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79 萧家姑娘的好奇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二妞并没有大喊,她只是想把裴岚峰当成小偷弄出去,天色已晚,惊动全府的人也不好意思。再说就算惊动了他们,他们也不会为自己做主。

    守门的仆妇听到有贼,赶紧冲进去:“哎呀,姑娘你没事吧?”

    进门就看见一个青色锦袍的男子,面部肿的都快认不出了,不过肯定不是自家府里的三位爷,她们还真不认识二少奶奶的弟弟,因此毫不犹豫的到:“肯定是哪来打秋风的混账,趁奴婢们不注意从哪钻进来,奴婢这就把他关到柴房,明儿个交给大管事。”

    “你们敢……”裴岚峰觉得自己说话嘴巴疼的厉害,只能愤怒的看着仆妇。

    其中一个快速的掏出两块帕子,塞进他的嘴里,就怕他说出什么话玷污这姑娘,倒不是她们好心,只是没守好门,她们有责任。

    仆妇对二妞弯腰笑道:“姑娘关好门窗休息,奴婢……”

    外面夜色低沉,裴安然正带着几个丫鬟媳妇,在抱厦处等着自己弟弟成就好事,没看到火光却看到守门的仆妇不见了,想了想就干脆带人去看看到底怎么了,进门看见自家的弟弟躺在地上,瞬间发怒,厉声怒骂:“混账,你们竟然敢……你们谁把我弟弟打成这样,你们不想活了,他可是朝廷命官!”

    都说温饱思淫欲,葛耀祖和冷秋萍耳房的热水池里恩爱缠绵了一番,冷秋萍面含红晕的擦干两人的身体,携手上床。

    葛耀祖抱着媳妇,在她耳边温柔的低声道:“今儿那镯子是你的心爱之物,过几天我带你去外面走走,你也添点首饰,这几年你照顾孩子还要服侍我,可是辛苦了。”

    “爷,就冲绵绵救了你的命,我对她好就是应该的啊!”冷秋萍把自己埋进他怀里,娇柔的到:“您可是我和大宝二宝的依靠,我们要好好的看着儿子成家立业呢?”

    葛耀祖抚摸着她的秀发,低低的笑:“是啊!咱们是夫妻!不过大宝二宝怎么够,我们晚上再生一个儿子,以后打架也不怕……”

    “……不要……”两人唇纠缠在一起,葛耀祖正想动手再来一次时,外面传来小梅焦急的声音:“三爷,三奶奶,客房的绵绵小姐那出事了,二少奶说要打杀了她。”

    葛耀祖猛地坐起来,不敢置信的到:“二嫂发什么疯,她这是嫌活的太长了吗?”

    “我们赶紧去看看,”冷秋萍赶紧把里衣递给他穿上,自己穿好里衣就到:“你们赶紧进来侍候!”

    葛耀祖夫妇到的时候,看见管家的大嫂已经在了,大管事,大夫,丫鬟什么的站了一院子。

    榻上躺着个脸部浮肿的男人,大夫已经在上药,裴安然还在那大声的说话:“……把她抓起来,你敢打我弟弟,我弟弟是朝廷命官!”

    二妞毫不在意的坐在凳子上,端着茶杯喝茶,大郎冷冷的看着她,像要吃人。

    李香环早就问了仆妇,知道是裴家公子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女客的院子,自然不会叫她们动手,见葛耀祖来了,赶紧到:“这事大家说清楚就是,总有个前因后果啊?”

    裴安然一顿,看着二妞道:“我,我谁知道她发什么神经啊?”

    二妞一把拉住向前的大郎坐下,自己笑盈盈的看了一眼来的人,无辜又不解的到:“我不知道你们葛家的客房是男女连在一起的啊?我看到他出现在我的房间,看我床上放着的夫人赏我的首饰,还以为是小偷呢,就揍了他一顿。”歪着脑袋看着裴安然:“二少奶奶,是不是我走错房间了,这里是他的房间啊?”

    冷秋萍瞬间想到了二嫂今天和二妞的不对劲,看了看边上的夫君,见他眉头一挑对自己微微点头,就来到二妞边上笑着道:“可是吓着妹妹了,肯定是今儿裴家大爷喝多了,走错了门,来到女客的院子!”

    李香环见那萧家姑娘好奇的问自家的客房是不是男女连在一起,就知道这姑娘不简单,这要是传出去,葛家还有客人敢住。见三弟妹把话圆了过去,不由松了口气,温声道:“可不是吗?这几天天天酒席不断,我也没好好安排,真是吓着妹妹了,妹妹受委屈了,明儿大嫂子请你吃饭,你可不要记在心上啊!”

