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84 情浅如梦随风逝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木婉燕脸带微笑的带着侍女进来,看见墨如枫俊脸阴沉还带着说不出的伤心,边上的冷夜一声也不吭,气氛诡异,不由温柔的到:“爷,您这两天有点咳,我让人弄的冰糖燕窝,您尝尝!”说罢端过侍女托盘上的精致小碗递给他。

    墨如枫眼里像是没她这个人一样,冷着脸快速的走出书房,低声吩咐:“冷夜,备马。”

    芙蓉看着自家小姐脸色不好看,赶紧安慰:“奶奶别想多了,少爷可能外面有急事呢?”

    木婉燕想着成婚半个多月,夫君也没去通房那里,书房也允许自己踏足,以为自己是特别的……听了丫鬟的话,展颜笑了笑:“可不是吗?祖父都嘱咐过我,夫君是胸怀韬略的,等我和他相处的时间久了,自然会和他有默契。不过这天都快黑了,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晚上还能不能回来?”

    夜色如墨,月亮半遮半掩洒下柔和的月光,天上的星星调皮的眨着眼睛。

    墨如枫带着冷夜无声无息的站在萧家不远的地方,看着静悄悄的萧家,拿出夜明珠在手,低声的到:“你先去点香,再把房门给我弄开。”

    “是。”

    冷夜从怀里拿出几断拇指粗细的香,悄无声息的点燃后塞进门缝,连安妈妈她们的房间也不放过,当然这香没有任何坏处,只是能让人睡的更香,他都不敢想自家爷要做什么,燕修宸可是他的表兄弟啊?这事真的……

    墨如枫手里轻轻的转动着夜明珠,看时间差不多了,身形一动就来到二妞的房间,轻轻的关上门,一步步的走到床前,看着床上皱着眉头的姑娘,一掀自己的下摆坐在她的床沿,把夜明珠放在她的床头,伸手抚摸她粉嫩的圆脸。

    “绵绵,”墨如枫看着陷入沉睡的她,忍不住伸手抱起她:“你明明是我的,为什么会这样……”

    墨如枫一抱起她,被子从她身上滑落,怀里的姑娘穿着白色的里衣,乖巧安静的伏在自己怀里,就像她本来就该这样靠在自己怀里。

    墨如枫感受到她的柔软,不由抱的更紧,像是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略带冰凉的薄唇贴着她温暖柔滑的脸蛋,耳鬓厮磨,眼里充满疯狂的,悲愤的到:“你明明答应我的,答应我等我,不会喜欢别人……”

    二妞觉得自己的腰好疼,努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睛,看着紧贴着自己的男人,用尽全力也推不开他,不由低喃:“墨如枫,你要勒死我,你放开我!”

    墨如枫看她醒了,不由松了松手,看着她的眼睛道:“绵绵,你明明答应我的,为什么要反悔?”

    “皇上赐婚,我有什么办法?”二妞瞪了他一眼:“再说要不是那时燕修宸刚好出现,我就要被太子带到东宫去了,墨如枫,你放开我好好说话好吗?”

    墨如枫松开手,眉头一挑,收敛了眼里的疯狂:“太子怎么会遇上你?”

    二妞伸手恨恨的掐了自己几下,提起神把事情说了一遍,趁他出神之际,赶紧拿起床边上的冷茶一口灌下,觉得自己舒服多了,披上衣服看着他:“你走吧?”

    墨如枫回神看着她,眼神阴沉:“你赶我走!”

    二妞知道自己不能惹怒他,谁知道刺激过度他会发什么疯,而且好巧不巧的他和燕修宸还是亲戚,心下一动,抬起眼睛努力平静无波的看着他:“你的婚礼很热闹,你穿着大红的喜服,骑着雪白的骏马,耀眼的让人不敢对视!我站在窗边看着你在我眼下走过,那红彤彤的队伍随着你离开我的眼睛!我很早就对你说过,我不想也不愿做人家的妾,我希望有一个男人骑着高头大马来迎娶我,此生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原来你真的来了!”

    墨如枫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听着她平静的描述,想像她一个人无助的看着自己另娶她人!而自己不可能给她一个那样的婚礼,不由激动的抱住她,低语:“绵绵,晚上把你自己给我!我会和表兄说的,让他不要碰你,等到事成,我再接你进府,好吗?”

    二妞按住他放在自己衣服上的手,留下眼泪:“墨如枫,求你,你既然不能让我穿上大红的嫁衣,那就别脱了我的衣服,玷污了我的骄傲,你不能那么自私,在你有通房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我怎么能让别的女人玷污我夫君的身体,就像你会容忍你的妻子睡了别的女人,再来陪你睡吗?”

