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86 婆媳妻妾首交锋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四月初九的早上,白鹿书院里面的三进房子里,欧阳晗和夫人坐在上首,含笑看着地上的一双新人。

    江慕白和大妞跪在地上恭敬的磕了头,又敬茶:“老师,师娘安,老师请用茶,师娘请用茶。”

    欧阳晗接过茶喝了一口,摸了摸短须递给他们两个红封:“为师愿你们夫妻恩爱,白头偕老。”

    “谢老师。”

    何氏也喝了茶,笑着道:“好孩子,真是佳儿佳妇,愿你们恩恩爱爱,白头偕老!”说罢,拿起边上托盘里的一对玉镯子,递给大妞。

    “多谢师娘。”大妞忙恭敬的接过放到边上可人的手里,拿过安妈妈手里的盒子奉上:“我年轻不懂事,以后师娘多多教导。”

    何氏看着里面精致的鞋袜,笑着道:“芳儿别谦虚,你有事尽管来找师娘。”

    江慕白带着媳妇和欧阳书欧阳凯夫妇互相见礼,又各自赠送礼物,自有一番热闹。

    欧阳凯不怀好意的拉过江慕白,低声道:“师兄真是对不住你,昨儿个让你一不小心酒喝多了,可是让新娘子独守空房了吧?真是对不起新娘子了,浪费了!”

    江慕白闻言眉一挑,难得面露得意之色:“让二师兄失望了,你忘了我送你和大师兄的解酒茶,我自己难道还会辜负?”

    欧阳晗看时间不早,笑着到:“小白,今儿我就不留你们了,你们先去京城江府,记住小心为上。”

    欧阳书也关心的到:“我和阿凯下去就回京,要是有事就直接给我们送信。”

    江慕白谢过他们,就坐上马车开始去京城。

    大妞隔着布帘看着赶车的三福伯,推开江慕白来抱自己的手,嗔到:“你好好坐着,我们吃点东西。”

    江慕白接过她递过来的半杯茶,喝了一口就告诉她:“福伯是早先我娘的陪房,现在管着庄子上的事情,这次回去预防万一,就让他一起回去,他身手不错,三七就是他的弟子。”

    “哦,”大妞听了心里难免不安,这江府有这么可怕吗?回去一趟还要欧阳山长不放心的叮嘱,两个师兄的关心。想着后面马车上的安妈妈和可人,心里才放松点,毕竟她们会贴身保护自己,低声的问:“那你和我说说府里的事吧?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

    江府里,辰时初(早上七点),江离准备起床,却被顾尤卿一把抱住:“爷,时间还早,我们再休息一下嘛?”

    “我的卿卿,”江离忍不住摸了她玉般润滑的手臂,调笑:“这么离不得我,爷昨晚还不够滋润你吗?”

    “我就要你陪我嘛!”顾尤卿躺在床上缠着江离不让他起床。

    江离疼惜的拍了拍她的脸:“我知道你委屈,要不是燕修宸非要我去,我怎么会去给那不孝子撑场面,等明儿你也托病别去祠堂,免得要对容氏的牌位行礼。”

    顾尤卿感动的扑在他怀里,娇媚的到:“爷,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可是我怎么能让别人说你媳妇不懂事呢?不就是去给姐姐下跪行礼吗?我愿意去,我就恨我不能早生十年,不能早点陪着你……”

    江离忍不住翻身压住她,吻住她动人的小嘴:“你个小妖精……”

    顾尤卿本来是想两人亲热后睡一觉醒来,让江离他们在前面等着,可是两人缠绵后睡了个回笼觉,醒来再洗了个澡,都快到了己时末(十点左右),江离他们竟然还没来,不由挑拨:“想来不是大公子不懂规矩,而是农家女子就是不懂规矩,忘记来拜见您这个公公!大公子就算对我有意见,可是也不该怠慢您,虽说他妹妹要嫁入燕王府,可是爷您在太子麾下,到时太子登位,燕王府算什么,燕修宸又怎能活的好好的?”

    江离今年被太子调到禁卫军,现在是禁卫军统领,自然比燕修宸那个御前行走有权利的多,不由冷笑:“燕修宸有什么好得意的,王府世子的位置也轮不到他们兄弟,这次要不是他……哼!”

