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88 说好的童子功呢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萧成觉得一回生二回熟,嫁了大女儿再嫁二女儿就很有经验了,反正一切按着大妞的办就是了。

    四月十七,萧家又开始请人忙碌起来,大大的院子里挂红披彩,喜气洋洋,一片欢声笑语。

    大妞也回到家帮忙,看着床上金线红锦的精美嫁衣,交颈的鸳鸯绣的活灵活现,不由轻轻的抚摸,惊叹的道:“这真是巧夺天工,难得一见。”

    想起自己也曾披上洁白的婚纱,二妞眼神一闪,笑着道:“是很美。”

    希望我这辈子能甜蜜美满,像爹娘一样恩爱,能有一个好结局,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真爱的。

    李氏看着精致的嫁衣,难得迷茫的二妞,目光温柔看着她:“绵绵自幼懂事,能把你的日子过好的,别怕啊!”

    晚上,李氏照样来陪二妞睡觉,二妞依恋的抱住娘的手臂,闻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娘,我记得你小时候就这样抱着我睡,特别是我落水那次,你一直陪着我!”

    李氏伸手抚摸女儿娇嫩的脸蛋,温柔的道:“是啊!我的绵绵自小就能干,要不是你,我们可能就不能有现在这好日子。”顿了顿才到:“你爹出事的消息传来时候,娘真怕我们熬不过来,你们身体不好,就怕少了你们之间的一个,你们都是我的命根子啊?可伶你小小年纪,为了生计,一个人进山……”

    李氏说着眼泪忍不住流出来,二妞赶紧拿枕边的帕子给她擦去,温声道:“我知道爹娘疼我们,我们姐妹才能活的这么舒服。”

    李氏温柔的抱住女儿:“二妞妞,你要好好的,人的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你把每一天过得幸福才好。燕王府要是实在不好,你们就搬出去住,反正你们不用在乎燕王府的东西,就这嫁妆,你们这辈子不用愁了。”

    “我知道了,娘。”

    母女俩说了好久的话,看时辰不早该休息了,李氏弱弱的道:“二妞啊,有道是鱼水之欢,就是两人在一张床上睡,要是修宸明儿和你在一起,你要是不舒服就说出来,还有你年纪小,千万不要让他贪欢,知道吗?你要是不懂就问娘?”

    二妞表示很失望,这就是婚前教育,娘,你也太不负责了吧?我还以为有什么香艳的可以听呢,能让你怎么说不出口。

    “额,他应该不会和我睡吧?”二妞决定不为难娘了,还是早点睡吧:“他在练童子功呢?说了不能近女色!”

    李氏舒了口气:“这样也好,反正你年岁小,晚点圆房没事,我们睡吧?”

    燕王府偏僻的东院,燕修宸孜孜不倦的看着描画的分外逼真的春宫画,面红耳赤的想:姿势这么多,一晚上肯定不能都试一遍,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试,看什么姿势最合适……

    外面低低的声音传来:“爷,太子宫里有密信传出来。”

    燕修宸迅速把画册塞好,整个人神色冷峻,低声道:“进来说话。”

    和夜色融入一体的黑衣人,幽灵似的飘入房间,两人悄悄的说了会话。燕修宸低声的嘱咐他一会,黑衣人才无声无息的离去……

    四月十八,天色虽然没有大太阳,可是好歹也没下雨。

    李氏卯时初(早上五点)就醒了,看着睡的小猪一样香喷喷的女儿,无奈的到:“二妞,该起来了啊?”

    “没事,我再睡一会儿,起来也没事……”二妞迷迷糊糊的说完,翻个身继续睡。

    李氏无奈的自己起身,开始忙活。

    辰时初,大妞和三妞把热水拎到耳房,三妞一把掀开二妞的薄被子,笑嘻嘻的到:“赖床的新娘子,该起来沐浴更衣了。”

    二妞无奈的闭着眼睛,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才睁开眼睛看着姐姐妹妹,打了个哈欠:“起来了起来了,我这不是觉得今儿天气好,才多睡一会儿吗?”