    墨如枫脸色一白,苦涩的低喃:“我不能让你穿上大红的嫁衣……”转身瞬间离去。

    二妞赶紧下床关好门,回到床上,刚才她真的怕自己被他侵犯,那自己怎么还有脸嫁给燕修宸!她虽然不是一个好人,可也不是一个恩将仇报的人……

    三月二十二,萧家这天喜气洋洋,昨天白鹿书院的结果就出来了,三兄弟都通过了院试。

    萧成一大早就赶着骡车,带着银子,送三兄弟去白鹿书院。

    这边,燕修宸也成功的从皇上手里讨到了上好的家具,带着侍卫送到萧家。

    葛耀祖在得知燕修宸带人送东西去萧家的时候,自己随后也带着早就准备好添妆的东西来到萧家。

    萧家院子里,李氏看着一色浅黄的楠木的床和梳妆台,桌子,凳子,椅子什么的,连马桶都有,真是一整套,惊讶的到:“竟然是这么齐全的金丝楠木,真是难得一见啊!”

    燕修宸不好意思的到:“这是我去求皇上赏的,皇上既然关心我的婚事,自然也该赏点好东西,这还是我自己亲自去内库房找出来的,找到就直接让人抬出来,一路让安静和安华盯着,免得被人家磕磕碰碰!”

    李氏知道他这是告诉自己,这些东西没被人做手脚,可以放心,赶紧笑着让人把东西送进二妞的房间,把二妞房里的东西都移出来,一时间忙的忘记了招呼燕修宸。

    燕修宸快速的来到后院,看着二妞坐在草地上水池边发呆,不由坐到她边上:“绵绵,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我娘让我避避,我就只好来后院了,你溜进来干嘛?”二妞看着他,心里想把自己和墨如枫认识的缘故和他说一下,免得到时候他知道了心里有疙瘩:“我这是婚前恐惧症,你懂吗?”

    燕修宸惊讶的看着她:“结婚是喜事啊?恐惧干什么?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要是我做的不好,你就揍我。”

    二妞听了他的话,忍不住一笑:“我现在真的很庆幸能认识你,我那年……”

    “我也是!”燕修宸觉得听了她的话,顿时心里就暖暖的,打断她的话,看着她情不自禁的说:“我从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这么美好的事情,绵绵,我……”

    “姐姐,葛三爷来找你们了!”三妞怕万一自己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还没进来就先叫姐姐。

    燕修宸再次被小姨子打败,看着自己边上的姑娘起身离开自己,笑盈盈看着来人。

    葛耀祖拎着个小盒子进来,就笑盈盈的到:“恭喜妹子喜得良缘,恭喜二公子喜得佳人,这真是佳偶天成的璧人啊!”

    二妞不由低头,努力装出个娇羞的表情:“三哥,我们去前面喝茶吧?”

    葛耀祖对她抱拳行了一礼,真诚的到:“多谢绵绵救命之恩,这事情都是我家引起的,却把你牵连进来,真是对不住了。”

    “三哥客气了!”二妞想伸手扶他一把。

    燕修宸已经抢先扶住他,这可还是自己的媒人,要不自己哪能有机会娶到媳妇!嘴角含笑的到:“应该的,应该的,我家绵绵心地最好了!”

    葛耀祖眼神一亮:“可不是吗?我家妹子心地善狼又貌美如花,二公子可要好好的对她,要不我这个三哥可不依。”

    二妞浑身恶寒,他们说的人肯定不是自己,不过葛耀祖明显是有话要对燕修宸说的样子,就拉住三妞的手:“我们去倒茶,你们欣赏一下田园风情吧?”

    葛耀祖看见她们姐妹手拉手的离开自己的视线,笑着把手里的盒子递给燕修宸:“恭喜二爷大婚,这是我们葛家的一点心意。”

    燕修宸看了他一眼,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满满的一箱银票,不由脸色一沉,合上箱子看着他:“葛家在三皇子的船上坐的稳稳的,这是什么意思,脚踏两只船,翻船了怎么办?”

    葛耀祖苦笑不已的到:“我们葛家要是不是侧妃,而是正妃,那么自然一条船上坐到底!可如今我们葛家出事,三皇子不闻不问,又开始宠爱王妃,我们只想好歹也给孩子们留条后路!这二十万两银子还请您二公子收下,也好用在该用的地方。”

    燕修宸听懂了他的意思,三皇子妃的爹和兄长都管着兵权,宠爱王妃那就是在向赵家表达善意,那到时候……

    燕修宸笑眯眯的一手拿着盒子,一手拍他的肩膀:“那我就多谢三哥了,记住要是有一天真到了那时候,跟叫花子走就对了,平时千万不要去和他们说话,机会只有一次,懂了吗?”

