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89 阴谋明谋和秘密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虽然已是晚上,富丽堂皇的皇宫里,有的地方却依旧灯火通明。

    养心殿里,珍珠为帘,金龙为柱,珊瑚成窗,拳头大的明珠为灯,地铺蓝田白玉,摆设更是件件都是价值千金,也难觅的精品,却又布置的分外雅致。

    年过五旬,头发斑白,身材中等的皇帝燕成君,懒洋洋的靠在宽敞紫金椅子的抱枕上,却还是威仪逼人的令人不敢直视,看着下首的健壮年轻的太子燕熙然,咳了几声到:“朕的身子越发不中用了,前朝你也多留点心,咳咳,你知道为什么我扶持老三吗?”

    燕熙然恭谨的道:“儿臣知道,父皇是想儿臣做事更谨慎。”

    “你能明白就好,”燕成君看着他点头:“既是为了磨砺你(你不够好就换掉你),也是为了让你内敛,你先前有一段时间太浮躁了,明年此时就是你的登基大典,朕也可以去陪父皇参禅!”

    燕成君不是不想继续坐在这把椅子上,可是身体实在不太好,又不想三儿子继续争下去,免得性命不保。

    燕熙然闻言起身掀起衣袍跪下,掩住眼里的惊喜,沉稳的道:“儿臣谨遵父皇教诲,必定友爱兄弟。”只要老三不作死,留他一条命也无妨。

    “起来,”燕成君示意他起身,看着他到:“燕亲王递折子上来,请封燕修宝为世子,这事你怎么看?”

    燕熙然微一沉吟就到:“儿臣以为不可,燕家修竹盘踞东边边境,军功赫赫,燕家已经不能不防!要是燕修宝做世子,燕王妃肯定不会为难燕修宸,这样下去燕王府不就是铁板一块了吗?”

    燕成君点了点头,欣慰的看着他:“不错,你想的周到,明儿把折子退回去,可也别明说不愿意,让你的人露点风声出去就行。”

    “是,模凌两可燕王妃他们才会急。”燕熙然忍不住好奇的问:“父皇为何对大长公主和燕修竹兄弟如此另眼相看?”

    “咳咳!你以为你皇祖母怎么没的,那是你皇祖父亲自让人灌下毒药……”燕成君喝了口茶,讥笑:“朕的暗卫和御林军算什么,父皇手里还握着兵符,还有一批不下于万人的暗卫,要是朕赶尽杀绝,这皇位说不准现在也是别人坐的,熙然,你记住没有万全的把握,千万不能动手,但是你可以借手杀人……”

    燕熙然心里一凛,没想到还有很多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更加恭谨的应了声。

    外面侍卫太监林立,里面父子两人说了很久……

    第二天早上细雨绵绵,燕王府东苑喜房里,两人如那交颈鸳鸯一样睡的香甜,可见昨晚真是累到了。

    可人看着时辰不早了,轻轻的推门进花厅,示意四个丫头拎着热水去耳房,待她们出门后,自己隔着博古架和珠帘低声道:“二爷,二奶奶,该起了。”

    “恩。”燕修宸应了一声,看着听到声音往自己怀里钻的小媳妇,忍不住低头用自己脸颊摩擦绵绵红扑扑的滑嫩的脸蛋,见她钻到自己的怀里,那美好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吸了口冷气,好想……可是好可惜时间来不及了!

    燕修宸低声哄:“媳妇,该起床了,今儿我们还有事呢?”

    绵绵听到他的声音,猛地坐起身,低呼:“忘了今儿我们要行礼,快点起床!”

    起身的时候,那酸痛的腰和不可说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皱眉又坐在床上,瞪了他一眼。

    燕修宸马上体贴的揉着她的腰,心疼里又忍不住露出得意:“绵绵,都说就第一次不舒服,我们下次的时候,你就不会不舒服了啊!”

    二妞被他揉的舒服,忍不住“恩啊”的附和了几声。

    燕修宸低头看了看自己不能掩饰的地方,决定自己去洗冷水澡……

    二妞泡了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燕修宸已经洗了冷水澡出来,坐在花厅等她一起吃早饭。

    桌子上放了小碗的饺子,桂圆莲子羹,燕窝,肉丝面,馄钝,馒头,包子,还有好几碟糕点。

    两人姿势优雅,速度凶残的把桌上热的食物都一扫而光。

    二妞吃完就赶紧让可人替自己梳妆,挽了个流苏髻,插了金步摇,简单的描眉,点了胭脂提气色,换上红色的石榴裙,让可人拿着东西,就和燕修宸去前面准备敬茶。

    燕修宸轻声问边上的绵绵:“累不累,难不难受,要不要叫人抬轿子来?”

