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73 诱惑人真的很难吗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萧成推回王海给的一两银子,这种天气抓鱼也很辛苦,自己两手一用力,拎着两个木桶往家走去:“王大哥,你忙你的,有空来我家找我喝酒。”

    三郎也拎起一个木桶往家走去,二妞和三妞也赶紧各拎一个木桶跟上,二妞知道爹是怕大家觉得自己力气太大,因此让自己藏拙。

    王海喜滋滋的看着手里的银子,仔细的放进荷包收好,明年给儿子娶媳妇的银子不用借了,还能有剩余。去年儿媳难产,一尸两命,明年也该给儿子续娶个媳妇了,心里决定等下再给萧家送桶鱼去,以后有这些东西都送去给萧家。

    边上看的人也议论纷纷,其中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道:“萧家真有银子,王大叔家今儿个这些东西可卖的不便宜啊!”

    “他家的力气都好大,难怪敢进紫崖山,那一桶,连桶带水什么的起码有一百来斤,啧啧……”

    “那蛇鱼田里也很多,明年我要是逮到也去问问萧家还要不要?”

    “可不是吗,按今天的算,起码有五六十文一斤呢?”

    甜甜和李氏大妞一起在院子里洗衣服,大郎在院子里的井里给她们打水。太阳正好,二郎也终于被允许出来透透气,和江慕白在一边,轮流提大郎摇上来的水给她们洗衣服。

    甜甜面上带笑,心里却忍不住咒骂出这个鬼主意的嫡姐,用自己姨娘的的性命和自己的婚事来要挟自己,自己哪里受过这样的苦。平时口口声声说疼爱自己的爹,也苦口婆心的劝自己,自己无奈之下才来到萧家,这才几天就感觉快要累死了,自己一定要尽快拿到那东西,再也不愿意呆在萧家了。

    萧成到院子就把两桶东西放下,活动了一下手臂,笑着招呼大家:“大家都拿上家伙,赶紧去菜园挖个坑,有很多好东西吃。”

    二妞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就接过了三妞的木桶,和二郎进院子,三妞就关上了院门,看着围过来的大哥他们得意的笑:“这下可以吃好久了,都赶紧干活。”

    甜甜看着扑腾的水花,还以为是鱼,好奇的凑过来看,看到两桶蛇在桶里游窜,瞬间感到毛骨悚然,忍不住“啊”的发出一声惊叫,躲到大郎身后,脸色发白,哆哆嗦嗦的道:“好多蛇?”

    “别怕啊,甜甜,这个可好吃了,就是看着可怕,你明天吃吃看就知道了。”大妞拉住她的手,以前在覃山的时候,妹妹也抓来弄过几次,自己看着这么多,心里也发毛,就干脆拉着她去嗮衣服。

    江慕白看了几眼,不着痕迹的退后几步道:“蛇鱼我倒是见过,先皇太后留下的手札也说是美食,可是到至今也很少人吃,都说泥土里的东西,一股泥腥味!”

    “错了,小白公子,这东西你可要多吃点啊!”二妞当成没看见他嫌弃的表情,凑近他语气带着男人不会拒绝的美食的诱惑:“你先前中过毒,据《本草纲目》记载,此物补血,补气,解毒,更是滋肝补肾……”

    江慕白不由对二妞另眼相看:“是有这话,看过的多,可惜……绵绵果然博览全书,真是难得。”

    二妞抬高下巴,骄傲欠扁的道:“那是必须的,就像你们都读四书五经,可是有几个能懂里面的精髓,从而高中状元!不过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你们还不赶紧去干活!”

