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85 春宵一刻值千金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燕修宸听了墨如枫的责怪,不由好笑:“你偷听我和外祖母的话啊!我有这么傻吗?拿我自己的终身大事去赌,去让皇上降低戒心?我这不过是哄外祖母罢了!免得她训我。”眼神锋利的看着他:“不对,绵绵只有我能叫,你以后不能叫,你要叫她嫂子!”

    墨如枫扯动嘴角笑了一下:“你说的和真的一样,我还以为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为什么喜欢绵,她?”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燕修宸拍了拍他的肩膀:“我那时候为了引出太子的暗卫受伤,就是绵绵她救了我,后来我在京城碰见她,一眼就认出了她。说来也是缘分,我就喜欢她凶巴巴的可爱的样子,喜欢她善良又勇敢……”

    “是啊,那时就说是农家姑娘,一个叫二妞的救了你!”墨如枫听着他的话,心里黯然:我对绵绵的感觉也和阿宸说的一样,那就是我也喜欢她,可是为什么在一起的却是他们?明明我和绵绵在一起的时间更多啊!

    时间过得很快,白鹿镇上的六套房子顺利完工,那书院里念书的不乏富贵人家,一看那房子离书院近,又有两进,很快就以五十两一年的价格租了出去。六套房子就收了三百两银子。

    大郎他们顺利的进了白鹿书院,分到不同的学房,开始求知若渴,孜孜不倦的努力念书。

    白鹿书院也是念五天就有休假日,天气好大家一起进山打猎,毕竟这武艺也不能拉下。

    到了四月初七大郎三人齐齐请假,因为四月初八就是萧玉芳的大喜日子!

    萧成想了想,自家迁移到紫崖村还不到一年,没有亲戚朋友那女儿的婚事不够热闹啊?全家一商量,紫崖村也不过五十六户人家,还有十多户不在家,常年在外面做生意的,到时候去山上多弄点野物,干脆准备个十二桌全村请。

    萧成就拎着两只三四斤重的兔子,去和里正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宴请全村,但是不收礼钱,就图个热闹喜庆。

    里正听了也赶紧满口应下,开玩笑,他的大女儿嫁到书院的先生,二女儿更不得了,直接嫁去京城燕王府,自己等巴结还来不及呢?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啊,笑容满面地说:“这可是大喜事啊!难得您家不嫌弃我们这些乡里乡亲,要是用得上我们帮忙尽管说就是!”

    “远亲不如近邻,”萧成笑着说:“我这就是找您帮忙来了,四月初七和初八这两天,你和婶子帮我们请十多个勤快利索的嫂子,来厨房里帮两天忙,我们每天付一百文,不能让人家白忙活是不?”

    “萧兄弟就是大气,你放心,肯定给你找好利索人。”里正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这帮忙吃好喝好还有一百文钱,肯定乐意,到时候自己找的人肯定感谢自己,白赚的人情啊!

    萧成笑着对他抱拳:“那多谢何叔了,到时一定叫婶子也来帮两天,我家二妞到现在还惦记着婶子的好手艺呢?”

    “好好,一定去沾点喜气……”

    四月初七,天气晴朗,温度适宜,十多个来帮忙的妇女午后就来到萧家帮忙,剁肉丸,蒸的炸的煮的……

    明儿要用的东西都是大郎他们赶着骡车早上就买回来的,厨房里二妞带着可人,安排来帮忙的嫂子婶子各自忙活一切井井有条。

    可人虽然才十八岁,不过燕修宸让人送她过来后,很是聪明伶俐,来到萧家之后,表面一点也没有看不起二妞的意思,反而很是认真的指点二妞一些进宫的礼仪和规矩,各府之间来往的一些门道!

