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72 溺水三千只取一瓢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萧成看了江慕白一眼,自己前去开门,正好先看看江家到底是什么人家。

    江慕白听到外面的声音,不由一愣,停下剁肉的手看着大妞苦笑:“我怎么就觉得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我心里发毛,芳儿,你可要保护我啊!”说完走出厨房,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狠,都追到自己未来岳父家。

    大妞红着脸瞪他一眼,在娘和兄妹的面前这样叫自己,也不害臊!

    二妞毫不犹豫的跟着江慕白出了厨房:“我们去瞧瞧,到底什么人能让我们江公子这么沮丧。”

    江慕白抢在萧成前面打开大门,看着门口的两辆马车和边上的一个管事嬷嬷,两个小厮,神色变得淡漠又冷峻,背着手冷眼看着他们。

    容嬷嬷感受到他那无形的压力,低下头蹲身行礼:“大公子安,奴婢奉将军和夫人之命来给公子送年礼!”

    江慕白冷哼一声:“看来夫人很关心我嘛!连我在哪都知道的这么一清二楚,她的东西我也不敢用,你们走吧!”

    容嬷嬷头低的更低,轻声的道:“大公子身边没人侍候,夫人说石榴和牡丹是公子的人,闲在家里无事,不如来公子边上侍候公子,以后大少奶奶进门也好有个伴。”

    后面那一辆马车上下来穿着茵红和浅绿棉衣裙的两个美貌少女,穿茵红的姑娘鸭蛋脸,目光温柔,端庄得体,触之可亲。穿浅绿的姑娘瓜子脸,眉目如画,嘴角含笑,看着就让人眼前一亮。

    两人来到江慕白前面蹲身行礼,而后同时娇声燕语的开口:“石榴(牡丹)见过公子,公子安!”

    萧成目光看过儿女,落在李氏的脸上。

    李氏微微摇头示意他别说话,看着大妞,以后大妞嫁给江慕白,那么这种事情只能她自己处理,要不宁愿不嫁给江慕白。

    大郎拉着想要上前的三郎,三郎看了大家一眼,垂下头。

    三妞拉着二妞的右手,看着她们,忍不住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二妞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院子里堆在一起的雪融化的很快,拉着三妞斜靠在厨房的墙头,外面这么热闹,甜甜却还在厨房没有出来,好奇怪?

    二妞细细的打量那两个姑娘,说真的,这两个姑娘丝毫不比大姐逊色,春兰秋菊,各有动人之处,姐姐要是不能压制她们,赶走她们,自己宁愿再搬一次家,也要把这婚事搅和了。

    江慕白皱眉看着她们道:“你们回去吧,我在萧家做客,不用你们服侍。”

    牡丹笑颜如花的娇声道:“公子,奴婢们打个地铺就好了,也好端茶倒水,铺床叠被服侍公子。”

    牡丹想起那年自己和公子在榻上,两人衣服都脱得差不多了,差点就成事了,可恨被欧阳晗和太医给搅和了,本来还以为江慕白不会长命,没想到他现在越来越结实健康了。

    江慕白看着牡丹,想起自己当初差点就收用了她,要是被芳儿知道,那就死定了,脸色不由更加冷硬:“不需要!”

    石榴温和的道:“那奴婢们回去等公子,公子想要奴婢们侍候,让人来接奴婢就是。”

    大妞看着江慕白的态度,想了想道:“江公子,你要不还是回书院去吧?”

    “芳……萧姑娘,令尊答应我留下过年的,你怎么能撵我出门呢?”江慕白赶紧回头,换了一副委屈的表情看着她。

    “江公子说的也是,”大妞微微抬起下巴,神情娇蛮的道:“江公子要留下的话,那就更应该把那两个婢女留下,也好帮忙干活,晚上她们睡柴房就可以了。”指着墙边上的三大木盆换下来的衣服,毫不伶香惜玉道:“你们赶紧先去洗衣服,洗了衣服先烧午饭,午饭后刷碗,洗菜擦地,也好让我们歇歇!”

