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82 十里红妆灼人眼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正月十六的午后,葛耀祖陪着大哥和侄子一起,六辆马车浩浩荡荡的来到白鹿镇的别院。

    来到别院门口,下了马车,看着自家别院后面人来人往,热火朝天的挖地基,不由眉头紧皱:“这是谁家这么不长眼,这么吵,凯凯怎么住的安稳?不行,我让他们都停了,大不了把那地买下来。”

    葛孝祖拉住弟弟,温和的到:“急什么,我们先进去问问门房。”

    这里管事的是葛孝祖媳妇的陪嫁,李香环的心腹刘虎。

    刘虎已经出来请安:“奴才见过大爷,见过三爷,见过大公子。”

    葛孝祖温和的到:“刘叔,以后你可要好好看着大公子。”

    “奴才万死不辞!”

    葛孝祖扶起他问:“后面是哪家的?怎么回事?”

    刘虎赶紧到:“是萧家的,说是过年去过我们府上,让您和三爷要是来了,可以去她家说话!”

    “萧家啊,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还好我没去骂人!”葛耀祖瞬间一脸笑意:“那大哥你们进去歇着,我去他家看看。”

    葛孝祖示意跟来的小厮和婆子让刘虎安排妥当,又让人准备礼物到:“我自然带着凯凯一起去萧家看看,人家对我萧家可是有大恩。”

    萧成时不时的带着儿子们来镇上看看进度,闲时,大郎他们也开始温习功课,准备三月白鹿书院的考试。

    安妈妈很快适应萧家的生活,虽然忙碌,每天洗衣,洗碗,扫地什么的没什么空闲。她和杏花春花住在仓库,(以前甜甜住的地方)可是吃的好,整个人好看了不少。

    二妞也知道那姐妹为什么说她们自己有力气,还真的是不知怎么回事,她们长了一身怪力,虽然没自己那么厉害,可真是不错了,两手举起桌子那是丝毫不费力气……

    二妞干脆带着她们姐妹进山转悠一圈,两姐妹看着二小姐一拳打昏野鹿的身手,瞬间激动:“好厉害,我们要学,以后保护小姐,进山打猎。”

    杏花觉得妹妹实在太厉害了,找到这么好一个主人,吃得好,穿的好,还能进山打猎,这日子实在太幸福了。

    葛家来到萧家的时候,二妞刚好在家,忙开门让他们进来:“我爹还在镇子上,你们这是准备来书院了对吧?”

    李氏笑着迎出来,大家互相问了安,就一起到客厅坐下。

    李氏看着小大人似的葛顺凯,歉意的到:“白天那边有点吵,真是对不住了。”

    “没事,”葛孝祖毫不在意的道:“院子大着呢?再说白天他也是在私塾,就晚上回去。你们弄院子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提就是!”

    葛耀祖也到:“那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这挺好的,绵绵有事和那管事开口。”

    萧成不在,他们也不久留,说了会话,留下礼物,葛家兄弟就告辞离去。

    正月十七,大郎他们又开始去私塾努力,李氏和大妞以及安妈妈忙碌大妞要的铺盖和四季衣服。

    萧成早上就带着二妞或者三妞去镇上看进度,下午进山打猎杏花和春花肯定要带上,日子平淡又充实,很快就到了二月十五。

    二月十五中午,葛耀祖来接侄子回去住两晚,后天再送来,看时间还早,就干脆带着点糕点来看二妞。

    二妞正带着妹妹和两个丫头在捣鼓各色种子,看见他来了,不由笑:“好久不见,嫂子和侄子最近可好?”

    “好着呢,有空就一起去京城玩,反正我后天还有送我侄子过来,现在正是育苗的季节,我大哥没空,就叫我接送侄子。”

    二妞自己带着他去前面,笑着道:“我可不敢去京城,京城太可怕了,最近京城热闹吗?”

    葛耀祖笑笑:“京城哪天不热闹,不过明儿是安郡王娶媳妇,听说十里红妆呢?”又怕二妞忘记,好心的提醒:“就是上次就我们的那个大长公主的孙子,娶的是户部尚书的嫡孙女,听说还是大公主求太上皇保的媒……”

    二妞觉得自己心里一紧,从此他就是有妇之夫,自己和他再不可能有什么,他穿着新郎的衣服应该很俊俏吧?

    “妹子,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葛耀祖看着边上傻愣愣的二妞,不由担忧:“是不是太累了?”