    顾尤卿笑着道:“我们先去吃饭,您虽然为了大公子的事,向太子告了三天假!可您也不能光顾着他们,也要陪我好好吃顿饭啊。”

    江离洗漱后来到客厅,看见桌子上的好几道菜都是自己喜欢的,不由笑到:“还是夫人心细。”

    “夫君,糟焖鸭要趁热吃,您可要多吃点啊?”

    午时中(12点),江慕白和萧玉芳来到江府的时候,江离他们已经吃好,正在说话,听他们到了,沉下脸:“罢了,让他们进来就是。”

    顾尤卿赶紧起身:“大公子对我有误会,我还是避避吧?”

    江离一把拉住她坐下,沉着脸到:“你现在是我的夫人,是江府的女主人,凭什么不能坐下。”

    大妞落后江慕白半步进来,跟随着他的动作下跪请安,随后接过边上仆妇递来的茶奉上。

    “见过爹,爹喝茶,见过夫人,夫人喝茶。”

    顾尤卿嘴角含笑接过茶杯:“快起来,恭喜大公子娶到了好媳妇,这下姐姐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夫君,你说是不是?”

    江离“嗯”了一声,抿了抿茶,看着他们道:“你既然已经成家也该立业,你们好自为之。”把两个红封递给江离慕白。

    江慕白接过红封,淡淡的应了一声:“是。”

    顾尤卿看着大妞梳了个玲珑髻用珠花固定,插着并蒂莲的金衩,穿着一身红色绣着并蒂莲的束腰长裙,显得容貌妩媚,身段修长,皮肤白皙,浑然不是自己想像中村姑的样子,嘴角一翘,把手里特意带着的一对金钏取下放到大妞手上,仔细的看着她,娇笑:“真是个漂亮的姑娘,难怪大公子都忘记早点回府,你爹可是特意向太子告假三天等着你呢?”

    大妞听她的意思就是说自己不懂事,缠着夫君,心里没公爹,不由心里一凛,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安妈妈手里,抬头看着穿着秋香色绣着金丝牡丹长裙,容貌艳丽,珠翠环绕的夫人,笑容甜美的到:“多谢夫人夸奖,都怪我们离江府太远啦,要是在府里肯定就不会让你们等了。”

    顾尤卿脸色一僵,她这是说自己把江慕白赶出江家,还是又想回江府,肯定是见到江家精致的亭台楼阁,乡下女人怎么肯舍弃,不由强笑:“也不远,你们到这也不过两个时辰的路而已啊?”

    大妞看着她笑:“这不是赶路都用去一早上了吗?”

    “是啊!你们赶路也累了,赶紧去歇着,姐姐的院子给你们留着呢?”顾尤卿一脸和气的看着他们。

    按理说他们该住的是江慕白的院子,可是江慕白出去后那院子就翻到重修,现在让他们去住那院子,就是想膈应他们。

    “好,”江慕白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大妞屈膝行了个礼,也随他出去。

    顾尤卿看着大妞的背影,眉头紧皱:“我怎么觉得她有点眼熟?”

    江离走向书房:“我先去书房,你歇歇,晚上叫他们一起吃个饭。”

    顾尤卿看着他离去,也赶紧找几个管事妈妈过来说话,没想到这小媳妇这么难缠,可不能让他们夫妻铁板一块……

    江慕白带着媳妇来到两进的院子,白墙黒瓦依旧,亭台楼阁还在,可是花草凋零,只有一室久无人烟的寂寥。

    耳房里,石榴和牡丹拿着鸡毛掸子和水盆出来,看见他们忙屈膝请安:“奴婢见过大少爷,大少奶奶。”

    江慕白点了点头:“这是你们收拾的啊!”

    牡丹抬起姣好脸蛋,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大少爷把奴婢们送回来,夫人嫌弃奴婢们没用,就把奴婢们挪到这里来,说收拾不好不给奴婢们饭吃?”

    江慕白悠悠一叹:“罢了,到时我和夫人说,你们先下去,我和你们奶奶要先歇歇。”

    江慕白拉着大妞的手,慢慢的走着,低声的诉说娘和自己在这府里的点点滴滴……

    大妞一边陪他走路听他说话,一边看老老实实不出来往自己前面凑的石榴和牡丹,她们这是以退为进还是真的安分了?

    安妈妈和可人在耳房煮了茶,检查了一遍晚上江慕白他们要住的偏房,又擦拭了一遍,才迎着转了一圈的两人进房间歇歇脚,奉上茶,她们识趣的去了边上的房间歇歇。

    “累吗?”江慕白看着柔顺坐在自己边上的大妞,握住她的手:“我就喜欢你们家兄妹之间热热闹闹的,以后我们也要多生几个孩子,好吗?”