    绵绵嗔了他一眼:“还好我练武后,身体底子好,没事!对了,我哥他们回去了吧?”

    后面不远处的可人马上到:“二少奶奶放心,舅爷他们吃了早饭,是奴婢亲自送他们上车的。”

    绵绵点了点头:“那就好。”

    大厅里,燕晨华和唐安安在四个妾的服侍下,吃了早饭没多久,燕修宝就和自己的媳妇叶梅衫带着嫡子燕骅来请安,后面还跟着两个庶出妹妹。

    唐安安看也不看庶出的女儿,抱着孙子亲了一下,问了会话,就让奶娘抱着去边上吃早饭。

    “咦,修宸他们怎么还没来啊?”燕修宝鄙夷的道:“到底是娶了泥腿子,难登大雅之堂,一点规矩也不懂!”

    他明明比燕修宸大一岁,可是东苑和公主府的人都称呼他二少爷,自己这个二少爷算什么,一个燕王府两个二少爷,自己这么多年来简直恨死燕修宸了。

    唐安安见燕晨华脸色不好,忙笑着劝道:“新婚夫妻,这不是很正常嘛?我们再等等就好了,来,大家坐下说话。”

    燕晨华满意的看着唐安安,温和的道:“难为你知书达理,对了,明儿我就去看看那折子的消息。”

    唐安安风韵犹存的脸上笑容温和:“不急呢?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修宸就是对我有点误会。”

    又笑着打开自己准备的见面礼示意他看:“王爷替我看看,这两对金镯子和两百两银票会不会太少啊?”

    燕晨华笑着道:“王妃好大方,这一对好像还是皇太后赏的,不错,都是好东西。”

    叶梅衫忍不住看了眼婆婆给新媳妇的东西,心里也不舒服,虽然是金手镯,可是那内造的工艺可真是难得!凭什么不留给自己,反而留给她……

    唐安安笑着道:“王爷记性真好,一对是皇太后赏的,一对是皇后赏的,只要新媳妇喜欢,我也算对的起姐姐了……”

    燕晨华想起早逝的墨愁,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知道皇太后的死,应该是墨愁造成的。她倒好,自己一死了之,可是自己担惊受怕了多久,那时候他真的是恨不得他们兄弟死了算了,免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燕修宸进门,看见爹看自己隐隐厌恶的眼光,就知道肯定是那女人又提起娘的事情,面色平静的让人捧来娘的牌位,示意唐安安捧着,才在他们前面的绣团上跪下,磕了头,又敬了茶,递上针线,收了见面礼……

    唐安安掩饰厌恶的让大管事拿走晦气的牌位,打量虽有几分姿色,却还是满脸稚气的新娘子,心里更放心了,笑着道:“你们赶紧去大长公主府吧,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

    燕修宸眉眼沉静,脸色淡然的到:“不用了,我们要多陪陪外祖母。”说完,转身就走。

    二妞屈膝行了个礼,也转身跟上燕修宸的脚步。燕修宸对自己说过,他不会要燕王府世子的身份,自己和燕王府的人保持距离才是最好的。

    墨如枫昨夜回府后,就独自进书房去歇着。

    木婉燕早上起来听说他没叫人服侍,自己赶紧去服侍他起身。

    两人用了早饭,携手去给大公主请安。

    墨家和公主府只隔了一道墙,墨子规带着自己的妾室,两个儿子和孙子孙女住在墨府,等闲不踏足公主府一步。公主府里大长公主和墨如枫住,如今有了木婉燕,好歹也算有三个主子了。

    墨子规虽然年过六十,可是丝毫不显老太,修长清隽,身穿浅灰镶红边的袍子,正侧身和燕巧巧说话,见墨如枫进来就坐正身体含笑看着他们。

    墨如枫和燕巧巧请了安:“祖父祖母安!”

    墨子规点头到:“都坐下说话。”

    侍女悄无声息的给他们上了茶,又退到门边,静静的如同不存在。

    燕巧巧看着品茶的墨如枫,神色不明的到:“阿枫,酒多伤身,你也注意点,免得燕燕担心。”

    “是,孙儿记下了。”墨如枫听着祖母的话,却觉的祖母话里有话,心下一凛。

    木婉燕新婚至今很满意,夫君是一等一的俊俏体贴,上无公婆,祖母又和蔼可亲,祖父根本不管这边的事情,那四个貌美如花的通房,这辈子只能是通房,谁叫大公主最恨妾室呢?

    木婉燕把带来的小盒子放在桌上,笑着道:“都怪我昨儿没注意爷喝多了,就是不知道昨儿表哥有没有喝多?要不等下表嫂该怪爷没好好的挡酒,委屈了表嫂?”