    二妞对他笑笑,若无其事的到:“没事,我就是准备种西瓜,想育苗的事情呢?”

    葛耀祖笑着看着她:“你真厉害,不懂尽管问我家管事就好。”

    二妞和他说了会,就送着他离去,自己没事一样去忙。

    晚上躺在床上,二妞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烦躁的要死。自己早就知道他有未婚妻,人家娶亲不是很正常的吗?有什么好难过的,自己以后找个老实听话的男人嫁了,生两个孩子,这才是自己该过的日子。

    第二天早上二妞起床后,想了想还是对李氏道:“娘,我今儿有事去镇上找点东西!”

    李氏一边绣着花,一边笑着道:“那行,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下午和你爹一起回来。”

    二妞来到葛家别院,刘虎听门房她来了,赶紧过来行礼:“小的刘虎给小姐请安。”

    二妞对他笑笑:“刘管事客气了!我想问问你这还有马车吗?我想用一下,可好?”

    “小姐,小少爷的马车在呢?您要用拿去就是!”大爷和三爷都交代一定要好好的对萧家,特别是萧家姑娘,这还是萧家姑娘第一次上门,自己肯定不能不答应啊!

    二妞笑着递过去五两银子:“那多谢刘管事了。”

    “这是小的该做的,不敢接小姐赏。”

    二妞塞到他手里,不好意思的到:“刘管事可别嫌少,我姐姐要出嫁了,我听说今儿京城有十里红妆就想去看看,沾沾喜气!”

    刘虎一听这小女孩的心思,心里不免好笑,你家姐姐嫁妆怎么可能和人家木府的小姐十里红妆相比。却不敢怠慢,赶紧亲自赶着马车,送二妞去京城。

    到了京城已经是午时末(一点)刘虎对京城熟悉,来到一处酒楼前,定了个靠窗的单间,又点了几个菜,叫了壶茶,请二妞慢用,自己会葛府一趟。

    二妞慢慢的吃着菜,暗自嘲笑一下自己的矫情,不过来都来了,就当看热闹吧?

    没过多久,葛耀祖就带着家丁过来,笑着坐在她对面:“可见是我们二嫂上次惹你了,我们家都不愿意去,罢了,我再陪你吃点。”

    二妞不好意思的到:“三哥别说了,我自己半路上就后悔了,不过就当看热闹,我还没看过十里红妆,就开开眼界呗!”

    “等下我要去喝喜酒,要不带你一起去?”葛耀祖也觉得这才是小姑娘的样子,好奇,羡慕,才是正理。

    二妞赶紧摇头:“我等下就要回去,我娘可不知道我来京城了,要不非揍我不可,三哥,下次千万不要说漏嘴啊?”

    “好吧!那等下叫刘虎送你回去,不过后天带我进山打猎,怎么样?”葛耀祖还是想进山打猎,又怕肖大肖二不顶用,干脆叫她去保护自己。

    二妞一口应下:“自然行。”

    这时,葛耀祖吩咐的几道菜又陆续送上,二妞还喝了点酒,看时间差不多了,葛耀祖才结账离去。

    申时初,喜气洋洋的吹锣打鼓声传来,二妞推开窗户看不远处长长的队伍过来,入目全是一片大红,前面是红色的乐队,在后面就是骑马的新郎官,穿着流光溢彩的大红袍子,骑着白色的骏马,脸上似笑非笑,却魅惑人心的妖魅,似乎俊俏的让人一见就能沉沦。

    看热闹的人很多人都起哄“好俊俏的小郎君!”

    “要是我家相公就好了……”

    “新郎官好俊,简直就是金童!”

    二妞看着他慢慢的自己面前走过,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无关爱恨情仇,只是觉得这一刻的他真的很美,希望这辈子他们幸福美满。

    墨如枫猛地抬头看着莫一处,那里窗户开着,没有人影,觉得自己想多了,继续往前走……

    成婚是人生中的大喜事,席开六十桌,大长公主自然笑容满面,墨如枫也难得俊脸含笑,一桌桌的走过去,打招呼。

    墨如枫来到后面桌上,看见葛耀祖也对自己举杯恭贺,微微一笑:“多谢大家捧场。”率先喝了小杯子里的酒,最终没有说什么。

    洞房花烛夜,看着美丽温柔的木婉燕,墨如枫温柔的抱住她,红绡帐暖,道不尽的夫妻恩爱……

    二妞和妹妹带着杏花和春花,小心的撒下种子,而后开始陪姐姐,或者进山打猎,或者在厨房弄些汤汤水水给大家补身子。离大妞出阁的日子越来越近,她房间里出嫁的东西也整理的越来越多。

    三月份很快就到了,大郎他们也很用功,准备三月十八白鹿疏远的入院考。

    三月十八,全家都去镇上,萧成他们目送大郎几个进入书院考试,就看着大家到:“我们都去看看房子,已经造好了,等木工师傅弄好就可以住了。”

    李氏点头应道:“看了房子就去镇上逛逛,芳儿你想想娘是不是还有什么拉下?安妈妈,你也帮着想想!”

