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78 三个女人一台戏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骡车的速度比马车慢多了,大郎和妹妹来到京城,一路打听的来到葛家门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申时初(3点),大郎看着前面宽敞的大门,大门边威武的石狮子,门两边还有八个崭新青衣棉袄的家丁守着。

    把骡车停在一边,自己脱了外套来到门边,对最前面的家丁递过去二两碎银,不亢不卑的到:“小哥,我们是紫崖村来的,你家三爷让我们有新鲜的野物就送来,我们活捉了两头野鹿就给送来了。”

    那家丁接过银子,听了他的来历,倒是笑着道:“那行,你在这等着,三爷刚好在府里,我去跑一趟。”

    二妞看着哥哥的举动很满意,男孩子就是要多出来走走才会成长,自己还是做腼腆的小姑娘好了。

    家丁来到三爷住的院子外,对一个银红袄子的大丫头打了个千,笑着道:“姐姐好,门外有紫崖山的人给三爷送野味来了,您给三爷传个话行吗?”

    “知道了。”红燕想到自家俊俏的三爷有可能在书房,赶紧往书房走去,准备去勾搭一下,看能不能做姨娘,毕竟三爷温柔体贴,知情知趣的很诱人啊!

    葛耀祖这几天,天天喝酒应酬喝的头都大了,今儿个有空就在书房看看自己暗中经营的店铺情况,明里暗里他也有十多家店铺,以后爹娘不在,这些可都是自己的私产……

    红燕来到书房外,就被一个小丫头拦住:“姐姐,三爷说了没事不让进。”

    “府外有人找三爷。”红燕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去问问三爷见不见?”

    小丫头轻轻的敲了敲门,低声道:“三爷,外面有人找您!”

    “进来说话。”

    见葛耀祖同意了,小丫头示意红燕进去,她本来就是管事妈妈的女儿,被自家娘安排在这当差一是为了清闲,再是为年纪小,不会引的三爷做些勾当。

    红燕进去蹲身行了个礼,娇柔的到:“三爷,外面有人送野物来了。”

    葛耀祖起身摸了把她的脸蛋:“是小红啊!几日不见更漂亮了!行了,我这就去瞧瞧,你回声奶奶,晚上我和她一起吃晚饭。”

    想起自家奶奶的厉害,红燕瞬间收敛笑容,低声应道:“是,奴婢这就去。”

    红燕觉得自己今儿真是鬼迷心窍,还好三爷对自己没意思,看看后院的四个姨娘,要不自己也无儿无女的被困在后院,真是再好也要有福气享受啊……

    “哎哟,子瑾来了,真是稀客,快快,我们进去说话。”葛耀祖看见大郎,倒是笑着迎出来,拉住他的手亲昵的到:“我也正想去看看小妹呢?”

    大郎脸上露出笑容,很自然的到:“劳您惦念,三爷新年好。”

    二妞也从骡车下来,笑盈盈的屈膝行礼:“三哥新年好。”

    “绵绵也来了,赶紧进去。”葛耀祖笑盈盈的看着一身红袄蓝裙的二妞,示意他们随自己进去。

    二妞笑着走进他,低声道:“两只活鹿在骡车上,等下叫他们小心点。”

    葛耀祖闻言赶紧返回骡车:“真的吗?我得去瞧瞧。”

    快步来到骡车边上,掀开帘子看着两头个头不小的公鹿,眼睛都亮了:“有妹子真心好,来人,一头抬到大厨房,一头给我弄到我院子的小厨房去。”

    冷秋萍在房间里陪着睡觉的两个儿子,听到外面自家夫君的笑声,赶紧让奶娘把他们抱回他们的房间,自己让扶着丫鬟的手走出去来到大厅,看着他把年轻的一男一女领进来,不由笑着道:“夫君,这是?”

    葛耀祖忙到:“不是和你说过了,这是我妹子,这是我妹子的大哥。”

    二妞上前笑着屈膝行了个礼:“绵绵见过嫂子,嫂子新年好。”

    “绵绵,看我这记性,”冷秋萍笑着扶住二妞,顺手把自己手腕上的一只玉镯子拿下,不容拒绝的带到二妞的手上,笑着道:“夫君好几次说起过妹妹,说妹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我早就想见你了,今日一见,妹妹果然美丽动人。”

    二妞腼腆一笑:“多谢嫂子夸奖。”

    丫鬟们端着茶和糕点进来,冷秋萍亲自接过茶递到二妞手上,轻柔的到:“妹妹千万别拘束,这里就和自家一样,这次千万多住几天,咱们也好做个伴。”

    她听葛耀祖说起过萧家帮了自家一个大忙,韭黄的种植方法,又救过他的命!因此不敢怠慢,连自己手上喜欢的玉镯子都送给二妞,希望她识货,知道自己的大方,这玉镯子可是将近五百两银子呢!

