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92 勾引太子的奉仪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绵绵在吴娟掐自己脖子的时候就醒过来了,可是手被绑住,不敢乱动,小心翼翼的拿出袖子里的那把匕首,小心的割着绳子。

    眼见那两人的手要碰上绵绵的衣服,绵绵整个人突然一滚,再飞快的挣脱已经割断的绳子,整个人一跃而起,匕首就已经搭在吴娟的脖子上。

    这一击,二妞势在必得,整个动作简直一气呵成。

    巧巧一是没有防备二妞这个昏迷的人会出手,二是外面的喜乐太过热闹,让她心里难免有点波动,再加上二妞动作太快,不由愕然的看着她,搭在吴娟脖子上冒着寒光的匕首,咽下口水,色厉内荏的道:“二奶奶,你好大的胆子,难不成想造反,还不快放开奉仪。”

    二妞自己的背抵在门上,一手抓着吴娟肩膀不让她动弹,一手稳稳的握住匕首,看着巧巧冷笑:“怎么,就准你们害我,我就是死了有太子的宠妾和儿子给我陪葬,我也乐意啊!”

    这时,那两个汉子喘着粗气扑向巧巧,巧巧往后一翻,落在他们的身后,快速的敲晕他们,自己看着脸色苍白的吴娟不敢乱动,在她心里自然也是吴娟肚子里的孩子更为重要,妥协的到:“二奶奶,有话好好说,您看您也没事,要是心里不舒服,奴婢随你处置就是。”

    吴娟虽然害怕,不过她丝毫不认为萧玉绵敢杀自己,毕竟自己怀的是太子的孩子,因此看着她道:“你还是放手吧?想想你家里的爹娘和兄弟姐妹,我要是有事,你们一大家子给我陪葬多亏啊!”

    二妞拿着匕首的手,轻轻的刺破她天鹅般洁白细腻的脖子,看着血红的血珠一粒粒的滚下,冷笑:“吴娟,你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啊?如果你是太子妃,我还顾忌一二,可你不过是一个妾,就算生出来儿子也不过是个庶子?而你不过是七品的奉仪,就凭我家二爷能替我撑腰,你要不要试试我敢不敢!”

    外面笑声阵阵,明显是新娘子开始坐床了,听着隔壁的喜庆热闹,吴娟的脸色一白,萧玉绵的话,就如同刀子般隔在她心里。这个时候她很想不顾一切的喊,让外面的人来看看,萧氏敢把匕首放在自己脖子上,可是她不敢,她想凭着肚子里的孩子从奉仪变成昭训,最好是承微。

    可是要是自己死了,什么都是空的,而且太子妃还会很高兴,太子院子里百来个美人,哪里会为自己难过多久

    吴娟想到这里,感觉自己刺痛的脖子,很快就脸色惨白,看着巧巧的目光满是祈求。

    巧巧“嘭”的对二妞跪下,可怜兮兮的到:“二奶奶手下留情,二奶奶饶命,奉仪不过是被裴家二小姐说动,才来为难您的,奉仪没想害您!”

    “难不成她想毁了我清白,我还要感激她不成?”二妞冷笑:“你去把我那婢女弄醒。”

    巧巧无奈的起身,解开捆住可人手的绳子,用力掐了可人的人中,可人“嘶”了一声,就醒过来,赶紧抬头看着二妞没事,才起身下榻,看着巧巧,皱眉问她:“你们什么时候下的迷药,怎么可能?”

    她自问自己也算懂的药,可是却丝毫没有察觉,不免很是好奇。

    巧巧低声道:“是花厅的喜烛里,我们事先在帕子上撒了解药。”

    二妞好气又好笑的瞪了可人一眼:“还不把那女的给我捆起来!”

    “是,”可人觉得自己靠奶奶相救,实在也很丢人,找到捆住自己的绳子,把巧巧捆的结结实实。

    二妞收起匕首,一巴掌打到吴娟脸上,看着她惊讶的目光,又是一巴掌甩过去,欣赏的看了看她脸上自己留下的掌印,遗憾的到:“你说我杀了你们好不好?看看太子会怎么样?”靠近她低声道:“其实我差点就去太子的后宫陪你了,可惜修宸不愿意,非要和太子说我是他的未婚妻!呵呵,你说修宸怎么就这么傻,敢和太子抢女人。”

    吴娟听了,眼泪忍不住流出来,哭着到:“你胡说,你骗我”

    二妞看着她冷笑:“其实你可以哭的更大声点,看看有没有人来救你,看看你和别的男人,男女共处一室,让太子怎么想?”

