通的农家姑娘,而且身上荷包里有几粒金豆子和一张一百两的银票,人又白净温柔,看着不像是贫穷人家的女儿。

    甜甜也坐在李氏边上安静文雅的吃了饭,见大家吃完忙起身手脚勤快的收拾碗筷。

    李氏看她这样忙到:“好孩子,你先歇歇,我们会弄的。”

    “婶子,我真的没事了,你们救了我,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你就让我干点活,也好让我安心点。”

    甜甜说话的声音很是悦耳动听,二妞听了却始终不舒服,总觉得不对劲,可是甜甜可能触动了李氏的某根心弦,倒是对她十分随和。

    大妞陪着二妞来到生了火盆的客厅,低声道:“那个甜甜看起来像大家姑娘,可是弄饭做菜洗碗看着又像我们这么利索,好奇怪?”

    江慕白温柔的看着大妞道:“其实并不奇怪,她可能是大户人家或者商户的庶女,看着表面风光,其实活的很不容易,可能是因为什么事才逃出来的!”

    “小白大哥说的很对哦!你给她把过脉,觉得她的脑袋有问题吗?”二妞最喜欢随欧阳山长叫他小白,总觉得欧阳山长叫人很独特。

    “我看不出来,不过脑袋里的事,玄之又玄,我才疏学浅,只知道她现在脉相平稳。”江慕白低声道。

    大妞看了江慕白一眼,才看着妹妹道:“你是不是不舒服,看你脸色不太好,还是赶紧去睡吧!”

    “好,我先去睡暖被窝,爹回来记得叫他明儿个把野猪收拾了,我们自己过年吃。”二妞看着和江慕白说话的大郎他们,想了想还是低声在姐姐的耳边道:“今儿个哥哥和弟弟都受惊了,你明儿个早上早点去看一下他们,要是不舒服赶紧叫大夫。”

    萧成踏着漫天雪花回来的时候,除了媳妇烧着热水等他,其他人都回房歇下了。萧成明显是喝了不少酒,好在他酒量好,倒也没喝多。

    李氏服侍着他洗澡,一边把今儿大郎兄弟救了个姑娘和兄妹四人进山打了野猪抓了野兔的事情说了。

    “秋娘,你说儿子们的侠义心肠是不是像我,”萧成享受着媳妇温柔的给自己洗头发:“那姑娘是个好的就留下,说不准以后就是你的儿媳妇呢?”

    李氏笑着帮他擦头发:“你的儿子自然像你,别的顺其自然,你说对吗?”

    萧成洗好澡抱着媳妇上床,看着跳跃的灯光下貌美如花的媳妇,低哑的到:“秋娘,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庆幸这辈子能遇到你,能和你生儿育女,白头到老。”

    “成哥,能和你一起白头,我也好幸福!”抱着夫君温暖的身体,秋娘觉得这辈子最幸福的莫过于嫁给了他,还有懂事的六个儿女,再也不会想那以前深宅大院的生活。

    萧成低低一笑,大手抱着她柔软的身体不安分的抚摸揉捏,伴着剩余的酒气亲吻着她:“媳妇,还是冬天好,我让你暖和起来……”

    李蓉秋被他折腾的忍不住娇喘,觉得自己浑身发热,似乎闻着酒气已经醉了,任由他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冬夜漫长,室内却一片春意盎然!

    第二天一大早,大妞起床看着外面一片雪白,而且天上的雪还在不停飘落,见和自己一起睡的三妞要起床,赶紧道:“你还是再多躺一下吧,外面还在下雪,很冷呢!”

    “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做早饭吧,冷多穿件衣服就好了。”三妞拿起放在被窝里的紧身小袄穿上,又在外面套了一件棉袄。

    “先去看看哥哥,昨儿个那么冷,他们又把衣服弄湿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着凉?”大妞想起二妞的话拉着妹妹的手来到大郎他们房前,敲了敲门。

    “进来。”大郎也刚起床梳洗,见两个妹妹笑盈盈的进来,不由笑道:“外面好大的雪,倒是瑞雪兆丰年了,你们也不多睡一会,起这么早干嘛?”