    葛耀祖看时间不早了,就干脆到:“绵绵带了野鹿来,咱们今儿就在自己院子里吃,小梅,你赶紧去大厨房叫金五过来,让他来弄鹿肉。”

    “是,奴婢这就去。”小梅应了一声就退出客厅去叫人。

    葛耀祖满意的请大郎喝茶,心里想着金五的厉害之处就是不会浪费,鹿身上的好东西可不少,自己可以喝鹿鞭酒了。

    冷秋萍笑着道:“真是托妹妹的富,这活的可真难得,晚上我们可有口福了。”

    再说裴安然这边,今儿弟弟和弟媳妇要来吃晚饭,就特意去厨房吩咐多做几个菜,路过偏门的时候,看到有人抬着一头还在挣扎的野鹿出门,不由问边上老夫人院子的管事妈妈:“李妈妈,这是要送到哪里去?”

    “二少奶奶安,这是三爷的朋友送来的,老夫人听了后让奴婢送到三皇子府给侧妃娘娘送去。”李妈妈对她行了个礼,说完赶紧带人离去。

    裴安然笑着看他们离去,心里不由烦躁不已,什么东西都往侧妃娘娘那送,可是又不愿意帮忙把自家弟弟调回京城,真是讨厌。想了想干脆往老三的院子里走去,不知道他知道自己的鹿肉吃不到会是什么表情。

    裴安然带着丫鬟到葛三的院子里时候,二妞和大郎刚吃了一碗热热的红枣桂圆鸡蛋,惬意的在说话。

    “二少奶奶来了,快里面请。”帘子外的丫鬟赶紧掀起帘子让她进来。

    冷秋萍起身笑着道:“嫂子来了,快请坐。”

    二妞和大郎瞬间不露痕迹的打量了她几眼,裴安然坐在凳子上看了一眼衣物普通的大朗和二妞,就没兴趣再看,笑着道:“今儿三弟弄来的野鹿可真大个,可惜我们没口福了,我刚看到娘叫人送去给侧妃娘娘送去了!”

    葛耀祖不在意的笑笑,觉得二嫂越来越小气了,还是自己媳妇大方得体,放下红色白底的茶盏到:“没事,等下我让人把我院子里的这野鹿分分,大家尝个鲜就是。”

    “还有鹿肉啊,那我谢谢三弟了。”裴安然笑着端起丫鬟送上的茶喝了一口,看着大郎二妞以为是来打秋风的,不在意的道:“这两位是我们家的亲戚吗,怎么以前没见过。”

    二妞笑着道:“肯定没和您见过,不过我家会种韭黄,还把方法教给我三哥,你肯定吃过吧?”

    裴安然端着茶盏的手一僵,放下茶盏浅笑:“那还真是贵客,我那还有事,我先走了。”

    葛耀祖看着急忙离开的二嫂,挑眉看着自己媳妇又看看二妞:“二嫂这是怎么了?”

    冷秋萍笑着道:“早上说是她弟弟要来,可能要来了吧?”

    二妞无意识的看着自己的鞋子,觉得这事情葛家应该不知道,那自己怎么才能让葛家知道呢?不能明着说,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

    “吴妈妈,您怎么来了,快里面请。”门口的丫鬟的声音又甜又清脆,二妞觉得她的声音比刚才二少奶奶进来时甜蜜多了。

    白净富态的吴妈妈一身浅蓝的袄裙,带着个捧着个托盘的丫鬟进来行了个礼:“三爷,三少奶奶,夫人听说萧姑娘来了,让老奴送东西给萧姑娘带着玩。”

    丫鬟上前把托盘里的东西放在二妞身边,里面是一支蝴蝶步摇,金为底,玉色的翅膀,很是精巧,边上还有金耳环,珠花什么的……

    冷秋萍觉得这起码值一千两银子,这姑娘来一次葛府可发财了,普通人家都能过半辈子了。

    二妞起身笑着道:“多谢夫人。”看着葛耀祖:“我要不要去谢谢夫人。”

    吴妈妈忙到:“萧姑娘不忙,明儿个再去吧,今儿夫人中午多喝了点酒,已经歇下了。听说姑娘来了,赶紧让奴婢来看看姑娘,多住几天,明儿个给姑娘接风。”

