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81 心有灵犀一点通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不对,大晚上的你来我这干什么?”二妞看着他鸠占鹊巢,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小心的把手里的小箱子放在边上,不由狐疑的抬起下巴:“不会就是来我家住一晚吧?”

    墨如枫听了她的话,起身盘腿坐在床上,挑眉看着她暧昧的到:“绵绵,你说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心里想的你都知道!我这不是因为不小心救了三皇子,受惊之下身子又不好,正巧”病重“在庄子上养病,免得太子对我报复,这可不就是来你家住!”

    二妞看着他很是无奈:“麻烦你别在我床上好吗?”

    “看你小气的,我可不介意你上我的床,随时扫榻相迎!你什么时候去睡呢?”墨如枫对她眨了眨眼睛。

    二妞赶紧低头,这臭小子眼神太勾人,嘴上却不饶人:“谁要上你的床!臭小子!”

    墨如枫无声无息的逼近她,抓住她的手腕,眼睛盯着她的眼睛:“臭小子,你告诉我,我哪里臭了,恩?”

    二妞眨了眨眼睛,身体不敢乱动,他说话的热气喷在自己脸上,就像快要亲到自己,鼻子里闻到的是他身上清冽的气息……不可否认,他是自己在这个世界见到的美男子,俊美妖惑,又处处无声的维护自己,虽然霸道又不会甜言蜜语……可是自己绝对不能喜欢他。

    二妞用力挣开他的手,眼神恢复清明:“行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最大,没想到你武艺这么好?你来到底有什么事?”

    墨如枫好心情的摸了摸自己的手指,上面似乎还残存着她手腕上的触感,烈女怕缠郎,只要自己多缠着她点,她也不是对自己没感觉!

    “你要是练我的功法自然也能这么无声无息,”墨如枫见她眼露渴望,好笑的拍了拍她的脑袋:“不过那也得你成了我的人,这功法不外传,知道吗?”

    二妞给他一个白眼:“有话赶紧说,说了赶紧走。”

    墨如枫起身靠近她,低声道:“最近别去京城,情势紧张,下次我可不一定能恰好救下你。”

    其实是他的婚期就在二月,到时候他不想她看见自己娶别人,不想她听见自己成婚的消息!或许以后她还是会知道,可是那时事情已经过去,自己陪着她,在她身边自然能让她消气。

    二妞忙点头:“让我去我也不去了,京城实在太危险,这次差点吓死我了!”

    “你胆子这么大,也会被吓到?”墨如枫下床弹了弹自己的衣服下摆:“我这就走了,你好好休息。”

    二妞低声问:“这么晚你还要回京吗?”

    墨如枫眼色幽深的看着她,低声道:“你舍不得我走吗?”见她瞪了自己一眼,低笑:“我去镇上住一晚,明天还要出京去往芙蓉镇!”

    二妞见自己随口一问,他说的这么仔细,不由不好意思的到:“那祝你一路顺风。”随即感觉自己落入他的怀里,敢想挣脱,就听他低声哀求:“绵绵,就让我抱一下你,我要离开很久,你一定要想我!你说奇不奇怪,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你,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一个女孩!想起你时,心里又酸又甜,恨不得和你一起离开这恼人的地方,从此看尽世间繁华,青山绿水,花开花落,我们携手相依……”

    二妞听的鼻子一酸,忍不住轻轻的环住他的腰,柔顺的把头靠在他单薄的胸膛,感觉他瞬间把自己抱的更紧……

    是因为他的诺言太美,是因为他救过自己,是因为他太过俊美,还是夜色太美,还是因为他是第一次说喜欢自己的男人,二妞却猛然想起那个阳光赖皮的少年,和自己胡搅蛮缠说要娶自己的燕修宸……

    二妞忍不住叹口气挣脱他的怀抱,不是自己的怀抱,自己何必贪恋,小声的到:“如枫,时间不早了,你走吧!”

    墨如枫觉得今晚收获太大,她终于愿意接受自己(她没接受你,她只是一时被你美色诱惑),笑着道:“那你好好的,有事就去找镇上的金掌柜。”

    二妞看着他悄无声息的离去,不仅感叹了一下武功的神奇之处,关好门就开始倒在床上,梦里墨如枫拉住她的手,深情的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燕修宸猛然跳出来,一拳就把墨如枫打趴下,愤怒又委屈的到:绵绵,我们都已经同床共枕了,你都收了我家聘礼了,你怎么能反悔……

    第二天早上,李氏看着萧成吃了早饭,就带着三个儿子要去镇上找人牙子看地什么的,想了想叫住他:“你等下,带着二妞一起去,让她挑几个人来?”