    大妞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说什么呢?儿女都是缘分,该来时自然就来了。”

    快到晚饭的时候,小丫头来请他们去前面一起吃饭。

    江慕白和大妞来到客厅用饭的时候,虽然时候还早,可是里面灯火通明,门口的丫鬟仆妇静立在那等吩咐,里面笑声阵阵,一室开心热闹的景象。

    门口的丫鬟仆妇齐齐屈膝行礼:“大少爷,大少奶奶安。”

    里面的声音就像被掐断一样,大妞随着江慕白进去,看着里面多了两个俊俏的男孩。

    大家互相见了礼,江离神色惬意的到:“好了,上菜吧?吃了早点休息,明儿辰时祭祖,到时候族人也会来,你们不要失了礼数。”

    菜式很丰盛,顾氏言笑晏晏招呼大家,很平静的吃了饭,没有任何刁难和暗算。

    大妞想:怎么感觉像暴风雨前的平静,真希望离开这里,回到白鹿镇,这里连喝口水,可人都要看过才给自己喝。

    江慕白抱着媳妇早早的上床休息,明儿个有正事,自然不会胡闹。

    第二天一早,两人起床梳洗好,就去前面一起吃了早饭,随后去祠堂。

    族人陆陆续续的到来,一切井井有条的开始……

    牡丹一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小心的把香点燃放在房间的床底下,赶紧出门关好门。

    石榴看她出来把一盆桃子和苹果放在她手上,低声道:“妹妹,把水果放进去,等下他们进去会有水果香味。”

    牡丹眼神一闪:“还是姐姐去放吧?我刚才已经吸了好几口,怕等下会晕。”

    “那好,你看着点。”石榴拿着帕子捂住嘴,才开门进去,把水果放在桌子上后,快速的去耳房,在那清水里放下药粉,药粉遇水则化,丝毫看不出什么痕迹。

    繁琐的祭拜后,一个老者在一本厚厚的本子上,找出江慕白的名字,在他名字后面写下妻:萧玉芳……

    看着关好的祠堂门,江离笑着道:“二叔,五叔,诸位兄弟,里面已经备下酒菜,大家赏脸一起用个午饭,也好趁机聚聚。”

    “好啊!”江二叔摸着胡子笑眯眯的到:“你如今接管了禁卫军,越发忙碌了,难得有机会和我们一起吃顿饭。”

    女眷一桌,顾尤卿笑着招呼,和气的给大妞介绍这个婶子,那个嫂子,显得很是热情。

    外面的有五桌男的,一喝酒,酒到酣处,很快就称兄道弟的热闹起来。

    大妞不放心江慕白,示意安妈妈去外面看着点,自己也不喝酒,按着可人她们说的,别人吃过的菜才动筷子。

    江飞本来就和江慕白年岁相当,比较亲近,这时相逢,自然一起喝了两小杯。

    “再喝一杯,庆祝你娶了如花美眷。”江飞给他倒酒。

    这时大家吃的差不多了,后面有个族兄弟,起身要走的时候碰到江飞的肩膀,江飞一不下心手一滑,酒壶就掉落在地,弄湿了江慕白和他自己的鞋子。

    江飞赶紧到:“真是对不住,你赶紧去换双鞋子。”

    “没事,我们脚差不多,你和我一起去换双鞋子。”江慕白眼神一闪,热情的邀他一起走向自己的住处。

    顾尤卿看着江慕白和江飞走了,也开始带着大妞送客。

    江慕白推开房门进去,江飞也进去打量了一下,感叹道:“好几年没进来了,这里几乎没变啊!”

    安妈妈先拿来两双鞋子,给他们换上。又端着两杯茶放到他们面前,自己安静的去门边等候。

    这时候牡丹来到安妈妈边上,焦急的道:“妈妈,你在厨房弄什么呢,一股糊味。”

    “哎啊,我忘了这茬。”安妈妈想着早上炉子上,慢火熬得燕窝,看了看里面说话的两人,就去厨房。

    安妈妈一进门,躲在门后面石榴拿着手帕捂住她的口鼻,安妈妈脑袋一晕,着急的喊:“大……”话没说完,就软软的倒在地上。

    牡丹看着石榴到:“不是说那香是皇宫里流出来的,喝过酒的闻到,很快就会有反应的吗?我们倒水去,等下把那位公子请出来,到时……”

