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94 那不对劲的马车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五月初六的早上,天气晴朗,阳光照耀在身上,已经带了点夏天的热度。

    几辆马车载着主人和重要的金银细软离开了东苑,后面马上是一身劲服的御林军护卫,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京城。等燕王爷下朝听到消息去看的时候,只剩下几个仆妇和小厮看守院子。

    平稳又快速的离开京城,燕修宸见路上人不多,干脆挽起车厢里遮住窗户的几层布帘。

    二妞感受着凉爽的风从纱窗吹进来,吹在自己的脸上,不由享受的眯起眼睛:“夫君,我觉得外面的空气比京城好多了,你说对吧?”

    燕修宸笑着揽住她柔软的细腰,宠溺的道:“喜欢我们以后多出来走走,你想去哪我都陪你去。”

    二妞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哪怕他只是随口一说,自己也要当成真的:“你对我真好,我会记住的,以后你可要经常带我出来。”

    “这是自然的!”燕修宸一口答应:“只要你喜欢我可以陪着你,慢慢地走遍这大江南北,天下的美景多的是,我们可以慢慢欣赏!”

    二妞喜笑颜开的扑倒他怀里,迷人的大眼睛盛满亮晶晶的笑意:“燕修宸,我太喜欢你了,我就喜欢到处走走,要是有你陪着那就再好不过了啊!”

    燕修宸看着小媳妇难得这么高兴热情,不由抱住亲了又摸,要不是马上就到地方了,差点就要来个车震……

    马车出了京城往北走了将近一个时辰,陆远和安静,安华戴着斗笠,穿着农家干活的灰衣青裤在边上行礼问安后,安华沉稳的到:“二爷,属下一切都按您吩咐的办。”

    燕修宸也不下车点了点头,温和的到:“你们把后面的御林军安排在这边的房子,他们要走动也无需阻拦。”反正紧要的东西他们也看不到。

    二妞一边听他们说话,一边打量外面,看到边上有几栋类似四合院的房子,再有就是一大片几乎一望无际的土地,远处似乎还有果树和湖泊,而自己眼前这边看到的种了玉米大豆番薯什么的田地,三三两两的人都带着斗笠在干活,田野间一片生机勃勃。

    燕修宸对车夫到:“好了,狗蛋你也下车吧,爷自己赶车带二奶奶逛逛去。”

    “是。”

    那赶车的青衣小厮,把缰绳放到来到车辕上的燕修宸手里,燕修宸手一抖动马乖乖的开始往另一边走去。

    二妞看着他顺着路又离开农庄,不由好奇的问:“咦,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把你带去卖了好不好?”燕修宸笑着说完,伸出一只手,示意她出来坐在自己身边,看着乖巧看着自己的小媳妇,心里一软,低声道:“带你回家住几天,好不好?”

    “回紫崖村!”二妞不由惊喜的看着他:“我们这样回去没事吗?”

    她心里虽然想回去看爹娘他们,可是万一会带去危险,宁愿不回去。

    燕修宸还以为小媳妇怕自己有危险,笑着握住她的手,亲昵的到:“放心,经过这次的事情,唐安安能安分一阵子,而且京城太子和三皇子这段时间折腾的厉害,根本不会有人关心到我们。”

    虽然他知道皇上的暗卫肯定会远远看着自己,免得自己偷偷离开京城去边境找大哥,自己待绵绵好,他反而会更安心,自己在皇上他们的心里,从无所事事又多了一项疼爱媳妇或者说是怕媳妇……

    临近中午,宽阔的路上除了偶尔遇到的马车和骡车,也没什么行人,燕修宸看了看四周,赶着马车来到边上的小树林,还特意挑着靠近小溪,草也多的地方,把缰绳系在树上,看着绵绵疑惑的眼神,叹了口气:“我累了,也饿了,我们歇一歇再走。”

    绵绵赶紧殷勤的到:“夫君辛苦了,快到车厢里来吃点糕点,再喝点水,万幸现在天气还不是很热。”

    燕修宸去边上的小溪洗了手,来到车厢里和媳妇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碟如意糕和玫瑰酥,又喝了点茶。

    二妞看着外面大树成荫,绿草茵茵,小溪流水,咽下嘴里的茶水,看着他笑:“外面风光无限好,我们这算不算春日一游?”

    “外面风光再好,也不上我媳妇的一颦一笑!”