    二妞听了觉得可人说的还不错,有时干脆叫姐姐妹妹来一起听。

    萧成托贺掌柜找来专门做喜宴的一个厨子,他带着徒弟在萧家院子里搭了两个简易的灶台,看了看明儿的要用的菜,知道明儿中午的喜钱不会少……

    四月初八的早上,二妞早早的换了身粉红绣蔷薇的新衣,看见陪着大姐睡的娘,红着脸匆匆出门,不由惊讶的想:难不成娘昨晚说不出口夫妻间的敦伦,还是早上才说的吗?再说自己姐姐和姐夫已经同房了,还用的着说嘛?那到时自己……

    己时,燕修宸带着二十个英姿飒爽的侍卫,骑着马来到萧家准备抬嫁妆。

    厨子已经在开始忙碌,香味飘散,喜气盈盈的吹锣打鼓声,也开始在院子里响起。

    大妞在房间里已经穿好大红的嫁衣,由着妹妹在自己脸上描眉画眼。

    二妞整理着大姐的衣裳,看着娇艳欲滴的大姐,想着要姐妹分离,从此姐姐要去陌生的地方,心里很是不舍:“姐姐要记得想我,别有了姐夫就忘了妹妹啊?”

    大妞本来就因为要离家,心里不安,听了妹妹的话,忍不住红了眼眶:“我怎么着也不会忘了你们,我舍不得离开家……”

    三妞一看大姐被二姐的话勾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不由急了:“二姐,你怎么这样,娘说了等下有喜娘和媒婆过来,大姐一哭妆花了,又得重新上妆!”

    二妞赶紧笑到:“大姐该该高兴才是,姐夫等下就来接你了,从此小两口朝朝暮暮相伴,就如我们爹娘一样恩爱,到时再生几个白胖可爱的孩子,多幸福啊!”

    李氏和安妈妈刚好进来,听见二妞这话,李氏不由嗔了二妞一眼:“来吃点红枣桂圆,堵住你那不饶人的小嘴。”

    “娘,我最喜欢你了,”二妞接过安妈妈递过来的一碗红枣桂圆,吃了几口甜香软糯,不由赞到:“真是好吃,安妈妈手艺越发好了。”

    安妈妈笑着道:“奴婢多谢二小姐夸奖。”

    李氏看着大妞到:“安妈妈稳重,就随芳儿过去,看着合适的小丫头再买一个,芳儿就只管着慕白的衣食住行。”

    大妞点头:“我听娘的,只是安妈妈随我走了,娘就要受累了,这不行!”

    “这不用你操心,明儿就叫你妹妹去买两个婆子。”李氏不舍的摸了摸大妞的手:“你好好的娘就放心了,有事千万别瞒着娘,明儿还要去江府住,哪里可不是好地方!”看着二妞后面不声不响的可人到:“二妞,能不能请可人姑娘去陪你姐姐三天,三天回门再留下,你看可以吗?”

    二妞笑着看着可人:“都怪可人太聪明伶俐,文武双全,这下连我娘也打你主意了,可人就辛苦三天,到时候我让我姐姐给你做件新衣裳,我姐姐的绣活可好了。”

    可人懂武功,还会药膳,就是不会绣活,她也学过,可是压根没那天分,而赏她银子或者首饰,明显把她当丫鬟!还不如送她衣衫,让她也好尽心点。说真的,就冲上次来过自己家的石榴和牡丹,姐姐去江家的这两天也不会平静。

    可人自然笑着屈膝:“夫人和小姐放心,奴婢会好好的服侍大小姐,奴婢多谢大小姐赏。”

    外面的笑声和恭贺声飘进房间,吃过丰盛的酒席,江慕白就喜气洋洋的带着大红的花轿来迎娶新娘。

    大妞盖着大红的盖头和江慕白一起跪下,对上坐的萧成和李蓉秋磕了三个头。

    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萧成忍不住红着眼眶,笑着到:“你们以后要好好的,白头偕老,夫妇和睦……芳儿,爹和你兄弟都在,你有……”

    李氏怕夫君说:有事爹和兄弟给你做主,赶紧接口:“妇德谓贞顺,妇言谓辞令,你们夫妇白头偕老,夫妇和睦,以后生儿育女,男主女从……”

    江慕白和萧玉芳齐齐磕头:“谨爹娘喻。”

    媒人示意大郎来到新娘子身边,大声喊:“吉时到,新人上轿!”

