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90 刺客的最好归宿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唐安安那时以侧妃的身份进府,有一次想对墨愁下药,准备在她和侍卫苟且时人赃俱获,可是被心眼多的墨愁调换了茶杯,她自己和侍卫副统领汤盛欢一夜鱼水之欢。她那时葵水刚过,和他一起后身子青一块紫一块,就不敢和还是世子的燕晨华在一起,等身体好了,燕晨华又有事出京,而她隐约觉得自己有了身孕。

    自从和侧妃在一起后,汤盛欢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是一天天过去,侧妃丝毫没有音讯,一个月过去,等有一天他在花园里见到她时,她挥退丫鬟婆子,低声的到:“我有你的孩子了,你说怎么办……”

    唐安安脑海里想到自己和他的往事,微微一笑,随后又皱眉:“我们的打算可能不成了,燕王爷还得多活一段日子!”

    汤盛欢皱眉,他当初和安安之前就已经成婚,媳妇生下一个女儿,后来就只有燕修宝这个儿子,就想早点让燕修宝变成世子,才能在燕晨华死后名正言顺的继承燕王府,他也不用偷偷摸摸的来见安安。

    唐安安看他皱眉,就低声道:“让修宝做世子的折子是上去了,可是燕修竹密折给皇上,想让燕修宸做世子,继承燕王府。”

    汤盛欢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是今儿来的人带来的消息吗?”

    唐安安依恋的缩在他健壮有力的怀里:“是太子宫里的奉仪带话出来的,太子想拉拢燕王府。”

    “我知道了,”汤盛欢低低的吐了口气:“我尽快找人动手。”

    “那你小心点啊!”唐安安不舍的抱住他。

    汤盛欢翻身压住她低笑:“舍不得我走啊!还没喂饱你,我怎么舍得走……是我厉害还是王爷厉害,恩?”

    “没见我把他往别处推啊!……”

    四月二十五的午后,两人一起吃了午饭,二妞想了想,问一脸幽怨看着自己的燕修宸:“夫君,你这两天吧,怎么老是晚上出去,还不回家过夜?当然,要是不能说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告诉我!”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表面上是无所事事的公子哥,可是谁知道他暗地里做些什么勾当,天色一暗,这偏僻的东苑,飞来飞去的“鸟人”可不少。

    燕修宸看着门外的侍女,拉着二妞来到书房,抱住她到:“你也知道我们兄弟是皇帝的眼中钉,现在太上皇在,还能保命,可是我们肯定要早做准备是不是?”

    二妞傻乎乎的点头:“是!”早就猜到了好不好?

    燕修宸努力在脑海里,找不会吓着媳妇的话来说出自己兄弟准备谋反的事情:“所以啊!我和大哥就决定,不让太子坐皇帝,这样太子就不能想对我们动手了,是不是?”

    二妞迷茫的点头:“是啊!”直接说皇帝轮流做,今年到你家就行!

    燕修宸用引诱小白兔的语气继续到:“我大哥正在联系人马,现在不能让皇上他们察觉,那我和如枫就一面暗地里提供能粮草,装备什么的送到边境,一面留下做人质,免得皇上有戒心,对不对?”

    二妞若有所思的应了声:“对啊!”就是不知道你们的后手怎么样,千万不要太没用,自己做了炮灰。

    燕修宸赞赏的看着处事不惊的媳妇:“现下皇上想让我做燕王世子,这样燕王妃他们自然会找我们麻烦,可是我又不想暴露出我的实力,要是有事,我就顺势受伤,到时候就靠你保护我了?”

    “所以我就是要保护你?”二妞看着他,惊讶的道:“我们要有危险了?”

    燕修宸捧住她的脸亲了亲:“媳妇真聪明,不过你放心,我送八人去你家保护爹娘他们,要是有不对,他们会直接带着你爹娘进入紫崖山,或者来京。”

    二妞点了点头,感激的看着他:“你对我真好!”

    “你是我媳妇,我不对你好对谁好?”燕修宸抱着她:“不过,你自己要注意安全,我就靠你美女救美男了?”

    二妞觉得他脸皮很厚,无奈的点头屈服:“我要给我爹娘写封信去,可以吗?”

    “放心,我给爹娘的信里写的清清楚楚,送去的人本来就是我特意培训出来,洗衣烧饭,种地什么的都会。”

    二妞开心的抱住他,燕修宸低笑:“媳妇,晚上你还可以更热情,可惜晚上有事啊?那我们去院子里散散步?看看能不能掉出鱼来?”