    大郎他们正听的渐渐有味,见妹妹双手叉腰,指挥大家去菜园,不由笑着拿着锄头,铁锹什么的来到菜园。

    萧成看了看地方,干脆在东边靠近茅草屋的地方开挖。人多力量大,特别是二妞一铲接着一铲,简直就跟不用力气似的,一个多时辰就挖出来一亩左右的深坑,坑里深两米左右。

    萧成又带着大家用铁锹什么,紧了紧坑边上的土地,而后去外面溪里开始挑水。

    二妞示意萧成挑了几条粗大的黄鳝出来养在院子里一人高的水缸里,另外的都倒进自家刚挖的坑里。

    “都赶紧洗手吃饭!”李氏看着忙碌了一下午的六个人,笑着道:“明儿可是大年三十了,你们都好好歇歇。”

    萧成洗漱了一下道:“是啊!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晚上万籁俱静,因为萧家在山脚下,边上没有人家,外面呼啸的寒风阵阵,显得很是凄厉。

    甜甜躺在窄小的床上,她住的这地方本来就是准备当仓库,床是用木板搭的(三妞叫她一起睡,她自己不愿意),虽然被窝很暖和,可是想到那游窜的蛇鱼,不禁打了个冷战,心里忍不住抱怨:这鬼地方,真想快点离开,可是自己一个人住也不见大郎他们半夜摸过来,是他们还没开窍,还是自己诱惑的不够?

    甜甜觉得这几天自己对大郎和二郎已经够脉脉含情了,可是他们一点动静也没有,自己也不能离府太久,该怎么办才能找到那东西呢?萧家人多,家里几乎没有断人的时候,天气又怎么冷,自己也不能衣裳单薄,也没有机会好好的诱惑,诱惑人怎么就那么难呢?……

    二妞在睡熟中猛然惊醒,果然看见自己床前站着一个人,黑暗中看不见他的模样,警惕的坐起来低声道:“谁!”

    墨如枫不由一声低笑:“小丫头睡的小猪一样,我差点就把你抱去卖了!”说话间,从怀里掏出一颗拇指大的夜明珠,手里马上就散发出淡淡的亮光,照亮了二妞警惕的表情。

    二妞看见是他,不由松了一口气,无奈的道:“天黑路滑,您也不怕摔一跤,半夜三更的找我有事吗?”

    “想你了,就来看看你,手上的伤好了吗?”墨如枫坐在她床前的凳子上,随意的把夜明珠扔在床上:“这是给你的新年礼物!”

    “伤好了,你给的药粉可是好东西,这夜明珠太贵重了,我能不要吗?”二妞说完就见他沉下脸摇头,看了床上的夜明珠一眼,拿起床头的棉衣披在自己身上,遮住了米白色的里衣,打了个哈欠:“那谢谢你的礼物,很漂亮,先说好,我可没有回礼!”

    墨如枫却很高兴的露出个难得的微笑,看着她温柔的道:“我这段时间有点忙,你有事就到镇上的醉仙楼找掌柜的,说你的名字他就知道了,有野物也可以送去。”

    “你真厉害啊!墨公子,覃山的飘香楼,白鹿镇还有醉仙楼,不错,年少有为,家财万贯……”

    墨如枫伸手抓住她的右手,面色不渝的看着她:“嗯,说了叫我什么?”

    “墨公子,不是,是如枫!”二妞看着他阴沉的眼色,暗骂一声蛇精病!

    墨如枫见她因为自己这一拉,外面披着的棉衣滑下这边的肩膀,里面的里衣上面的两个扣子没有系好,露出玫红色的肚兜带,宽松的里衣遮不住胸前的微微耸起,触手温润的手腕提醒自己,那里肯定比这更加柔软,更加*!面对这种诱惑,已经有通房,知晓男女情事的他差点忍不住……

    不行,不能再待下去了,墨如枫不舍松开握住她的手,移开目光,自己用手弹了弹衣角道:“下次再忘记,大刑侍候。”

    “知道了,还有事吗?”二妞毫不优雅打了个哈欠。

    墨如枫起身,从怀里拿出不知什么料子的荷包放在床上:“这个给你装夜明珠的,记得以后多送点野物去醉仙楼?”

    “好啊!你放心好了,我家正愁没地方卖野物呢?”

