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80 英雄救美遇故人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那些黑衣蒙面刺客虽然把三皇子的人杀的差不多了,可是他们自身损伤也不小,而墨如枫现在出现却是以逸待劳,领头的迅速到:“撤!”

    刺客随着他的话,迅速朝来的地方离去,很快不见踪迹。

    三皇子看到他来到自己身边,不由欣喜的抓住他的手:“安郡王,幸亏有你救了我!”

    “如枫见过倾王!”墨如枫微微欠身行了个礼。

    “不必多礼,”燕君倾赶紧扶住他,虽然不满意他出来的这么晚,害自己暗卫全军覆没,可是面上全是对他的感激:“我还要多谢你救了我,我只是带着侧妃出来转转,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们这是来?”

    墨如枫指了指后面树林里几个侍卫拿出来的各种野物:“前几天我身体不好,闷在府里闷坏了,今儿好不容易出来打猎,想到葛家庄子就在边上,想弄点新鲜的菜蔬回去孝敬祖父祖母。”

    其实他也不想三皇子死,要不谁来牵制太子,不过他本来是想等三皇子边上的人都死了,最好三皇子半死不活,也好引起他拼命的报复,可是没想到二妞和大郎刚好和他们在一起,只好提前出手。

    墨如枫看着燕君倾道:“倾王,您受伤了,不如我们一起回去也好有个照应?”

    燕君倾求之不得:“如枫叫我三哥就好,那麻烦你送我先回去,你放心,你府上要菜蔬,我家三弟包了!”

    葛耀祖赶紧上前行了个礼:“多谢安郡王救命之恩,您要菜蔬方便的很,每天我让人给您府上送两筐去就是。”

    “葛家三爷客气了!”墨如枫就像刚刚看看大郎和二妞一样:“萧大郎,你们也来京城了,你们不是覃山的猎户吗?来来,都是熟人,一起上马车说话!”

    大郎和二妞明白他的意思,他认识他们是在覃山的时候。幸亏墨如枫的马车很大,六个人在车上丝毫不挤。

    缓缓行驶的马车上,燕君倾喝着热茶,缓缓情绪道:“看不出小姑娘这么厉害,真是不错,现在住哪?”

    “民女家在紫崖村,离白鹿书院很近,我家三个哥哥都希望能进书院,将来也好出人头地……”二妞低着头说话,看上去就是普通的村姑,见到皇子那种不敢置信的表情。

    燕君倾见她说的合情合理,也微微点头,安抚边上的葛玉敏。

    墨如枫恰好坐在她对面,似乎有兴趣的看着她道:“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相隔万里又能重逢,又恰好救了你们,二妞妞,你考虑怎么报答我啊!”

    二妞瞬间感受道他的不怀好意,干脆装做不好意思的低头不说话。

    大郎看着他微微一笑:“安郡王,我们只是平民百姓,要是不嫌弃,下次有稀罕的野物肯定先送到您府上,您看可好?”

    大郎觉的他可能是为了掩饰与自家的关系,才故意这样轻佻的逗弄自家妹子。

    “不是都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吗?”墨如枫面带遗憾的看着二妞:“虽然你没你姐姐秀丽,可是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的留下你端茶倒水的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啊!”

    燕君倾听了忍不住笑:“能让安郡王念念不忘,可见是个美人了!”

    “多谢夸奖,大妹已经订婚,今年四月成亲,墨公子要是不嫌弃,到时来喝杯薄酒。”大郎笑着说清楚,又感叹似的到:“您可不能打趣我家妹妹,她们会害羞。”

    墨如枫才不信二妞会害羞,不过也不招惹她,免得她发怒,自己和大郎问起大妞的夫婿……

    二妞一路低着头不说话装害羞,墨如枫把燕君倾送回王府,又送他们去葛府,笑着对大郎道:“行了,大姑娘的婚期我记下了,有空去看看新郎官是什么样的,你们有事到大长公主府找我。”

    葛耀祖看着墨如枫远去的马车,低声道:“尽量不要去大长公主府,那府里明争暗斗更厉害。”

    “我们不会去的,三哥,赶紧叫人去把我那马车说的种子拿来,我们要回去了,京城太可怕了。”二妞似乎真的被吓着的模样。

    “好好,你们先去我院子里坐会,我马上安排人去找。”

    葛耀祖把他们送到自己院子,吩咐自己媳妇好好照顾他们,自己去爹的书房把事情说了一遍。

    “太子……”葛忠听完眉头紧皱:“真是没想到三皇子竟然如此冒险,罢了,你和你姐姐今天做的很对,你身上真的没事?敏儿伤的重吗?”