    石榴和牡丹看着那一大堆衣服,惊讶的看着大妞,又看着江慕白,牡丹委屈的看着自己的纤纤玉手手:“公子,奴婢以前就洗过您的贴身衣物啊!”

    江慕白瞬间感觉好几道眼光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忙道:“那又怎样,这些活不是最简单的吗?你们赶紧听萧姑娘的话干活去!”

    石榴眼睛一转,温柔的道:“奴婢笨手笨脚的,不会这个,还是先回去换人来,公子你看这样可好?”反正公子也不会在别人家久住,还不如公子回府的时候自己抓住机会,现在留下公子为了讨好那姑娘,肯定不会对自己有好眼色看。

    牡丹听了石榴的话,忍不住点头附和:“公子,奴婢的东西还没全带来呢,先回去整理妥当,再说过几天公子回府时也要人侍候啊!”

    大妞听了她们的推脱,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慕白道:“她们的卖身契是不是在你手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养了两个千金小姐呢?什么都不会,怎么侍候人啊!”

    大妞向来温柔可亲,让江慕白最喜欢她那一低头时宛若睡莲的温柔,浅浅一笑时如春风拂面的美丽。如今这样娇蛮可爱,却是更让人心醉神迷,恨不得什么都依着她,以前看过什么溺水三千我只取一瓢,还觉得匪夷所思,如今想来,自己也乐意之至。

    大妞见他目光痴痴的看着自己,不由嗔怒:“我问你话呢?”

    李氏悄悄的拉着萧成的袖子,两人去客厅,大郎见此也拉着不情愿的三郎去厨房干活。

    二妞闭着眼睛嗮太阳,就像睡着了一样:现在江慕白对姐姐是真心的,以后的事情谁又知道呢?酸甜苦辣只有自己去尝过,才知道那种适合自己……

    江慕白回过神,对她微微一笑:“当初姑母倒是连石榴的身契一起给我的,牡丹的身契不在我这,牡丹回去就回夫人那里去吧!罢了,你们都回去吧!”

    石榴抬头看了大妞一眼,低头和牡丹对江慕白行了个礼,匆匆离去,很快人和马车在萧家门口消失,前后半个时辰也没有。

    江慕白无视闭着眼睛的二妞和眼睛溜溜转的三妞,靠近大妞轻声道:“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轮回三世只倾卿一人!”

    大妞不由羞红了脸,转身就快速去了厨房。

    二妞睁开眼看着江慕白:“小白公子,今儿的事你表现的还行,要不然我就又开始考虑搬家了!”

    江慕白听着她的威胁,赶紧抱拳讨饶:“姑奶奶啊!我要是哪里不对,你尽管提,千万别吓唬我。”我一定要早点成婚,自己的媳妇还是自己看着好。

    “未来的姐夫,我二姐要是不满意,早就把你扔到紫崖山上喂狼了哦!”三妞笑咪咪的说完,头上就被二妞敲了一下:“还不快去干活。”

    三妞皱着眉对二妞做了个鬼脸:“人家本来很聪明的,就是被你们打傻了。”说完就笑着跑进厨房。

    江慕白也进厨房,继续去剁肉。

    二妞慢腾腾的来到二郎房前,看着在床上盖着被子的二郎,不由一笑:“二哥,刚才在门缝看的还清楚吗?”

    二郎见被妹妹发现了,也不脸红,对妹妹挑眉一笑:“现在看着还不错,对吧?不过长者赐,不敢辞,就是怕到时候再生风波!”

    “长者赐,不敢辞是句空话,要是有心什么都可以辞!”二妞坐在他的床沿上,伸出一直套在袖子里温暖的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见似乎没什么异常,才笑着道:“二哥谢谢你保护我。”

    “傻瓜,你是我妹妹啊!”二郎笑着握住妹妹的手:“这几年一直是你为这个家付出,是我们不够厉害,总有一天,哥哥会变强大,保护你的。”

    “我们是一家人啊!”二妞笑着反握住他的手:“你好好再躺一天,明儿个就可以一起过年了,我去看看中饭吃什么,等下给你端过来。”