    “二姐觉得哪天的天气都好,春困秋乏,没一天不想睡懒觉的,是吧?”三妞毫不客气的笑话二姐。

    大妞笑着拉她起身:“好了,赶紧去洗漱,然后也该沐浴了。”

    等二妞穿好嫁衣,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请来的全福人手脚麻利的给她开脸修眉,又挽了个合欢髻,用红色的玛瑙珠花固定,拿起那并蒂花的金钗插上……

    大妞笑着塞给那夫人一个红封:“多谢婶子,妆我们自己来,您先喝茶。”

    二妞自己化了个妆,看着镜子里眉目如画,脸蛋光滑,不由自恋的到:“真是个美人如花隔云端,可惜就要落凡尘了……”

    三妞:“……”赶紧看了看房间,还好就自己在。

    二妞见妹妹的样子,不由好笑:“三妞,你放心,要是房间里有别人我也不会这么说的啊!你要知道人这一辈子,就是做新娘子的时候最美了,你姐姐我还不能臭美一下嘛?”

    大妞笑眯眯的扶着来添妆的何氏进来,何氏看着大红喜服,容光焕发,娇艳动人的二妞,不由笑着道:“真是三姐妹,三朵花,朵朵都让人喜欢的不得了,今儿新娘子真是美丽的让人喜欢的想抢回家去。”

    说完把手里的一个小盒子给二妞:“愿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多谢夫人!”二妞笑着接过盒子,放在一边:“夫人快请坐。”

    后面端茶进来的李氏,给她奉上茶,笑盈盈的到:“芳儿,你好好陪你师母坐在这儿,等下就吃饭了,你们坐这陪绵绵一起吃。”

    午饭很丰盛,喜宴后不久,燕修宸就带着花轿和二十俩马车,浩浩荡荡的来到萧家。一色俊俏穿着红衣的侍卫,特别是前面的六位公子,个个金冠锦袍,英俊挺拔,风姿过人,引得紫崖村的人都笑眯眯的来看热闹。

    穿着大红喜袍的燕修宸一跃就下马,引的大家更是起哄:“好俊俏的新郎官!”

    “是啊!而且个个都好看,好想把女儿嫁给他……”

    “就你那才十一岁的大妞,还不如我家姑娘,我姑娘十四了……”

    大郎他们小心的看了神色清冷的墨如枫一眼,就拥着燕修宸进院子,有人准备新做的饭菜招呼后面的侍卫进去吃饭,喝酒,一时间热闹不凡。

    三妞好奇的到:“我要去看看穿喜服的姐夫是什么样子的?”

    大妞觉得紫崖村也没什么苛刻的规矩,就也没拦妹妹。

    三妞出门溜到大厅里,看着江慕白,葛耀祖,自家的三个哥哥,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公子,在那一起见礼……目光看到墨如枫的时候不由怔住,她已经好久没看见墨如枫了,如今觉得更加俊俏了,特别是今儿他穿着红色的锦袍,存托的肤色更加白皙,五官更加精美,站在大姐夫和二姐夫边上默默的端着杯茶……

    三妞这时候莫名想到二姐早上的话:美人如花隔云端,原来男人也可以这么形容啊!看着高不可攀,却又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墨如枫察觉有目光盯着自己,不由回头看了一眼,见那圆脸小姑娘对自己一笑,露出小酒窝,忍不住也对她笑了一下……

    热闹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快到了午时末(十二点多),二妞扶着姐姐的手出来拜别爹娘。

    墨如枫看着那盖着盖头的新娘子缓缓走进客厅,心里忍不住一跳,定定的看着她和满脸喜悦的燕修宸一起跪下磕头……

    无论萧成和李氏有多不舍,在锣鼓喧天的喜乐里,大郎还是背着妹妹一步步走向大红的花轿,温柔的到:“绵绵,这里永远是你的家,你无论何时都要记住回来看看。”

    花轿出来紫崖村就换马车,到京城再换花轿。

    坐在马车里,二妞低声问陪着自己的可人:“我哥他们在马车上吗?”

    可人笑着告诉她:“没呢,在骑马,少奶奶放心,边上有护卫看着的。”

    “没事,书院里有马术课,我也觉得马车闷,还不如骑马呢?”二妞说完伸手:“早上我叫你带了零食,你给我来点吃的。”

    可人拿起边上的一个三层木盒,最上面是自己早上才去摘得草莓,中间是一只白切鸡,下面是好几种糕点。

    二妞把盖头翻了一半到头上,拿起一颗草莓放进自己嘴里,一口吃掉后自言自语:“今年的草莓个子小了点,可人,你也吃啊?”

    可人拿出干净的帕子放在一边,随即就开始扯下一只鸡腿递给二妞:“少奶奶,先吃这个,草莓留着等下解腻。”自己也毫不客气的扯下另外一只鸡腿开吃。

    “你说的有道理。”二妞接过鸡腿啃起来:“可人,你要不别回去了,干脆留下陪我吧?等以后你想嫁人我还送你两台嫁妆。”

    可人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忘记告诉少奶奶,奴婢三年前就已经嫁人了,可是夫君在任务的时候没了,就又回到宫嬷嬷边上继续侍候公主!”

