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87 目瞪口呆的结果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燕修宸神情奇怪的看着江慕白:“你真想知道怎么回事,我们一起去看看就知道了?就是不知道你看了会不会舍得?”

    江慕白不安的看着他:“我总感觉你话里有话,我们一起去看看?”

    顾尤卿看到一个婆子对自己使了个眼色,知道那边的事情成了!本来想找江离一起去看热闹,可是一转眼,就不知道他人去哪儿了,自己想了想,对一边的管事妈妈使了个眼色。

    管事妈妈匆匆的出去转了一圈,就进来大喊:“夫人,不好了,大少奶奶他们住的房间起火了?”

    大妞一听,想到已经回去好一会的江慕白,不由脸色一白,带着可人急冲冲的往自己院子走去。

    顾尤卿脸上是掩饰不了的幸灾乐祸,带着一大群婆子赶过去,几个婆子还招呼家丁:“快,都赶紧拿水去救火……”

    大妞走到院子附近的时候,看见里面虽然有烟雾,可是却丝毫没有火星,她觉得这就像是用湿柴弄出来的,不由松了口气!又看到前面拐角处对自己一笑,就不见身影的家丁,突然就安心了,脚步慢了下来。

    顾尤卿看她一副紧张害怕的不敢进门的样子,笑着让人推门进去,仆妇很快用水把里面的湿柴彻底浇灭,又把昏迷的安妈妈拖出来。

    可人很快上前揉捏了安妈妈身上几处,大妞也关心的看着她,丝毫不急着进去。

    顾尤卿看着紧闭的房门也遮掩不住男人的低喘和女人娇媚的呻吟,脸色遮掩不住幸灾乐祸的笑容,声音严厉的到:“青天白日,谁这么无耻白日宣淫,好好的少爷都让贱婢们带坏了,给我打进去!”

    “是,夫人。”仆妇们一拥而上,毫不客气的穿过客厅直奔卧房。

    顾尤卿拉住大妞的手,示意她一起进去,温柔体贴的到:“不过是两个贱婢,你别伤心,到时我替你做主,你千万不要为这个和大少爷置气啊?”

    大妞忍下心里的不安,微微一笑看着她:“多谢夫人,不过夫人怎么知道是两个婢女呢?”

    顾尤卿暗骂自己大意,不过笑容不变的到:“你心里紧张,听不出啦,我听声音就知道了啊?”

    仆妇丫鬟看着不停晃动的大床,发出不停的浅浅“咯吱”身,隔着帐子听着里面大声的娇声低喘,忍不住脸红耳赤……

    顾尤卿看着边上紧张的萧玉芳,皱着眉头道:“青天白日,白日宣淫成何体统,你们把里面的贱婢给我拉出来!”

    四个仆妇一听莫名的兴奋,齐齐大声的应了一声“是”,上前快速的掀开帐子……

    可人快速的蒙住大妞的眼睛,看着帐子里面交缠的难舍难分的三人,掩下嘴边的讥笑。

    顾尤卿看着床上的兴奋的面红耳赤的江离,发疯的尖叫,扑上前去想拉他离开石榴的身体,无奈两人纠缠的和八爪鱼一样,一时竟然无能为力:“啊!不要,不可能,爷你给我下来……”

    仆妇们见是自家老爷,夫人又发疯一样,不由都低着头悄悄退出房间。

    可人也扶着大妞离开房间,大妞一听不是自家夫君,也快速离开春意荡漾的房间。

    江离双目通红的喘着粗气,看着不停拉扯自己的顾尤卿,厉声到:“你给我滚出去,爷宠幸个女人,你敢有意见!”说完看着自己身下哭泣求饶的石榴,拉住边上的牡丹继续缠绵……

    顾尤卿眼含热泪,紧咬住唇,转身离开!踏出房门之际,擦干泪水,目光凌厉,这到底是谁搞的鬼?自己这是舒服太久了,这后院都掌控不住!