    三妞笑着道:“我和姐姐不起来,你们吃什么啊!”

    “绵绵昨儿个让我起来看看你们,怕你们着凉呢!”大妞温柔的说完就拉着妹妹出门:“大哥没事就好,我去看看二哥。”

    “我们一起去!”大郎也随她们出门。

    二郎有点低烧,他那时挡在妹妹身前,昨晚做了一夜噩梦,梦里妹妹那年落水就死了,要不就是被黑衣人杀死。

    大郎赶紧去找江慕白,心里十分庆幸江慕白医术不错。

    大妞赶紧打发妹妹去看三郎和二妞,自己留下端茶倒水的忙和。

    好在二妞三郎都没事,听二郎身体不舒服,二妞放弃赖床的打算,起床来看望。

    江慕白很快随大郎过来,把了脉后道:“你们放心,阿勘没什么大事,就是受惊过度,又着凉引起的低烧,我开个方子,阿瑾去抓五幅药就好。”

    门口不知何时来的甜甜,静静的看着屋里的一屋子人,听完江慕白的话低下头就快步去了厨房。

    大郎拿着方子去厨房喝茶的时候,甜甜已经在烧火煮稀饭,看见他进来,抬起头,美丽的丹凤眼似乎天生就那么含情脉脉,温柔的道:“大哥要喝水吗?我给你倒。”

    “姑娘你没事了吧!要是不舒服我带你去看看大夫。”大郎看着她在自家忙活,倒是有点不好意思。

    甜甜对他一笑,倒了炉子上的开水,双手捧给他,待他接过后,盈盈屈膝行了个礼,娇娇的道:“甜甜谢大哥救命之恩,大哥有事吩咐就是,没有大哥就没有甜甜的今天。”

    大郎很不好意思的道:“姑娘,昨日是我二弟救的你,再说这只是举手之劳,姑娘不必如此客气。”

    “大哥叫我甜甜就是,”甜甜对他露齿一笑,清秀白净的脸上,因为那双脉脉含情的丹凤眼,显得分外美丽。

    大郎不好意思的对她笑笑,点了点头:“好。”喝完水就赶紧赶骡车去镇上。

    大妞让三妞照顾二郎,自己来到厨房烧早饭,见甜甜已经在厨房里忙碌,倒是和气的对她笑笑:“甜甜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甜甜温柔的道:“我没事,昨天江公子已经给我看过,再说你们救了我,又收留我住下,我就是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昨夜贪欢的夫妻俩起床的时候,大郎已经赶着骡车去镇上,李蓉秋去看过二郎后,确定儿子没事,见二妞和三郎也没事,才松了口气,嗔怪的道:“没事就好,外面这么大雪,你们兄妹都不准上山,都好好的在家准备过年。”

    二妞笑眯眯的道:“好啊!我听娘的,现在我回房去睡回笼觉,下雪天还是床上更舒服。”昨夜她也没睡好,手臂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梦里的厮杀,哥哥们被黑衣人杀死,让她几乎是整夜不得安眠。

    萧成毫不犹豫的附和女儿的话:“可不是,下雪天没事,你多睡一会,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李氏看着二妞脸色不太好,关心的摸了摸她的额头,温柔的道:“快去躺着吧,不舒服就叫娘,千万别忍着……”

    “好。”二妞咧嘴对娘笑笑,起身回房。

    大妞笑着道:“玲玲,你要不也和绵绵去躺一会,两个人暖和的快。”

    三妞摇头:“今儿不是要弄野猪吗?我等下要烧水,还有大哥把药抓回来,我也好熬药。”

    萧成听了满脸是笑:“年还没过,我家玲儿已经长大了。”看着边上来收拾碗筷的陌生姑娘对自己屈膝行了一礼,不由和气的道:“甜甜是吧!不用拘束,你的事你婶子已经和我说了,你以后叫我叔就是,只管安心住下,等你想起来我们送你回家。”

    甜甜忙低头道:“多谢叔叔婶婶收留,谢谢你们救命之恩。”

    大妞看厨房里弄得差不多了,江慕白和三郎去客厅,爹去看野猪了,娘和妹妹去地窖拿菜,就往托盘上放了稀饭,出门给二郎送去。

    甜甜见了,赶紧端上热水追上大妞,不安的道:“大姑娘,我也去看看我的救命恩人,他不会是救了我才生病的吧?”