    “娘没事吧?”葛耀祖看着她问。

    吴妈笑着道:“没事,就是想躺着歇歇,奴婢先回去侍候了。”

    再说裴安然回到自己的院子,忍不住挥退丫鬟,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转悠,怎么办?现在那女的竟然来到这里,是不是被她知道那事了,自己这下可怎么办?不行,自己要弄清楚,裴安然想了想,又赶紧去葛耀祖的院子。

    随着丫鬟的声音,裴安然风风火火的进门的时候,刚好看到二妞笑着拿着精致珍贵的步摇,露出手上如同一泓秋水的玉镯,不由眼神一凝:“怎么一会不见,就有这么多好东西!”这些要是都是自己的,那该多好?

    “娘给绵绵的,娘眼光好吧,这个绵绵戴起来肯定好看!”冷秋萍诧异的看着去而复返的二嫂,笑着道:“嫂子坐。”

    大郎冷冷的看了一眼她,觉得她真是厚脸皮,真想好好的问问她,到底是为什么认为自家有手札,就为了这她自己的猜想,就能……看到二妞冷静的眼神,沉下脸看着手里的杯子。

    裴安然看着二妞亲热的道:“可不是吗?萧姑娘是哪里的,长的真是好看。”

    “我家是紫崖村的,前几天我家来过一个姑娘,和二少奶奶长的可真像!”二妞知道不是葛家的意思,倒是放下心,有心情和她打花腔。

    自己和欣然可是一点也不像,裴安然知道她的意思,是说她知道自己让妹妹去她家,可是这没证据,她说了也没用,不过要是夫君和葛家知道终归不好?

    二妞还想和葛家走动下去,自然也不会说出这事,要不然葛家不可能为自己为难媳妇,大不了就是关几天静闭,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冷秋萍很快就感到二妞和二嫂之间气氛不太对,不由笑着道:“嫂子,那里有新鲜的鹿肉,你先挑一块去,也好招待你家的弟弟和弟媳妇啊?”

    裴安然笑着道:“还是弟妹你好,我就是为这鹿肉来的,明儿个再来找你说话。”

    裴安然回到自己院子,没一会儿看到弟弟和弟媳妇过来,不由眼神一亮:要是她做了自己弟弟的屋里人,那么弟弟过年后,马上要去任上,萧家的女儿在自家,萧家不仅不敢乱说话,秘方什么的自然自家也能弄到……至于自己夫君的屋里人,那想都不要想,自己才不会让那水灵灵的小姑娘来勾走夫君的心。

    裴岚峰吃完饭和姐姐说了会话就准备告辞:“姐姐,我们先回去了,过两天你们有空也回家一趟,我们再住几天就要去任上了。”

    “行啊!你姐夫明儿就回来,非要带着俊儿去拜访什么先生,真是……”裴安然抱怨了一会,就拉着弟媳妇的手,苦口婆心的道:“碧莲,你膝下就只有一个姐儿,赶紧怀个儿子才是正理,不过千万不要让妾怀了孩子,峰儿的那两个通房还老实吗?”

    徐碧莲忙到:“谢谢姐姐提点,她们还算听话。”

    “那就好,碧莲,我今儿看中一个姑娘,想让峰儿收房,你可愿意?”

    徐碧莲忍下怒气,心里很不乐意,你怎么不给你自己的夫君留下当通房,嘴巴却乖巧的到:“只要夫君喜欢,我就喜欢。”

    裴岚峰忍不住轻轻的咳了两声,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姐姐:“为什么非要塞个通房给我?”

    你虽然是我姐姐,可是当着我媳妇的面,说要给我通房,我媳妇能高兴那才见鬼。

    裴安然看着他们嗔到:“还不是为你们,那姑娘农家出生,很会种菜,你们刚刚吃的菜,叫什么韭黄就是她弄出来的,你要是收了她带到任上,好歹借着这个弄点功绩,也好早点调回京城。”拉着弟媳妇的手:“不过这个人我不喜欢,你一定不要让她怀上我裴家的孩子,过几年,打发她出去也就是了。”

    徐氏不由看向自己的夫君,一副听话乖巧的样子。

    裴安然皱起眉头:难道自己竟然真的要纳了她,可是万一长的不好看怎么办?那自己怎么能亲的下去?难道到时候灯一吹,黑灯瞎火的才能圆房?