    大妞听了安妈妈低声告诉自己的事,明白肯定是二妞他们动了手脚。

    顾尤卿眼神不善的盯着大妞:“大少奶奶,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是你好歹给我一个交代?你说你公爹为什么好好的在你的床上?”

    可人看着她想把这莫须有的罪名扣到萧玉芳身上,不由恭敬的屈膝:“想来是老爷看到大少爷娶了大少奶奶,老爷想起了夫人,忍不住来院子看望夫人,触景伤情,看着两位姑娘,就觉得看见了夫人,忍不住……”

    大妞看的说的动听的可人,忍不住佩服不已。

    江慕白进门听了,嘴角不由讥笑,看着脸色难看的顾尤卿,冷笑到:“夫人想来没有照顾好我爹,竟然让我爹躲到我娘这里来,睡我的通房丫鬟!”

    顾尤卿听了气的脸色发白,强自镇定的到:“你们父子间哪有什么不可以送的,不过是两个不得你喜欢的通房,我另外挑两个伶俐的来侍候你们就罢了。”

    大妞笑着拒绝:“多谢夫人美意,我还是喜欢石榴和牡丹这样的伶俐乖巧会侍候人的!不过既然爹喜欢,这两人就当我们孝敬爹了,夫君想要侍候丫鬟,还是我们自己再去找也就是了!”

    江慕白丝毫不想多呆下去,吩咐安妈妈和可人:“你们把紧要的东西收拾一下,手脚轻点,别打搅我爹的雅兴!”

    顾尤卿看着那两人轻手轻脚的进去房间,很快就拎着两个包裹出来,江慕白就拉着媳妇扬长而去!

    两辆马车慢慢的离开江府,大妞关心的看着江慕白:“你没事吧?我听了安妈妈的话,真是被吓了一跳。”

    江慕白赶紧拉住她的手:“没事,只是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还好修宸和二妞不放心,真是吓着你了吧?以后我们没事不要回江府,我们的家在白鹿书院呢?”

    “好,”大妞微笑的反握住他的手:“我们回家……”

    城门外的马车里,二妞看着对面的燕修宸,真诚的道谢:“这次真是多谢你的帮忙了,也替我谢谢安静和安华。”

    燕修宸笑着拉住二妞的手:“绵绵,我们都要成亲了,说谢谢不是见外了吗?”

    “是啊!我真的没想到我会和你这么早成亲?”二妞见他脸色一变,忙解释:“我是觉的我年纪太小了,成亲太早要是怀孕不是不打好吗?”

    想着他练的是童子功,微微放心了一点,想着把自己和墨如枫怎么认识的事情告诉他,免得他以后知道了心里有疙瘩,想着墨如枫那无声无息的龟息,就开口道:“你的童子功最近怎么样了?我倒是……”

    二妞后面的话没说完,安静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二小姐,你姐姐他们过来了。”

    燕修宸可不想告诉她自己的童子功已经大成,免得她……笑着俯身亲了一下她的脸:“绵绵,等着我来娶你。”

    二妞看着他热情阳光的俊脸上神采飞扬,忍不住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

    二妞快速的下车,见江慕白掀开帘子,姐姐笑着看着自己!脚尖一点,一跃就跳上马车,挤到姐姐边上坐下:“这次吓着了吧?”

    “恩,还好有你们在。”大妞握住妹妹的手,轻声的问她事情的经过。

    江慕白和燕修宸说了几句,就示意福伯继续赶路,听二妞说着他们怎么偷来家丁的衣服,找到空房子,安静把顾尤卿的药都偷来,趁江离喝酒之际,倒到江离的杯子里……

    二妞说完喝了杯水,不怀好意的看着江慕白:“姐夫,美人在怀的感觉怎么样啊?我看那姑娘美丽动人,您是不是怪我棒打鸳鸯啊?”