    出了喜堂,江慕白在前一身大红喜袍,笑容满面的对围着自己道谢的乡亲,不停的抱拳行礼。

    大郎背着大妞一步步走向花轿,低声道:“芳芳,你要记住,哥哥永远是你的哥哥,萧家永远是你的家。”

    听了大哥淳朴又真诚的话,萧玉芳低低的应了一声,觉得心里又酸又甜,低低的应了一声:“哥哥,我知道!”

    各种喜气萦绕的声音里,燕修宸想着再过十天,就是自己和绵绵的大好日子,到时候自己就是新郎,笑意满满的招呼带来的侍卫抬起嫁妆,一起随着花轿离去。

    李氏看着大红花轿离自己越来越远,忍不住眼泪流出来,从此自己膝下乖巧可爱的女儿就是别人家的媳妇,操持家务,生儿育女……

    二妞赶紧扶着娘回房,安慰道:“姐姐嫁的离家近,娘想姐姐了,叫他们回来吃饭就看到了。”

    李氏抱住二妞轻轻的抚摸女儿单薄的背,不舍的道:“你姐姐到时候离家近,上面的公公婆婆又不住在一起,可是你就要嫁去京城,离家远,燕王府又不是善地,娘真的舍不得……”

    “娘,”二妞柔顺的靠在李氏怀里,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起,就是这个温暖的怀抱让自己安心,依赖,感觉到无私的疼爱:“娘,我会好好的。”

    白鹿镇上焕然一新的宅子里,也是一片热闹的景象,欧阳山长和夫人亲自招待来贺喜的宾客,江离坐在上首,边上放的是容玉伶的牌位,受了新人的礼后,递给他们一个木盒子:“明儿早上回江府,后儿祭祖。”

    江离连酒都没喝一杯就离去,要不是燕修宸威胁,自己根本不想来,谁叫江慕白不听话,自己叫他回江府成亲,他还不愿意,惹的自己夫人忍不住哭了一场。

    拜了堂后,二妞由可人扶着回到新房,新房里大红的喜烛已经点燃。

    何氏带着媳妇笑着陪大妞说了会话,就去外面招呼女眷。

    大妞坐在床上,白嫩修长的双手紧张的拉着手里的帕子,从盖头下看着大红的被子,心里有喜有慌,有羞有乱,自己和江慕白虽然已经有夫妻之实,可是那时自己受药物控制,虽然知道发生过什么,却又似乎记不住。而今晚他和自己坦诚相对,又要夫妻敦伦,自己一想到那种事就……

    外面天色已经近黄昏,书院里已经放学,很多一起任教的人也赶来喝喜酒,毕竟欧阳山长都在亲自操持,能不来凑个热闹,混个好感。

    欧阳晗和两个儿子,招呼大家入座,酒菜是直接从白鹿客栈弄好送过来的,看着好酒好菜,瞬间就热闹起来。

    安妈妈端着个托盘进来:“大小姐,看我,应该叫大少奶奶才是,您吃点燕窝,这是葛三爷送来,二小姐特意叫奴婢带来给大少奶奶吃的。”

    可人把大红盖头稍微掀开点,让大妞吃了碗燕窝,又吃了两块玫瑰糕点,捧来温水让她簌了口。

    大妞低声问:“外面已经开始坐席了吧,我哥他们不会喝酒,也不知道会不会喝多?”

    这边的风俗是娘家兄弟送嫁,吃了晚饭才回去。

    安妈妈笑着道:“奶奶只管放心,葛三爷和二姑爷都一起来的,大少爷他们又是三兄弟,您还担心什么呢?”