    葛耀祖点头:“爹放心,我什么事也没有,姐姐虽然伤了手臂,可是问题不大。”

    “那就好,你先回去歇歇,好好照顾那两人,估计这个时候三皇子进宫去诉委屈了,先不要去庄子上,皇上肯定还会派人把尸体弄走!”

    葛耀祖回到自己院子,让人弄来一桌好菜,感叹的对大家到:“今儿我们多吃点,压压惊,绵绵啊!我记着你的恩情呢,要不是你我今晚儿就进地府游荡了。”

    “三哥不要这么说,说起来都是我不好,非要去庄子上看看。”二妞不好意思的说,这也是实情,要不然她也不会护住他,也不会去救她姐姐。

    葛耀祖笑着摇头:“这是我的运道啊!你救了我姐姐,真是谢谢你,我姐姐说是侧妃,可是到底只是一个妾……要不是你,她今儿真的死定了啊!”

    为了表示亲近,今儿的酒摆在房间的外厅,而不是昨天的客厅,上好菜丫鬟们都退出门外等传唤。

    冷秋萍满是后怕的亲自给他们倒上酒:“妹妹就是我家爷的福星啊!说真的,以后你的事就是嫂子我的事,我必定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

    “哎,你不知道,我真的吓坏了,现在还没缓过来!”二妞喝了点果子酒:“三哥,你以后出门小心点,还有对嫂子好点,看嫂子多担心你。”喝了口酒,见冷秋萍又殷勤的给自己倒上果子酒,拉住冷秋萍的手:“嫂子,其实三哥对你挺好的,那时候情况危急,他还对我说,他的私房都在书房书架上的什么书里,可见就是怕回不来,你们母子日子过得不好!你以后也管着他点,别老是找小妾,我就讨厌花心的男人。”

    冷秋萍忍住眼里的泪意,紧紧的握住二妞的手:“嫂子记住你的话了!”

    二妞低头嘴角浮上笑容,自己可没忘记上次宋玉娇想算计自己的姐姐,她本来还不知道这事,还是有一次宋玉秀和她自己娘说话,才被自己知道。

    二妞他们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葛玉敏赏给二妞的东西就到了。

    来的姑姑眉眼温和很会说话:“侧妃娘娘说救命之恩,可惜她不能对姑娘以身相许,王府里又规矩多,姑娘还是在葛多住几日……”说完后面的人奉上两个小巧的箱子,才规矩的告辞。

    二妞打开一个箱子,里面下面是十个十两的金锭子,还有二十几个精致小巧的金子打造的十二生肖,再是一叠一百两的银票(贪财的二妞目测只有两千两),另外一个箱子最上面里是两对玉手镯,两对金衩,珠花什么的用锦缎隔着,免得彼此碰撞……

    二妞装出一副眼花缭乱,惊喜万分的表情到:“这么多好东西,我一辈子也见不到!难怪都说富贵险中求。”一个皇子出手这么小气,真是太过分了,还以为起码能有上万两银子。要么就是在招兵买马,尽量节约。

    拿起一副玉手镯给冷秋萍带上:“借花献佛,昨儿收了嫂子心爱的好东西,今儿嫂子也千万别推辞。”

    “多谢绵绵,”冷秋萍本想推辞,可是双手已经被带上玉镯,只好道谢,不过心里舒服很多,决定走的时候多给他们带点东西,以后也好继续走动。

    第二天,夫人也招他们兄妹前去说话,送了见面礼,笑着谢过他们,又留了午饭……

    大郎和二妞说着话,进了冷秋萍他们住的院子,就看见院子里葛耀祖在和宋玉娇在说话,边上还站了两个小丫头,不由停住脚步拉着哥哥想要离去。

    “咦,你们认识的,上次还见过,对吧?”葛耀祖过年起就住在正房,还没踏足后院妾室的房间,此时遇到宋玉娇就多说了几句,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说起来,我认识绵绵还是玉娇带我去的,真是缘分啊?”

    宋玉娇一身粉底红花的袄裙,娇柔可爱的撒娇呢,碰见这两个不识趣的怎么高兴的起来,只是微微一笑就低下头!