    “所以我们就是钓鱼的虫子,”二妞起身随他一起走出去,觉得院子了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夫妇,像饿了很多天的狼看到了美味的肥肉。

    四月正是花开柳绿的好时节,燕修宸挥手让可人她们退下,自己携手二妞,进园子摘了朵芙蓉花,送给她赏玩。

    一切很和谐,新婚甜蜜的夫妇,温暖的阳光下相视一笑,瞬间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两个除草的园丁,二个拎着篮子低声说笑的仆妇,分别从两边过来,看见他们赶紧过来请安:“奴婢(奴才)见过二少爷,二少奶奶!”

    燕修宸似乎嫌弃他们打乱了自己和媳妇的花前月下,嫌弃的挥了挥手:“赶紧走,没眼色的……”

    突然之间四人一起动手,匕首和拳头挥向他们的脑袋!

    “媳妇救命啊!”燕修宸瞬间一声惨叫,抱头躲在二妞后面,刚好躲过其中一个的匕首。

    二妞一手撑在他的背上,一脚踢落其中一个女的手里的匕首,一拳和其中一个男的拳对拳的碰撞,那男的低呼一声垂下手,觉得自己的手打在铁板上。

    二妞一个旋身,红色的裙子飞扬,微微露出里面红色的存裤,双脚踢向另外一个拿着匕首,快要刺到蹲在地上的的燕修宸脑袋的女的,用力一踢,那女的就被二妞踢出几步远。

    几乎是转眼之间,四人都被二妞放到在地,见有人想跑,飞快的在每人的腿上补上一脚,听到哀嚎的“哎呦”声过后,四人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燕修宸见没事了,才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来,一面大呼小叫:“快来人,有刺客,都快滚过来啊?”一面又过去往他们的身上踹,嚣张跋扈的到:“你们竟然敢来杀我,长了雄心豹子胆了是吧?哈哈,我一脚就能踹死你们……”

    二妞觉得自己的夫君演戏还是很厉害的,当初能被自己一脚踹出,还能生龙活虎过洞房花烛夜的,现在却几脚下去还踢不死人?

    很快可人她们带着几个婆子小碎步的跑来,大惊小怪的喊:“有刺客啊!天哪!刺客都被二爷抓住了?……”

    地上的几个倒霉刺客,心里哀嚎:好倒霉,碰上母老虎和不要脸的二公子,早知道就,就多几个人来了,谁知道这女的这么厉害,该不会是二公子被逼娶她的吧?

    二妞看着地上的人被她们五花大绑,很佩服她们的先见之明,连绳子都能随身带上,好奇的拉住还在踢人的燕修宸,问:“夫君,这刺客抓起来,你们怎么处置啊?”

    “处置?”燕修宸看着她,翻了个白眼,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自然是杀了,要不还能怎么办?又不能留着吃肉?”

    二妞上前看了看四人,发现都还年轻,只是在脸上简单的易容了一下,就笑着道:“夫君,你怎么能这样凶残,动不动就杀人什么的多不好?”

    被绑住的四人感激的看着她,能留住性命太好了,下次我们一定看好形势再动手,再也不粗心大意了。

    “看他们男的不老女的不残,好歹也能卖几两银子啊?”二妞不好意思的到:“要不男的卖到那楼子里做小倌,女的卖到红楼去?”

    “绵绵,你真是太聪明了,为了咱们的孩子,咱们就要勤俭持家!这才是刺客最好的归宿啊!”燕修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懂的真多,要不要带你去看看?”

    姗姗来迟的汤盛欢带着几个侍卫过来,躬身抱拳行礼:“三公子受惊了,属下这就把人带走处置!”

    燕修宸看着他皱眉道:“东苑只有二公子,哪里来的三公子?还有把他们男的卖掉做小倌,女的送去红楼,到时候把银子给我送来,记住,少于五十两不能卖!”

    汤盛欢眼神一暗,低声道:“是,属下遵命。”吩咐手下:“还不把人赶紧带走!”

    “慢着!”二妞叫住他们,抬起下巴凶残的到:“他们有功夫,记得把他们手筋挑断!”

    “是。”

    燕修宸看着他们迅速走的一干二净,也和二妞回房。

    二妞好奇的到:“这几人的身手实在不太好,难道是投石问路?”