    燕巧巧笑着道:“那你给表嫂赔罪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木婉燕指了指木盒,笑着道:“怕表嫂嫌弃,装起来……”

    “二爷,二奶奶来了!”梅嬷嬷亲自领着燕修宸和萧玉绵进来。

    墨如枫忍不住看向进来的绵绵,她身穿红色裙子,显得肤白貌美,圆脸娇嫩可爱,低着头落后燕修宸一步看着乖巧无比。

    新人跪下磕头:“外祖父,外祖母安!”又端起边上嬷嬷递来的茶敬上:“外祖父外祖母喝茶!”

    又把可人递来的鞋袜奉上,以示自己贤惠,由公主边上的嬷嬷接过。

    墨子规接过茶喝了一口,就把两个红封递给燕修宸:“夫唱妇随,白头偕老!”

    燕巧巧接了茶喝了一口,递给萧玉绵一个盒子,温和的到:“夫妇恩爱,子孙满堂。”

    燕修宸把东西放在边上可人的托盘里,示意媳妇随自己来到墨如枫面前到:“这是你们的表嫂萧玉绵,这是表弟墨如枫,弟媳木氏!”

    墨如枫微微倾身,低沉的到:“见过表嫂。”

    二妞微微屈膝:“见过表弟。”

    木婉燕也笑着屈膝:“表嫂好……”

    无相见礼,又说了会话,墨子规就起身离开公主府,没有留下用午饭。

    燕修宸吃完午饭就带着媳妇告辞,准备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书房里,燕巧巧看着墨如枫低声道:“阿枫,你这两天不对劲,你什么时候认识萧氏的?”

    墨如枫毫不意外祖母的犀利眼神看透自己,低声道:“她就是孙儿在覃山时的救命恩人,以后孙儿不会了。”

    “记住就好,阿枫,我决不允许你和阿宸之间因为一个女人出了乱子!”燕巧巧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你姑母用命换来你们三人活命的机会,我决不允许你们为了儿女私情,忘记大事,要不我宁愿亲手解决了萧氏!”

    墨如枫掩下惊慌,低声的到:“祖母的教诲,孙儿紧记在心。”

    他知道,这个时候求情的话,反而会让祖母更忌讳绵绵,而祖母的心机,自己不敢小觑,他在杨嬷嬷口中知道,祖父其实很爱祖母,明知道娶了祖母会遭到皇上的忌讳,还是娶了。

    娶了祖母后,祖母让他人前冷落自己,又找来和他死去的夫人相像的女子做妾,自己带着儿女住在公主府,做出一副被抛弃的样子,演出了这出大戏,瞒过了多少人的眼睛!要不是自己知道祖母的房间有密道,祖父其实差不多天天来陪祖母,也要以为祖母这辈子孤苦终老,而祖母生了龙凤胎后,伤了身子,祖父那一屋子妾,却连个庶女也没有生出来……

    燕修宸和二妞回去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午觉,晚上继续精神抖擞的和媳妇研究春宫册!

    二妞发现原来古人更懂情调和,那姿势那注解,真是让人耳目一新……自己真是太孤陋寡闻了啊!

    回门前的一天,在二妞的坚持下,威胁下,两人总算是安稳的睡了一夜。哪怕半夜感觉到边上的人离开自己,好像去书房,二妞也毫不在意的转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燕修宸听了暗卫的话,忍不住皱眉,自己想了想,才悄悄的回房继续抱着媳妇睡觉。

    二妞三朝回门后,就正式接管了东苑,在可人和刘嬷嬷的帮助下,倒也很快上手,毕竟东苑大都是自己人,而有几个特意留着的探子,是不能接触到二妞的。

    四月二十二的早上,燕修宸已经去书房,二妞睡醒起身后梳洗,吃了碗饺子,就拉着可人去练武场……

    墨如枫来到燕修宸书房的时候,二妞一身浅红色的长裙,正坐在燕修宸的对面,端着一碗刘嬷嬷给她特意熬的补药小口小口的喝着,墨如枫动了动鼻子,眼神一暗:自己绝对不会弄错,那绝对有可以避孕的依然花,那么绵绵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提醒她……

    绵绵见他来了,点了点头就出来书房,免得打搅他们说话。

    刘嬷嬷捧着张帖子来,恭敬的递给她道:“二少奶奶,这是四月二十八温府温大公子娶媳妇,您过目。”

    绵绵拿起帖子翻开一看,新郎是通政司参议,温渡,新娘竟然是裴欣然,不由疑惑的问:“刘嬷嬷,我记得裴家二姑娘的嫡母就姓温,这是一家吗?”

