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77 申姨娘祸水东引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申家是茶叶起家,不知为什么妻妾成群,却历来子嗣艰难,可是申家却尽出美人,所以女儿也很娇贵。

    虽然为了家中,申媚和申燕去做了良妾,可是手里不缺银子,又美貌动人,过得都还不错。

    吴成才前两年夫人染病去世,一年后干脆把申媚扶正,吴娟变成嫡女才有机会被送入东宫,成为奉仪。

    正月初五早上,申燕梳妆打扮后带着丫鬟和家丁来到吴府找姐姐。

    申媚问她:“你信里也没说清楚,欣然到底出了什么事,还要你姐夫找侍卫帮忙?”

    申燕示意丫鬟们都退出去,低声把事情说了一遍。

    申媚听了妹妹不由眉头紧皱:“你个傻的,怎么教欣然的?这种事只要让你家夫人自己派个贴身丫鬟就能搞定的事情,却让欣然去,以后欣然嫁去温家,还怎么挺腰说话!”

    “姐姐,那时我着凉发高烧,欣然这个笨蛋还以为真是夫人下手,又惊又怕下就答应去了!”申燕为自家女儿说好话,其实裴欣然是怕嫡母不让她嫁去温家,想要讨好嫡母才去的。

    申媚叹了口气:“以后好好教欣然,她也快出嫁了,这样的性子怎么能过得好?娟儿虽然入东宫承宠,可是还没站稳脚跟,你要知道东宫从来不缺美人,我们没办法帮助她,可也不能拉她后腿,这次你就当花钱消灾,千万别惹是非!”

    “知道了,姐姐,我带人去不过是为了保护我,顺便免得他们泥腿子太过嚣张。”申燕笑着抱住姐姐的胳膊撒娇。

    申媚拍了拍她的手,低声附在妹妹耳边道:“你姐夫在秦家找到个先皇太后留下的方子,对生孩子很有效果,已经送去给娟儿了,你们行房的时候你……”

    申燕仔细记住姐姐的话,看时间不早,就带着姐夫给自己请来的侍卫,一起去紫崖村。

    江慕白一大早就坐着马车出京城,来到萧家。

    萧成忙让他进客厅,李氏给他倒了杯热茶。

    江慕白看着除了大妞避开,其他人都在大厅,低声的说:“你们不用担心,裴家裴锦只是副四品,他的爹和大哥还不如他,又已经分家。大女儿嫁到葛家,是葛耀祖的二嫂,他儿子带着媳妇外放做地方的县丞!只不过他姨娘,就是二小姐的娘姐姐的女儿入了东宫,现在是奉仪,最好不要起冲突,以后有机会再报仇就是。”

    “自然,这是以后大郎他们兄弟的事。”萧成放下心,自古民不与官斗,就像二妞说的,要不是仗着欧阳晗的势,她也会掂量掂量再下手。

    江慕白微笑的把自己拎来的几包纸包递给李氏:“这是我抓来给芳儿补身子的,三碗水熬成半碗,让她每天晚上睡前喝就好。”

    李氏笑着道:“好,你有心了,放心,芳儿身子骨好。”

    江慕白又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红纸,递给萧成,满脸希翼的到:“这是老师特意请清华寺主持,为我和芳儿八字看的成婚的日子,您看行吗?”

    萧成看着红纸上的二月二十八和四月初八,忍不住皱紧眉头,觉得那主持肯定是被他们贿赂了:“要不我们再找人算算?”

    (普济表示很冤枉:老衲明明说八月十六和冬月初八都是好日子,可是欧阳晗说写最近的两个就好了。)

    “胡说些什么啊!普济主持难得愿意为人看日子。”李氏拿着日子看了看,点头道:“那就四月初八吧?”

    萧成看着媳妇的眼光,只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江慕白清隽的脸上,顿时笑成傻子。

    二妞看了看大家,刚才小白明明没有说主持的法号,娘这个从来不拜佛的人却一口叫出他的法号,希望娘的身份没什么问题,也千万不要有什么极品亲戚啊……

    李氏看江慕白喝了茶,赶紧用茶壶给他满上,温声道:“你今儿回京城吗?”