    二妞看着他离开自己的房间,替自己轻轻的关上门,很快离去。不由拿起夜明珠在手里把玩了一下,装进那个荷包,果然就隔绝了夜明珠的亮光,也遮掩住二妞丝毫没有睡意沉思的眼光……

    第二天二妞起床的时候,平时冷清的紫崖村时不时传来几声“噼啪”爆竹(用火烧竹子,发出爆裂声)声,还隐约有孩子的欢呼声,大郎他们已经贴好了红彤彤的门联,正在擦洗门窗大扫除,而厨房里香气扑鼻。

    三妞看见二妞起床,不由笑着道:“二姐,快点来吃猪头肉,里正家拿过来的,可好吃了。”

    二妞家的野猪猪头是萧成拎去送给里正家的,里正媳妇会一手煮猪头的好手艺,今儿个特意拿回一半给萧家尝个鲜。

    二妞走进厨房拿起一块猪头的骨头肉,用手撕了一块放进嘴里,确实很香,而且很嫩又没有肥肉,毫无形象的用嘴直接啃。

    甜甜看了二妞一眼,赶紧移开目光,真是太粗鲁了,丝毫不像个姑娘家。这家子人都好奇怪,好好的东西不吃,就喜欢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见大妞拎着篮子往菜园子去,赶紧跟上,殷勤的到:“芳芳,篮子我来拎。”

    大妞见她拿过自己的篮子,不由对她一笑:“你也太勤快了,有空坐下歇歇,等下想吃什么菜,自己动手,不过现在也没什么菜。”

    “好啊!”甜甜掩下面上的兴奋,激动的随大妞来到茅草屋前。

    大妞推开草房门,里面被厚厚的稻草遮掩的暗无天日,大妞拿起放在门边上的灯笼点亮递给她:“你拿着跟我来,我们割点韭黄,再挑点小白菜。”

    “好!”甜甜接过灯笼,仔细的观察两边,有一片不知道什么东西长出圆形绿叶,还有一片嫩嫩的小白菜,一大片黄色的葱。

    大妞很快用镰刀割了几把韭黄,又割了些小白菜,就带着甜甜离开。

    甜甜好奇的指着韭黄问:“芳芳,这些是什么啊!好吃吗?”

    “你就叫韭黄吧!中午尝尝就知道好不好吃了?”大妞笑着看着她:“今儿过年,你等下洗个澡,换身衣服。”

    “好,谢谢你。”甜甜笑着低下头。

    二妞啃了一块骨头肉,为了以后好吃的,决定要和里正媳妇弄好关系,笑眯眯的叫萧成:“爹,你先过来收拾两条黄鳝,中午我来露一手!”

    “两条不够,二姐,最起码四条。”三郎听见赶紧跑出来,傲娇的哼了一声:“以前我想多吃点还要忍着,免得你们叫我小吃货,现在这么多还不叫我吃个够,那可真对不起你们按在我脑袋上,我这吃货的名声。”

    三妞不由笑骂:“你这么会吃,我就把你扔出去。”

    “你来啊!你又打不过我,我才不怕你!”三郎朝她做了个鬼脸,又去继续干活了。

    甜甜和大妞出来的时候,甜甜正好看见萧成在厨房边上杀黄鳝,一边盆子里流血的黄鳝还在不停的扭曲翻滚,不由脸色一变,赶紧进去厨房。

    中午二妞做了个爆炒黄鳝,韭黄鸡蛋,清炒小白菜,红烧肉,清炒小南瓜。

    一大桌人围坐在桌子上,萧成率先夹了一筷子黄鳝,果然嫩滑爽口,鲜美无比,忙夹了一筷子道李氏的碗里:“秋娘,你多吃点。”

    江慕白见除了自己和甜甜,大家都吃的津津有味,桌上四盘子黄鳝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芳儿又用眼神示意自己多吃点!小心翼翼的夹了一小块放进嘴里,慢慢的品尝,丝毫没有腥味,肉又鲜美,只有一根中间的鱼骨,不由一筷子接一筷子,吃的不亦悦乎。

    三妞看着甜甜碰都不碰黄鳝,笑着道:“你真不要尝尝?”

    甜甜赶紧摇头:“我从来不吃这些东西,连鱼都不喜欢吃。”

    二妞看了她一眼,她这是选择性失忆吗?看来应该是假的,可是她为什么要留在自己家呢?自己家最近的麻烦事已经够多了。

    江慕白眼明手快的夹起最后一筷子黄鳝,咽下后看着光溜溜的盘子道:“百闻不如一试,看来什么东西都有独特的一面,谁又能想到这泥土堆里的东西这么美味呢?”

