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75 阴差阳错心愿得偿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  甜甜若无其事的回到萧家,见厨房里李氏和三个女儿在准备,看了眼就回到自己房间,拿出玉瓶看了看,想了想晚上怎么叫大郎来自己房间……

    饭桌上,孜然羊肉风味独特,孜然排骨色泽诱人,清炒白菜透着鲜甜,糖醋鱼酸甜可口,韭黄鸡蛋鲜嫩清爽,红烧肉百吃不厌,小南瓜带皮炒蒜末,油焖鲜虾。``し

    肖歧灵不由惊讶,自己还真没想到萧家随随便便就能弄出一桌这么丰盛的饭菜,笑着对萧成说:“今儿可有口福了,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萧成谦虚的道:“过奖,过奖,家常小菜,歧灵,岐山咱们趁热吃!”

    肖歧山见大家都动筷子,夹起离自己最近的孜然排骨,一口咬下,只觉得辣麻里透着香嫩,看着自家大哥道:“大哥,这孜然原来这么好吃啊!”

    “那是,这东西虽然只稍微的放了一点,可是已经使排骨沾染了孜然的味道!最适合刚开始尝鲜的人,多了你就觉得太过麻辣!”肖歧灵看着李氏,真心的道:“主要是婶子手艺好,家常菜都能做出美味,萧叔好福气。”

    李氏被他夸的不好意思:“大公子过奖,这是我的两个女儿做的。”

    “那也是婶子教的好。”肖歧灵脸色不变的奉承。

    “哈哈,好吃就好,多吃点!”萧成酒量很好,肖歧灵酒量比他还好,加上菜色美味,两人喝到高兴处,就差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

    大郎吃饱了就去厨房看在厨房里吃的大妞她们四人,二郎三郎和肖歧山结伴去村里转悠了,李氏今儿喝了半杯酒,就先回房间歇着了。

    甜甜偷偷的看了眼大郎,大郎刚好看向她,见她眼神妩媚,不由不好意思的低头。

    二妞和姐姐在洗碗,刚好回头看见他们两人的眉眼,若无其事的和在烧火的三妞说话。

    大妞看着妹妹道:“今儿天气倒不是很冷,这两天又是你烧菜得多,肯定有油烟味,你要不要趁着有热水洗个澡?”

    “好啊!”三妞抢先接口:“二姐我和你一起洗,你帮我擦背,我明天要穿红色的那件新棉袄。”

    甜甜听了心里不由狂喜,那样自己等下把握时机,只要成功,不,一定要成功,自己很快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二妞提了两桶水到耳房后,转回厨房再去提水时,看见甜甜和大哥说了几句话,随后她就脚步轻快的去自己的房间。

    二妞看着大郎去客厅,低声对厨房里整理东西的姐姐到:“姐姐,我觉得甜甜和大哥不太对,你注意着他们点,我总觉得甜甜不太对劲,说话前言不搭后语。”

    “好,我知道了,这两天甜甜确实老是看哥哥,你去洗澡,我会多看着点。”大妞闻言不由沉下脸,倒不是反对他们,而是甜甜来历不明,又身世沉迷,她现在说失忆,万一想起来已经订婚,那大哥怎么办?

    大郎来到客厅拿了一点茶叶,刚才甜甜告诉自己,她很想喝点茶,又不好意思自己拿,毕竟那茶叶二妞宝贝着呢?大郎看着还在说话喝酒的爹和肖歧灵,悄悄的拿了点茶叶放到干净的杯子里,就往甜甜住的地方走去。

    甜甜回房间就把那玉瓶子的米分末倒在一个干净的杯子里,放进一点开水搅拌几下,见看不出来了才把杯子放在一边,赶紧整理一下自己……

    大妞在院子里看到大哥走进客厅不由松了口气,可是没一会就看见他出来拿着个杯子往甜甜住的地方走去,不由沉下脸,自己和江慕白哪怕是爹娘已经默许亲事,可是他也没有晚上走进自己房间半步(不是他不想来,而是怕二妞),这哥哥也太大胆了。

    大妞想了想,干脆回到自己的房间,从柜子里拿出几块新的棉布,看了看拿起一块白色的棉布,往甜甜的房间走去,这样也省的大家尴尬。

    大郎来到甜甜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甜甜赶紧把虚掩的门打开,看着他手里的茶杯,娇柔笑着:“太好了,谢谢你,子瑾。”

    “下次想喝就告诉我,不用客气。”大郎把茶杯放在她手里,就转身要走。

    甜甜赶紧抓住他的手,见他看着自己,不由羞涩又不安的看着他:“你陪我喝杯茶再走好不好,我这两天想起了很多事情,闷在心里实在难受,就耽误你一会儿好不好?”

