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76 有人欢喜有人愁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萧家大门外,萧成再三谢过肖歧灵和大夫:“真是多谢俩位,明日在下准备几个小菜,还请一定赏光。”

    “萧叔客气,这是侄子应该的。”肖歧灵笑着看他:“您放心,小侄最喜欢美食,肯定会经常上门打搅。”

    甄大夫冷静的道:“明儿我还要来看看你家大姑娘的情况,最好抓几服药给她调理一下。”

    “那真是多谢甄大夫了,您真是医者仁心。”萧成诚恳的抱拳:“两位慢走!”

    萧成转回大厅看着已经跪下的大朗和二郎,深深的吐出口气:“大郎,你该庆幸那是春药不是毒药,要不你这辈子心里过意的去吗?大郎,我宁愿你喝下那春药,外面多的是青楼妓院,要是大妞没有江慕白,你让她这辈子怎么办?”

    大郎听的浑身一抖,脸色惨白,眼泪忍不住留下来:“爹,娘你,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我对不起大妹……”

    “大郎,”李氏起身一手一个扶起他和二郎:“有心算无心,娘不怪你,吃一堑长一智,你们以后要当家做主,成家立业,遇事多想想!”

    二妞本来心里有点怪大哥的,可是看到他青白的脸色,心里突然不忍,他才十七岁的青涩少年,遇上温柔可爱的女子,又对他满心倾慕,要是不动心那才不正常!心里一软,柔声道:“现在给我们一个教训,总比留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咬我们一口好。”皱起秀眉:“我就是不知道我们家有什么东西被人惦记了,裴家为什么要来我们家?”

    和二哥回来后,就发现家中出事,一直在边上装鹌鹑的三郎,抬起头道:“过几天他们送银子来,我们把人扣下,要不就尾随他们去看看,到底是京城哪家?”

    “也行!有仇不报非君子!”二妞眼神幽深:“女子报仇十年恨晚,我可不能让她得意那么久!”

    萧成看了两个垂头丧气的儿子,皱着眉坐立难安,想到那房间的大妞,恨不得现在就出来个人告诉他大妞没事了。

    李氏下意识的捧着茶杯,定定的出神,这个时候她很想去听听房里的动静,可是又不好意思,纠结的要死。

    二妞倒是模模糊糊的听到一点点姐姐房里的动静,看着大家的样子道:“好了,好了,洞房花烛夜,小两口好着呢?咱们都去睡吧!爹娘可以准备就近挑个好日子,让姐姐做个美丽的新娘子!”

    “可不是吗?”李氏放下杯子,起身:“好了,大家都赶紧洗漱上床休息!二妞,你离大妞的房间近,晚上注意着点!”

    “知道了,娘你放心。”

    二妞躺倒床上,脑海里想着裴家的来意!她靠着大姐的房间,三妞想来和自己睡,被二妞拒绝了,万一被她听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怎么办?至于自己,早已经习惯了,不说上辈子,就说以前房子挤,爹娘时不时的就折腾,自己早就听多了。

    二妞静静的听着隔壁低低的娇媚声和激动的低喘声渐渐平息下来,无声的咧嘴笑笑:没想到小白的体力不错嘛,看来这段时间补得还不错,明儿给他们补补……

    正月初三的早上,太阳早早就挂在天边上,显示今儿是个好天气。

    二妞难得早早起床,梳洗后对在院子里打拳的爹和三兄弟道:“爹,家里的黄鳝不够了,你们等下去那用螺丝钓黄鳝,最好多钓点。”

    “好。”

    厨房里,李氏和三妞在包小馄饨,锅里的排骨汤已经烧开,冒着诱人的香气。

    三妞看着二妞起得这么早,笑着看着她:“二姐,今儿个你起的真早,这是太阳打哪边出来啦?”

    “欠揍!”

    二妞伸手捏了她一下脸,摸了摸肚子,凑近李氏道:“娘,我饿了!”

    “我们都吃过了,这就给你下馄钝。”李氏看着三妞去灶下烧火,似乎不好启齿的低声问二妞:“昨晚,你姐他们还好吗?”

    二妞迷茫的看着她:“挺好的吧?反正我没听到动静,姐姐也没叫我啊!”

    看着李氏红了脸,二妞的肚子已经笑得肠子都要打结了,要是娘知道自己听到她和爹的动静,那估计脸上红的都能烤豆腐了……

    李氏不知道是失望还是不失望,见锅里水开了,赶紧叫二妞自己下馄钝。

    房间里似乎还残存着如兰似麝的气息,江慕白睁开眼睛看着边上还在累及沉睡的媳妇,心里是满满的欣喜,还好自己在,幸好自己来了,这下今年可以娶媳妇了!