    萧成疑惑的看着媳妇:“挑人干嘛呢?”

    李氏嗔了他一眼:“大妞要出门了,给她买个婆子,洗衣洗碗什么的,也好打打杂!”

    “那行,你去叫二妞起床!”萧成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上的玉扳指,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家也要买人,为什么没早点想到呢?

    二妞听了李氏的话不由微微一笑:“娘说的是,我也忘了这回事,我这就起床。”

    在一个地方,就要遵守一个地方的规矩,二妞快速的起床去镇瞧瞧人易市场。

    萧成带着儿女来到白鹿客栈找贺掌柜,向他打听好点的人牙子。

    贺强摸了摸下巴,笑着道:“早上我没事,带你们去瞧瞧,那边有个周牙子的牙行还不错!”

    周牙子那是个三进的大院子,门口挂了块《周家牙行》的牌子,好几个小厮守在门口,见他们赶紧前面带路。

    周牙子刚好和手下的人牙子在说话,看见他们忙叫他们散了,自己笑呵呵的到:“贺掌柜早啊!几位客人早,里面请喝茶!”

    “周兄弟啊,这是我家老爷的姻亲,萧兄弟,你可要上心啊!”贺强笑眯眯的对他说。

    “哎呦,这肯定的,”周庆示意大家坐下说话,眼神看了眼他们,笑眯眯的道:“萧爷好,您要什么吩咐就是。”

    萧成坐下看着他道:“客气,周兄弟叫我萧成就好,我想要好点的地皮,还要镇上的铺子,再有就是老实点的两个婆子!”

    周庆扫过他手上戴的玉扳指,和小姑娘袖子里露出来的玉镯子,笑容满面的到:“您的一下,我叫人进来。”

    李牙子随东家进来,翻出一个本子:“东边还有三亩地可是都是三等地,南边有两亩一等地……”

    萧成听完看着儿女,大郎看见爹的眼光,温和的问:“这位大叔,我们想最好连成一片的地,十亩左右的有没有?”

    李牙子看了看,笑着道:“有是有,只是那地不是很好,是次等地,足有二十亩左右,就在京城葛家庄子的边上,就怕到时和葛家有摩擦,不过欧阳山长要是愿意出来说几句,应该问题不大。”

    二郎眼睛一亮,掩饰心里的兴奋,沉稳的说:“那地方虽然离白鹿书院近,可是好的都被葛家占去了,地方都是沙烁石头垃圾什么的!”

    二妞见二哥说完还特意看了自己一眼,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是那里,那么完全可以自己盖房子,还能做铺子,也有点意动。

    周庆笑着道:“那块地去年就放在我这,地段虽好,可是人家要求一起卖,要价一千八百两,所以有人问,却没人买!再有就是葛家又在边上,大家都怕做邻居有个磕磕碰碰!所以那东家今年说了,他急需银子周转,现付银子一千七百两就成!那后面还有那东家五亩多中等地,也可以一起卖给你们,那里要三百两银子。”

    大郎见弟弟妹妹都有兴趣,微微点头:“那我们去瞧瞧再说?”

    “好,我带你们去,这边请!”周庆没想到这还真是个大主顾,亲自带着他们上了骡车去那边看地。

    书院左边上不远就是葛家的庄子,过去才是一片碎石地,碎石地后面则是种了萝卜什么的一片地。

    这里离白鹿书院差不多两里多路,萧成看了看地方,也有点愿意。不说别的,白鹿书院到今天已经有两百多年,要真是这里弄好,以后自己儿子,孙子(现在没有,以后总会有)念书可就方便多了。

    萧成带着儿女转了一圈,来到一边低声道:“你们看这么样?”见儿女都笑着微微点头,不由深呼吸:“行,那就买了,我们这就回家拿银子。”

    周庆见萧成他们吃了中饭就带着银子来了,也赶紧带他去衙门改地契什么的,萧成拿到地契后,才把两千一百两银票给他,其中一百两是他的抽成,还又塞了二十两银子给衙门的人喝茶。

    忙好后萧成他们坐在牙行,萧成笑着道:“一客不烦二主,我听贺大哥说你这有造房子的人可以联系,还请周大哥帮忙。”

    “这个没问题,老王他们手艺很不错,欧阳山长那先建的都是他们做的,到时候我联系好了,你和他们提要求就行。”周庆一早上挣了一百两,心情大好的一口应下。

    二妞看着好不容易用命挣来的银子又用光了,小小的呼出口气,轻柔的问:“周大叔,我还想看看婆子,可以吗?”