    江慕白很庆幸二妞离开的早,不过要不是她离开的早,她也不会允许牡丹来勾引自己,见两姐妹都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赶紧到:“我可是清白的,我心里对她们根本没有想法,要不然也不会呵斥她们,这个修宸可以给我作证。”

    大妞听了,忍不住低笑的垂下头。

    二妞咬着苹果看着他,似真似假的笑:“要是你不清白,我就给我姐姐找个清白的去,然后找很多美人给你,让你后院妻妾不宁,每时每刻都看着她们争风吃醋的样子!”

    “我的小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江慕白赶紧讨饶:“我们夫妇自然恩爱有加,白头偕老。”

    二妞见好就收,笑眯眯的到:“那是自然的,姐夫对姐姐这么好,我姐姐怎么舍得离开你呢!你们明儿个回门,姐夫明儿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哦!”

    “多谢绵绵,”江慕白想起蛇鱼的美味,忍不住到:“那我就不客气了,蛇鱼好久没吃了,明儿我可要多吃点。”

    二妞神色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挑眉一笑,流露出猥琐的气息:“还好今年村子的人下田看到蛇鱼,都送到我们家里来了,我让爹按八十文一斤收的,明儿就给你好好补补啊?”

    大妞红着脸拧了妹妹的手一把,又嗔了江慕白一眼。

    江慕白猛然想起二妞那时候说的“补气养血,滋补肝肾”不由对自己媳妇一笑,那自己就更要多吃点了!

    大家说笑间,很快就到了白鹿镇,二妞子路口下了马车,和安妈妈换了车,由三七送她们去紫崖村。

    二妞和可人回家的时候,萧成进山打猎还没回来,二妞让可人去歇歇,自己细细的说起江府的事情。

    李氏和三妞听了二妞说完江府的事情,三妞忍不住惊讶的到:“原来姐姐在江府喝口水都怕水里有东西,洗个澡都能在水里下药?”担忧的看着绵绵:“那姐姐你要是嫁到燕王府,那不是更危险?要不我们不嫁了吧?”

    李氏瞪了三妞一眼:“胡说些什么,你大姐夫和大姐姐那是因为人生地不熟的!二妞去燕王府,自然有自己的院子,到时候有自己的人手,自然不用担心这个!”

    二妞安慰的拍拍妹妹的肩膀:“放心,燕王府里有二公子的暗卫,而且他的院子大都是自己人,要是他没点本事,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啊!”

    三妞感叹的到:“我以后一定不要嫁到京城去,太恐怖了,我还是嫁到镇上和姐姐作伴吧?”

    “你个不害臊的小丫头!”李氏忍不住笑着拍了下三妞的肩膀,恐吓她:“下次再敢这样胡说八道,娘就非要把你嫁到京城去。”

    三妞做了个鬼脸:“娘才舍不得呢?大姐二姐都嫁人了,我就是娘的小棉袄,多陪娘几年,免得娘寂寞啊!”……

    今儿个萧成收获不错,三只野兔,一只野鸡,还有一只百来斤重的野鹿。

    二妞看了不由连连点头:“明儿个大姐夫和大姐要来,这些干脆都留着,明天我们吃顿好的。”

    萧成笑着道:“行啊!那我先去冲个澡。”

    现在天气热了,萧成进山回来都用晒在太阳底下的水洗澡。

    二妞赶紧叫住拎水的萧成:“爹,别啊!您先杀只兔子我们晚上吃,再去捞点蛇鱼养在桶里,姐姐姐夫喜欢吃。”

    “好啊!”萧成好脾气的应了声,就去忙碌,反正看二妞的样子就知道大妞他们肯定没事。

    李氏笑着点了点二妞的额头:“就你会使唤人!”

    “哎呦,我娘心疼我使唤我爹了,”二妞拉住李氏的手臂,不依的撒娇:“您得心疼我啊!我才是您的心肝宝贝,是您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是您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

    李氏听二妞的自夸,忍不住笑:“行了,我怕你了,我心疼你,你去歇着,晚饭娘来做。”

    “那怎么行呢?”二妞拉住她笑着道:“晚饭我和三妞来,后儿我就带三妞去买两个人来洗衣做饭。”

    “二姐真带我去啊!”三妞笑着抱住二妞的手:“那我们后儿早点去,先去镇上逛逛,姐姐,好不好嘛?”

