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74 美人心计步步为营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大郎生平还是第一次遇到姑娘对自己这么热情,就连苏小凤还是二妞说了自己才明白!此时此刻,甜甜这样抱着自己不放,心里不由一软,可以说甜甜满足了他的少年心,情窦初开的少年有几个不想引起姑娘爱慕,不由伸手擦去她的泪珠,温柔的道:“甜甜,你要是不想回去,我们想想法子,别哭了?”

    甜甜羞怯的红了脸,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他怀里,喃喃低语:“子瑾,你不要取笑我,我这是情不自禁,可不是故意的。”

    大郎听她叫自己名字,不由也是脸一红,不好意思的道:“我知道,你赶紧洗澡吧?要不水要凉了。”

    “哦,”甜甜羞红着脸离开他的怀抱,低着头捏着自己的衣角:“大哥,那你走啊!”说完眼睛忍不住又看着他,见他红着脸赶紧离开,沉下脸上前关上门,快速的脱了衣服洗澡。

    大郎进厨房继续烧水,脑海里想到刚才发生的旖旎事情不由脸红心跳。

    “大哥,我来烧火吧?”大妞洗好澡出来,看见大哥在厨房烧火,不由笑着道:“你们也赶紧洗了,今儿个大年三十我们可要早点烧晚饭。”

    大郎回过神起身:“好啊!”

    天还没黑,外面的爆竹声就已经越来越多,萧家也围坐在放了炭盆的客厅大圆桌前,十个人刚好坐了一桌。

    今天过年,桌上的菜格外丰盛,爆炒黄鳝,甲鱼豆腐汤,红烧肉,红烧排骨,土豆肉丝,豆角肉末,酸菜鱼,韭黄鸡蛋什么的十二个菜。

    萧成还给江慕白,大郎和二郎倒上点酒,笑着道:“过了年,你们就是大小伙子了,再过个一两年就都娶媳妇,到时候不会喝酒成亲的时候被灌倒怎么办?”

    江慕白本来就会喝点酒,见他提起大郎他们的婚事,不由道:“子瑾过了年才十七了,明年三月去试试白鹿书院的入门考,你们三人学问都还扎实,到时候我再多指点一下,应该没问题。”

    江慕白心里想:大郎十七急什么,我过年都二十了,你们也还不让我和芳芳早点成亲,太折磨人了。

    大郎他们三人听了江慕白的话,赶紧起身谢过,一家子开心的用了晚饭,李氏带着女儿和甜甜快速的收拾干净,又给桌子上放了瓜子花生,糖和苹果桔子,给他们倒上开水……

    “萧兄弟,新年好!”今天大门是不关的,门口里正和几个人来串门。

    “大家新年好!”萧成赶紧让他们坐下,又吩咐大郎倒水。

    里正坐下喝了口水,笑眯眯的给大家介绍了一下,而后道:“今儿是你们第一年在紫崖山安家落户,我们就过来转转,还有村前今儿个很热闹,叫你家儿子女儿也去凑个热闹,混个脸熟。”转身看着跟来和自己孙子说话的一个年轻人道:“小山子,你带着他们去村口看看,今年你二哥弄了五六只羊说要烤全羊呢?”

    肖岐山家经营好几家布庄,手里有钱早就在京城和镇上都有了宅院,不过他爹念旧,每年过年都要回紫崖山过年,住上十来天,同时在村口弄点烧烤什么的热闹一下。

    三郎一听赶紧到:“原来还有这么热闹,那我们可要去瞧瞧,肖三哥好,我是萧子峥。”

    肖岐山赶紧道:“萧三弟好,我们这就去吧!”

    二郎没去,刚才酒喝多了,先回房休息一下,准备守夜。

    甜甜也没去,说要回房歇一会。

    萧大郎带着三郎大姐二妹三妹随肖岐山一路说说笑笑出门,江慕白肯定要跟去保护自己未来的媳妇,也一起跟上。

    里正他们坐了一会,也就告辞了。

    没多久,王海也带着媳妇来窜门,大家说笑着喝着茶,说着山野趣事,一时间倒也热闹。

    甜甜听着客厅里的声音,在自己窄小的地方走动,心里有焦虑,还有不安,想了想,还是悄悄离开萧家,深一步浅一步的来到当初自己昏迷的边上。

    甜甜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继续往边上走去,看见不远处树边停着一辆马车,悄悄的走进马车,轻轻的道:“车里是谁?”