    燕修宸抱住绵绵宠溺的吻住她,在她气喘吁吁的想推开自己的时候,大手灵巧的解开她的腰带,在她惊讶的目光里暧昧的到:“绵绵,我陪你回家,你总要好好奖励我对不对?”

    “不行,等下有人过来怎么办?”二妞义正言辞的拉住自己的衣襟,觉得燕修宸学习太快,要不是新婚之夜他的青涩,要不是看他这段时间经常研究春宫画,他简直就是床第之间的高手。

    “乖乖,你就从了我吧!现在是吃午饭的时候呢?”燕修宸死皮赖脸的抱住她不放,唇啃咬着她的肩膀,手钻进她的衣服里抚摸她柔嫩的肌肤,看她闭上妩媚的大眼睛,那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一样颤抖,雪白的贝齿咬住红润的下唇,诱惑的如同妖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远远的拐弯地方,一对普通的夫妻坐在马车上,男的看着一刻钟后进入树林的马车还不出来,不由眉头一皱,声音平静无波的到:“不对劲,马车这么久还不出来,青娘,你去看看什么情况?”

    青娘低声道:“是,老大。”

    青娘的身形飞快闪入边上的树林,几乎和树木融入一体,无声无息的靠近马车不远处,听到马车里那男女暧昧的喘息和呻吟不由愕然,随即无声无息的退回去。

    马车上的男子看着青娘面色古怪,面色一沉起身问:“可是有不对之处,难不成马车上没人?”

    “不是,”青娘低下头低声道:“他们在马车上鱼水之欢……”

    男子坐回去闭上眼睛,神色平静的到:“那你注意动静,等他们马车出来我们在跟上。”

    一个时辰后,在媳妇的再三催促下,燕修宸一脸餍足的驾着马车快速的往白鹿镇驶去。

    来到镇上,才不过末时三刻。

    燕修宸和媳妇去镇上买了点糕点,买了两坛好酒,看着有新鲜的桃子,李子也买了不少。

    二妞看到布庄忍不住走进去挑了几块布料,路过首饰铺子的时候又进去挑了点珠花,看到种子铺竟然还进去买了几包种子……燕修宸觉得自己已经逛了半个白鹿镇,见媳妇还想逛街的模样,眼睛一转就到:“绵绵,我饿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二妞看了看四周,点头:“行啊!我们都没吃午饭呢,去白鹿书院那边酒楼吃点,顺便和我哥哥他们一起回家。”

    “好啊!”燕修宸赶紧答应,觉得自己媳妇的体力太好了,摸摸自己的下巴暗想:莫非是自己中午还不够卖力,可是那时她明明求饶,说腰都要被自己折断了的……

    醉仙楼就坐落在白鹿书院的不远处,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刚好看到书院门口。

    这个时候来酒楼吃饭的几乎没有,小二很快就送上一盘红烧肉,一盘清炒豆角,一盘肉丝炒青椒,一盘金黄的肉饼,恭敬的到:“两位客官慢用,你们点的鸡汤还要等一下再送来。”

    二妞夹起一个小巧的肉饼,咬了一口,外皮烤的金黄,里面肉沫和豆角十分美味,几口吃完对燕修宸道:“这个好吃,等下我们买二十个带回去让大家尝尝。”

    燕修宸夹起一个咬了一口,咽下到:“确实不错!”招手叫来小二:“等下把这个再做五十个,我们要带走。”

    “好嘞。”

    小二笑着应下,转身就去楼下厨房。

    二妞惊讶的低声道:“这么多买去干嘛?”

    “你忘了,家里现在有很多”仆人“你第一次见他们,就赏几个饼给他们呗?”

    二妞不好意思的到:“对啊!我忘了家里添人了。”

    两人边说边笑的慢慢吃着,看时间差不多了,燕修宸就结账,顺便拿了一篮子热腾腾的肉饼,然后两人去马车上等白鹿书院放学。

    二妞看着不远处的酒楼很是懊恼,想着自己刚才一时忘记醉仙楼其实是墨如枫的产业,那么他知不知道呢?还有刚才那么好的机会,自己怎么就忘记说一说自己认识墨如枫呢?可是,自己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不说,而且墨如枫又是一脸不认识自己的样子,自己说了燕修宸多心怎么办?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是故意挑拨他们兄弟的关系?