    二妞点头:“行啊!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忙好了大姐的铺盖又忙活我的,想买什么姐姐给你买。”

    “太好了,还是姐姐疼我……”

    房间里的可人透过窗户。看着说笑的母女三人,想着萧玉芳的容貌,忍不住嘀咕:“奇怪,这家的夫人和萧玉芳怎么和大公主有点像啊?”想到二小姐那不错的厨艺,赶紧出门去厨房准备烧火,没办法,人无完人,自己还是觉的二小姐的手艺比自己好多了。

    大郎他们从书院回来,就找在厨房烧菜的二妞问京城的事情,你一言我一语,厨房里瞬间热闹起来。

    吃了晚饭,二妞觉得大郎他们都长大了,也该懂点内宅妇人手段,添油加醋的说了京城的事情,看着他们三人,语重心长的到:“所以你们娶个好媳妇比什么都重要,后院女人一多,你们什么时候着道都不知道!我听人说过,有个人把美丽的女儿宠的无法无天,然后许给他仇人的儿子,把那仇人一家兵不刃血的害死了……”

    三郎嗤笑:“姐姐你骗人,谁会娶仇人家的女儿。”

    二妞一把扭住他的耳朵:“胆子肥了啊!我还用的着骗你,出去和我过两招去。”

    “哎呦,姐姐你轻点,”三郎哀叫讨饶:“我错了还不行吗?娘,您说句话啊……”

    洗好碗出了厨房的可人,看着暴力的二小姐,不由为燕修宸默哀一下,摸了摸吃撑的肚子,转身回房间去休息了。

    四月的天,说变就变,天还没亮就下起大雨。

    李氏被雨声惊醒,忍不住想起身,被萧成一把抱住。

    “下雨了,你这样起来小心着凉。”

    李氏摸了摸他抱住自己的手,低声道:“我看看雨大不大,大妞他们今儿要回来呢?”

    萧成忍不住低笑:“你看不看都一样,老天爷想下雨你还拦的住不成?就三天没见大妞,你就想了啊?”

    “能不想吗?”李氏忍不住叹气:“过几天二妞也要嫁人了,我这才觉得儿子比女儿好,起码儿子是娶媳妇回来,女儿是要嫁到别人家去的!”

    萧成心里也舍不得二妞,只觉得自己的女儿乖巧听话,美丽可爱样样都好,自己先前还想多留二妞几年,没想到一道圣旨,女儿今年就要嫁人!可是见媳妇情绪低落,赶紧哄到:“舍不得女儿有什么难的,我们再生个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听话乖巧,你说那多好。”

    “不害臊,眼看就要做外祖父了,”李氏不由拧着他的手,故作凶狠的到:“你是不是想找别的女人给你生孩子啊?”

    萧成一把抱住媳妇的腰不撒手:“好媳妇,我就要你,来,我们来生个女儿……”

    “不要,恩,我等下要起床啊!”李氏妩媚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进萧成的耳朵。

    “没事,下雨天呢……”

    二妞起床的时候,大家已经吃完早饭。

    可人看她起来,赶紧去厨房下饺子。

    大郎他们今儿还是去书院了,没办法,过几天二妞成婚又要忙三天,还好碰上休假日,那也还要请一天假,干脆今儿就去书院,回来大家一起吃晚饭。

    二妞看着脸色白里透红的娘,揶揄的问:“看来下雨天,娘睡的很香,这精神看着真不错啊!”

    李氏脸一红,总觉得女儿在打趣自己,嗔了她一眼:“去吃你的早饭,吃完了赶紧动手准备午饭,真是的,都快己时了,你姐姐他们还不来?”