    车帘很快掀开,一个穿着红色的英俊锦衣的公子伸出手,惊喜的道:“欣然,你可算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温郎,是你!”甜甜欣喜的把手伸给他。

    温渡一用力就把甜甜拉上马车,紧紧的抱住她:“宝贝,你终于来了,姑姑怎么这么狠心,死也不愿意松口把你许给我,可伶你来到乡下,吃不好睡不好?”

    甜甜不由抱住他:“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我的宝贝,我真是恨不得你现在就拿到东西给姑姑,也好让我们早日在一起!”温渡捧着她的手就像捧住珍宝那样,轻轻的放在嘴边吻了吻:“就几日不见,宝贝的手都粗糙了?”

    甜甜不由看向自己的手,娇媚的看着他:“那你会嫌弃我吗?”

    温渡不由低头吻住她的小嘴,手用力抱住她,让她紧紧的贴住自己。而后,两人不知不觉就倒在宽敞的马车里的棉被上,温渡灵巧的解开她的衣衫,温柔的亲吻她美丽的*,听着怀里的美人娇喘,忍不住俯身而上,用行动诉说自己有多么想她……

    云收雨歇,哪怕马车里有银霜炭盆,散发出温暖的热度,温度还是细心给她穿上和肚兜,顺便揩油……情动意迷之际,温度忍不住又和怀里脸含春意的美人滚在一起,两人难分难舍的用身体来解相思!

    外面系在树上的马,察觉到车厢不停的抖动,外面又经常响起爆竹声,不由感到烦躁,下意识的打了个响鼻。

    “温郎,我得回去了!”甜甜回过神,赶紧穿上衣服,整理秀发:“那一家子人多,我根本找不到时间进去找东西,他家儿子又木讷,我现在还真没办法!”

    温渡披了件狐裘在自己身上,斜倚在被子上看着她穿衣,闻言勾起唇角一笑:“这就好,你可是我的人,要是被人家碰了,那他还想要命!我们在一起这么多次,你肚子里可能都有我的孩子了!”从车厢的一个角落,拿出一个瓶子给她,挑眉道:“这个叫迷情,你找机会放在茶水里,到时候他忍不住你就大叫,到时候自然会有侍卫出现,找到你这个失忆的小姐,萧家竟然敢对你做这种事,我们自然不能善罢甘休,到时候萧家为了补偿,自然只好拿出我们想要的东西交换。”

    甜甜想到自己和他之间的缠绵,不由娇羞的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接过东西细心的放进荷包,不舍的看着他,娇滴滴的道:“温郎,我先走了。”

    “宝贝,记得想我!”温渡情意绵绵的看着她:“抓紧时间动手,我可不想你在外面呆的太久,这段时间过年人多,侍卫在这不打眼,知道吗?”

    甜甜点点头,下了马车,趁着天上的月色,快速的往萧家跑去。

    紫崖村的村口,羊肉的香气袭人,小孩子的笑闹嬉戏声分外清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热热闹闹的围着一大群人,大都在吃羊肉,火堆里还剩两只羊在烤。肖岐山带着萧大郎他们来到哥哥肖岐灵的边上,笑着道:“大哥,好吃了吗,这是萧大哥……”

    肖岐灵听了弟弟的介绍,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不露声色的看了看萧家的人和江慕白,笑着道:“那边的烤羊肉快好了,大家都尝个鲜!”

    “多谢,好久没吃过烤羊肉了。”江慕白笑着对他点点头,和他一起来到厨子边。

    二妞见那一堆火光里有个铁架子,厨子灵活的转动手里串着烤羊的棍子,烤羊身上的油脂落在火堆,发出滋滋声,惹得火舌窜到羊身上,色泽金黄的羊肉勾起二妞的馋虫,忍不住咽下嘴里的口水。

    厨子手艺不错,羊烤好后很快用刀剁出来,端到肖岐灵他们的桌子上,恭敬的道:“大少爷,你们趁热尝尝,有事您叫奴才。”

    肖岐灵对他点了点头,用干净的筷子夹起一块羊肉咬了一小口:“味道还不错,大家快吃。”

    二妞见他动筷子了,毫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羊肉开吃,外面带着一点点焦味,里面鲜嫩无比,又带着一点羊肉特有的腥味,满口生香。