    萧家热热闹闹的准备着,苏小凤端着一大盘糯米杨梅餜来到萧家,把碗递给李氏,笑着道:“这个杨梅餜刚出锅,婶子你们尝个鲜。”

    “谢谢小凤,这红彤彤的看着就喜庆,”李氏接过盘子把杨梅餜倒进自家的盘子,洗干净盘子后擦干装了一盘过出锅还热腾腾的肉丸装上递给和大妞说话的苏小凤:“这个拿去尝个鲜。”

    “不用不用,我家也炸了这个。”苏小凤忙拒绝:“婶子,我家真的有。”

    李氏笑着道:“知道你家有,不过是尝个味道,留下吃了午饭再回去吧?”

    “那谢谢婶子了,”苏小凤不好意思的接过装满肉丸的盘子:“我下次再来,今儿个家里还有事。”

    萧家的午饭就是白米饭和一大锅丸子白菜汤,另外炒了个猪肝,豆角,一家人吃了饭,萧成示意李氏装几盘肉丸,自己指挥儿子给里正家和王海家送去,因为拿了他们的猪肠没有收自己铜钱。

    当然大郎他们回来的时候,手里的盘子也不是空的,各家不一样的美食,在过年这个时候,那是都丝毫不会小气。

    三郎放下盘子和手里用草穿过鱼鳃的一条鲢鱼,高兴的道:“爹,娘,王叔家有鱼塘,这两天开塘抓鱼,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们也去买点鱼吧?”

    “对,昨儿喝酒的时候,王哥昨儿还和我说过,我给忘了,等下你们去买几条鱼回来。”萧成看着二妞道:“什么鱼好吃,要不你去挑?爹去拎回来。”没办法,家里二妞最会吃,她要是说好吃,那肯定不会差。

    二妞想到螺丝,黄鳝,乌龟什么的,赶紧点头:“萧子峥,我们这就去,你给我带路。”

    “我也要去看看!”三妞赶紧跟上。

    二妞回房拿了两个五两的银锭,想了想又放了一粒金豆子,带着去看热闹的爹和弟弟妹妹往紫崖村的东边走去。

    路上的积雪被人踩来踩去,已经融化的差不多了,山上的积雪却还是雪白的厚厚的一片,鱼塘那里已经围了好几个人,五亩左右的大池塘里已经没有什么水,好几个人在淤泥的池塘里摸鱼,一边的木桶里和一个水坑里有很多鱼在跳跃。

    边上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穿着厚厚的打着补丁的棉袄,满脸喜悦的看着鱼,看着二妞他们笑着道:“姐姐,你们要买鱼还要等一下,我爹和哥哥在下面抓鱼还没上来呢?”

    二妞笑了笑,拿出袖子里几块用细纸包着的五块花生糖(二哥吃了药,自己就塞一颗糖进他的嘴里),递给小女孩道:“好啊,姐姐请你吃糖,谢谢你给我家的鱼。”

    小女孩看着边上的三郎,认出他就是往自家送肉丸的人,笑着伸手拿了一颗糖:“姐姐也吃,你家的肉丸很香,我娘中午烧了,我忍不住吃了好多呢?”

    二妞看她乖巧的样子,把手里的糖放进她的手里,笑着道:“那你等下去我家继续多吃点。”

    萧成和三郎三妞站在池塘边,看着底下的人十几人,有的摸到大鱼哈哈大笑的扔进一边的木桶,有的只摸到小鱼,不甘心的扔进木桶,继续弯腰往有动静的地方浑水摸鱼。

    没一会儿,一个年轻小伙子一手抓起一条大拇指粗的黄鳝,叹气扔进一边的木桶里道:“王叔,这个蛇鱼怎么这么多,烧起来也不好吃,一股泥腥味,还不如吃虾呢?”

    二妞听到蛇鱼,赶紧来到池塘边,看了看边上好几个不认识的人,低声的对萧成说:“爹,那个蛇鱼我们全买下,那可是滋补的好东西,补气养血,滋肝补肾。”

    萧成一听,不由嘴角一翘,大声的对池塘里的王海道:“王大哥,那个蛇鱼我全要了。”

    王海抬头看见他,不由一笑:“萧兄弟来了啊!可是今年这蛇鱼太多,起码有一百多斤,这么多拿去干嘛?这东西不好吃,不如吃鱼呢?”