    “娘,人家新婚呢?能不黏糊吗?”二妞笑着说完就去厨房。

    “这死丫头,怎么什么都知道,真是的……”

    江慕白和大妞自然是恩爱过度,起不来,还是安妈妈看着时辰不早了,去敲门叫醒他们,匆匆洗漱,喝了碗稀饭就直接去紫崖村了。

    李氏看到女儿脸色不错,才笑着让他们坐下喝茶。

    江慕白笑着道:“爹,娘,对不住,你们等久了吧?今儿我们来晚了。”

    萧成看着女儿,笑咪咪的到:“今儿下雨天,路不好走,没事,吃早饭了吗?厨房里还有饺子呢?”

    大妞不好意思的到:“吃了呢?”

    江慕白爽朗的到:“我宁愿中午多吃点好吃的。”

    “二妞三妞在厨房里动手呢,让我们大家等着吃就是,芳儿,你来帮娘看看那布料怎么裁好?”李氏拉起女儿的手进房间,准备去问点私密的事情。

    可人手脚麻利的端上菜,自己和安妈妈去厨房吃饭,今儿真的有口福,二小姐留了好多菜在厨房。

    江慕白看着桌子上的爆炒蛇鱼,红烧兔肉,炖鹿肉,鸡汤蘑菇,鲫鱼豆腐汤,炒肉片,清炒萝卜,大白菜,忍不住道:“色香味俱全,看着就好吃。”

    “来来来,赶紧多吃点。”李氏笑着先给他夹菜。

    “谢谢娘,娘您也多吃点……”

    二妞看着嘴甜的江慕白,噗嗤一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儿子呢?”

    江慕白毫不犹豫的接口:“一个女婿半个儿,我倒愿意是整个儿呢?”

    “哈哈……说的好!”

    大妞的回门礼过后,马上就是二妞的婚期了,李氏带着新买来的两个婆子,每日都忙个不停的准备铺盖,虽然大多都是燕家送来的,可是铺盖一定要有准备,还要鞋袜……还好嫁衣是燕修宸请好几个绣娘缝制的。

    燕修宸觉得自己去迎亲,陪自己去的人也不能太难看,就去找墨如枫:“好兄弟,四月十八那边,你到时候和我一起去萧家接你嫂子,到时再找几个俊俏点的,最好还要有文采的,去给我撑撑场面,当然草包的和花花公子一律不要。”

    墨如枫喝了口茶,看着神采飞扬的燕修宸,嘴角一翘:“阿宸,你真的要我一起去吗?你不觉得我比你俊俏,要是别人看见我,还以为我才是新郎官呢?”

    “你这小白脸,哪能和我比啊?”燕修宸看着他白皙的肌肤,俊俏的五官,清隽的身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嫌弃的道:“就你这小白脸,有什么好看的,像我这样才是男子汉好不?”

    “男子汉啊?”墨如枫修长如玉的手搭上他的肩膀,低声问:“你的童子功真的成了吗?”

    燕修宸点头,得意的笑:“像我这么聪明的人,自然成了,怎么,羡慕了,后悔当初练鬼息了?”

    墨如枫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只是担心你不知道怎么过洞房花烛夜,要不要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啊?”

    “不用,你只要把你收集的春宫册给我就好了。”燕修宸对他挤了挤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坏小子收集的都是精品,那时我没兴趣和你抢……”

    ------题外话------

    《高冷国师诱妻入怀》

    传言,他不近女色,视女人如粪土!

    ——扯淡!

    初见——

    他亲她嘴,占她身,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拎上马车!

    她能怎么办?逃一次,他抓一次,再逃一次,他再抓一次……

    她终于跑不动了——

    “施主,贫尼已看破红尘,请保持距离。”

    “无妨,本宫愿陪你红尘外潇潇洒洒。”

    “……”

    她静,她懒,她萌,她时而犯二,可一旦穿上那一身皇袍,她也可是惊世绝绝的女王!

    北战韩靖,东镇鲛人,

    披上战袍,她再现杀手本色!

    斗斗奸佞,虐虐渣渣,

    扑倒国师,走向人生新巅峰!

    本文一对一宠文,男强女强,欢喜冤家宠宠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