    二妞微微一叹:“看来我们了解的还不够啊!你还这么年轻美丽,等有好男人再嫁一个?”

    “再说吧?奴婢觉得一个人也挺好的。”可人看着二妞:“少奶奶要是想奴婢留下,见到大公主的时候,把奴婢的卖身契讨来就是了!”

    二妞忙点头:“好啊,就这么说定了,来来来,我们赶紧吃……”

    骑在骏马上的墨如枫,时不时的看着二妞坐的马车几眼,觉得自己心里酸酸的,这种滋味让他简直快忍不住去马车上见绵绵,他真的体会到当时绵绵看着自己迎娶新娘的心情,那么绵绵此时此刻,是不是也在等自己掀开帘子去看她一眼……

    马车很快就到了京城附近,大郎继续去背妹妹下马车换花轿。

    马车上,嫁妆则由可人和安华他们押着快速前行,后面的一行人和花轿也开始进京。

    裴欣然站在酒楼二楼的窗户边边,看着楼下热闹的迎亲队伍,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大郎他们,捏着手里的帕子对边上的温渡到:“我们成亲的时候,一定要这么热闹,不,要比这热闹,好不好嘛?”

    温渡看着楼下的嫁妆,微微一笑:“好,我们的日子就在十天后,明儿我让人送银票给你,你让你姨娘给你多置办点就是了?”

    “你真好,不过别给我送银票了,我家外祖母已经给我娘一万两银票。”裴欣然得意的看着他:“爹给了我两千私房,公中又有两千两银子的嫁妆,我姨娘再添了五千两,表姐又求着太子给我两台嫁妆,小舅舅去给我置办嫁妆,你只管怎么热闹怎么来就是。”

    温渡听了她的话,想到她不菲的嫁妆,笑的更温柔:“看我,忘记你外租家是茶叶大家,到时候有事尽管让他们来找我们就是。”

    “温郎,你对我真好。”裴欣然忍不住扑倒他怀里,自己庶女的身份能嫁给他,这下总算可以比过嫡姐了,特别是表姐竟然有孕在身,等表姐生下孩子,自家……

    燕王府里,唐安安面带笑容的看着礼部的人井井有条的安排事宜,什么事情也不用自己这个继母插手。想到王爷亲自打应自己,世子的位置留给自己的儿子燕修宝,也带着自己的儿媳妇叶梅衫,努力装出笑容来招待来客。

    大公主带着孙媳妇木婉燕在空空荡荡的的新房里喝茶,看着新人的嫁妆先一步送进来,宫嬷嬷她们一起带人动手,井井有条的布置房间,很快房间就变得雅致起来。

    梅嬷嬷带人把有些东西放到隔壁的库房,准备让新娘子自己来整理,她们今儿个只要把新房弄好,等着新娘子来坐床就好。

    没过多久,就听到前面喧哗阵阵,明显是新人进门了。

    燕修宸看着脸上笑意袭人的爹和捧着自己娘牌位强笑的女人,面色如常的和新娘子按着礼部的人指示叩拜,随后去新房。

    京城里的风俗比较传统,特别是礼部的人更是严格按照规矩来,称心如意,合欢酒,同心结……

    二妞表示:还好我聪明,路上吃饱了,要不这个时候还不给一口饭吃,一口水喝,还不给你们饿死!可是人有三急,我忍……

    大公主看着红着脸低头的新娘子,笑容满面的燕修宸,脸色铁青的墨如枫……可是墨如枫为什么这样看着新娘子?大公主微微皱了一下眉,很快笑着道:“好了,阿宸,阿枫,你们出去好好招呼客人,新娘子有我们陪着呢?”

    “是,孙儿知道了。”墨如枫回过神,赶紧应下。

    二妞听到墨如枫的声音,忍不住惊讶的微微抬头看了墨如枫一眼。

    墨如枫刚好转身又回头,看着娇艳可爱的绵绵,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似乎诉说千言万语……

    二妞见他看自己,赶紧低下头,很快新房里的人就拥着燕修宸出去喝酒了。

    二妞抬起头看着自己左边不远处的中年妇人,红色滚金边的垂袖上衣,秋香色的裙子,黑发中隐约有几丝银发,望月髻上只有两只玉钗,看着眉目动人,脸上没有什么皱纹,一脸的和蔼可亲!