    大妞见她惴惴不安的样子,忙笑着道:“不关你的事,是他进山弄湿了衣服的缘故,我带你去见我哥哥。”看她身上是自己半新不旧的棉袄,想起她有家不能回,温和的道:“等下我给你送几件衣服,你会针线吗?还记得针线就挑块布,做几件自己的衣裳……”

    “谢谢你,”甜甜一路听着大妞的话来到二郎的房间,见他张开深邃的眼睛看着自己,忙朝他笑着屈膝:“谢二哥的救命之恩,二哥有事吩咐甜甜一声就是,甜甜怎么做都不能报答二哥的救命之恩。”

    “姑娘不必多礼!”二郎坐起来靠到床头,接过大妞绞给自己的帕子擦了擦脸,看着稀饭不由苦着脸:“芳儿,我没胃口,想吃点辣的行不行?”

    大妞听了他的话不由一笑:“这我可不敢做主,你等着,我去问问江公子,他说可以我给你下面,甜甜,你回房歇一会。”

    甜甜见大妞离去,看着二郎低低的咳了两声,忙倒了碗开水道:“二哥,你喝点水,你哪里难受,是不是我太重了,你背着我累着了……”

    二郎见她美丽的丹凤眼似乎要流出眼泪,关心的看着自己,忙道:“不是,你又不重,是我进山弄湿衣服,也没大碍,你别这样。”

    甜甜忍不住对他一笑,丹凤眼明媚多情,声音温柔甜美:“那就好,二哥叫我甜甜就是。”端着开水道:“你先喝两口热茶,润润喉。”

    二郎对她点头笑笑,接过喝了两口。

    甜甜见他不喝了,赶紧伸手接茶碗,微凉的细嫩的玉手不小心碰到他温暖的大手,忍不住红了脸,娇羞的看了他一眼,就端着茶碗离开了他的房间。

    “我不是故意的啊!她不会以为我沾她便宜了吧?不对,是她自己碰到我的!”二郎看她离去的表情,不由哑然,小姑娘就是脸皮薄。

    大郎赶着骡车回家,把抓给三郎的药递给三妞,自己偷偷摸摸的往二妞房里去。

    三郎早就溜到二妞的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二妞道:“姐姐,你是不是没睡好,手还疼吗?我昨晚也做噩梦了!”

    “那等下你也回房休息会,”二妞看着他关心的样子,心里一暖:“我没事,你别说漏嘴,知道吗?”

    三郎好笑的看着二妞:“姐姐,我是男人啊,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

    二妞不由被他逗笑,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大郎推门进来,看着房间里的二妞和三郎,又赶紧关上门。来到二妞的床前,从怀里拿出两个初糙的小玉瓶,放在二妞床头低声道:“还疼吗?粉是外敷的膏是擦的,大夫说效果很好,等下你自己擦了,赶紧睡一觉,我看你脸色不好肯定昨晚没睡好。”

    “谢谢大哥,”二妞忍不住朝他一笑:“我没事,你们放心。”

    三郎从床沿的凳子上起身和大哥站在一起:“那我们先走了,姐姐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就叫我们。”

    “知道了。”二妞看着他们离开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离去,心里暖洋洋的:我这辈子就想过这种日子,老天爷,你就让我安安生生的过这辈子吧,千万不要让我去做某人的小妾!还有那个说要娶我,要负责的男人,最好在外面找到个情投意合的女人,不要回来找我了……

    而此时,边境偏远的城墙上,战事昨天刚刚结束,外面似乎还飘来一阵阵血腥味,提醒着将士们战争的残忍。

    燕修宸俊逸的脸上少了笑容和玩世不恭表情,几个月的时间他凭着自己的努力,和燕家二公子的身份,正式接手掌管了一只队伍,一身铠甲战袍衬托着他像战神。

    他刚来的时候,大哥不赞同他留下,燕修宸毫不在意的坏笑:“大哥,你要是不让我留下,我就带着安静安华去杀鞑子,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万一我和他们同归于尽,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啊!”