    “好,我记住了。”葛耀祖想到京城里随处可见的乞丐,心里一抖,觉得自家的家丁待人接物可以更加和气点。

    李氏和大妞拉着二妞看葛耀祖送来的东西,羊脂玉的玉佛,珊瑚的摆件,裴翠的雕刻,金子的佛,成串的珍珠,精致的首饰……

    “二妞,你看葛家这是什么意思?这手笔也太大了,娘估计最起码要两万银子啊!”李氏看着女儿,不知道能不能收下。

    二妞瞬间想到葛耀祖手里的小盒子,低声道:“没事,等下要是燕修宸收下葛三爷的盒子,我们也可以收下。”

    三妞拿着一串精致的流苏把玩,好奇的问:“那盒子里会是什么,看着又不大!”

    二妞心里瞬间浮现出“银票”只有那,才一小箱子就足够了。

    没一会儿,燕修宸和葛耀祖笑着回来,李氏看那小箱子果然已经是在燕修宸手里,看了二妞一眼,就出去招呼他们去大厅坐,又让杏花上茶。

    燕修宸看了看杏花问李氏:“伯母,我要不要送几个人来,也好听你们使唤?”

    杏花在门口停住脚步,自己这是被嫌弃了吗?那怎么可以,赶紧回身到:“奴婢就是服侍二小姐的,小姐不缺人服侍。”

    李氏听了杏花的傻话,忍不住笑了一下:“杏花和春花是跟着绵绵的,可惜没好好调教过。”

    燕修宸无语的看着这丫头,无奈的道:“伯母,我想把这两个丫头带去给我外祖母身边的嬷嬷调教调教,你看行吗?”

    李氏点头:“这可正好不过,我正怕这两个小丫头被绵绵宠的不知天高地厚呢?”

    杏花一听赶紧往外跑,来到二妞的房间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小姐,夫人要把我和妹妹送给未来的姑爷去调教,我们不想离开你啊!”

    二妞听了不由惊讶:“这是怎么回事,你别急,我去问问娘去?”

    大妞和三妞也好奇的跟着二妞来到客厅,燕修宸看见二妞,眼里就充满笑意。

    二妞干脆瞪了他一眼:“你要杏花和春花去干嘛呢?”

    燕修宸笑着道:“我外祖母身边还有四个老嬷嬷,一个会药膳,一个会武,一个懂各种规矩,一个会梳妆打扮,我想你身边的小丫头好歹也要懂点皮毛,送她们去学点东西,你看怎么样?”

    “会不会很辛苦?”二妞听了,迟疑的看着杏花。

    杏花一听武功,赶紧连连点头:“小姐你放心,我们,奴婢们不怕辛苦的,这就去收拾东西,跟姑爷去。”

    看着话没说完,人就不见的杏花,葛耀祖忍不住笑:“妹子啊!你这丫头还真的好好学学,要不到时带出去肯定给你添乱。”

    二妞无奈的叹了口气,要是普通的人家还没事,去燕家这性子还真不行。

    “娘,”江慕白这时快步从外面进来,和大厅里的大妞对上视线,顿时忘记自己想说的话,看的大妞羞红着脸垂下脑袋。

    二妞欣赏了大姐的娇羞表情,留着自己以后用,来到大姐前面,挡住了江慕白的眼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到:“看够了吗?姐夫?”

    “哎,那个娘,我听说二妹订婚了?”江慕白赶紧移开目光,看着脸带微笑的李氏。

    燕修宸看着江慕白,原来这就是自己的连襟啊!瘦弱清隽,也还看的过去,不过比自己表弟可就差多了!奇怪,自己这几天怎么没碰见表弟,回去看看他在忙什么,难不成娶了媳妇就变成妻奴了?最好自己成亲的时候叫他来当伴郎。

    安妈妈送上茶,就悄悄的退下。

    李氏看着江慕白道:“是啊!他叫燕修宸。”

    燕修宸起身抱拳,笑着道:“姐夫好,我是燕修宸,你叫我阿宸就可以了。”

    江慕白看着他笑道:“阿宸,我是江慕白。”

    李氏看着两人,越看越满意:“大家坐下说话,慕白,我们这边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嫁妆到时候……”

    “娘,嫁妆到时候就送到镇上,婚事说定老师就把书院边上的一处房子给我做贺礼,三进四室,已经整修好了。”江慕白细细的说了那宅子的位置,看着大妞到:“你有空过去看看,我们成亲了就住在那里。”

    大妞轻不可闻的应了一声,悄悄的出了客厅。

    江慕白见大妞走了,才看着燕修宸,身体健壮,英姿飒爽,觉得他能抗的住暴力二姨子的揍,能在她拳头下活下来。

    燕修宸看着李氏,那个“娘”字在心里默念了几遍,才开口:“娘,那我先带那两个小丫头回去,明儿再另送两个人来帮忙,您看行吗?”