    吴娟咬住唇,泪眼朦胧的看着二妞,这一刻,她恨不得咬死她。

    可人听到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由狠狠的踢了地上的巧巧两脚。

    二妞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拿这两人怎么办?毕竟杀了她们,自己没好处!不杀她们,又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门外传来敲门声,一个声音低低的到:“奉仪,前面传来消息,太子悄悄的过来了,马上就到。”

    二妞看着可人挤挤眼,可人走到门边,压低声音:“恩,知道了。”

    可人说完走过来,看着二妞低声道:“奶奶,我们离开这里吧?太子边上的高手太多。”

    二妞眨了眨眼睛看着她:“你身上有没有春药?要没有解药的那种。”

    可人从腰带里拿出一个指头粗细的玉瓶,递给二妞。

    二妞毫不客气的一手制住吴娟的下巴,把瓶子里的粉末往她嘴里塞:“我去,你们都喜欢用春药,用迷药是吧!你自己也尝尝这味道怎么样?”

    看了看瓶子里还有点粉末,拿着杯子里的水倒进去晃了晃,走到巧巧面前捏住她的下巴,把剩余的都灌倒她嘴里,笑着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啊?这下太子要来了,你也长的不差啊?可是一步登天的好机会?”

    可人和自家奶奶从后窗溜到外面,找了个净房整理衣饰,可人好奇的问:“奶奶,你为什么给那宫女也下药啊?”

    二妞睁大眼睛看着她,调皮的一笑:“要是那宫女真的和太子有点什么,那今天的事情,就是宫女有了吴娟的把柄,免得她在宫里太空,来找我麻烦。”

    可人忍不住“扑哧”一笑:“奶奶,你实在是太聪明了!”不好意思的垂头到:“奴婢没用,幸亏奶奶聪明,还要您救了奴婢。”

    “好啦,”二妞拍拍她的肩膀,安慰:“起码我们都学到了新法子,原来那蜡烛还能这么用,对吧?”

    可人看二妞衣物已经整理好,笑着扶着她的手:“多谢奶奶救命之恩,奴婢陪您去看看热闹?”

    太子本来不准备来的,可是想到那绵绵,心里一动,就带着暗卫悄悄出宫,希望那小美人还没被别人糟蹋

    吴娟为了方便自己报复,就只带了巧巧进来,让另外的人都在外面守着,就怕有人进来搅了好事。

    太子悄悄的来到院子,听了宫女的话,也示意手下都留在外面,只有那心腹太监上前开门先进去,太子随后再进去,地上两个壮汉面色潮红的躺着,而榻上竟然是被脱得只剩肚兜的吴娟和巧巧,两人手脚被绑,嘴里被塞了衣物说不出话,脸上身上却是诱人的粉红

    卓公公上前拿下吴娟和巧巧嘴里的衣物,吴娟脸色潮红,声音妩媚的到:“太子,妾被二奶奶下药了,您救救妾”

    巧巧努力把自己的美好呈现出来,眼神娇艳欲滴,娇柔的到:“主上,救救奴婢”

    卓公公仔细的打量了四周,看了看窗户,低声道:“太子,她们估计是从窗户离开的,要不要奴才带人去找。”

    燕熙然看着床上的两个美人,眼神一暗,那黑色的布绳子,捆住她们白嫩不停扭曲的身体,竟然显得别样的诱惑,走进她们感受她们难耐的眼光,低哑的到:“去外面守着。”

    卓公公低头应了一声,一手拎着一个地上的汉子出了门外。

    这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热闹的喜房里已经开始平静下来,卓公公把两个汉子扔在一个暗卫面前,低声道:“把他们带到青楼里去。”

    卓公公自己来到门边,里面男欢女爱的声音似乎很激烈,他垂头想:身孕还没三个月就行房,也不知道奉仪肚子里的孩子还能不能保住,不过太子妃已经有两个嫡子,一个嫡女,估计巴不得奉仪的孩子没了吧?

    吴妈妈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看见自家奶奶没事,暗暗松了口气到:“奶奶,您说去席上坐坐,还是准备早点回府?”

    二妞笑着看着她,示意她靠近自己,低声道:“我去前面坐席,你等下你去新房放把火,趁乱的时候弄开新房隔壁的门,到时候你就赶紧去马车上等我。”

    吴妈妈看了满脸幸灾乐祸的少奶奶,点了点头:“奴婢遵命。”

    二妞带着可人迅速去前面女眷的喜宴上,坐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和同桌的夫人们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可人在她身后给她布菜,二妞就开始动筷子吃菜。开玩笑,自己带了礼来的,怎么也要多吃点回去啊!