    二妞见她那副样子倒是来气,不怀好意的道:“原来是宋姨娘啊!好久不见都快认不出来了。”

    宋玉娇见那边有小厮来找葛耀祖,葛耀祖听了他的话,皱着眉头走了,那边冷秋萍扶着丫鬟的手走过来,不由眼珠一转就到:“妾怎么会忘了萧姑娘,爷那时对您可是一见倾心,要不怎么会三天两头往你家跑。”

    大郎不由皱眉,喝诉:“你胡说些什么……”

    二妞拉住大哥不让他说话,自己笑盈盈的到:“真的吗?我倒不知道还有这回事,等下问问三哥!不过我这人是不愿做别人的妾,三哥年纪又太大了点,实在让我喜欢不起来!再说我的夫君他敢纳妾试试,他要是喜欢女人,我可以找妓院的女人让他一天睡一百个,让他看见女人就想吐……”

    院子外面的葛耀祖想到一百个女人扑向自己,不由打了个寒颤。

    院子里的冷秋萍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妹妹你就是爱说笑,你还是个孩子懂什么,宋姨娘,你没事就先回去吧?”

    “是。”宋玉娇忍下不甘带着丫鬟转身回去。

    冷秋萍拉着二妞的手低声嘱咐:“绵绵,下次可不能那么说,别人会说你善嫉,对你说亲有碍?”

    “可是我本来就那么想的啊!”二妞毫不在意的笑:“我又不想嫁什么高门大户,只要对我好,一生一世一双人,不就很好了,要是做不到,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唉,果然是我魔怔了!”

    葛耀祖赶紧带人进来,再让二妞说下去,自己媳妇非和自己闹起来,这几天还是别去妾那里,安安分分的陪着她吧?

    “大郎,这是你们的种子。”

    大郎赶紧接过袋子:“多谢三哥,我们出来三天,家里也该急了,这就先回去了!”

    “急什么,多住两天,我带你们上街逛逛。”

    二妞可不想和他在逛街,连去庄子上都能碰见个三皇子,去逛街路上再碰到个太子怎么办?因此也点头:“我们先回去了,下次三哥有空带着嫂子和儿子去我们乡下看看。”

    冷秋萍忍不住笑了:“行了,知道你们急着回家,好歹今儿再住一晚,明早再走,等下让人去庄子上说一声,你们也好带点新鲜的蔬菜回去给家里尝尝。”

    正月十三的早上,难得出了大太阳,大郎和二妞告辞,带着满骡车的东西回紫崖村。

    “大哥和二姐回来了!”开门的三妞看见他们,瞬间高兴的大声喊,家里的人听见赶紧都迎了出来,你一言我一语,瞬间就热闹起来。

    二妞舒舒服服的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端着茶杯喝着茶,看着大哥他们仔细的把东西拿进来。

    李氏看着客厅里堆了这么多东西,脸上反而浮起忧虑:“这么拿了这么多东西,是不是你们在京城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郎也坐在凳子上喝茶,路上妹妹和自己已经说好回家怎么说,笑着接口:“可不是,绵绵救了刚好回葛家的侧妃,葛家钱多,为了这事,王爷,侧妃,老夫人他们都不停地给绵绵塞东西,这下可不是就多了。”

    李氏还以为是王府的后院争斗,不由松了口气,嗔到:“反正你们就不能坐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下次可不敢让你们出门了?”

    “娘,”二妞放下杯子,熟练的攀着李氏的肩膀,撒娇:“下次我也不想离开你了,我去哪里就带着您一起去,这几天可想死你啦!吃饭的时候想你,睡觉的时候也想你!”

    萧成听了忍不住笑:“骗人,你有好吃的还会想起我们。”

    李氏任她扑在自己身上撒娇,脸上浮起笑容:“就会灌汤!”心里却很受用女儿的撒娇,笑意都浓了几分。

    三妞对二妞做了个鬼脸:“二姐不害臊,就会撒娇。”

    “哎,姐姐本来还给你带来好东西,你这样说完,那礼物就没有了。”二妞趴在李氏的肩膀上,对三妞挤了挤眼睛。

    三妞瞬间笑着道:“姐姐最疼我了,怎么舍得不给我礼物?”

    大妞他们都笑了起来,大郎看着家里温馨又和谐的情景,想到外面的腥风血雨,忍不住想:原来妻妾成群,多子多孙未必是福气……

    二妞拉着大家一起整理带回来的礼物,布匹,茶叶,水果,蔬菜,种子一一整理好,最后面打开两个盒子!瞬间金玉满盒,散发着耀人的关辉,大家忍不住惊讶的张大嘴巴!

    大郎哪怕已经看过这些金银玉器,此时还是忍不住眨了眨眼睛,这就是一夜暴富!

    三郎忍不住拿起一个金锭子,放在手里掂了掂,兴奋的道:“姐姐下次带我去,你们不会去抢劫了啊!”