    燕修竹看着无赖的弟弟,还真怕他胆大包天,不知天高地厚的带着侍卫前去,无可奈何的道:“想要留下也可以,但是你要照着我的规矩来。”

    “哥哥吩咐就是,只要能留下,我就不信我不能入哥哥的眼。”燕修宸拍着胸脯,豪气冲天的道。

    燕修看着弟弟,听了他的话,嘴角一翘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先去营里,和大家同吃同住,一起训练,等到了打仗的时候一起随军出发,等有了功绩才能说是我的弟弟。”

    燕修宸一口应下:“哥哥看着就是,我又不是纨绔子弟,难道还受不了这点苦。”

    燕修宸初入军营,被分编在第五小队,艰苦的训练他倒不在意,可是生活的习惯让他差点放弃,军营里的汉子大都不拘小节,满口荤话,或者散发怪异味道的鞋袜和衣裤,让他这个公子哥差点逃回京城,可是想到哥哥能行,他咬牙坚持下来。

    边境的生活艰苦,秋冬两季的战事却很多,几乎是三天两头就有鞑子来攻击,燕修宸在一次战斗中,生擒对方的带队监军,可是左手也受了对方一刀。

    燕修竹看着受伤的弟弟,让人接到将军府,这下大家都知道生擒敌人监军的是将军的弟弟,燕家二公子。

    燕修宸伤好后,带着被大哥扣下的安华安静继续回到第五小队,凭着上次的功绩做上了队长的位置。或许燕修宸天生对战争敏感,对行军打仗很有天分,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他总是能带着自己的队伍,立下不小的功绩,而且从来不放弃自己手下的任何一个属下,为了救自己的属下受过伤,拼过命……

    这次大规模的战斗里,燕修宸任偏将,第一次带着一万人的队伍,听令去一处伏击,和另外的几位偏将夹击,最终击退了鞑子。

    安静很快的来到燕修宸面前道:“公子,大公子让你回去,有事情商议。”

    燕修宸看了一眼城墙下面的白雪皑皑,转头下了城墙:“安静啊!我想京城了,你想吗?”他想起京城里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想起她……

    燕修宸回去后,来到议事厅,门口戒备森严,把守的都是大哥的亲卫,里面只有大哥和十几个心腹将军神情诡异的坐在那里,不由好奇问:“都快过年了,难道又有什么战事,你们怎么表情这么严肃?”

    燕修竹看着弟弟,摸着下巴道:“比战事还可怕的事情,大家可不是一个比一个严肃!”

    燕修宸见哥哥还会说趣话,不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不以为意的道:“除了造反,还有什么比战事更严重,就是造反也不过是换个人当皇帝罢了!”

    当今皇帝打压武将,早已引起军中的不满,军中大量的物资都是燕家自己收集和自给自足的,大都都是墨如枫谴人偷摸送过来的,可以说边境只认燕家,不认皇帝,燕修竹就是这里的土皇帝。

    燕修竹神情诡异的看着喝茶的弟弟,又看着底下严肃里难掩兴奋的心腹,轻轻的吐出一口气:“你还真说对了,我们就是要准备造反……”

    燕修宸忍不住“噗”的一下,喷出口中的茶,看着大哥惊讶的道:“我去,大哥,我难道还真的是铁口神算吗?老天在上,再让我铁口神算灵验一回,我明年要娶萧玉綿做我媳妇!”

    燕修竹听了弟弟的话,忍不住拿起边上的一个苹果对他胸膛扔过去,哭笑不得的道:“你大哥我都还没娶媳妇,你急什么?”

    底下的偏将听了兄弟俩的话,不由哄堂大笑,其中偏将王志成笑着道:“二公子说的不错,成家立业是大事,将军不急也不能拦着二公子啊!”又看着燕修宸道:“二公子别急,说不准明年这个时候你就能心愿得偿的抱着媳妇在床上打滚了!”