    燕修宸端起茶喝了一口,示意她们退下,低笑:“我在外面总是吹嘘自己武艺不凡,可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胆小怕死,又只会花拳绣腿,这下大家都放心了。”

    二妞无语的看着他:“你就不怕晚上再来刺客?”

    “晚上肯定会有刺客来!”燕修宸胸有成竹的低笑:“不过他们不会想要我的命,只会让我变成残废,到时候我受伤,就求到皇上面前,要御林军保护,到时候我们离开燕王府一段日子,你想去哪儿呆着?”

    二妞脱口而出:“去农庄上呆着。”

    “行啊!”燕修宸抱住她,把头搁在她肩膀上:“对不住,绵绵,我不能给你平静宁和的日子,让你跟着我担惊受怕!”

    现在对我说这个,我后悔也快来不及了啊?二妞温柔的到:“你是我夫君,我愿和你同生共死,永不分离。”

    燕修宸忍不住抱紧她,感觉自己心里又酸又甜甜的,软的一塌糊涂:“绵绵,谢谢你,我好欢喜……”

    二妞心里默想:以前说喜欢我,现在变成欢喜,那么有一天他会说爱我吧?

    “你干嘛?”二妞抓住他不安分的手,无语的看着他:“夫君,现在还是白天呢?晚上我们还有事,你可别白日宣淫?”

    “就是因为晚上有事,我们才要抓紧时间把晚上的好时光补上啊?”燕修宸毫不放弃自己的福利,得寸进尺的手脚并用的把她压在榻上,暧昧的低语:“难道你不舒服吗?你把我的背都抓破了……”

    “你这个禽兽,色狼,流氓……”

    二妞觉得幸亏自己练武,身体柔软又发育的不错,才能让他尽兴!不过,自己好像也觉得这男欢女爱的滋味还不错,特别是燕修宸对这特别勤奋好学,春宫册已经研究了好几本……

    燕修宸和绵绵缠绵过后,小憩一会就起床梳洗,两人说了会话,可人就在门外低声道:“统领求见二爷。”

    “你把银票收下就行!”燕修宸看了看天色,随口吩咐:“传饭,爷饿了。”

    汤盛欢毫不在意被燕修宸冷待,把银票递给可人,就笑着告辞:“那就劳烦姑娘了。”

    燕修宸又急急出来叫住他:“等一下,我们这里太不安全了,晚上你亲自带人过来守在外面,知道吗?”

    汤盛欢的眼里不由露出喜色:“属下遵命。”

    他不准备要燕修宸的命,要是死了多麻烦,燕王爷肯定要追究下来,可是要是断手断腿毁容了,那么他不能做世子,燕王爷也不会深究。

    晚饭是六菜两汤,二妞觉得这伙食还是不错的,时间久点还能长胖点,吃饱了,想了想换了套适合打架的衣服,慢悠悠的练了会拳,才去书房看燕修宸。

    燕修宸正在收拾一些机密的东西,看见二妞进来也不避讳的拉着她的手,来到门后用力推了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竟然露出个密室,里面是都不知道装了什么的几个箱子。

    二妞深深的觉得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嘿嘿笑了两声:“这个密室很别致啊!怎么关的?”

    燕修宸手把手的教她怎么关,怎么开……

    看着亥时快到了,燕修宸还特意让侍女婆子都拎着灯笼,去看看院外有没有侍卫守着,见有二十多人守着,才放心的回房就寝。

    一个多时辰后,听着外面轻轻地落地声,二妞和燕修宸在床上握住了彼此的手:该来的终于来了!

    门被打开后,外面的月亮弯弯,朦朦胧胧的照映出十几个身影,他们手里的刀剑在黑夜里发出微微的亮光。

    “嘭”的一声,是二妞故意放在床前的珠子,有人踩到就倒在地上。

    二妞他们也被“惊醒”看着刀剑,燕修宸的惨叫迅速响起:“快来人啊!有刺客啊……”

    刺客见被发现了,干脆拿出火折子,看清床上起来的两人,低喝:“杀!”

    二妞拿起床边的凳子砸过去,一跃而起踢掉一个人的剑,脚尖一点就把剑勾起,顺势上手,一剑挡住刺向燕修宸的剑……

    外面的侍卫也吵吵嚷嚷的开始涌进来,房间里瞬间乱成一团。

    刀剑声,惨叫声,二妞不管是侍卫还是刺客,只要近身就不管不顾的一剑过去,一时倒也没什么大碍。

    燕修宸却没有这么幸运,很快手上就受了伤,马上滚下床爬到二妞边上,大呼小叫惨呼:“绵绵救命啊?”