    看着她柔和的脸,握住她的手仔细的探了探脉息……忍不住轻轻抱住她,温暖被窝里两人光裸的碰触,她的肌肤如丝般柔滑,暖玉般让人爱不释手,想起昨夜她的热情和动人的表情,抱住她的手忍不住在被窝里探索……

    “你……”大妞被惊醒,看着边上的他,下意识的红着脸整个人卷过被子,看见他白皙的身子暴露在自己面前,瞬间一览无遗,不由面红耳赤的赶紧闭上眼睛,又把被子给他盖回去。

    昨夜的情景,大妞一清二楚,此时不由红着脸,难堪的留下泪珠:“我……”

    “芳儿,你别哭,哭的我心都碎了!昨晚因为药你才这样的……”江慕白赶紧抱住她安慰,刚才被她看光,自己也有点害羞的好吗,也不知道她对自己看到的是否满意!

    在江慕白的柔声细语里,大妞不由破涕为笑,见时候不早,赶紧准备起床,羞涩的看着他:“你闭上眼睛,不准看!”

    “好”反正随我看的日子不远了,我忍。

    大妞快速的穿好衣服,把江慕白的衣服扔到床上,自己红着脸出门去耳房梳洗。

    耳房里,不知是谁体贴的在浴桶里倒了热水,边上还放了两桶热水。

    大妞自己浑身腰酸背痛,赶紧快速的进浴桶洗澡。

    江慕白来到厨房,看见李氏赶紧道:“娘,你们这么早。”

    “噗……咳咳……”

    二妞在馄钝里放了辣子,听到江慕白的称呼,被呛到,咳个不停。

    三妞笑着给二姐倒了杯水,看了一眼江慕白,闷笑着去烧火继续煮“姐夫”要吃的馄钝。

    “哎!”

    李氏笑着应了一声:“你先坐一下,吃了早饭再说你们的婚事。”

    以前是自己想留女儿在家,舍不得女儿出嫁,如今只好找个好日子,抓紧出阁。

    江慕白忍不住嘴角一翘,在二妞看来他的表情就跟老鼠偷喝了灯油那样得意,还拼命的想要掩饰:“好,听娘的安排。”

    江慕白看着李氏诚恳的道:“您先前不是说春暖花开,就是好日子吗?”

    “……”

    大妞低着头羞怯来到厨房的时候,李氏和往常一样的道:“饿了吧,赶紧吃骨汤馄钝!”

    “恩。”

    有人欢喜有人愁!

    裴欣然悄悄的回到裴府,行了礼后,坐在裴夫人的下首,低声说了事情经过。

    裴夫人忍不住骂:“你个没用的东西,平时勾引男人不是挺有一套的吗?把我温家的大少爷迷的晕头转向,哭着闹着要娶你,你现在竟然连一个泥腿子男人都摆不平……”

    “娘,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欣然心里暗骂老妖婆,委屈的道:“我和温大少爷自幼相识,他又是您的亲侄子,将来我嫁过去自然是和温家一条心,裴家和温家才能更好的继续走下去,不是吗?”

    温紫琅看着她冷笑:“现在在我面前伶牙俐齿有什么用,滚下去,等你爹回来只会处置你。”

    裴欣然忍气吞声的告退,来到娘的院子,委屈的扑到娘的怀里哭泣:“娘,那个老妖婆太可恨了,凭什么这样对我,这下可怎么办,爹回来一生气就不答应我和温郎的事情,我就不活了!”

    申燕笑着摸着女儿的头发哄:“好了,别哭了,娘保证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不知道,你表妹被送到东宫,当晚就被宠幸,位列奉仪,现已经是太子的人了,你就是不回来,我也和你爹说好今儿个要接你回来!”

    “娟表妹竟然是太子的人了!”欣然想到自己那美丽出尘的表妹,瞬间松了口气:“太好了,真希望娟妹妹早日有孕。”

    申燕拉起女儿让她坐在自己边上,笑着道:“好了,和娘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糊涂!”申燕听完女儿的话,不由皱眉看着她:“你怎么能写下那种东西,这下可不好办了,不行,那东西一定要拿回来?”

    欣然委屈的靠在娘怀里:“娘,当初要不是那个毒妇拼命的给爹进谗言,爹怎么会这样对我,那毒妇还用你的命来要挟我!”说到这,欣然忍不住哭了起来:“谁知道那村姑还会武艺,还那样对我,我真恨不得杀了她,娘,你可要替我报仇啊!”