    大妞一想也是:“那可人你和安妈妈都去吃点,你们也饿了。”

    “可人姑娘,你去院子里的小厨房吃点,那还有燕窝粥和几个小菜。”安妈妈笑着让可人先去吃。

    可人笑着道:“那奴婢先去吃点,再来换安妈妈。”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不知过了多久,欧阳书和欧阳凯搀扶着浑身酒气的江慕白进来,笑着把他放到床上。

    黄玉香随后跟着进来,笑着道:“今儿新郎官高兴多喝了点,辛苦新娘子照顾了,外面我爹娘和亲家小舅子已经在送客,你们早点安歇。”

    “多谢嫂子,今儿辛苦嫂子了,明儿我和夫君去给嫂子道谢。”大妞暗自镇定的柔声道谢。

    安妈妈和可人拿着热水到房里的耳房,大妞就示意她们锁好门户去歇着。

    两人应了声,出门给关上房门,大妞正准备自己掀起盖头,拿水给江慕白擦身子。

    江慕白听见房门关了的声音,马上从床上起身,笑着道:“可算是只有我们两人了,芳儿。”

    说完就小心的掀开她的盖头,定定的看着格外娇俏美丽的新娘子。

    大妞被他看的脸都红了,忍不住低头羞涩的道:“夫君……”

    “恩,芳儿,你终于是我的媳妇了。”江慕白拉住她的手,红色的嫁衣映的大妞格外的白皙妩媚,想起两人在一起时那的快感,忍不住低头含住她红润小巧的唇。

    大妞觉的那酒气和男人的气息,让自己浑身发软,忍不住红着脸挣扎了一下:“我先给你换身衣服吧?”

    江慕白快速的脱去袍子,又去解她的衣服:“我早就知道大师兄和二师兄要捉弄我,故意撒了酒到衣服上,没喝多少酒。”

    温柔的解开她大红的嫁衣,看着只剩大红肚兜的媳妇,身段玲珑有致,肤如脂,滑如玉,只觉得春光无限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刻值千金,媳妇,我们怎么能浪费呢?”

    说完抱住不敢看自己,满脸羞红的媳妇,带着酒意的唇贴在她的唇上,舌尖轻柔的描画她的唇,灵巧的撬开她的贝齿,贪婪的品尝眼前的美味,感觉怀里的人软成一滩水,娇柔的低吟,急切的喘息,让自己的忍不住低吼……

    江慕白抱住不敢动弹的媳妇,见在大红的喜烛照映下,她那粉嫩的肌肤白里透红,晶莹润滑的如同最美的桃花,身上无一处不是玉软花柔,忍不住低哄:“我们去洗漱一下,也好睡得舒服点,可好?”

    大妞红着脸点了点头:“好,你先去!”

    “不,我们一起去,”江慕白毫不羞涩的关着身子下了床,一把用力抱起想要挣扎的小媳妇,低笑:“芳儿你再动,等下我们摔跤了,你可别怨我啊!”

    大妞想到他不是习武之人,力气不大,果然不敢挣扎,只是这样肌肤相亲,怎能不羞涩,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江慕白抱住她快步来到耳房的水池边,用手探了探池子里的水温,发现刚刚好,赶紧抱着媳妇一起进入池子,暧昧的道:“芳儿,我帮你搽背,今儿你辛苦了,我好好服侍你……”

    “啊,不要……”大妞不敢用力拒绝,只能再次任他为所欲为,听他得意的低吟:“温泉水滑洗凝脂,芳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雨露时……”

    半夜时分,可人才听到隔壁新婚夫妻上床安寝,自己才放心睡去。心里觉得二小姐真是想多了,大姑爷绝对没她想的那么弱,想起厨房的炉子上的甲鱼汤,由衷的替大小姐叹息一声,你家夫君家真是被你那贴心的妹妹给“补”过头了!只是二小姐还真是有意思的人,只要她有能力,自己跟着她也不错……

    第二天早上,新婚的夫妇恩爱的起床,看着羞答答的小媳妇,江慕白想到还要去江府,忍不住叮嘱:“芳儿,到了江府一定要小心,我们最好不要分开,在哪都一起,知道吗?”

    大妞娇柔的看着他:“好,你放心,可人功夫还不错,又是大公主那出来的!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去谢过山长和夫人的帮忙?”

    “还是我媳妇想的周到,不过,你也要随我叫老师和师娘了!”

    ------题外话------

    多谢大家的支持,收到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颗钻和每一朵花花都好开心,还有一天半,大家继续帮助我,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