    二妞一剑刺向想杀燕修宸的黑衣人,却不防暗处一道弩箭飞快的射向二妞的脖子……

    “小心!”

    燕修宸抱住二妞,用背挡住那弩箭,二妞听到声音回身看到那弩箭射进燕修宸的背,不由觉得浑身一颤,抱起他就快速的一跃离开房间。

    刺客和侍卫一愣,没想到二妞如此出其不意的抱起人就跑,而且速度如此之快,一个黑衣人低声道:“撤!”

    “去唐安安的院子,那里安全!”燕修宸扯出一个笑容:“我没事,绵绵,我怎么舍得让你做寡妇!”

    二妞抱着个比自己重四十多斤的男人,也身轻如燕的飞快来到主院,惊动守夜的婆子,主院瞬间灯火通明。

    燕晨华和唐安安听到动静,忙披着衣服起身,看着燕修宸脸色惨白,后背流出血,而弩箭只留羽在外面,半躺在客厅的桌子上,而客厅里的萧玉綿呼喝着仆妇去请大夫,去请太医……

    燕晨华眉头紧皱,目光狐疑的看着惊讶的用帕子捂嘴的唐安安,扫过不住呻吟的燕修宸,又看着萧玉綿低声道:“好了,萧氏,你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绵绵看着燕王爷没有心疼,没有伤心的目光,忍不住有点替燕修宸难过,儿子受伤,当爹的竟然可以如此漠视,不说上前看看,连问都不问,这哪是父子,简直就是比陌生人还不如啊?

    绵绵屈膝行了个礼,眼泪忍不住流出来,哭着到:“王爷说的是,可是燕王府侍卫难道真的如此没用,我们晚上还特意叫侍卫守在院外,可是这样还有刺客,好好的就闯进来要杀二爷,那是不是有一天,还会有刺客来刺杀王爷?这燕王府我们是不敢再留了,如此下去,谁知道有一天会不会丢了性命?我们要去边关找大哥!”

    燕晨华对这什么都敢说的儿媳妇,不由无语,他不由看向唐安安,示意她开口。

    唐安安也不知道燕修宸到底怎么样,只好好言相劝:“绵绵,你放心,三,二公子肯定没事……”

    这时,驻在燕王府的大夫被找来,赶紧上前替燕修宸看过伤口,又把脉后躬身道:“王爷,王妃,不幸中的大幸,离心脏只差两寸,二爷没有伤到要害,身体底子好,取出弩箭后好好修养几天也就是了。”

    绵绵吩咐赶来的可人她们抬干净的床,就放在客厅,又叫人烧热水,再把烛台点亮,自己把燕修宸小心的抱起放到床上,看着大夫道:“大夫,还请您动手吧,只要二爷好好的,你就好好的,要是二爷不好,我保证你家上下一个不留!”

    绵绵知道,这个时候在府上的大夫,肯定不会是孤家寡人,那样的人也没人敢用,只有一家子的性命都在王府手里,才能放心他们看病。

    甄大夫看这二少奶奶力气这么大,说话这么狠,不由冒出冷汗,连连点头:“二少奶奶放心就是,属下定保二爷安然无恙。”

    燕晨华看着儿媳妇的举动,也没再说话,自己做到客厅远处的八仙桌边,捧着茶杯不知道想什么!

    唐安安见二妞边上围着她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也退到燕晨华边上,低声道:“王爷去歇着吧?明儿还要上朝呢?”

    燕晨华看了她一眼,吩咐边上的管家:“叫汤护卫他们去隔壁,本王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心里想:现在燕修竹领兵在外,那么皇上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动手,要是动手,那么弩箭上肯定有毒,绝对不会留下活口!那么要是自己的王妃动手,这事就更不对,她怎么能指挥的动汤统领他们……

    ------题外话------

    书名:穿越之娇妻不好惹

    作者:奚落洛

    简介:穿越到古代,季雨璇莫名其妙地被当成了跑路的齐

    好吧,既来之,则替之。逛逛圈子,开开铺子,吃吃零食……

    要是别被那个帅气多金又宠溺的男人逼婚就好了,那可是齐霏的未婚夫婿耶。

    要是她没爱上他就好了……

    可是,嫁给他以后,那个她以为死于非命的齐霏,竟然回来了!

    可是,为何他还是牢牢将她拢在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