    没有人会拒绝可伶的小美人的请求,何况大郎在她身上感受到那种信赖,依赖,和缠绵的爱意!家里的大妞虽然温柔,可是因为是长姐,很有几分气势。二妞不用说了,那就是除了萧成外,家里说一不二的人,哪怕萧成也会听她的意见。三妞活泼又被爹娘,哥哥姐姐宠着,不刁蛮任性已经是谢天谢地啦!

    大郎不由自主的随她进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木板搭的床,两只小板凳,和一张简单的小木板桌。

    甜甜把大郎拿来的茶叶分了一半到放了药的杯子里,快速的倒进热水,把那杯放到他手里,娇羞的看着他:“茶叶很香,你喝啊!”

    甜甜倒得开水有点满,大郎感觉有点烫,就下意识的放到桌子上,看着她道:“你喜欢,我明儿给你拿点茶叶过来,你留着喝。”

    “你对我真好,”甜甜看着他,俯身轻轻的吹着他放在桌子上的杯子,暗恨自己水倒得太多了。

    大郎不好意思的端起茶杯:“你也喝吧?”

    甜甜娇羞的应了一声,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顾不得烫,小口的喝了一口:“好香!”说完含笑看着他。

    大郎端起茶杯,自己吹了几口,就放到嘴边准备喝一口……

    甜甜紧紧的捏着茶杯看着他,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甜甜,我给你拿……”此时大妞推门进来,看见大郎坐在凳子上,不由惊讶的道:“哥哥,你在这干嘛?喔,原来两个人在这儿偷喝好茶啊!”

    大郎看见妹妹拿着布进来,赶紧站起来放下手里的茶杯,尴尬的就似做贼被抓一样:“是,是啊,你要不要来喝一杯!”

    大妞笑着进来把布递给甜甜:“这细布柔软,你有空做衣服。”

    甜甜气的差点脸都扭曲了,接过她递来的布,挤出个僵硬的笑容:“谢谢你。”

    “应该的,你虽然才在我家住了几天,也忘记了你几岁,可是我是把你当成妹妹一样看待的,你但凡缺什么和我说就是了!”

    甜甜知道她下句没说的话就是别找大郎,脸色不由红一阵白一阵,低声道:“我知道你对我好……”

    大郎看着甜甜羞愤的样子,下意识的打圆场:“那我们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大妞觉得哥哥偏心,看着桌子上的哥哥没喝的茶,端起来就喝了一口:“这么好的茶浪费可惜了,哥哥不喝我喝。”

    “……”甜甜的不字还没说出来,就看到她喝了一口,想到大妞喝了的后果,凭萧家宠女儿的程度,自己已经别无退路!不由浑身一颤,脑子一转,快速的解开身上的衣服,大声凄厉的高喊:“来人啊!非礼啊!救命啊!……”

    大郎看着她脱掉身上的棉衣服扔向自己,听着她凄厉的大喊,不由怔住,觉得她肯定是魔怔了……

    大妞被她凄厉的声音一吓,手里的杯子下意识的掉到地上,“噗”的摔了个米分碎,听清楚她的话,不由气怒交加:“大哥你出去,我看她是脑子不正常,混了头了!”

    萧成和肖岐山听到声音,两人相视一眼,赶紧快步走出客厅。

    已经洗好澡,在澡盆里帮妹妹擦背的二妞听到动静,快速的擦干自己身体,穿好衣服,看着同样焦急的妹妹安慰:“你别急,我先去看看。”

    大郎混混沌沌的走向门口,两个青衣壮汉听到声音从外面进来,不由分说的拔出手里的匕首,直刺大郎的手臂。

    这时萧成和肖岐灵赶到,快速的一人一个踢向他们的腰,那两人听见风声赶紧往边上躲过,那两人见状大喊:“快来人啊,找到二小姐了!”

    李氏急急忙忙的跑出来,刚好和二妞碰到一起,二妞抱住娘的腰一跃就来到房门口,看着从大门口又跑进来四个汉子,冷哼一声,把娘往爹那里一推,自己快速的冲上前去,毫不手软的拳打脚踢,把四个汉子都打倒在地,右脚踩着一个人的脑袋,语含煞气:“私闯民宅,你们好大的胆子,是要杀人劫货吗?”