    裴安然敢想开口,就见大嫂瞪了她一眼,瞬间不敢说话,暗恨一开始就该把弟弟挪出去才是……

    二妞不介意的笑着道:“没事,酒喝多了难免走错路。”眨了眨眼睛,无辜的到:“我要是知道是二少奶奶的弟弟就不打他了,我真的以为是小贼啊!”

    大郎低下头,嘴角一翘,妹妹真是太可爱了。

    葛耀祖笑着道:“大家误会一场,说开了没事就好!”眼神锋利的看着裴安然:“二嫂,这是裴兄弟喝多了酒才闹出来的误会,你可不能怪我这妹子出手太重,我妹子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初从狼嘴里把我就下的。”

    裴安然到底不是蠢人,只是一开始就把二妞的位置放的太低了,此时此刻咽下不甘和怨恨,挤出个笑容:“都怪我不好,看见弟弟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发火,委屈妹妹了,明儿我弟弟酒醒了我让他给你来赔罪!”

    “二少奶奶不怪我就好,也千万不要怪你弟弟!他肯定是酒喝多了?”二妞看她马上能笑着说好话,暗自叹息:明明大家都知道出来什么事,可是偏偏要粉饰太平,当成误会,深宅大院的女人心计真是一点都不可爱,还是自家好,明儿拿到种子就回去吧!

    裴安然让人连榻一起抬着弟弟就出门,李香环应酬了几句,就去外面敲打知道这件事情的人。

    冷秋萍安慰了二妞几句,叫人送大郎去休息,自己等人也告辞散去。

    葛耀祖亲自扶着媳妇的手走回去,仆妇在前面拎着灯笼,后面还跟着几个丫鬟。

    冷秋萍低声道:“我还真想不明白,二嫂怎么会怎么想,万一绵绵真的被他家弟弟碰了,爹娘知道肯定要发怒,这不是给咱们葛家摸黑吗?”

    “嘿嘿,她以为人家叫绵绵就是只小绵羊啊!这丫头可是比母老虎还厉害!”葛耀祖笑着低声道:“明儿你早点带咱们孩子去娘那里请了安就回来,我估计娘明儿肯定要罚二嫂,到时候你不在也省事!”

    “恩,我知道了。”冷秋萍怎么会不知道,可是还是笑着握紧他的手,表示感激。

    第二天一早,葛耀祖让人去请大郎和二妞一起来吃早饭,早饭后三人就一起坐上马车出门去农庄。

    宽敞暖和的马车上,葛耀祖难掩好奇的问自己对面的二妞:“妹子啊!你和我二嫂怎么结的梁子,她都把弟弟拉进来做局陷害你?”

    二妞细细的剥了桔子皮,吃着酸甜可口又冰凉的桔子,看着他到:“你真想知道吗?知道别人的秘密可是会有负担的,而且这事还是你惹出来的?”

    葛耀祖更好奇了:“里面还能有我什么事?大郎,你给我说说?”

    大郎把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把下药的事情瞒去了。

    葛耀祖听了不由苦笑:“真是家门不幸,你们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和我二哥说的。不过你们还是要小心,毕竟梁子已经结下,裴家虽然和我们是姻亲,可是和太子一系的走的近,我姐姐却是三皇子侧妃,要是真到了太子登位!”声音压得更低:“不是鱼死便是网破!”

    兄妹俩同时点了点头,气氛瞬间沉默无比。

    葛耀祖忍不住一笑:“像我们平时生活享受,可是还真的不如你们惬意自在。说真的,我宁愿别人坐上那位置,只要不是太子就好!”

    大郎眉头微皱:“原来真是如此啊!从龙之功真不是那么好挣的?”

    “是啊!本来我还想举荐你去三皇子府,可是一想现今情况不明,你还是好好再念两年书,到时自然知道何去何从?……”葛耀祖说完感慨的看着他们兄妹:“今儿个不知怎么就说多了,你们可别介意,不过要心里有数?”

    “三哥放心,我们懂您的意思。”大郎现在倒是真的很感激他,原来纨绔子弟都不是这么好当的,原来京城这两年之内都不会平静,那么自家这两年还是要小心,毕竟到时真的乱了起来,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三人在马车里又说了些趣事,马车稳稳的停了下来,车夫恭敬的到:“三爷,到地方了。”

    三人下来马车,三人眼前的都是一排排三米多宽一米多高的木棚子,木棚子上面铺满稻草,有几个管事的过来问安。

    葛耀祖微微点头,自己带着他们进木棚,前面两个家丁人走在他们前面,里面隔一段就有灯笼,他们负责快速的点燃,照亮里面的菜蔬。e

    二妞看了看长势不错的豆角,感慨的道:“为了暖棚还真是够折腾的啊!”