    燕修竹看着大家把紧绷的神色放松了,对燕修宸道:“我要出去亲自去见几个人,修宸这里就交给你了,决不能让鞑子进来一步。”

    “大哥放心!”燕修宸收敛笑容,严肃的应下。

    燕修竹看着他们道:“众位将军都是我的心腹,我也不多说了,协助修宸守护好边境,军师,贺无极和王志成你们赶紧准备一下,晚上就随我一起乔装打扮出发。”

    “是,将军。”被点名的三人起身行了个礼,就出门准备。

    燕修竹和大家说了会话,示意大家散了,留下弟弟秘密说话,直到晚上和弟弟吃了饭,才带着亲卫趁着夜色乔庄成一支商队离去。

    遥远的京城,根本不知道有人开始谋划抢夺江山。

    冬月二十九早上,雪停风止,老天爷又指挥太阳开始上班了。

    李氏指挥着萧成江慕白剁肉,自己和大妞包饺子,炸肉丸,三妞在烧火,甜甜再擦桌子,打扫地。

    二妞总算睡足了,摸了摸手臂,感觉好的差不多了,起身吃了几个饺子,去看过二哥后,开始准备收拾大肠什么的。

    大郎听她说要弄大肠,赶紧看了看她的手道:“你说,我和阿峥来做就是。”

    三郎也笑着道:“是啊!我和大哥是最勤快的居家好男人。”

    “三郎这么说,等下去把耳房里的衣服都给我洗了,我才相信。”三妞一边烧火,一边取笑弟弟。

    厨房里灶火正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笑意浓浓,温暖如春,二妞乐的不用动手,让他们在厨房角落里,细心的把肠放在木盆的温水里搓洗,又用筷子把大肠小肠翻过来,用竹片小心的刮去油脂什么的……

    甜甜看着热热闹闹的厨房,悄悄的出门来到二郎的房间,轻轻的敲虚掩的门。

    二郎昨儿已经吃了三副药,可是娘说了,他要喝完五副药才能起床,只好无聊的靠在床头看文章,听见敲门声,忙道:“进来!”

    甜甜进去看着他温柔的道:“二哥,我来看看你有什么想吃的,大家都在厨房,一时之间没空过来。”

    “你也去忙吧!我这也没事。”二郎看她温柔娴静的样子,倒觉得和大妞有点像。

    甜甜也不多待,上前倒了杯水放在他的床头椅子上,轻轻的道:“那二哥有事叫我,我先去厨房了。”

    甜甜走出他的房间,关上房门,自己快步的回到厨房,见没人注意自己,又拿起抹布擦拭着灶台。

    二妞神色莫名的看了她一眼,在她出门后她就十分注意,见她往二哥那里去一下,马上出来回到厨房,难道真的是因为二哥救了她,真的没有别的目的,是自己想多了……

    大郎和三郎把肠子都洗干净,二妞让三妞拿着线和芦竹管,先扎紧一头,叫大郎往里面吹气。

    三妞看着大哥用力吹了一会,肠子就鼓起来,不由脆笑:“二姐,你怎么知道还能这样,真好玩,大哥,等下我来吹。”

    大郎吹好一根大肠后,只觉得腮帮子发酸,示意边上的三郎扎紧,见小妹要吹,一本正经的道:“好吧!这个挺好玩的,就给你吹一下,千万不要把唾沫喷进去……”

    三妞好奇的吹了几下,才发现自己被大哥做弄了,好不容易吹好一根,看着三郎故作大方的道:“是挺好玩的,三郎,给你玩一下吧!”

    “不用了,你自己接着玩吧,看你吹的脸红脖子粗的,还想来骗我……”三郎笑嘻嘻的拒绝。

    大妞看着弟妹拌嘴,忍不住笑,正要说话,就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一个妇女的声音尖利的大声道:“有人在吗?将军府给公子送年礼来了……”

    ------题外话------

    哈哈,我终于让男主出来了,我真是亲妈,我要把我家绵绵嫁出去,得意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