    最早进来的青衣人见二妞这么棘手,赶紧道:“不是,我们来找二小姐,听到二小姐喊救命。一时情急就闯进来了。”

    大妞在甜甜脱了外套后,就已经快速的上前把她的双手扭到背后,脸色微红的推着她走出来:“我倒不知道,我怎么能非礼她了,没想到我家救了个白眼狼!”

    甜甜赶紧到:“你胡说,明明是你大哥来到我的房间,强行脱我的衣服,我大叫你才进来的。”看着青衣人,急切的道:“你们快把我救出去。”

    大郎的脸色更白了,原来是自己蠢,被人一盆污水泼道自己头上。

    二妞脚移开地上人的脑袋,上前用力拉过甜甜,看着青衣人道:“你确定这是你家二小姐?”

    “是,我们是京城的裴家,我家老爷是太仆少卿,这是我们裴家二小姐,裴欣然。”青衣人想到自家老爷,不由挺了挺胸。

    二妞手拉着甜甜,让她拼命挣扎也不能动弹,脚下迅速踢向说话的汉子,让他顿时倒地,再低头用左手抽开他腰带,用力拉开他身上的棉袄(感谢腰带,扣子麻烦),把他青色的里衣也拉开,再手一用力把甜甜扔到他身上,冷笑的道:“现在你被你家小姐非礼了,是你死还是她死,要不我把她衣服脱光,再让整个紫崖村的人来看看!”用脚踩在甜甜的背上冷笑:“太仆寺少卿的小姐,你也配,你就是个冒牌货,我要带着你们进京告状,大户人家的小姐会这么不知廉耻和人私奔,路上被情郎抛弃推扔到紫崖山……”

    别的青衣汉子看着彪悍的二妞和地上的小姐,不敢上前。

    萧成暗暗松了口气,紧紧拉住不停颤抖的李氏,不顾边上的人,环住她的腰:“秋娘,别怕,没事的,有我和二妞在呢?”

    肖岐灵见二妞转眼之间,颠倒黑白,又抓住那女的身份做文章,让她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不由对她另眼相看,先问出身份,见是少卿(副四品)就毫不犹豫的给她扣了顶私奔和淫荡的帽子,真是聪明啊!

    裴欣然脸色一白,在汉子身上又不敢挣扎,眼角见大妞越来越红的脸,想到迷情的效果,不敢再耽搁下去,咬着唇道:“甜甜这就离开萧家!”

    “三妞,去拿纸笔来,我可不相信她,让她白纸黑字写下来。”二妞吩咐自己边上的三妞。

    大郎快速的跑到自己房间,把纸笔什么的放在她面前,沉着脸冷声道:“绵绵,让她起来写,写好滚出我们家!”

    可怜青涩少年情窦初开,却遇上这样的变故。

    二妞移开脚,裴欣然赶紧挣扎的起身拿起毛笔,沾了沾墨水……

    二妞声音清冷:“我说你写,裴欣然于去年冬月在紫崖山游玩,遇狼被萧家所救,为报恩愿出一千两纹银子给萧家……”

    裴欣然忍辱负重的按着二妞说的写好,二妞看了后拔了她头上的钗子,刺破她的指头按下手印,看着想走的她道:“没付银子,你急什么,我不认识路,到时候敲锣打鼓的进京找你可不好了?”

    裴欣然把自己身上的荷包那出来,咬牙道:“这里面有两百两,三日后我肯定让人送八佰两到你家。”

    “带着你的人从我家离开!”

    裴欣然听了二妞的话,头也不回的跑出萧家,青衣汉子赶紧跟上,一群人快速的从萧家离开。

    二妞把荷包拿在手里往上扔又接著,自言自语:“看来这年头好人不好做,还是做坏人来的痛快啊!”

    肖岐灵看着长发飘飘,眉眼灵动的姑娘俏皮话,忍不住笑:“绵绵好生会做生意,一盏茶多点的功夫就赚了一千两银子,不错喔!”说完还对她挤了挤眼睛。

    大郎赶紧到:“都怪我被人骗了,还要妹妹替我收拾麻烦,绵绵,以后我再也不会随便救陌生人回家了!”

    “哥哥说的什么话,路上倒着人我们不救怎么心里过得去,以后自然……”

    “大姐,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二妞话没说完,就听到三妞的惊呼声,不由赶紧来到姐姐边上,摸着大妞红彤彤的脸,焦急的到:“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啊,姐姐,你哪里不舒服?”