    “傻女儿,”申燕不由哭笑不得:“打打杀杀的落了下乘,你放心,娘自然不能叫你背黑锅,放心!”用手点了点她的额头:“别听那个毒妇的话,她要是能把我弄死,早就下手了,还会等到现在,你要知道,你爹虽然耳根软,可是心更软,他让你去,一是心疼你那个好姐姐,二是想趁机发点横财,罢了,娘会和你爹说的。”

    裴欣然低头揉着衣角,期期艾艾的到:“娘,那我和温渡的事情那老妖婆不愿意怎么办?”

    申燕嗔了她一眼:“行了,女大不中留,今年就把你嫁出去,成了吧?”

    “娘……”

    萧成见女儿叫自己杀甲鱼,又收拾黄鳝,还吩咐三妞去苏小凤家买两只公鸡,另外家里地窖的蔬菜还有不少,干脆叫三郎去请肖岐灵兄弟和甄大夫过来用饭,就当是谢谢他们的帮忙。

    大妞红着脸在灶下烧火,锅里是二妞的新菜式,一道白切鸡,坚决不看时不时进厨房喝水的江慕白。

    二妞看着江慕白又进来,不由对他挑眉一笑:“小白公子,要不要我送你去白鹿书院?”

    “不用了,”江慕白赶紧退出厨房:“我去看子瑾他们,不知道钓上鱼没有!”

    李氏嗔了二妞一眼:“什么小白公子,你要么叫江大哥!”

    “就不,”二妞嘿嘿一笑:“现在不叫,以后可不能叫了,再说这样多亲切。”

    请客吃饭,本来就不是轻松事,母女四人看时间差不多,也把菜洗的洗,切得切,煮的煮,炖的炖,准备的差不多了,就听见外面似乎是欧阳晗大呼小叫的声音:“小白,你在哪儿呢,个小兔崽子,就知道乱跑……”

    二妞赶紧出去,看着欧阳晗精神抖擞的走进来,忙行了个礼:“欧阳伯伯新年好,一天不见,您怎么又变年轻了!”

    “哈哈,算你会说话,”欧阳晗忍不住笑了出来:“好香啊,再弄什么,算了,我吃了午饭再走好了!”

    萧成听到他的声音赶紧迎出来:“新年好,一定得吃了午饭再走!”

    车夫拿着布匹什么的礼物进来,萧成招呼他一起进客厅喝茶。

    欧阳晗怎么可能坐得住,自己往他家菜园走去:“我听小白说你家的蛇鱼好吃,还养了很多,我得去看看!”

    三郎和肖岐山兄弟,甄大夫一起来到萧家,李氏不好意思的道:“你们先客厅坐,欧阳山长来了,正陪着去菜园子呢,马上就回来了。”

    肖岐山眼光一亮,温和的笑着道:“婶子,我们也不是外人,您去忙,我们也去后院看看。”

    甄大夫不肯走:“你们先去,我先去看看你家大姑娘。”

    肖岐山忙拉着弟弟由三郎领着去菜园,自己等要是留下,那姑娘更尴尬。

    “多谢甄大夫。”李氏请他先去客厅坐下,忙叫大妞过来。

    甄大夫细细的探了脉,点头:“你底子不错,好好吃点鸡汤什么的补补,对你没有大碍。”

    “谢大夫!”

    大妞起身恭敬的对他行了个礼,而后红着脸退出大厅去厨房。

    甄大夫嘱咐了李氏几句,也背着手出去找肖家兄弟。

    厨房里忙碌了快一个早上的二妞,总算把菜弄好,叫三妞三郎上菜,自己和娘大姐和三妞在厨房里吃。

    那车夫还在钓鱼,由三郎送去饭菜在外面吃。

    二妞知道他既不好和主人家一桌,也不好厨下吃,干脆外面吃还来得自在。

    二妞把一大碗飘着枸杞的鸡汤放在大姐面前:“姐姐先喝碗汤。”

    给自己和娘三妞也乘了半碗,免得大妞一个人喝不好意思。

    三妞快速的进来,笑眯眯的说:“娘,姐姐,前面的人都说蛇鱼怎么会这么好吃,等下欧阳山长还要问你要方子呢?”说完端起没明显是留给自己的鸡汤一饮而尽,喳了喳嘴:“好鲜美,好想,再来一碗。”

    “就喝汤会饱啊,赶紧吃菜。”

    中午的菜显然很合大家的胃口,一个时辰后,客厅里菜也吃的差不多了,该说的话也说了,肖歧灵很有眼色的带着弟弟和甄大夫先告辞离开。

    萧成让三郎去叫李氏过来,准备说说两个孩子的婚事。

    李氏很快和儿女一起过来,当然让大妞先去房间歇着了。

    李氏笑着道:“昨儿大妞不小心被人下了点药,还好慕白在,不过俩人有了肌肤之亲,我就想着不如早点成婚,您看行吗?”