    大妞她们吃了一筷子就不吃了,一则家里晚饭本来就吃得饱,二则没觉得这特别好吃。

    肖岐灵笑眯眯的看着二妞一连吃了三块羊肉,那大朵快颐如同品味绝世美食的样子,让他不由觉得自己也饿了,也夹起一块细细品尝,对她道:“我以前去过草原上,那里的人烤羊什么的用一种特殊的辛辣料,麻辣鲜香,可是我们这边的人吃不惯,我就没放,其实我觉得放了更好吃。”

    “孜然,你有吗?”二妞眼睛一亮的看着他。

    肖岐灵笑着点头:“孜然被我吃的不多了!”见二妞失望的表情,低笑:“还好我喜欢就带了种子回来,你要是喜欢明儿我给你一点种子。”

    “好啊,先谢谢您了,肖大公子,您真是个好人。”二妞嘴巴甜甜的拍马屁。

    大郎看了妹妹一眼,不好意思的对肖岐灵道:“真是麻烦你了,下次有空来我家吃顿饭。”

    肖岐灵一口应下:“好啊!正想和子瑾好好亲近。”又说了些自己遇到的美丽风景,碧草连天的草原,一望无际的大海……

    肖岐灵的声音很有磁性,二妞他们不由听的入迷,觉得他描绘的景色就在面前铺开。

    江慕白见有人来找肖家兄弟说话,笑着和他告辞,带着大家回家。开玩笑,他可是看到好几个男的偷偷在看自己的媳妇,才不要把媳妇给他们看。

    其实别人也不是只看大妞,二妞虽然才十三岁,可是习武进山运动,加上萧家的伙食也不错,也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和大妞站在一起,一个温婉,一个乖巧,边上还有个可爱的三妞,怎么能不叫大家多看两眼。

    二妞他们回家时,家里来串门的人已经走了,李氏打扫干净客厅在喝茶,萧成和二郎在闲话家常。

    二妞进门就坐在凳子上,捧着肚子道:“今儿我吃撑了,姐姐给我倒杯水。”

    “让你贪嘴,我吃着也不好吃啊!”大妞嗔了妹妹一句,赶紧先给她倒了杯开水,又给大家一一倒水,温柔的道:“外面冷,大家都喝几口热茶,暖暖身子。”

    江慕白接过大妞给自己的开水,吹了吹,心满意足的喝了口热茶:“今年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个年了。”

    “江大哥,你的意思是在欧阳山长家过年不开心吗?”二妞看着李氏听了江慕白的话,慈爱的看着他,顿时不开心,立马鸡蛋里挑骨头。

    “……”艾玛,江慕白不由词穷,未来岳父和恩师谁都不能得罪,伶牙俐齿的小姨子最讨厌了。

    萧成赞赏的看了二妞一眼,还是二女儿厉害,大女儿明显是被那臭小子蛊惑了。

    三郎他们不由笑了起来,开始说外面的热闹事。

    喝多了水,难免就会往净房跑。大郎看见二郎出去后回来,也去了趟净房,出来后看着甜甜睡的地方透着亮光,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往她住的地方走去。她是不是想起什么,一个人在房间伤心吗?

    大郎来到她门前,又觉得不妥,不由顿住脚步,想了想还是轻轻的敲了敲门,低声道:“甜甜,你睡了吗?”

    甜甜本来想去开门,顺势下药,可是又怕今儿个过年,外面爆竹不歇,侍卫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大郎真的强迫自己,自己无力抵抗,不由应了一声:“我已经睡了。”

    “行,那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大郎说完赶紧离开,怕娘她们出来看见自己,至于为什么不能给娘她们知道,他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二妞坐在客厅里和大家说笑一回,就回房间去了,在自己房间练了一下太极心法,扑倒被窝里去见周公迎接自己十四岁的第一天。

    正月初一,天气晴朗,连恼人的寒风也没有出来捣乱。

    二妞被大妞叫起床,梳洗好后,江慕白和甜甜也和他们大家一起给萧成李蓉秋行了个礼,异口同声的道:“爹娘(伯父,伯母)(叔叔,婶婶)新年好。”

    萧成乐呵呵的把手里的红纸包一一递给大家:“好,新年新气象,大家都好好的。”

    李氏起身笑着道:“早上有鸡蛋还有饺子,大家快去吃吧?”