    李氏听他喊自己娘,不由浑身一僵,笑容满面的到:“那行,燕,阿宸,那你留下吃了午饭再回去吧?绵绵,你去和安妈妈一起多弄几个菜!”

    燕修宸吃了午饭,说了会话,就带着手下和杏花,春花回京了。

    燕修宸回京直奔大长公主府,侍卫们留在门房喝茶,他自己带着两个侍女去见外祖母。

    燕巧巧虽然年过五旬,今年五十五了,可是因为保养得当,看着不过是个四旬美妇人。

    “外祖母安!”燕修宸笑着行了个礼。

    “阿宸,你个坏小子,不声不响就要娶媳妇了,你可真够大胆的啊!”燕巧巧坐在榻上看着他皱眉:“你个糊涂的,你和阿竹的婚事,也不至于艰难的这地步,阿竹上次来信还说今年要娶媳妇了,你倒好,直接在你哥哥前面就要成亲了,你真是,真是气死我了。”

    燕修宸笑着上前搂住她的肩膀:“外祖母您别生气了,我媳妇听话乖巧,美丽贤惠,到时候生两个儿子,你就做外太祖母了!”见她神色缓和,又低声到:“表弟已经娶了木家姑娘,哥哥早就说要知书达理的贤惠媳妇,我这媳妇虽然出生不高,可是人真的不错,起码现在能让皇上打消杂念,既然如此我又何必非要高门大户的姑娘,您说是不是?”

    燕巧巧无奈的道:“皇上的旨意都下了,我们现在也只能照办,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你哥哥那边的事情。还有你暗堂和丐帮的事情千万不能露出蛛丝马迹……”

    墨如枫陪祖母吃了午饭就在榻上休息了一下,在后面的榻上醒来,赶巧听表哥和祖母的话,脸上瞬间变化莫测……

    燕修宸和外祖母说了会话,好奇的问:“表弟去哪儿,最近怎么没看见人啊?这可是活生生的娶了媳妇忘了祖母啊!”

    “阿枫中午还陪我吃饭,比你们一年到头看不见人影好多了!”燕巧巧用手指了指他的额头:“在里面榻上躺着呢?你去找他就是了!”

    “对了,我想请宫嬷嬷帮我调教两个丫头。”燕修宸笑着问:“外祖母边上要是有得用的人,也给我两个,好指点一下我那什么都不懂的小媳妇?”

    燕巧巧嗔他一眼:“现在知道媳妇什么都不懂不好了,你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了?罢了,我这就可人还算伶俐,就叫可人去吧?”

    燕修宸笑着道:“好,明儿我就来带人,多谢外祖母疼我!”

    这时墨如枫走出来,冷峻的看着燕修宸到:“阿宸,刚好我有事找你,我们去书房说话!”

    燕巧巧点头:“正事要紧,你们兄弟去忙吧?对了,把那两个小丫头叫进来我瞧瞧?”

    燕修宸叫外面的杏花和春花进去,自己和表弟来到书房,看着脸色难看的表弟,诧异的问:“阿枫,难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墨如枫看着他的眼睛到:“燕修宸,你娶绵绵,是为了利用绵绵降低皇上的戒心吗?”

    ------题外话------

    亲爱的朋友们,这三天本文在pk,我就靠你们给我惊喜了,请多多支持我,不要让重生当家小农女落榜,么么哒

    金牌医女之邪王滚下榻

    锦绣清清

    她是世纪医学硕士,腹黑,奸诈,污妖王

    意外穿越,人家都是小姐公子,她偏偏穿到一亡国公主身上

    随之被卷入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当中

    但这不并不能阻碍她翻云覆雨

    他权倾天下,所向披靡,性子却着实古怪

    人人敬他畏他,他却单单拿她没办法

    上她床,脱她衣,什么?!你说不继续了

    来来来,你过来,我跟你好好谈谈人生

    一千两黄金?六十对金镯?八十根玉簪

    你以为这些东西就能把姑奶奶买走吗?滚开滚开

    烧鸡!烤鸭!红烧鱼!龙眼!荔枝!葡萄干

    走走走,本姑娘这就跟你开房去

    这是一个妖孽男与小污女彼此相爱,为民除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