    “是啊!姐姐,今儿我可带了银子,你千万别客气,过了这村可就没这殿了,下次说不准就是姐夫带你上街了!”二妞笑着抱住大妞的手臂撒娇。

    大妞羞涩的用手拧了一下二妞的手臂:“再说我恼了!”

    三妞坏笑的到:“可不是,二姐你小心点,你欺负大姐,大姐会叫姐夫揍你的!”

    杏花和春花跟在后面低头笑,觉得小姐她们姐妹之间感情真好。

    葛孝祖和自己媳妇带着幼女今儿也在白鹿镇,毕竟儿子的考试他们也很关心,他们夫妻带着女儿送儿子进书院,就想回到别院好好休息一下,可是看到别院门口的太子,和他身后乌压压的侍卫,赶紧跪了下去:“小的见过太子,太子安。”

    燕熙然淡漠的“嗯”了一声,看着他到:“本宫追查乱党,应该是在这附近,不会和你们有关吧?”

    “不敢,小的不敢,太子明察。”顾不得坚硬的地面,葛孝祖赶紧“砰砰”磕头。

    李香环抱着女儿浑身发抖,葛卿只有五岁,乖巧的靠着娘身上,不敢说话。

    “你们都去搜!”睡着太子的一声令下,后面的人快速的进葛家搜查,只有四个人不动如山的护在太子左右。

    燕熙然看着他们,目光冰冷的到:“你们起来,既然不是同党,你们跪在这做什么?”

    葛孝祖战战兢兢的扶着自己媳妇起来,恭敬的低头站在边上。

    葛家的运气实在不好,很快二个护卫抓着一个人出来,恭敬的到:“禀告太子殿下,还有七人跑了,秦统领带人去追了。”

    被抓的那人露出个诡异的笑容,无声无息的没了气息。

    燕熙然五官很出色,当了这么多年的太子,身上只有一股威仪,此刻,嘴角微微一笑,懒洋洋的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原来都是同党啊!不知道老三可知道这件事?看来你们应该先去大理寺呆着!”看着那小姑娘害怕又带着恨意的眼神,哈哈大笑,指着葛卿:“把她给我带过来。”

    一个侍卫用力把李氏拉开,令她跌坐在地,自己一手拎着葛卿来到太子边上。

    李氏在地上哭喊:“太子饶命,小女不懂事……”

    葛卿见娘被他们弄到在地,她毕竟年纪小,不懂得有些人是不能反抗的,不由气愤的一口咬在太子的腿上……

    “找死!”燕熙然本来只是看她可爱,想要逗逗,一时不防,被她咬住,不由愤怒的抓起她的脖子,狠狠的往远处扔了出去……

    葛孝祖绝望的喊:“不要,卿卿!”他只有媳妇一个,后院连通房丫头都没有,就一儿一女两个命根子,忙准备去看女儿,却见边上的媳妇,已经瞬间晕倒在地。

    萧成他们拐弯过来,刚好看见这一幕,不由齐齐发出“啊”惊呼!

    二妞快速的往前腾空一跃,眼明手快的接住小女孩,旋身落到地上,把惊吓的脸色雪白的小姑娘递到娘手里,轻声道:“你们赶紧走!”

    葛孝祖见女儿没事,一屁股坐在地上后怕的喘气。

    “我们都走!”李氏抱住小女孩轻轻的拍了拍,葛卿抱住她“哇哇”大哭。

    燕熙然颇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嘴角一翘:“不错不错,这位小姑娘好身手,跟本宫回宫去吧?”

    一个侍卫看着他们道:“大胆刁民,见到太子殿下还不下跪请安。”

    李氏他们不禁一惊,赶紧跪下:“草民不知太子殿下,还请恕罪!”