    周庆一拍自己的脑袋,笑着道:“看我这记性,成,吴牙婆手里都是女的,我陪你去看看。”

    第三进院子有十多个房间和一个小院子,这个时候小院子里坐满了人,小的才七八岁,老的却白发苍苍,起码有五六十岁。

    她们有的在做针线,有的在搓草绳,目光黯然,让人看着就觉得心里沉沉的难受。

    满脸凶相,人高马大的吴牙婆穿着青色的衣衫,给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再喂药,语气嫌弃的到:“不准吐出来,要不把你扔出去!”

    三郎皱着眉头,忍不住想要上前,却被二妞一把抓住。

    二妞在他耳边低声道:“这个牙婆人还不错,起码没放着不管。”

    周庆笑着道:“吴妈,你又吓唬人,这位萧家姑娘想找两个婆子,你让她们赶紧起来。”

    吴妈放下喝完药的孩子,赶紧起身道:“行,刘嫂子你们都放下手里的伙计过来。”

    那孩子看着萧成他们,快速的跑到二妞面前,“嘭”的跪下磕头:“小姐,你把我和我姐姐买了吧?我们吃的不多,我力气很大,什么都会做……”

    吴婆子走过来皱眉拉起她:“没规矩,什么你啊我啊的,教你多少次了,要自称奴婢!”

    那小女孩抱住二妞的脚,恳求的到:“姑娘,奴婢真的力气很大……”

    二妞看着吴婆子的眼睛问:“她们姐妹是怎么回事啊?”

    吴婆子放开女孩的手,皱眉道:“她们娘死了,爹又娶了后娘,后娘生了儿子,就说要把她们卖到青楼,刚好我去那里就卖给我了。昨儿个有个人看上杏花和春花说要买去做妾,昨晚上杏花那死丫头就拉着妹妹一起跳塘,幸好被人看见才捞了上来,那个现在还不愿意喝药,不过她们力气都大……”

    二妞一听还有宁死不愿意做妾的人,不由起了好奇之心:“爹,你们去前面等我,我去看看杏花去,要是合适,买了她们也可以。”

    萧成点了点头,和周庆他们去前院,这里的事情让他和儿子觉得堵得慌。

    吴婆子一听赶紧陪着她来到一个小房间,里面还算干净,却满满当当的放了八张床,一张床上躺着个小姑娘,盖着灰扑扑的粗布被子,脸色蜡黄,眉眼只能说周正,却死气沉沉一动不动。

    “吴妈,你先出去,我问问她。”

    “好。”

    二妞看着吴妈出去带上门,看着床上的小姑娘到:“我要买人,你们姐妹要跟我走吗?”

    杏花听见赶紧睁开黑白分明的眼睛,沙哑的道:“你要买我们可以,可是我们,是奴婢们姐妹不做妾的!”

    二妞不由好笑:“你们要愿意做妾,我还不要你们了,你还能走吗?”

    看见她的眼睛,二妞就决定要她,黑白分明里很纯粹执着!

    杏花赶紧掀开被子,激动的道:“能走能走,我们才下水没多久就被捞上来了!”

    二妞好笑的看了她一眼,问:“院子里哪个年级大点的婆子勤快点,不啰嗦的?”

    “安婆婆绣活好,还会做菜何婆婆也挺好……”杏花一口气说了十几个,二妞赶紧道:“行了,我们去外面看看?”