    李氏看着他道:“喜欢就好,这东西多吃点没事,还补气血。”看着萧成道:“家里也收拾干净了,等下洗了碗就烧热水,你们先洗澡换身新衣服。”

    “好啊!”萧成看着媳妇,棱角分明的脸上有着中年男子独特的魅力:“秋娘,你有想去京城玩吗?”

    李蓉秋嘴角一翘:“不用了,现在这样挺好的!”

    王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萧兄弟在家吗?”

    “唷,王大哥,赶紧里面坐会!”萧成走出去看见王海拎着木桶进来,里面有好几条鲫鱼和鲤鱼。

    王海把桶放在院子里,不好意思的道:“你们买了那么多东西,也忘记给你拿几条鱼,这你们留下慢慢吃,桶也你们留下用。”

    江慕白见此不由低声道:“甲之蜜糖,乙之砒霜,真是如此。”

    三郎低笑:“昨儿你也当这是砒霜吧?”

    二妞赶紧拿纸包了包肉丸递给他:“多谢王大叔,这个拿去给小妹吃。”

    王海笑着接过往回走:“那行,我先回去了,下次找你喝酒啊,萧兄弟。”

    “我等下先去洗澡了,爹,你等下把鱼修理出来再洗啊,省的新衣服再沾上鱼腥味!”二妞回厨房看见大姐已经烧好了热水,赶紧道:“姐姐,我们一起洗,等下我帮你擦背!”

    江慕白正巧进厨房,听见二妞的话,赶紧红着脸退出厨房,脑海里浮现出大妞如同出水芙蓉沐浴的样子……

    甜甜见大妞和二妞去洗澡了,李氏被萧成拉着去搓背,江慕白和二郎去后面菜园,三郎在院子里闭着晒太阳……机会难得,不由来到客厅里,大郎拿着一卷书看的津津有味。

    “大哥,你帮我把热水拿到我房间好不好?”甜甜不好意思的道:“我不小心装多热水拿不动!”

    大郎放下手里的书,温和的道:“行啊!我这就去把热水拎到靠近我们的耳房,那里洗澡方便,地方小也暖和点。”

    甜甜对他一笑:“那我先把炭盆端到耳房!”说完转身就到厨房,拿起早就弄好的炭盆去。

    大郎把热水拎到耳房,倒好水道:“甜甜,好了……”

    “萧大哥!”甜甜已经快速的脱去外面的厚棉袄,露出紧身小棉袄。

    “怎么了?”大郎转身看着她。

    甜甜走进他就扑进他怀里,快速抱住他的腰,抬起头看着他,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脉脉含情的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几天做梦老是梦见你,梦见我们成亲在一起……”

    大郎下意识的想推开她,可是她抱得很紧,自己用力又怕弄疼她,抱得这么紧自己感受到她那柔软的胸脯紧紧的贴着自己,不由面红耳赤的道:“甜甜,你先放手,别这样!”

    “我知道这样很不好,好姑娘不应该这样不知廉耻!”甜甜柔软高耸的胸磨蹭着他,眼睛妩媚带着无比勾人的诱惑,语气可怜兮兮:“我晚上偶尔会记起一点以前的事情,我怕离开你的日子已经不久了,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我好想梦中我们成亲是真的……”

    大郎这个年纪在覃山是可以成亲的年纪了,对男女之事已经懂的差不多了,毕竟学堂里有几个已经有通房,闲时说些男女间的浑话!而甜甜又是个美丽的少女,人又勤快听话,鼻息下又是少女的馨香,这样可伶可爱的在自己怀里,那双迷像会说话的迷人的眼睛,流下颗颗泪珠,忍不住心里一荡,低声哄她:“甜甜,你先别哭了好吗?”

    ------题外话------

    面对美人,情窦初开的少年,没有心上人的少年,有几个能忍的住……

    谢谢大家的陪伴,人生在世,希望大家都能有美好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