    “这里的麻烦点,进宫的那都是在温泉上面,自然没这么麻烦!”葛耀祖领着他们小心的走着:“不过那儿守卫森严,路又远,你们要是想去,我们也可以去瞧瞧?”

    二妞忙拒绝:“不用了,我就是想瞧瞧,学点手艺回去好改进一下,再说我家也没温泉,我这看看就行了!”

    大郎回头看着后面灯笼没灭,好几个人拎着篮子开始采摘鲜嫩的豆角。

    没多久三人走出暖棚,葛耀祖又带他们看了五六个暖棚,二妞觉得剩下也没什么好看的,就到:“三哥,你们种子给我点,最好是特别点的。”

    “这我可不懂,带你们去找懂的人去。”

    二妞好好的请教了好几个被葛家收拢的种菜“专家”,从开垦到种植,施肥到开花结果,好好的磨蹭了两个时辰才带着二十几包种子,准备走人。

    葛耀祖可是早就在马车里歇着,见二妞和大郎笑容满面的来到马车边上,才睁开眼睛到:“真不明白小姑娘家家的会喜欢这个,总算可以回去了。”

    车夫拿着一小筐黄瓜进马车,牵着马准备掉头回京。

    这时,两匹黑色的骏马快速的往这边过来,车夫看见他们小心的停下马车到:“车里是葛家的谁?倾王和侧妃娘娘在此!”

    葛耀祖赶紧带着大郎和二妞行礼:“葛三见过王爷,见过侧妃娘娘。”

    “快免礼,”燕君倾一身青色常服扶着一身白色镶边披风的葛玉敏下来,笑着道:“敏敏在府里嫌无聊,非要我陪她出来逛逛,说想吃新鲜的菜蔬。”

    林田珍是林玉的嫡亲侄女,进宫为后,自然不愿庶子生在自己之前,直到皇后生下太子时伤了身子,才无奈的有了后面的庶子。

    葛玉敏看了一眼大郎二妞,就看着自己的弟弟,俏皮的到:“难得看见你出现在这,看起来真是长大了,都会关心家里的事情了。”

    葛耀祖见三皇子一脸笑意的看着,无奈的看着姐姐:“我都是两个儿子的爹了,姐姐就不要打趣我了。”关心的看着三皇子到:“王爷,你们出来怎么不见侍卫跟随?”

    “青峰他们怎么还没来!”燕君倾瞬间皱起眉头:“刚才前面有车相撞好几人受伤,他们两人去处理一下!这样看起来府里的奸细还没弄干净。”

    葛玉敏俏脸一白,这次王爷嫌弃侍卫太多,就只带了两个,还是微服出巡,看来情况不妙,瞬间道:“王爷,您坐我弟弟的马车在我后面,我带人坐马车回京,我要是有个万一,你把咱们伊伊好好看顾。”

    燕君倾一把拉住她:“傻瓜,这是冲我来的,你死了也是白死。”

    葛耀祖咬牙道:“我换了王爷的衣服去引开他们!”

    “嘿嘿,姐夫没白疼你。”燕君倾拍拍他的肩膀:“你们别怕,我还有暗卫,我们回京去,要是天黑了,城门关了,我们可真要回不去了。”

    二妞低垂头,眉头紧皱,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就这样也能遇到皇子间的斗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葛耀祖心里瞬间明白,三皇子是想找出府里的内奸才出来,自家姐姐是个引子……

    葛玉敏心里自然明白,不过脸上却是一副庆幸的表情:“这就好,那我们现在就走吗?”免得祸害了我家的暖棚,亏自己刚才被他拉住还感动了一下。

    两辆马车慢悠悠的往回走,葛耀祖低声苦笑:“等下你们自己小心,就算有暗卫也顾不上咱们。”

    大郎看了看妹妹,握住她的手:“绵绵答应我,不要再让上次山上的事情重演,等下你别管我!”一个人逃出去的机会大得多,自己逃跑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妹妹,不想再拖妹妹的后腿。

    二妞握着哥哥有点汗湿的手,抿着唇道:“未必有那么多的高手,等下注意力不在我们身上,我们等下往前跑就是。”她已经隐隐感觉到不远处二十几个人隐隐护住前面的马车,希望等下敌人不会太多。

    三人紧张的听到外面的动静,二妞眼睛一凝,迅速出手拉住葛耀祖离开他自己的位置,他的位置已经“嗖”的钉着一支利箭。

    外面车夫哀叫一声再无声息,马匹也叫了一声就倒下,二妞眼明手快的抓住射进来的箭,外面很快的就传来刀剑声,就说明不会有箭的攻击。

    主要的攻击都在前面的马车上,二妞悄悄地拉开一丝缝隙,很快就拉住两人,低声道:“情况不太妙,外面对方人多,我们很快抵不住,等下我们一起往前跑!”