    二妞拿着自己放在最上面的一个成色很好的玉扳指递给萧成:“爹,这是女儿孝敬您的,听说戴着这个射箭不伤手。”

    萧成笑容满面的接过,就戴到自己的大拇指上,感觉了一下,点头满意的到:“是还不错,还是二妞心细。”

    “娘,这是您的,”二妞把一对玉镯子戴到她的手腕上,自己看了看,满意的道:“都说美人如玉,这下玉和美人都在一起,可是相得益彰了!”

    “好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大家每人挑两样,下定离手啊!”二妞毫不在意的乱七八糟招呼大家。

    二妞自己也挑了快玉佩,又拿了支别致的钗子,就把两个盒子推到李氏边上:“娘,这些你收起来。”

    “不能了,”李氏笑着对二妞道:“好了,剩下的你自己好好留着,以后做嫁妆。”看着儿女到:“以前是家里没银子,又急着用银子,爹娘才用你的银子,可是如今家里还过得去,以后我们不能再用你的银子。可你哥哥他们不能靠你一辈子,他们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本事娶妻生子。”

    “娘说的是。”大郎他们纷纷点头。

    二妞看着脸上没有贪婪和不愿意的兄弟姐妹,不由微笑:“娘说的是,那这些首饰我留下,不过这银子娘留下,一是去镇上买好点的铺子,以后租出去也是一笔收入。也可以买点地皮,造好房子,哥哥他们可以住,也可以租出去!再有就是买地,手里有粮食,心里才不慌。”

    萧成听了女儿的话,心里再次叹息二妞不是儿子,想了想看着二妞问:“是不是京城有什么事,要出乱子,要不你怎么会想起粮食?”

    二妞诧异他的敏感和直觉,微一沉吟低声道:“不怕一万你就怕万一,皇位之争,很可能就是兵荒马乱,银子在手里没用,还是土地和食物好,反正以后哥哥们成亲也要聘礼什么的,现在置办起来还能趁早收点租子。”

    李氏想了想看着萧成,萧成皱眉点了点头:“好,留下银子置办田地,我去镇上找人牙子,买地盖房子。”

    大妞脸上微红的道:“爹,我那订婚那天那个盒子里有两千两银子,我拿出来家里先用着。”

    “想不到姐夫这么聪明,姐姐,这个习惯好,就要管银子,我告诉你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男人有钱就变坏,没银子他怎么出去花天酒地。”二妞笑着抱着姐姐手臂:“不过那是你的压箱底,你还是好好留着吧?”

    李氏看着满脸羞红的大妞,笑着道:“就是,娘早就说了那是你的压箱底。”

    萧成想了想道:“我先去镇上看看,要是有好的地皮,可以盖房子,直接拿房子做嫁妆就是!”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说了话,又吃好晚饭,二妞去耳房洗了澡,准备好好睡一觉,一进房来到床边就感觉不对劲,悄悄地想退出去。

    低沉好听的声音,从床上透过帐子传来:“我等了你好久,等得都快睡着了!看你多幸福,不在家也把你被子晒得这么暖和,真让人不想起来啊!”

    “墨如枫!又是你!”二妞不由咬牙切齿的上前,粗鲁的一把掀开帐子:“你太过分了,我差点就以为你是刺客!”

    一身招摇的红色镶边袍子,手里把玩着另一颗夜明珠,照耀着那俊俏的近乎妖孽的脸,恨铁不成钢的躺在被子上斜眼看着她:“你个笨蛋还好意思说,不想活了是不是,竟然掺和到太子和三皇子的争斗里!”

    二妞看着他关心的表情,贴心的语气,不由心里一跳,不是我不争气,实在是男色魅惑人,想到他的身份,不由心里一凉,无精打采的道:“哎,谁知道我就这么倒霉,就想去弄点种子,谁知道竟然能碰到这种事啊!要不是我自己经历,我都不敢相信我竟然看到了活的皇子!”

    ------题外话------

    谢谢weixo6379c7b,阿凉的钻和花花,一路不弃,真的很感动。

    阿凉姑娘《重生之贵女殿下》

    她是欧洲神秘杀手组织“噬魂”中一员,代号“雪莉”。从幼年起,她的记忆中只有训练训练再训练。她以杀手之王为目标一直在努力,对组织鞠躬尽瘁,可惜组织却不要她死而后已,她含恨跳下悬崖

    若有来世,她一定让他们求生不能

    她爷奶不亲,生父不喜生母懦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三带着儿子堂皇登室

    当她成为她,那些嚣张的人该如何应

    嗯哼?让我成为黑道之主?可以,从今天起你们只能为我而死

    啥?成为商业帝国了?哎呦喂,那我就是大富翁啦

    可是…这男人是怎么回事?不就是救了他一命他还赖上了?滚滚滚,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本小姐事情一大堆没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