    萧成笑着道:“没事,我家三郎爱吃这个,我回去去菜园子挖个坑,养着给他慢慢吃。”

    三郎幽怨的看了爹和用嘲笑目光看自己的两个姐姐,爹不好意思说女儿嘴馋,就拿自己顶缸,可伶自己因为年纪小,就背上吃货这个名声。

    王海诧异的看了白白嫩嫩,眉目清隽的三郎一眼,没想到还有人喜欢吃这东西,赶紧道:“那好,小波,你们几个把那两桶蛇鱼抬上去。”

    二妞赶紧对爹轻声道:“螺丝,虾,乌龟什么的问问有没有,我们多买点,回去就去挖个坑,刚好收了萝卜地还空着呢?”

    听了二妞的话,无良的萧成继续出卖小儿子道:“王大哥,我这儿子就喜欢虾,乌龟,螺丝什么的,你有我们全要了。”

    “你儿子还真是口味独特,好养活。”王海感激的看了一眼三郎,他把自家不好卖的都给包圆了,真是好人啊!

    三郎看着边上的人看自己的眼光,那就是看一个吃货!还是一个不入流的吃货,不由苦着脸,幽怨的道:“爹,我口味这么独特,真不是你们捡来的?”

    萧成听了三郎的抱怨,不由轻笑:“可不是吗?那时你娘只生下三妞,我正巧在路上捡到你,就带回家和三妞一起养了。”

    三妞噗的笑了出来:“可不是吗?不乖就扔出去,反正是白捡的。”

    二妞心急的拉着萧成来到他们上来的地方,两大木桶粗细不均匀的黄鳝正在木桶里游窜,想窜出来,可惜木桶壁太过光滑。粗的有三个指头那么粗,细的就和自己的大拇指那样粗,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王海拎着一个木桶上来,二妞一看里面是四个鳖,也可以叫甲鱼,每个都有三四斤重,眉开眼笑:“这些我们……我弟弟爱吃。”

    “这东西没什么肉,我觉得啃着都是骨头!”王海披上一件厚棉衣,喝了两口白酒暖身子,一边憨厚的说。

    三郎以前也吃过蛇鱼,螺丝,虾,那味道现在想起来还真的差点流口水,现在看二姐几乎要两眼发光的样子,就知道这味道不会差,自暴自弃的道:“我还真是就喜欢这些东西,王大叔,下次有只管往我家送就是了。”

    王小波和人抬着两个木桶上来,对他们笑笑,又继续下塘,因为在池塘里走动后全身暖和,上来就觉得冷风刺骨。

    其实村里人大都早上已经来买过鱼虾了,现在也是看的人多,萧成看了看这五桶东西道:“这些我都要了,多少银子?”

    王海憨厚的道:“这样,一起三十两银子,你看行吗?”村子里的人都说萧家有银子,自己这个价格有点高,他们要是还到十五两,自己还是不亏。

    二妞看着五桶东西,起码有三百多斤,赶紧应下:“行啊!”看着萧成道:“爹,你身上有多少银子?”

    萧成摸出荷包,那里面零碎加起来有二十六两,不由尴尬的看向二妞。

    二妞笑着从荷包里拿出五两,连着萧成手里的二十六两一起给他,笑着道:“王叔,这三十一两给您,您看可以连着这几个木桶给我们吗?”看着边上看热闹的人,金子拿出来太大眼了。

    王海觉得萧家果然有银子,女儿荷包里就能拿出五两银子,自己女儿荷包里最多只有五个铜板,赶紧把一两银子还给萧成道:“桶我儿子打的,不用这么多银子,你们拿去就好。”

    萧成把银子推回去:“王大哥别推辞,知道你已经便宜卖给我们了,下次有这些什么时候都给我家送就是了。”

    ------题外话------

    甜甜:我呆不下去,每天这么多活,想累死我啊!我要……

    新文上架,多谢大家的支持,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