    “外祖母安。”二妞按着可人教自己礼节,(新娘子坐在床上不能动)并不起身,微微欠了欠身子,打招呼。

    燕巧巧微微点头:“恩,你歇着吧,有事叫可人就是,我先回去了。”

    说罢,示意木婉燕和自己出去,后面静身而立的丫鬟婆子,也全随她们离开。

    “耳房在哪?”二妞一见房间里没别人,赶紧拉住边上的可人。

    可人笑着上前带路:“奶奶随奴婢来就是。”

    燕修宸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时辰后了。

    期间二妞吃了顿丰盛的饭菜,看了看自己住的地方,房间里面有耳房,还有个小书房,外面有花厅和客厅,地方宽敞……二妞觉得环境不错,洗了个澡,准备上床休息,可惜可人不让自己睡,自己好想躺倒床上去睡觉了。

    可人看见燕修宸进来,赶紧让人往耳房里送热水,随后带人掩门离去……

    燕修宸进来坐到床上,笑着凑近红色睡衣的绵绵:“绵绵,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媳妇了,嘿嘿……”

    二妞看着边上的人浑身酒气的男人说着傻话,不由一笑:“是,夫君,您先去洗漱吧?热水已经备好了!”

    燕修宸想着绵绵年纪小害羞,还是下次再叫她帮自己洗澡吧?对她微微一笑,应了声“好”,就去耳房洗漱。

    二妞毫不客气的上床,盖上被子,准备睡觉。

    陌生的环境,二妞一下子睡不着,想到自家的兄弟已经叫可人留意,明儿个见过燕王爷他们,还要去公主府见大公主,还有可能见到墨如枫……

    闭着眼睛想事情的二妞突然发现有人掀开被子扑向自己,下意识的一脚蹬去……

    燕修宸很快的洗了澡出来,以为绵绵害羞不敢面对自己,就先上床等自己了,也想上床和媳妇亲热亲热,没想到一时不防,进入被她一脚踢下床,不由惊讶的到:“绵绵,你……?”

    二妞回过神,赶紧睁开眼睛下床扶起他,见他手捂住胸口,紧张的拉开他的手去拉扯他的寝衣:“对不住啊!我不习惯,不是,我还以为,哎呦,你没事吧?”

    燕修宸一把抱住她,感觉怀里娇小又软绵绵香喷喷的身子,心猿意马的到:“没事,我们早点休息吧?”

    他的手似乎有意识的抚摸自己怀里的美人,二妞羞红着脸,低声道:“你别这样,你不是在修炼童子功吗?”

    燕修宸低下头亲吻她的脸,呢喃:“绵绵,一刻值千金,我们怎么能空渡呢?”

    二妞下意识的想推开他,却被早有防备的燕修宸紧紧抱住,不能动弹,燕修宸一用力,两人随即就躺倒床上。

    二妞不由羞愤的看着压着自己的他:“说好的童子功呢?你个禽兽,我才十四岁啊!”

    “嘿嘿,绵绵,我的好媳妇,我童子功已经练好了。再说,洞房花烛夜,我要是没用,那我还是男人吗?”燕修宸毫不放弃的攻城略地,一下子两人就相对。

    燕修宸觉得自己恨不得把柔若无骨的人吞下去,面红耳赤的凭着本能为所欲为,只觉得天底下再也没有比这更舒坦的事情。

    二妞见躲不过,就努力放松身体接纳他……

    第一次,没一会儿燕修宸就忍不住一塌糊涂的倒在绵绵身上。

    绵绵舒了口气,推了推他:“你赶紧起来,把我压扁了?”

    燕修宸起身看着自己身上沾染的一点血迹,一把抱起床上的人儿低哄:“为夫抱你去洗洗,宝贝,你疼吗?”

    绵绵没想到他这么体贴,不由忽略身体的不适,抱住他的脖子低低的道:“还好,泡个热水澡就好了!”

    “那就好,”我就不客气了,宽敞的热水池里,燕修宸毫不客气的抱着娇软的媳妇,任凭她骂也不愿放弃自己的福利,直到一个时辰后,才餍足的擦干两人的身体,心满意足的抱住媳妇上床睡觉……

    ------题外话------

    太子:父皇,燕王府的世子不能是燕修宝。

    皇上:你说的不错,燕王府太平静了,这样不好啊?

    唐安安:我儿子不是世子,那么谁做世子都必须死!

    二妞:有刺客啊,废去武功,男的送去做小倌,女的送去妓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