    刘嬷嬷低头会话:“是,温紫琅是裴家二小姐的嫡母,现在把庶女嫁给温家大公子,温渡。不过如今裴欣然的表姐吴娟,进宫服侍太子,又怀有身孕,如今出宫为表妹添妆,自然声势大了点。”

    绵绵点头:“我知道了,你下去罢。”

    书房里,墨如枫眉头紧皱的看着燕修宸:“你说真的?可皇上真让你做燕王府世子,那就是把你放在火上烤,这下我们怎么办?”

    燕修宸摸了摸干净的下巴:“大哥让我千万别轻举妄动,这个时候我们的势力不能外露,只能示弱,我估计很快就会有动静,你最近小心点。”

    墨如枫点头:“我知道,我要出去一趟,到时候装病避到别院,你们也要小心。”

    燕王妃那里,外面仆妇成群,静身而立。里面唐安安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美丽女人,缓了缓气才到:“真是多谢奉仪,我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吴娟体贴的看着她:“王妃娘娘客气,太子心里十分愿意二公子做世子,毕竟三公子游手好闲不务正事,怎么能当世子重任?可是燕大公子密信呈给皇上,说燕三公子才是王府世子……在太子的劝说下,皇上答应先压下此事,此次妾出宫为表妹添妆,太子让妾拜访王妃娘娘,还请娘娘早作准备才是。”

    唐安安脸上堆满笑容:“可见是太子看重奉仪,愿奉仪早日生下小皇子,到时候母凭子贵,奉仪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借王妃娘娘吉言,先告辞了!”吴娟起身。

    唐安安亲自扶着她走出门口,由等候的嬷嬷扶住吴娟,很快离开燕王府。

    唐安安回到房间坐下,下首的几个管事妈妈低头听她的吩咐。

    “昨儿王爷歇在哪儿的?”

    “禀王妃,是在文姨娘房里。”一个婆子低头会话。

    唐安安弹了弹手指:“给文姨娘送去合欢酒,让她今儿晚上继续侍候好王爷,务必不能让王爷出房门一步。”

    “是!”

    燕晨华现在贵为王爷,虽然年轻那时候喜欢唐安安,后来不得已又娶了墨愁!可是无论先夫人墨愁在的时候,还是娶了唐安安后,房里也没少过通房。特别是安安贤惠,总是挑年轻美丽的女孩来侍候他:“这些娇嫩的花儿,我看了都喜欢,何况是王爷呢!不过您喜欢归喜欢,可不能喜新厌旧。”

    燕晨华冲着唐安安体贴自己,哪怕知道后来几个庶子死了都有她的影子,也没追究。

    这文姨娘是今年唐安安新找来的,年轻美丽,妩媚动人,又能说会唱,十分和燕晨华的心意。他下午回到府中,本来想去陪王妃,可是见她亲自在二门边等着自己,忍不住又陪她回到花苑,就着小菜喝了酒后,忍不住抱着美人滚成一团……

    唐安安的房里早早的熄了灯,只有梳妆台上的明珠发出淡淡的光芒,朦朦胧胧的照耀出她保养良好的身影。

    她沐浴后坐在凳子上自己梳着长发,后面一个男人悄无声息的进来,一把抱住她就把她扔到床上。

    她紧紧的抱住他,娇柔的到:“汤哥哥,你轻点,急什么呢?”

    男人丝毫不顾忌她的话,快速的和她纠缠在一起,低沉的喘息伴着娇柔的呻吟,春光无限好……

    良久后,男人抱住她,低低的问:“安安,你这个月找我七次了,我常来不安全。”

    ------题外话------

    安安:我只是找你动手杀人!

    汤盛欢:那你让我晚上来干嘛

    《都御使夫君吊炸天》

    以当王妃为目标丝女周玉终于穿越了,而且穿到尚书府嫡女宁倾城身上!发现穿越后条件还不错的时候,宁倾城那颗当王妃的心彻底硬成了秤砣

    然而她的王妃梦还没开始就夭折了……好死不死被那个不长眼的皇帝陛下一句话赐婚给了本国都御史百里无颜

    宁倾城气愤不已,为安抚自己受伤的小心脏,她暗暗立志傍上王爷凤珺逸,于是便开启了坑蒙拐骗骂的坑夫模式,旨在坑惨都御史这位名义上的老公!

    都御史百里无颜一个不起眼的小官硬让他当成一个吊炸天的天职。有着令人惊叹的容貌,过人的智商和高超的武艺,却偏偏娶了一个妄想当王妃并且立志坑他的作死媳妇,天天跟在她后面收拾烂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