    燕修宸看着小媳妇半倚半躺在车厢榻上,以为她是真的累了,也不吵她,自己坐在车辕上,斜靠在车架上闭着眼睛想了会事情……

    随着清脆的“叮当”声,书院大门打开,穿着玉白色长衫或者青衫的书生,陆陆续续的人从里面出来。

    二妞听到声音赶紧探出头看,自己马车边上已经停了好多来接人的马车或者骡车,好奇的问燕修宸:“感觉读书人都好有学问的样子,你喜欢读书吗?”

    燕修宸对她笑了笑,低声道:“我有没有学问你不知道吗?那可以一个月就把春宫册都研究个遍……”

    二妞忍不住伸手扭了一下他的耳朵,低声骂:“燕修宸,你真是厚脸皮,亏你好意思说……”

    大郎他们出院门的时候,下意识的抬头找自家的骡车,刚好看见自家的妹妹(姐姐)伸手扭姐夫的耳朵,三郎深知二姐的手力,他也是最受二姐这招摧残的,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轻声的到:“大哥,二哥看来我们白担心了,起码我看不出二姐有什么不适应的啊!”

    “我会告诉二妞,你不想她。”二郎笑着拍了拍三郎的肩膀,快步追上已经走过去的大哥。

    三郎想起二姐三朝回门时,问自己想不想她,自己心里明明很想的,嘴里却说了不想,被二姐把两耳朵都扭的通红,赶紧跑到最前面,笑眯眯的到:“姐夫,二姐,你们回来了啊?”

    二妞见自己和夫君笑闹被弟弟撞见,不好意思的赶紧松开已经被自己扭的耳朵通红的燕修宸,一把扭住三郎的耳朵,色厉内荏的到:“臭小子,我还不能回来是不是?”

    “哎呦,姐姐,我错了,我这不是想你了吗?”

    三郎真是欲哭无泪:为什么每次受伤的总是我啊!

    二妞松开弟弟的耳朵,笑着道:“好乖啊,上来吧!”顺手拉着弟弟的手上了马车,见大朗和二郎笑着看着自己,不由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小了,抿了抿嘴笑到:“大哥,二哥,快上来,我们回家。”

    看见自己的媳妇伸手,燕修宸赶紧先伸手拉了大郎一把,又把二郎也拉上来,绵绵现在是自己的媳妇,怎么能让别人碰了呢,哪怕是哥哥也不行啊!笑着道:“好了,我们回家去喽!”

    二妞把酒楼打包的还有余温的肉饼递给他们:“赶紧吃个饼填填肚子,家里大家的身体都还好吗?”

    大郎他们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一口气吃了两个才停下,拿着帕子搽了手和嘴。

    二郎看着妹妹道:“都好,就是你和大姐嫁人了,三妞在家嫌无聊,白天有时来镇上看看大姐,有时缠着娘睡……”

    “你们回去看看,我们后面又建房了。”大郎笑着告诉妹妹:“后面菜园子里,靠近紫崖山那边建了十多间房子,你们遣来的人就住在后面。”

    “是啊!二姐,那个陈二狗还教我们射箭,他们的轻功好厉害,不过他们在家不练,进山的时候才露几手,最近还抓了很多野物,后天我们沐休一起去山上好不好?”三郎笑眯眯的看着二姐,就怕她很快要走。

    二妞看着他们一口应下:“行啊!反正我们这次起码住个十来天,你们后儿沐休,明儿我叫姐姐和姐夫也回家,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好啊!太好了……”三郎大笑的抓住姐姐的手,如同小时候一样。

    陈二狗今儿来晚了,就停在外面一点等三个小爷去找他,却看见自家爷嘴角含笑的亲自驾着马车,马车里三少爷的笑声很响亮,明显是接到人了,也跟在他们的后面回家。

    来到家门口,二妞率先下马车,吩咐哥哥们拿上马车里的东西,自家看着熟悉的家门,心里一暖,大声的到:“我回来了!”

    “二姐回来了!”三妞正在绣花,听见声音把绣棚往桌上一放,快速的冲向大门口,抱住姐姐的腰就到:“姐姐,我想死你了,你和大姐不在,家里好冷清啊!”