    边上的一个小媳妇,看着二妞吃的津津有味,又不粗俗,忍不住笑着轻声道:“那个鸭汤不错,油而不腻,鲜香可口,二奶奶尝尝。”

    可人听了拿着小碗用勺子盛了半碗,二妞喝了一口,看着她一笑:“多谢姐姐,果然好喝。”

    “不好了!新房起火了!”外面的声音一下子嘈杂起来,很多女眷听到声音都开始离席,有的去新房看情况,有的赶紧去外面宽阔的地方。

    边上的小媳妇也扶着侍女的手要离开,看见还在啃鸭肉的二妞,忍不住到:“二奶奶,你赶紧回去吧?”

    二妞吐出嘴里的骨头,笑着对她到:“我这就走,姐姐小心啊。”

    “好。”那小媳妇对她笑了笑,迅速离去。

    可人扶着二妞问:“奶奶去看看吗?”

    “去啊!”二妞往新房走去:“我很想看看太子他们的表情,肯定嘿嘿!”

    天干物燥,最怕的就是起火。

    所以新房的房子一起火,那边男客就快速的来到新房准备救火。

    新娘子裴欣然也在丫鬟婆子们的保护下,赶紧从新房出来,看着小厮们快速的抬水扑火。

    卓公公一看情况不对,也顾不得打搅太子的雅兴,闪身进去头也不抬的低声道:“太子,隔壁新房起火,请太子先行离开。”

    燕熙然的身上坐着情不自禁的吴娟,疯狂的扭动还是纤细的腰,不停的低呼。而边上已经得到满足的巧巧,眷恋的用丰满蹭着他的唇齿之间的温存。

    燕熙然移开脑袋看着卓青,听到外面的嘈杂声,双手制住吴娟的腰:“火大吗?”

    “禀太子,是花厅的喜烛烧到了边上的帐子,应该没大事。”

    燕熙然听了松开双手,享受奉仪温暖紧致的含住自己带来的快感,毫不在意的到:“好吧,这就走”

    一股强劲的内力猛的涌到门前,两扇门被掀起快速的砸到卓公公。

    眼看门飞速的要砸到自己,卓公公双手一挥,门瞬间又直飞出去,刚好砸到个婆子。

    “哎呦,救命啊,里面有贼”

    救火的男客和小厮,还有赶来的女眷,闻声看去,只见那边美人如玉,青丝如瀑,偏偏又在男人身上极尽妖魅的扭动,简直就是妖精

    整件事,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卓公公见势不对,手一挥就拉断边上的大红帐子,盖住了床上的三人,铁青着脸到:“都滚。”

    外面的侍卫飞快的进来,叠成人墙,挡住大家的眼光。

    温荣夫妇强笑着请大家离开:“各位贵客没事了,火已经灭了,各位大人请继续喝酒”

    有的人就势告辞离开温府,有的人继续回席上吃喝,不过时不时的交头接耳,毕竟这么香艳的情景,这么标致的美人,可是难得一见啊!

    至于下面的男人,大家虽然绝口不提,可是看着卓公公和那些东宫侍卫的衣服,也知道是谁了啊?难道在别人的婚礼上临幸美人,更有情趣不成?

    燕熙然看着吴娟娇媚的叫了一声,软软的倒在自己身上,一手就把她从自己身上挥落,看了巧巧一眼。

    巧巧机灵的起身帮他擦干净身体,再给他穿上衣物

    燕熙然脸色平静的看着卓公公到:“查清楚今儿怎么回事,本宫倒要看看是谁想和本宫过不去!”

    “是,奴才遵命。”

    燕熙然看着巧巧到:“回宫你就是奉仪了!还有,找个大夫看看她的肚子!”

    他心里想:床笫之间,这练过武的姑娘,身体果然格外的柔软,而且巧巧跟着自己多年,不能杀了她就留着她吧。

    左巧巧屈膝应了声:“是,奴婢,妾恭送太子殿下。”

    看着从窗户离开的太子,巧巧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自己,想着回宫后自己改怎么做,最好是能抱紧太子妃的大腿,要么陈良娣也不错,特别是自己隐约听到太子在书房说过,皇上属意他明年登基她侍候太子多年,知道很多太子的习惯和秘密,觉得自己未必不能在太子身边博一条出路,当然现下最好是怀个孩子

    吴娟幽幽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揉捏了一下晕晕沉沉的脑袋,看着巧巧皱眉到:“扶我起来,太子呢?”