    “我等他们来了再说,”江慕白谢过李氏:“这两天师娘和师嫂已经把订婚要用的东西采买的差不多了,我明儿去接他们回书院就行。”

    萧家吃了午饭,李氏和大妞在房间做绣活,大郎他们和江慕白在看书的时候,外面终于想起来马车声。

    大郎开门看着外面煞气逼人的侍卫,毫不在意的冷静说:“里面请!”反身就不紧不慢的往客厅走。

    申燕来到客厅解下身上的披风给边上的丫鬟,看着客厅里或坐或站的人,最后眼光停在萧成和李氏的脸上,似笑非笑的冷哼一声:“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威胁裴家的二小姐,都想去吃牢饭了啊!”

    萧成头听到她威胁,也不抬的看着手里的茶杯。

    李氏放下茶杯看着她:“哦,不知这位凭什么这么说,凭东宫的奉仪还是裴家的老爷,还是东宫的太子的意思,我们这就去顺天府说个明白,我不明白我家怎么就救了白眼狼呢?”

    申燕脸色一变,普通人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示意丫鬟侍卫都离开,自己瞬间变得可伶兮兮,眼里含泪“嘭”的跪在李氏的面前,柔弱的到:“姐姐,你们不知道,刚才是妾的夫人让妾这样说的,可伶妾的女儿,被夫人用妾的性命威胁,只好来你家想拿手札。”

    “什么手札?”二妞在她的边上注意她的动静,听她的话意思,赶紧问。

    申燕咬着唇道:“家里的大小姐嫁去葛家,无意中听到他们兄弟说话,说你家有秘法栽种什么菜,很是美味……她在葛家因为是次媳,不能管家,闻言就想谋取你家的手札或者秘法。太太一听趁着妾生病威胁二小姐,二小姐还真的以为夫人要弄死妾,不得已才到你家,犯下错事。”

    说完拿出荷包,递给自己边上的二妞道:“里面是一千两银子,多的两百两就当是妾替小女给大家赔罪。”

    二妞结果荷包掂了掂,才给娘,让她看看,自己还真的没想到竟然是葛家的人,裴安然!自己也该去看看这裴家的大小姐,顺便看看葛家的态度,不过以葛耀祖看着不像知道这事,要不当初也不会提点自己!那么到底是裴安然的主意,还是裴家的意思?

    二妞看地上的申燕准备起来,不由一笑:“这位婶子,你把事情都退到了裴家夫人和大小姐身上,我们也不知道你说的对不对?你看这样可好,我认识葛三少,我先去问问他,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再把字据还给你,凭什么二小姐犯错出了银子,大小姐犯错却分文不出,我肯定也让你家大小姐出一千两银子!替你的二小姐出气。”

    申燕刚从地上起来,听了她的话不由又“嘭”的跪下去,真的哭了出来:“姑娘饶命啊!夫人和大小姐要是知道妾说出她们是主谋,那妾和二小姐哪里还有活命,妾愿去姐姐那再借一千两银子,还请姑娘高抬贵手,把字据还给妾,别把这事是妾说的告诉她们啊!”

    “婶子,你真可伶,摊上这么恶毒的主母!”二妞深受感动是扶起她:“你放心,我不告诉她们这是你说的,我听你的就是。”

    申燕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多谢姑娘体谅,明儿我就把银子送来,给大姑娘以后添妆。”

    申燕恨不得叫外面的人来揍一顿二妞,这混蛋害自己又损失了一千两银子!而且裴锦要是知道自己把安然拖下水肯定会不高兴,他昨儿还在自己耳边说,自己认下来,他会好好补偿自己的。鬼迷心窍的忍不住讽刺了一下喝了迷情的大妞,没了贞洁以后怎么嫁好人家。

    二妞闻言嘴角露出冷笑:“那多谢婶子了,婶子啊,我总觉得你家二小姐在我家,对我爹日久生情,要是她愿意,我会说服我娘接纳她来我家做姨娘的。”

    萧成忍不住瞪了一眼二妞,又瞪了大郎,自己好委屈,替儿子背黑锅。

    申燕不由一僵,深恨自己多嘴,要是外面知道女儿在她家住了这么几天,家里还有四个男人,怎么说的清楚这事!

    江慕白沉下脸,眼神锋利的盯着她,冷声道:“要是我在外面听到你们诋毁我未婚妻的一言半语,我就能让你们母女出现在青楼妓院,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信你就试试!”

    萧成听了江慕白的话,不由微微点头。

    申燕忙到:“妾不敢,大家误会了,你们放心,妾一定会守口如瓶!你家对二小姐大恩大德,妾绝不敢忘。要是你家有事,尽管上门,能帮的妾一定会帮忙。”

    “婶子,你真是个好人。”二妞诚恳的看着她:“要是有事我们肯定会去裴府找你,你放心。”

    “唉!”申燕满是苦涩的应下,看着李氏道:“妾明儿就把银票送来,到时还请夫人把字据给妾可好?”