    大妞摸了摸自己的脸,低声道:“就是热,我回房间去脱件衣服,喝点冷茶就好了!”

    肖歧灵看着大妞的脸色,心里一沉,低声道:“大姑娘是不是刚才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说句不该说的,我怎么觉得她是像中了春药?”

    “你快去找大夫!”李氏毫不犹豫的推了一把边上的萧成。

    “我家有大夫,我去叫来。”肖歧灵快步往自家走去,二妞想了想,快步跟上他:“肖大哥,你家有马车吧?借我用一下可好?我姐夫是白鹿书院欧阳山长的弟子,懂得点医术。”

    二妞不敢小视古人的春药,心里打定主意,实在不行,江慕白就是姐姐的解药,和姐姐的身体相比,什么都可以缓缓……

    “有,我让我家的车夫快马加鞭的送你去。”肖歧灵欣赏的看了二妞一眼,这姑娘有决断。

    骡车到镇上要半个时辰,马车来到白鹿书院门口最多过了一盏茶时间,二妞看着大门紧闭的书院,看着车夫道:“这位大哥,你歇歇,我们很快就回去。”话音刚落,身子一跃就快速的进入书院。

    正月初二,先生们都回家过年,宽敞的书院里一片寂静黑暗,二妞快速的往有亮光处飞跃。

    书房里,下棋的欧阳晗正在打趣江慕白:“……我在不来接你,你是不是准备做人家的上门女婿……”

    这时,外面响起了仆妇的嘈杂声,两人不由同时看向门口。

    二妞从门里快速的冲进来,一把拉起目瞪口呆的江慕白,快速的道:“带上你的药箱,随我一起快点去救人。”

    江慕白不敢耽搁,快速起身往自己的住处跑去,还好他住的地方离这不远,转了一道弯就到了,二妞看他拿起药箱,低声道:“中了春药,你带点这方面的解药。”

    江慕白胡乱的塞了几瓶东西到药箱,紧张的问:“是谁出事了啊?”

    “到了就知道了。”二妞看他拎着药箱,在他身前蹲下身子,诚恳的道:“姐夫,这个时候拖不得,我背你走。”

    江慕白心里抖了一下,隐约觉得是芳儿出事了,赶紧伏在她背上:“好,我们快走。”

    快速跑动的马车上,二妞把事情对他说了一遍,江慕白听了更是心急如焚:“真是无妄之灾,可伶芳儿……”

    江慕白来到大妞的房间,见有人用金针刺穴给使芳儿昏迷,李氏和三妞不停的给满脸通红的大妞擦身子,赶紧握住大妞火热的手开始探脉。

    一会儿后,江慕白抬起眼看着李氏,诚恳的道:“娘,大妞已经拖不得了,再醒来要是不圆房,她真的会……”

    “慕白,这辈子好好的对大妞,好吗?”李氏定定的看着他,二妞拉着三妞悄悄的离去。

    江慕白瞬间对着李氏跪下:“娘,我发誓,这辈子我和萧玉芳一生一世一双人。”

    李氏起身欣慰的看着他:“好,娘真高兴大妞有缘遇见你,你们好好的。”说完快步走出去,关上房门,眼泪忍不住落下。

    江慕白看着紧闭的房门,快速的摸了摸大妞发烫的额头,拔下她身上的金针。

    大妞不久就悠悠醒来,看着江慕白,娇媚的道:“慕白,我好难受,慕白……”手无意识的拉扯自己身上的衣服。

    “芳儿,我在呢?”江慕白毫不迟疑的脱下身上的衣服抱住她,大妞触及他冰凉的身体,八爪鱼般的缠住他!

    江慕白抖着手解开大妞身上的里衣,触手肤如脂,浑身热的把他恨不得融入她的身体,再不分离……

    娇媚的呼痛声,忍耐的低喘声,谁都是谁的春药,谁都是谁的解药,一室春光无限好……

    ------题外话------

    亲爱的们,没想到大妞这么早成亲吧,我怎么就对小白这么好,那么二妞能忍下这口气吗?裴家到底是为什么而来?

    嘿嘿,我在这儿等着你们,你们要吐槽尽管来!

    《猛夫难养》

    夕月接到任务去古代养一个奶娃,只要这个奶娃长成正直善良的好孩子她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她走一步跟一步的小奶娃是怎么回事?

    “姐姐,小洛洛怕怕,姐姐陪小洛洛一起睡……”

    “姐姐,小团子欺负小洛洛……”

    “姐姐,师傅欺负小洛洛……”

    “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