    李氏笑着快步走出来,燕修宸赶紧上去笑着弯腰叫:“娘,我们回来住几天。”

    “好啊!”李氏就怕他住惯锦绣华屋不愿意来农家小院,见他带着自己女儿回来,心里乐开了花。

    二妞上前挽住李氏的手,脑袋贴着娘的肩膀,娇娇的到:“几日不见,娘可是更好看了,可有想我啊?咦,我爹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外面有几人快速的走进来,萧成也在其中,看着女儿回来,不要爽朗的笑:“哎呦,二妞,是绵绵回来了啊?”

    二妞觉得爹叫自己二妞最亲切,抱着李氏的手笑着道:“是呢?二妞回来给爹做下酒菜啊!快,大家洗个手,吃两个肉饼填填肚子。”

    二妞看那些回来的人有老有少,大的似乎四十多岁,小的好像才十三四岁的样子,不过面容看上去都很普通憨厚,一点也没有高手的样子。

    “爹,我带绵绵回来住几天。”燕修宸笑着对岳父打招呼,

    听到这句话,萧成心里瞬间满意,温和的到:“好,阿宸你们多住几天,明儿我们一起进山,弄点野物给你们补补身子,看你们都瘦了。”

    “见过二爷,见过二奶奶。”陈二狗他们放好野物,恭敬的齐齐弯腰抱拳行礼。

    燕修宸终于得到岳父的好脸色,心里高兴,温和的点点头:“大家不必多礼,赶紧吃点饼。”

    李氏看着他们都洗手吃肉饼,看着地上的野鹿野猪和野鸡野兔对萧成道:“夫君,晚上吃点野兔和野鸡,鹿留着明儿吃,别的送到镇上的客栈和酒楼吧?”

    萧成咽下嘴里的肉饼,点了点头:“陈三,你带着人整两只野兔和两只野鸡,二狗,野鹿留下,别的你送到镇上的白鹿客栈和醉仙楼,野猪可以让他们自己分。”

    “是,老爷。”被叫到名字的人很快动手,该干嘛干嘛。

    萧成自己去厨房修理蛇鱼,笑着对跟在自己边上的二妞道:“村子里和外村听到消息,我们用八十文一斤收购这些蛇鱼王八什么的,送来好多,我还准备把后院的池塘挖宽挖深。”

    “好啊,反正现在有人手,”二妞看着爹熟练的修理蛇鱼,感慨的到:“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咱们不嫌多。”

    晚饭虽然晚了点,可是看着爆炒的蛇鱼,红烧带辣的兔肉,清蒸鲜美的野鸡,两大盘螺丝,大块的红烧肉,清炒的豆角和白菜,韭黄炒鸡蛋,大家不由都吃撑了肚子。

    厨房的大圆桌上,陈二狗媳妇咽下嘴里的蛇鱼轻声道:“没想到二奶奶厨艺这么好,比夫人和三小姐还好啊!”

    陈二狗下意识的看了媳妇一眼,又看着大家若有所思的眼神,笑着道:“是啊,真好吃,不过别急,我们再仔细看看!来,大家赶紧吃完,好收拾东西。”

    客厅里,萧成他们一家吃了晚饭,两个媳妇手脚麻利的收拾好桌子,给他们倒上茶水,又拿来洗好的水果,才退下去收拾厨房。

    萧成李氏和儿女高兴的说笑了一阵,看天色不早就到:“好了,先去休息吧,绵绵他们要住好几天,大家有时间说话。”

    大郎起身笑着到:“是,后儿沐休,明儿去镇上让芳儿和慕白也来住,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萧成笑着点头:“这样好,大家去歇了吧。”

    燕修宸晚上陪岳父喝了点酒,洗漱好,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媳妇住过的房间,得意的看着擦头发的媳妇道:“绵绵,还记得那时我受伤,你救了我,我那时躺在床上就想,我要是有一天能光明正大的躺在这就好,现在我终于如愿了,嘿嘿。”

    二妞擦干头发上床,来到他怀里,黑白分明的眼睛水灵灵的看着他,低声问:“夫君,你来我家真的没别的事吗?”

    “当然没有,”燕修宸说完看着媳妇怀疑的目光,不由叹了口气,神色低沉的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声问:“要是我们的兵马,就是军队想进京,你觉得在哪里才能不引人注意?”

    ------题外话------

    对不起,昨儿后台抽风,传不上,请大家谅解。

    谢谢大家的一路陪伴,谢谢你们的每一次点击,每一朵花,每一张票,每一颗钻,那是你们对我的无声的支持和鼓励,让我温暖又感动,有动力继续,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