    “可以!”

    隔壁偷听的大妞,放下用书卷成的“窃听器”,脚步轻快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仔细的绣着订婚那日要给夫君的袍子。

    申燕灰溜溜的坐着马车回京,决定回去好好教女儿。

    时间很快就到了正月初八的早上,萧成看着阴沉的天空,松了口气,不下雨就好,带着三个儿子去说好的人家,借桌椅碗筷,再去镇上采买要用的肉和瓜果。

    李氏早早的来到大妞房间,看她洗好澡,仔细的用好几块干净的棉布擦干头发,换上石榴红的垂袖小袄,藕色镶红边的裙子,整个人就变得秀丽多姿,温婉沉稳,不由笑着道:“娘的芳儿真好看。”

    二妞替姐姐描了描眉,又在眼角处用眉笔微微勾画,瞬间眼神就变得更加明媚诱人。

    三妞忍不住笑的看了看大姐:“这样真好看,二姐以后教我。”

    “今儿娘要陪欧阳夫人她们,厨房里就交给你们姐妹俩,知道了吗?”李氏嘱咐二妞和三妞:“等下请来帮忙的人就来了,我们先去厨房收拾一下。”

    二妞点头:“可以,有些菜昨儿我们就收拾好啦,娘放心。”

    萧成他们把东西买回来,没过多久,肖岐灵带着弟弟上门,后面是家丁送来六坛好酒。

    里正拎着两包茶叶,他媳妇抓着两只公鸡来。

    卢氏也拎了两只公鸡和几包点心过来帮忙,王海和媳妇也拿着东西笑着来看新姑爷。

    陆陆续续来的人越来越多,大郎带着弟弟们奉茶,厨房里也开始忙碌起来。

    吉时里,六辆马车来到萧家门前,萧成和大郎赶紧把欧阳山长一行人迎进来。

    还有上次来过的媒人一下车就是满嘴的吉利话,穿戴一新的家丁拎着十八个红色的木头圆礼盒进来。

    大家看到里面是装的满满当当的茶叶喜饼,衣料布匹,最后两礼盒竟然是各式的首饰,金衩玉镯,珠花和各色的珍珠红宝石什么的,看的大家纷纷惊叹不已,就着两盒子起码要三四千两银子,好大的手笔,这大姑娘可真是嫁了好人家……

    大妞的房间里,换上了萧成高价买来的黄花梨家具(掌柜预留给13岁的女儿的),床,八仙桌,梳妆台什么的整整用去两千多两银子。

    欧阳夫人何氏和大儿媳妇黄氏在李氏的陪同下进来房间,看着一色光泽耀人的黄花梨家具,不由相视微微一笑。

    “夫人新年好,大少奶奶新年好。”大妞看见她们进来忙放下手里的衣物起身屈膝行礼。

    “好孩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不必多礼。”何氏笑盈盈的看着大妞,很满意的点头。

    黄氏本来以为江慕白是昏了头,才娶人家农家姑娘,进来见房间里的黄花梨的家具已经意外,毕竟自己当初的嫁妆也是黄花梨家具占了大头。现在看见大姑娘亭亭玉立,秀美明艳,脸带恰到好处的微笑,让人一见就眼前一亮,不由把手里的红色鸳鸯梳妆盒递给她道:“真真是个好姑娘,连我看了也忍不住喜欢,这是慕白让我交给你的,愿以后你们和和美美,巧妇伴佳夫。”

    大妞红着脸接过,请她们坐下喝茶,陪着她们聊天说话。

    厨房里来帮忙的人洗好菜,收拾好鸡鸭,切好姜蒜什么的,二妞就让她们都去坐席,自己带着妹妹忙碌,大郎他们负责上菜。

    客厅里摆了两桌,刚好够男人们坐下喝茶说话。

    大妞的房间放了一桌,女人们坐下也不挤,大家热热闹闹的恭喜两位亲家。

    三妞的房间放了一桌,家丁们也坐的下。

    二妞让他们先端上八个冷盘,分别是瓜子,花生,干桂圆,干红枣,苹果,桔子,茶叶蛋,红色糯米杨梅餜。

    在三妞的帮助下,开始上大菜,红烧肉,糖醋鱼,排骨萝卜,香酥鸭,红烧蹄髈,鸡肉炖香菇,韭黄鸡蛋,清炒莲藕什么的……

    二妞总算忙碌好,看着最后一道肉丸白菜汤被大哥他们端走,忍不住松了口气坐下歇歇。

    三妞赶紧给姐姐送上温开水,笑着道:“姐姐真厉害,要吃什么我给你拿。”