    三皇子坐的身子笔挺,看着外面五十几个人,攻击自己这边二十几人,眉头紧皱:“没想到能有这么多人,太子对我真是太好了!”

    “爷,怎么办,要不你带人先走!让他们护着您先走!”葛玉敏咬着唇劝他离开,浑身忍不住发抖,他要是死了,自己也活不成,整个葛家也从此没落。

    燕君倾皱着眉头不说话,马匹都死了,这地方又偏僻,自己就算走又能走到哪里,这次自己还是大意了!要是葛三带着人往前跑,吸引人的注意,自己还能趁机进前面的树林避一避。

    外面的惨叫声让葛耀祖和大郎冷汗直流,二妞把从来不离身的匕首放在怀里,闭了闭眼,冷静的道:“我们等下车一起往前跑,那里有树林可以躲一下。”

    葛耀祖有点犹豫,二妞苦笑:“我们这一跑,他们以为我们去报信,肯定会让人来追,到时三皇子会感激我们的。”可是不跑,等那边都死了,集中力量来自己三人也活不了。

    葛耀祖点了点头,苦笑:“要是绵绵见到你嫂子,就和她说我的东西都在书房架子上的辞典里!”

    “三哥,还有希望,只要我们到树林我们就有活命的机会。”二妞看着他,他虽然第一次有点纨绔,可是为人不算太坏,自己不希望他死。

    葛耀祖知道这意思就是她会管自己,心里微微松了口气,能活着睡想死。

    “三爷,大哥,你们下车就往前跑,千万别停!别回头。”二妞看了看外面,不容拒绝的轻声道:“下车,快跑。”

    而此时,燕君倾也解开葛玉敏的披风,低声道:“等下和我一起跑,我们进树林避避。”

    葛玉敏在家得宠,还跟着武师傅练了几招,平时也喜欢骑马什么的,因此毫不犹豫的点头。

    “好,我们走。”

    二妞没想到这么巧,三皇子和自家哥哥他们几乎同时玩前面跑,自己快速的一跃,匕首划过追着自家哥哥的一个受伤黑衣人,抢了他手里的剑握在自己手里。

    三皇子回头一脚蹬到追自己的黑衣人身上,看见二妞的身手,不由一愣,快速的继续往前跑。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听到这句大声喊话,二妞看着三皇子的人为了护住他,拼死抵挡,应该能让大家跑进树林!而离树林起码还有五分钟的路,她本来已经在最前面,可是却发现前面树林里还有轻微的呼吸声,这下真是进退两难,前有虎后有狼,前面到底是什么人?

    她一犹豫就落后,大郎也不由自主慢下来。

    此时后面有两人飞上来,直奔最前面的燕君倾,燕君倾抽出腰间的剑抵挡一人刺向自己胸口的剑,可是还有一人却一剑直取他脑袋……

    葛玉敏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向他的手臂,他那剑一歪,就在她的手臂上留下一道伤口,血迹瞬间喷涌而出。

    黑衣人嫌弃她碍事,一脚把她踹到地上,又一剑快速的刺向她的胸口……

    “不要,姐姐!”葛耀祖回头看见,瞬间向她快速跑去,两人才相差一年,只幼感情不错,他是真的不想看到姐姐死在自己前面,而燕君倾全神贯注的对付另一个黑衣人,根本顾不上她。

    二妞觉得要是树林里是敌人,自己等一个也活不了,要是不是,肯定会救三皇子,自己就赌这一把……转眼之间,用力挥出手里的长剑,长剑飞速直奔黑衣人的脑袋,黑衣人不得不会身隔掉长剑,二妞已经逼近他,阴狠的一脚提向他的下面,他身子一挪就躲开,恼羞成怒的全力攻击二妞,两人迅速缠斗在一起。

    燕君倾根本不是黑衣人对手,眼看要死在剑下,一支长箭不可抵挡的射中黑衣人的肩膀,一个玉色披风的美男子,带着十几个弓箭手,他快步来到三皇子边上,俊美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你们是什么人,胆敢谋害三皇子?”

    ------题外话------

    江慕白得意:英雄救美,这下她应该会喜欢上我了吧?

    对不起,你不是男主!

    江慕白威胁:男主轮流做,凭什么我不行!

    对不起,你有通房!

    江慕白愤怒:天下乌鸦一般黑,你能保证她未来的没碰女人?

    读不起,我就保证他们婚前贞洁,婚后归二妞自己管,管不住可以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