    她被灌下的药粉不少,先前发生的事情模模糊糊的记不清楚,只知道这个贱婢快速的缠住太子,让自己难受的紧

    巧巧上前扶起她,笑着道:“妹妹没事吧,太子走前还吩咐我好好照顾妹妹。”

    吴娟毕竟不是笨人,特别是这次的事情真是自己失算了,白着脸勉强笑了笑:“恭喜姐姐,深宫寂寂,以后咱们姐妹还可以多走动走动。”

    温府发生的事情,耳目灵通的主子很快就得到消息。

    太子妃听后冷冷一笑:“不过是太子的一点风流韵事罢了,不过吴奉仪到底太过大胆放肆,不顾太子的子嗣,贪欢勾引太子,好好的留在屋里反省吧?”

    二妞回到东苑,不声不响的坐在燕修宸对面仔细的看他,浓眉凤眼,鼻子高挺,嘴巴薄薄的,五官看着是还俊朗!笑起来时显得诚实可靠,可是眉头一皱,看着就有点坏坏的纨绔子弟的样子。而且他个子高大,身材也不错,难怪那个吴娟被他迷住,竟然敢公报私仇

    燕修宸被自己的小媳妇看的浑身发麻,总觉得她打量自己的目光,像是要把自己卖了似的,看了看她身后默不作声的吴妈妈和可人,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苦笑:“绵绵今儿辛苦了,这是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二妞悠悠叹了口气:“我发现我夫君长的还真是俊俏啊!”

    燕修宸忍不住得意的笑,嘴角一翘:“那是,你有眼光,才能挑到我这么好的夫君。”

    虽然当着别人的面,这样夸自己,有点让人害羞。

    “可惜啊,长的俊俏就到处招蜂引蝶。”二妞冷笑。

    燕修宸赶紧叫屈:“绵绵,冤枉啊,我真的没有啊?”

    二妞冷笑着把温府的事情说了一遍,生气的到:“今儿我差点就被人非礼了,要是早知道吴娟不是为表姐报仇,而是因为对你旧情难忘,我会”

    燕修宸听的脸色一变,不顾背上的伤口,起身快步来到她前面,牙咬切齿的到:“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竟然敢欺负你,我一定为你出这口气,我一定要杀了他们”

    二妞忙拦住他:“我的爷,你先把伤养好,以后再给我出气就是,再说,现在我也整的她够惨的了。”

    燕修宸被媳妇重新按回榻上,皱眉看着可人和吴妈妈到:“你们也太没用了,置奶奶于险境,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

    吴妈妈和可人忙躬身道:“奴婢记住了。”

    二妞嗔到:“好了,夫君现在最主要是养好伤,不过,我那样做了,会不会让太子他们生气啊?”

    燕修宸握住她的手,笑着道:“没事,皇上就算查出来,也不会为这无伤大雅的事情为难你,有我在呢?”

    二妞要听的就是这句话,虽然当时报仇了,心里很爽快,可是就怕太子事后算账,毕竟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自家可是没免死金牌。

    “我先去换身衣服。”二妞见没有后顾之忧,放心的去梳洗换衣服。

    燕修宸看着吴妈妈,神色冷静的问:“事情都办好了?三皇子的人没有认出你吧?”

    “二爷放心,奴婢戴着人皮面具在温老夫人的院子见三皇子的人,三皇子以为奴婢就是温府的人绝对万无一失。”

    燕修宸点了点头:“等我们去庄子上就动手,我倒要看看三皇子和太子,会不会翻脸。”

    “是,奴婢遵命。”

    燕修宸觉得太子实在很过分,敢垂涎自己的媳妇,真是好想揍他啊!

    题外话

    尚夭先生重生这嫡妃难逃

    分娩之时难产,那个人弃了她

    重生之后她发誓要好好为自己而活,谁也不能阻止她活得肆意洒脱,谁也不能让她痛苦。

    他是上天的宠儿,但因为一个承诺,他心不甘情不愿,放弃了那个位置,龙游浅滩。可是,没有一定的权力,拿什么许她一世安稳?

    她要逃,他陪她逃她要玩,他奉陪到底。

    两虎相争,江山美人,只得取舍

    她说:“你不要让我失望!”

    他用江山做聘,她许君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