    裴安然见弟弟皱着眉头,不由笑着到:“那姑娘在三房,你要不就去见见,要是愿意今晚留在这,不愿意就当姐姐没说,你们的客房男女间就隔着一道门,到时候你到女客那边见她,自然就是你的人了,到时候……”

    徐氏一听是农家姑娘,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她也想回京城,可是没有门路,这姑娘既然会种田,分吹雨淋,自然漂亮不到哪里去!真要是有那么好的手艺,那自家也有好处,而且大姑姐语气肯定不喜欢她,自己也不怕以后不好打发。

    裴岚峰似乎无奈的微微点了点头,裴安然赶紧笑着说:“那行,反正你姐夫不在,碧莲晚上和我睡,你先坐一下,我带峰儿去看看。”

    裴家兄妹再次来到葛耀祖院子的时候,葛耀祖他们四个人一桌也吃的差不多了,大郎喝了两杯酒,脸色微醺。

    二妞和冷秋萍喝了点果子酒,说着闲话,倒是很热闹。

    裴岚峰见那姑娘脸色红润,眼睛明亮,很有几分姿色,心里愿意,不由露出笑容,挺了挺自己的腰,一派分流的和大家微笑打招呼。

    “峰儿非要来谢谢三弟的鹿肉。”裴安然见弟弟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成了,至于二妞被忽略……

    葛耀祖见他们打个转就走,也不以为意,笑着道:“这次你们多住几天,我已经忙好了,可以陪你们四处转转!”

    “多谢三哥,三哥,我家阴差阳错弄出个韭黄,我倒是对种地有兴趣,能不能带我去你家的庄子看看?”二妞这话是明着告诉他,我家没别的方子了。

    大郎听了妹妹的话赶紧道:“真是的,要点种子回去就行了,何必去人家那看个究竟,那是送进宫里的东西,不要任性。”

    二妞很满意大哥的机智,面上却嘟了嘟嘴不说话。

    葛耀祖笑着道:“没事,我带你们去近点的庄子上看看,那里和送进宫的东西一模一样,可是却是我们自家吃的,和一些官员来买的。”

    “谢谢三哥三嫂,我们吃好了去休息,三哥三嫂也早点休息,给我再添个白白胖胖的小侄子。”二妞俏皮的看了看两人。

    冷秋萍忍不住轻轻掐了一下她的手:“连嫂子也敢打趣!”

    “哈哈,说的好!”葛耀祖笑着叫小梅领着他们去客房:“早点歇着,明儿带你们去转转。”见他们兄妹告辞,自己扶住媳妇的手:“三少奶奶,小的侍候你去沐浴可好?”

    “坏人!我才不要……”冷秋萍自然满意夫君陪着自己,免得独守空闺,两人打情骂俏的进耳房洗漱。

    让丫鬟引着守门的仆妇说话吃东西,裴安然趁机带着弟弟来到女眷住的客房门口,低声道:“今儿没有别的女眷,就她一个,等下你拉住她成就好事后,记得弄点火灾出来,到时候我自然带人进来……”

    “知道了。”裴岚峰觉得自己想着就觉得刺激。

    二妞被小梅送到这,小梅殷勤的让人给她准备热水,才告辞离去。

    二妞不习惯仆妇侍候,笑着请她们离去后,自己去耳房好好梳洗后出来就感到不对,自己的房间多了陌生人的气息,不由慢慢的走出来,小心的防备着,猜想是谁和自己过不去……

    裴岚峰躲在床边上,看见二妞慢慢的走到床边坐下,赶紧窜出来,对准二妞就扑过去,准备把她压在自己身下好好疼爱一番……

    二妞看距离差不多,一脚蹬到他肚子上,看他被自己踢倒在地,走过去看着他冷冷一笑,“啪啪”两个耳光打在他脸上,瞬间脸就肿了。

    裴岚峰的愤怒的看着眼前凶狠的女人:“你竟然敢这样对我,我说朝廷命官……”

    二妞的脚踩在他的肚子下方,裴岚峰瞬间身子一僵,不敢动怒,好声好气的道:“姑娘,有话好好说!要不你放开我,我保证离开这里?”这姑娘自己可不要,简直就是母夜叉啊!

    “恩,我一脚下去,你就能进宫侍奉皇上!”二妞冷笑:“我可没看见朝廷命官,我就看到小偷想偷夫人赏我的东西!”说完拢了拢自己的衣物,又顺手给了他俩巴掌,保证他的脸肿的不是熟人认不出来,对着门外叫道:“快来人啊!抓小偷啊!……”

    ------题外话------

    大家好,新的一个月开始了,让你们每一个人的点击收藏陪伴着小农女走下去。

    我在留言那等着你们的评论吐糟,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