    “不知者不怪,”燕熙然颇有兴趣的叫萧家的人起身:“你们都上前来。”

    二妞他们见躲不过,只好上前。

    燕熙然一一看过萧家的人,最后眼光落在二妞身上,伸手抬起她低垂的小圆脸,低笑:“小姑娘,你身手真不错,本宫还缺个奉仪,这就随我回宫吧?”

    燕熙然今年已经三十一了,可以说是做了三十年的太子,自认英俊多才,文韬武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那毕竟还是在一人之下,心里怎么能不郁闷,这两年在女色上就上心了些。

    东宫里的女子,美丽多情,妖娆清纯,艳丽妩媚,善解人意的各种都看多了,才发现自己忘了找个可爱又有武艺的!

    (奴才们冤枉啊,有武艺的要是对您不利怎么办?皇后和太子妃怎么可能同意!)

    二妞心中受到了深深的伤害:苍天啊!姐难道就长了一副小三的脸吗?墨如枫,葛耀祖,现在连太子都这样说!可一是我今年才十四岁啊,太子的年纪都快可以做自己的爹了!

    “太子垂伶,那是草民一家的福气,草民等自然万分愿意!”李氏颤抖着低声道:“然而可惜小女福薄,八字硬,太子身份高贵,怕对太子有碍!”

    燕熙然毫不在意的到:“本宫已经是太子,还会怕福气不够?你这就随我去吧?等到了……”

    那边侍卫全都回来,齐齐对太子行礼,其中当先的统领低声道:“太子殿下,属下没用,死了二个,其余的已经逃走了,您千金之体,还是请太子您尽快回宫。”

    “哼,就是没抓到,本宫也知道他们是谁的人。”燕熙然神色阴鸷的看着远方:“本宫迟早会将他们千刀万剐,以解本宫心头之恨!”

    燕熙然看着二妞,皱眉道:“还不过来,今儿本宫就带你共乘一骑回宫。”

    萧成心里很憋屈,痛苦的看着二妞,深深的恨自己的没用,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没能保住,紧握住拳头的手青筋毕露。

    二妞不由咬了咬唇,原来真的不是自己说不做妾,就不用去做妾的,可是不拼一拼自己怎么能甘心,也许听到自己不愿意,太子就不勉强自己呢?鼓足勇气开口:“太子殿下,民女不愿意去东宫……”

    燕熙然听了微微一笑,凉薄的道:“既然不愿意去,那本宫自然不会强人所难!”看着面露喜色的二妞冷笑:“把他们都给本宫杀了。”

    二妞见那侍卫瞬间杀气弥漫,不由跪下:“太子息怒,民女……”

    “太子殿下,您怎么能和我抢媳妇呢?”一道身影快速的来到二妞面前,拉住二妞的手行了个,就只顾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脸,憨厚又不好意思的道:“绵绵年岁小,我就想等她大点再提亲,免得伯父他们不同意。”又真诚无比的道:“可是我就知道我媳妇太美丽,怕坏人打她主意,就抢先把她定下来了!”

    燕熙然忍不住眉头紧皱,他这是在骂自己是坏人,还是真的有这回事,用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头,狐疑的看着他:“燕修宸,你说她是,那么证据呢?你可知道,要是你敢欺骗本宫,本宫可不会善罢甘休!”

    燕修宸毫不在意的对他笑笑,一脸的得意:“我早就把玉佩送给绵绵了,太子还记的我娘留给我的玉佩吧?我和哥哥一人一块,合起来就是双飞燕!绵绵,拿出来给太子看看啊!你别怕,太子人可好了。”

    二妞十分庆幸自己随身带着玉佩,赶紧拿出小荷包,拿出那巧夺天工的玉佩,放到燕修宸手上。

    燕修宸看着那玉佩,嘴角含笑的道:“本宫自然不会夺人所爱,修宸啊!你们兄弟至今没能娶妻生子,真是太不应该了!你放心,你的婚事本宫会对父皇提起,到时候亲自下旨赐婚。”

    燕修竹军功赫赫,早就引起太子的注意,就怕他们通过成亲来扩张势力,而要是燕修宸娶了个农家姑娘,那么就没了这个机会。至于太子说有多喜欢二妞,那还真的不可能,就像看见个喜欢的东西,就想要拥有而已。

    燕修宸满脸感激的道谢:“谢谢太子成全,到时我俩成亲之时,太子一定要来喝喜酒啊!”

    ------题外话------

    燕修宸觉得:今天真是天赐良机,媳妇到手!二妞觉得:嫁给他也不错,看着比较忠厚老实,可以好好调教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