    江飞笑着道:“慕白,我先回去了,中午喝多了,我要回去躺躺,有空去白鹿书院找你说话。”

    “好,那你慢走。”江慕白觉得自己想多了,或许没阴谋,自己也酒喝多了,身体燥热,就进耳房去洗个澡。

    牡丹听着耳房的动静,低声道:“好姐姐,我先进去,等成事了就来替换你。”

    石榴无奈的道:“那你快点。”

    “恩!”牡丹心急的边走边解衣带,等到了耳房门口,已经脱得只剩里衣了,推开耳房的门,娇柔的道:“爷,奴婢来给您搽背。”

    “滚出去,”江慕白在水里很快觉得不对,这水里明显被下药了,可恨自己先前注意着江飞,没有注意房间,真是阴沟里翻了船,双手拿起衣服披上:“你在水里放了什么?”

    牡丹看着他双目赤红,呼吸急促,双手紧紧的抓着衣服,脱去自己的衣衫,露出白皙丰满的身子,娇柔的低笑:“爷,你忘记了吗?你那年和奴婢在榻上已经那样了,奴婢被你看了身子,不也是您的人了吗?”

    江慕白狠狠的扭着自己的大腿,大声的喊:“安妈,快进来……”

    他自然知道面前的女人是自己的解药,可是这对自己是奇耻大辱,表示自己再一次被顾尤卿玩弄在手掌心,而且自己在新婚的第二天就睡了通房,置萧玉芳于何地……

    “大爷,这个时候奴婢比安妈妈更有用……”

    牡丹脱光身上的衣物,伸手去抚摸他的白皙的胸膛,诱惑的道:“大爷,奴婢是不是比以前更美了?”

    “滚!”江慕白用力打掉她的小手。

    牡丹吃痛的娇呼:“好痛,大爷,您轻点,奴婢怕疼……”毫不犹豫的伸手要抱住他。

    顿时温香软玉再怀,江慕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推开她的双手不听使唤的握住不愿放开……

    门无声无息的被打开,一个人快速进来把水里的女人敲晕再一把捞出,用被单包裹住她就扔到耳房的榻上,看着惊讶的江慕白低笑:“姐夫,美人在怀的感觉怎么样啊?你不怕大姐,也要小心你那难缠的二姨子啊,绵绵可是说了,要是你万一了,就让我想办法送您进宫服侍皇上呢?”

    江慕白惊喜的看着江家家丁打扮的他:“修宸,快带我离开这里。”

    燕修宸把一颗药塞进他嘴里,又把干净的衣服递给他:“那也要你先穿上衣服啊!我可不想看你这白斩鸡的身体,你也太弱了……”

    江慕白不理会未来连襟的打趣,快速的穿上衣服。

    燕修宸看他穿好衣服,快速的抱起他就几个飞跃,来到边上的一间没人的抱厦:“姐夫,我们就在这看好戏吧?”

    江慕白不由着急:“你快去帮我看看芳儿,我怕姓顾的打她主意。”

    “放心,可人身手绝对不差,”燕修宸似乎对这很熟悉,倒了杯水给他,好心的道:“您还是想想今儿这事怎么交代吧!”

    江慕白狐疑的看着他:“交代什么?”

    燕修宸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绵绵不放心你们,和我一起混进来了,你耳房里的风流事,她可都知道呢?”

    实际上是二妞不放心,问他借安静或者安华,盯着点江家。可是燕修宸怎么会放弃和二妞独处的机会,就打动她一起混到江府了,刚才在外面那个牡丹脱衣服,她就催着自己动手,她去那边盯着姐姐。可是燕修宸就是想看看江慕白的毅力怎么样,说难听点,就算真的怎么了,自己把那女的杀了,一了百了……

    江慕白一口气喝完水,用力揉了揉脑袋,看着燕修宸怀疑的道:“不对,你们要是看着我们,怎么会不知道我被人下药?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燕修宸眼神一闪,无奈的双手一摊:“我也不知道,你们竟然连自己房间也看不好啊?”

    江慕白正想说话,就听到很多人往自己娘的院子跑去,不由疑惑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哈哈,最近不知怎回事,就想来点肉,可是又怕审核不过。

    今天是pk三天的最后一天了,真诚的谢谢大家的支持,在这两天你们的点击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

    当然收到大家额外的票,钻和花花,我好开心,拥抱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