    吃了早饭,大家又各自找地方聊天,毕竟萧家也不用走亲戚,李氏也不用回娘家,无非是吃好玩好。

    正月初二午后,欧阳晗派人来接江慕白,江慕白依依不舍的看着大妞,哪怕有再多的不舍,也只好告辞离去。他在萧家的日子里,萧成和李氏待他如同自己的儿子,就表示不把他当外人看。哪怕是萧成要他干活,一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再是为了提醒他芳儿就是庄户人家的闺女,自己以后不要为这看不惯……

    甜甜看着江慕白离开,心里倒是松了口气,这家的人越少越好。

    大妞也不由有点伤感,可是看到二妞和三妞用一副女大不中留的样子看着自己,不由羞涩的拉着李氏的手不依的道:“娘,你看妹妹们欺负我!”

    李氏不由摸着女儿的手,笑着道:“可不是吗?就算她们知道也不能说出来,我家芳儿会害羞的!”

    二妞和三妞不由齐齐笑出声,引得大郎他们也笑,大妞害羞的把头埋在李氏的背后,萧成看着三个娇花般可爱的女儿和美丽的媳妇,心里满足不已,自己就盼望着这种娇妻在怀,儿女在侧的日子,虽然平淡可是每一天都是幸福。

    这时门口肖岐灵拎着一块新鲜的羊肉,带着弟弟走进来,笑着道:“大家新年好啊!今儿可是什么好日子,这么开心。”

    大郎赶紧接过他递来的羊肉,迎着他进来,笑着道:“爹,娘,这是肖大公子和肖三公子。”

    萧成看着他一身玉色锦袍,面如冠玉,沉稳优雅,看着真是翩翩公子如玉,不像商甲巨富,倒像是满腹经纶的书生,含笑招呼:“贵客迎门,自然是喜笑颜开,里面请,肖大公子,肖三公子。”

    “萧叔客气,叫我岐灵就好,我弟弟岐山!”肖岐灵诚恳的道。

    萧成点头:“好啊!岐灵岐山,里面请。”

    三郎拉着岐山的手道:“昨儿听你要考白鹿书院,正好我们房间有几卷书,是从江大哥那里借来的,你去看看去。”

    “好啊!”岐山对萧成和大哥行了个礼,轻快的道:“我和子峥去看书了。”

    萧成笑着点头:“去吧,三郎招待好岐山。”

    “萧叔,我弟弟和子峥真是有缘,不仅都行三,还都要考白鹿书院,又这么投缘,可真是难得啊!”肖岐灵昨儿就向里正打听清楚萧家的事,见里正满口称赞,才带弟弟上门。

    二妞端着茶进来,笑容满面的道:“肖大公子请用茶。”

    “多谢。”肖岐山接过茶盏,揭开盖子一闻,不由道:“好茶,是极品的雀舌。”

    二妞对他笑笑,要不是为了他的孜然,她怎么会拿出江慕白贿赂自己的好茶,这茶听说是皇帝赏给欧阳山长后,江慕白分到二两,可惜才泡了一壶,就被二妞收刮干净。

    肖岐山放下茶盏,从袖子里拿出两纸包东西给二妞:“给,一包是种子,一包是孜然,你知道怎么种吗?”

    二妞赶紧接过,打开纸包一看,笑眯眯的道:“这个两三月的时候种植好,我会,你放心。”

    “聪明,这种子我也不多了,希望你今年可以大丰收。”肖岐山看着她。

    “好啊,这是必须的!”二妞就差拍着胸脯打包票了,看着手里磨成粉的孜然:“要不就在我家吃晚饭,尝尝孜然羊肉。”

    “不用了,那太打搅了。”

    萧成忙开口挽留:“这么这么说呢,岐灵愿意留下吃饭,我们求之不得啊!”

    肖岐灵笑着道:“萧大叔客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爽快。”

    肖岐灵看着他道:“听闻萧叔是从覃山来的,那里前年我也去过……”

    肖岐灵是个很健谈的人,萧成和两个儿子听他说了会话,不由很有好感,双方相谈甚欢。

    甜甜趁着空走出萧家,来到上次遇见温渡的地方,见丝毫没有人影,犹豫的转了一会,慢慢的往萧家走去。

    这时,不知从哪里走出两个普通家奴打扮的汉子,来到她身边低声的道:“二小姐,奴才是爷的人,这两天请您抓紧动手,爷让奴才接应你。”

    甜甜听到他们是温渡派来的,不由咬着唇,低声道:“好,那就今晚,你们听到我的声音就进来!”

    “奴才记住了。”

    ------题外话------

    哈哈,今晚肯定会发生很多事,不过肯定没好事。

    亲爱的们,奖励的币币我已经发放,要是有人被我拉下了,请和我联系,谢谢大家无声的支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