    “我还不饿,刚才吃了两个鸡蛋,你自己赶紧吃。”

    三妞端来几碗多的菜放在小桌子上,再拿来碗筷让姐姐和自己一起吃。

    想着今儿家里的热闹,和姐夫拿来的聘礼,三妞咽下菜,忍不住笑:“订婚可真热闹,姐姐今儿好美,还有姐夫的那些聘礼也很漂亮,那珠子红的……”

    二妞见妹妹满是憧憬的说起姐姐姐夫,不由低头一笑咬着鸡肉:傻丫头,真的成亲哪有这么好,不熟悉的两个人在一起,怎么会没有磕磕碰碰,打理家事也没有那么容易,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特别是这个三妻四妾的年代,不到死的时候,谁知道你的夫君会不会有别的女人……

    酒足饭饱,大家开始离开。

    江慕白捧着大妞给自己的石青色镶墨边的棉锦袍子,心满意足的离去。心里希望时间可以过得再快一点,自己可以很快娶到媳妇。

    萧成带着儿子收拾东西,借来的该还,还得擦干净再还回去。

    二妞坐在干净的凳子上啃苹果,三妞也被李氏推到二妞边上的凳子坐下:“今儿你俩最辛苦,好好坐歇歇,别累着了。”

    二妞看姐姐也换了衣服开始扫地,想了想最近家里也没什么事,不由道:“爹,娘,我想进京去看看葛三少,你们看行吗?”

    萧成忙应下:“行,明儿爹陪你去。”

    李氏嗔了他一眼:“不行,你不能去,让大郎和二妞去。”看着欣喜的大郎和二妞:“你们出门在外小心为上,遇事多想想家里的爹娘兄妹。”

    “是。”

    正月还没过完,空手上门也不好意思,二妞又舍不得花银子买东西,就干脆拉着爹和三兄弟进山。

    “好,我们进山活动活动,反正他们就喜欢野物,别的东西还不稀罕。”萧成对于女儿的提议很少反驳。

    大郎他们想到上次在山上遇到的事情,忍不住离那边远点,就怕碰到死人(早就被狼吃的干干净净了好嘛)。

    一路上,每人收获了好几只野兔野鸡,可是野鹿什么的影子都没看见。

    萧成看时间不早了,忍不住调侃女儿:“二妞,这下好了,它们都不乐意跟你去京城做客,要不拎着野兔去?”

    “找不到就算了,”二妞毫不在意的道:“到时候我就挖几颗草莓苗送去,说不准他们也会喜欢呢?”

    二郎不由笑着看妹妹:“这个主意好,那我们可以下山了吧?说不准下山的路上还有狍子在等着跟我们回家呢?”

    “我喜欢狍子肉,不过野鹿什么的我也不挑。”三郎看大家转身往山下走,忙跟上:“大家都注意着点,千万别让它们被我们吓跑了。”

    下山的路上,二妞走在最前面,看着不远处两只大大的野鹿,不知道为什么原因,用它们漂亮的鹿角在打斗,给大家使了个眼色,快速的上前按倒它们绑起来。

    看着这一趟的大收获,二妞诚恳的到:“二哥,三哥,我总觉得你们其中一个可以改行去做铁口神算,要不下次进山咱们在试试?”

    看着哑然的二郎三郎,萧成和大郎忍不住哈哈大笑。

    正月初十,天上又飘起小雨,大郎在新棉衣外面套了件厚厚的旧棉衣,带上斗笠,披上蓑衣,赶着骡车和二妞告别爹娘弟妹,启程去京城。

    二妞嫌弃野鹿叫声烦躁,干脆继续打晕它们,把它们放在最后面,自己就着火盆啃瓜子。心里想着也不知道这次进京去葛家会不会顺利,还有裴安然的事情葛二少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和那姨娘说的一样?

    ------题外话------

    裴安然:如果她变成自己弟弟的屋里人,那么肥水不落外人田。

    裴岚峰:姐姐,为了银子,你弟弟难道要卖身?

    谢谢大家把钻石砸给我,珍贵的票票投给我,美丽的鲜花送给我,谢谢每一位亲爱的朋友,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