    吴牙婆难掩期盼的看着二妞的表情,春花早就跑到姐姐边上,拉着姐姐的手不放。

    “吴妈,这两个我要了!”二妞对她微微一笑。

    吴牙婆忙点头:“好的,小姐,她们俩个总共六十两银子。”

    看着姐妹两不安的眼神,二妞拿出荷包里一百两银票给她:“吴妈,我家兄弟姐妹多,娘忙不过来,我还要个人,要会针线,还要会下厨,不要话多的。”

    吴妈看了看院子里的人,很多人见二妞穿的不是太好,她家里要服侍人多,微微退后一步,前面有几个人不动,吴妈就叫:“安妈你过来。”

    一个四十多的婆子,穿着灰色的粗布衣服过来,二妞见她还干净利索,也点了点头。

    吴牙婆带着她们去前面,把银票交给周庆,又从他那拿了三张身契,递到二妞手上:“姑娘,这就成了,以后要人尽管来找我就是!”

    二妞把三张身契收好,原来这个世界三个人的生命不过才一百两银子,不过只值两亩地。

    二妞看骡车坐不回去这么多人,干脆到:“大哥给我赶车,爹你们走回去,我带她们去看看大夫。”

    萧成点了点头:“那行,二郎三郎我们去吃好吃的。”

    杏花不由感激的道:“小姐,我们姐妹身子好,没事的,您不用在花银子了。”

    二妞是怕她们身体不好,连累自家人好不好,虽然她自认自己是个好人,可是那是在没人威胁自家安卫的情况下。

    还好大夫看了后,点头道:“没什么大碍,不过身体都虚,最好补补。”

    二妞听了暗暗松了口气,付了诊金,带她们去铺子买了三份红糖,再买了点点心,示意大哥可以回去了。

    安欣觉得自己的主人让她们去看大夫,是怕她们身体有病才是真的,可是看到她递给自己的绿豆糕,还是忍不住感激,怕她们饿肚子的小姐,应该有一颗善良的心吧!

    安欣接过两块绿豆糕,低声的道:“谢谢小姐。”放进嘴里,细细的品尝香甜的绿豆糕,似乎连她的心都温暖了。

    春花很快吃完自己的两块绿豆糕,满足的感叹:“真好吃啊!我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娘也给我们买过,姐姐是不是啊?”

    杏花吃了一块,把手里的那块分成两半,一半塞到妹妹的嘴里。

    李氏和萧成坐在凳子上,看着跪在地上规规矩矩磕了头的三人,李氏语调平静又淡漠:“你们好好守规矩,自然不会亏待你们,要是多嘴多舌,偷懒什么的,我自然能卖了你们。”

    “是,夫人,奴婢知道了。”安欣心里一凛,恭谨的道。

    杏花和春花觉得夫人好厉害,忙跟着安妈说。

    李氏毫不在意的应了一声:“好,芳儿,你带她们去厨房,让她们先烧水洗干净!玲儿,你去找衣服出来,等下她们换上了,旧衣服全都烧了。”

    见她们出去,才点着猴到自己身上的二妞的脑袋:“还好你带着她们去看过大夫,你行啊,哪个难民营里找来的啊?”

    “娘,娘,你刚才好厉害,我好喜欢!”

    萧成的眸色暗了暗,看着自己的媳妇,似乎想起什么?

    安妈她们洗干净换上五成新的旧棉袄衣服,摸着柔软的料子,心里是喜悦。那么吃上晚饭,那就是惊喜,三人坐在厨房的小桌子上,看着和客厅里的主人们一样的饭菜,这新鲜的蔬菜,这兔肉,美味又丰盛,这伙食怎么就这么好……

    晚上,萧成忍不住一次次的折腾着求饶的媳妇,在她耳边低语:“秋娘,你是我的媳妇,这辈子是我的媳妇,下辈子还要做我的媳妇。”

    看着自己媳妇吩咐安妈她们的样子,就像她天生该过那种仆妇环绕的日子。

    李蓉秋听了他的话,忍不住抱住自己身上健壮的男人,轻笑:“夫君,成哥,萧成,我李蓉秋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上你,我愿生生世世和你结为夫妻。”

    萧成也低笑:“媳妇,我也生生世世要娶你。”低头吻住她面如桃花的脸颊,觉得自己又忍不住想拥有她,毫不迟疑的抱住她为所欲为,浅吟低呼里,冬日帐暖,果然最适合夫妻取暖。

    ------题外话------

    葛耀祖:要不要带你去京城看热闹,安郡王要娶媳妇了……

    二妞:真是好哥哥,看热闹也记得我!

    从此他是有妇之夫,我必定不会再喜欢他,喜欢一个人或许是因为某一件事,忘记一个人,只要记住自己的底线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