    欧阳晗点头:“那是两个孩子的缘分,小白年纪也不小了,择日不如撞日,正月初八我就带小白来下聘,那这两个月挑个好日子把婚事办了。”

    萧成看见媳妇悄悄的对自己点了点头,无可奈何的道:“您说得对,请人去看个好日子!”心里希望上半年没有好日子,最起码也要下半年才有好日子,也好让大妞好好的在家多呆几天。

    萧成又把甜甜的事情说了一遍,无奈的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裴家,您知道裴家吗?”

    欧阳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思的道:“不急,我让老大老二打听一下,有名有字就不怕找不到。”看着傻笑的江慕白翻脸了个白眼:“得了,瞧你那副傻样,你下午和我一起进京,早点打听清楚,也好让你岳家安心。”

    江慕白一口应下:“老师您说的是。”

    萧成暗暗松了口气,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欧阳晗肯出手,自家也好知道深浅,对他抱拳:“多谢山长大恩,萧成铭记在心。”

    “咱们谁和谁啊!”欧阳晗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弟啊!咱们认识虽然才几个月,可是有缘啊!你有事不找老哥哥,我还不高兴呢?放心在家等我好消息。”

    “好,我听您的,辛苦老哥了。”

    欧阳晗笑着起身:“没事,让侄女们多给我弄点好吃的,我就乐意。”

    “一定,一定。”

    萧成亲自送欧阳晗出门上了马车,江慕白对萧成行了个礼:“您放心,有消息我尽快送来。”

    “去吧!”

    看着马车快速的离去,萧成回家对媳妇道:“秋娘,我看我和大郎陪着你去镇上采买首饰布匹什么的,家里的银子有多少用多少,别委屈了大妞。”

    “好。”有二妞在家陪着,李氏也放心,赶紧回房拿银子。

    再说裴府里,正月初二的晚上,裴锦外出应酬回来去正院,听了温氏的话,沉着脸去了妾的院子。

    申氏看见他,赶紧殷勤的端茶倒水,娇柔的道:“爷这是怎么了,沉着脸怪吓人的,可是在外瞧见美人,得不到才沉脸。”

    裴锦想到东宫里她的美人侄女,不由缓了缓脸色:“欣然这丫头,平时看着挺机灵的,怎么在外反而傻了,事情没成功还敢自报家门?这不是给我找事,要是外人知道她独自在外住了几天,她还想嫁人吗?”

    “冤枉啊!明明是夫人派去的家丁不中用,说出我们欣然是裴家的二小姐……”申氏嘴巴甜又会察言观色,很快就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末了伶俐的道:“这事下午就让人给我表姐送信了,表姐说这事好办,后儿表姐夫派人送妾去,肯定把这事情料理干净。”

    “那就好,”裴锦点了点头:“明儿我给你一千两银子,务必要把欣然留下的那证据拿回来,我会找日子好好请你姐夫喝两杯。”

    “爷,”申氏温柔的抚摸他依旧俊朗的脸:“你谢我姐夫,就不谢妾嘛?妾好伤心!”

    裴锦一把抱起她走向房间大床,调笑:“爷要好好谢你,给你个儿子可好?”

    申氏不由紧紧抱住他,脉脉含情低语:“爷膝下就一子二女,也单薄了点,要是妾再不能怀上爷的孩子,爷趁早再纳几个新人吧?”

    裴锦不由吻住她:“宝贝儿,爷肯定能让你有孩子的!”

    ------题外话------

    今天我发花痴,weix06379c7b果断用票票把我砸晕,又用钻石把我救醒,继续鲜花攻势,好兴奋,谢谢亲爱的。

    谢谢大家送花送钻送票票爱你们

    有票票千万不要忘记砸给我,转圈等待!

    《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安翊

    内容介绍

    她是二十一世纪杀手组织精才绝艳的第一杀手

    任务当场,被背叛杀害,本以为身死魂消,再睁眼——

    一朝穿越,她——成了安家姑娘安蜜儿。

    空间在手,幸福我有。

    买山头,种果尸做美食,建造古代大商场,明里她是天下第一首富。

    养孤儿,救能人

    且看安蜜儿如何从一代小农女成为一代摄政王妃。

    这是一个现代杀手玩转古代,经商赚钱,建造势力,顺便勾搭个强势霸道男的穿越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