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家小农女 95 黄鼠狼给鸡拜年
作者:酷美人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二妞看他严肃的神色,下意识的低声道:“紫崖山!”

    “嘘,我的绵绵好聪明!”燕修宸赞赏的看着她:“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想到这地方,你却一下子就能想到,看来我媳妇比我聪明。”

    听了他的话,在这五月温暖的季节里,二妞却浑身发寒,觉得他来自己家简直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想了想轻声的问:“那我爹娘会有危险吗?”

    燕修宸轻轻的弹了一下她的脑袋,无奈的到:“刚说你聪明,你又犯傻,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啊!你想想,要是成了,自然最好,万一败了,只要逃进紫崖山还有什么可担心的。”看着她认真的到:“我娶了你,你就是我最亲密的人,自然也就把爹娘和兄弟姐妹的安危记挂在心里,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呢?”

    “对不起,我这是关心则乱!”二妞只是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心里关心自己家人。

    而且她心里还没完全敢相信燕修宸,对他有所防备,特别是上辈子的惨痛经历,让她觉得至亲至疏夫妻,这句话一直牢记心里。此时见他一脸受伤的表情,赶紧抱住他撒娇:“哎呀,夫君,要是我真的一点不担心我爹娘,那我不就是一白眼狼吗?再说我一样关心你的啊!”

    燕修宸感觉到她用力抱住自己,听了她的撒娇,心里舒服点,嘴角露出点笑容,抱紧她低声道:“以后不准这样伤我的心,还有要把我放在你心里最重要的位置,记住吗?”

    “记住了,我最喜欢燕修宸!”二妞在他怀里闷笑。

    燕修宸看着调皮可人的小媳妇,虽然很想和她亲热一番,不过想到三朝回门时,知道自己和媳妇圆房后,岳父岳母的黑脸,叹了口气,抱着媳妇沮丧的到:“我们睡觉!”

    第二天早上,燕修宸看着睡得香甜的媳妇,笑着自己先起床梳洗,吃了稀饭包子就去后面看陈二狗他们,准备带上干粮一起进山。

    日山三竿,二妞才精神抖擞的起床,李氏看着女儿低声道:“你现在还年小,千万不要贪欢,知道吗?”

    “知道,”二妞瞬间知道燕修宸不敢乱来的原因,笑眯眯的喝了碗粥问娘:“来的人还勤快吗?要是不好我带回去换老实听话的来。”

    李氏笑着摇头:“挺好的,陈二家的和陈三家的手脚勤快,另外八人跟着你爹也很本分,要不是知道他们是高手,还真的看不出来。”

    二妞点了点头,还是轻声道:“等下我去镇上看姐姐,顺便去上次的人牙子那里挑几个老实的小子,反正后面还有空房子,您看行不?”

    二妞觉得入乡随俗,反正自家也不会虐待他们。而且万一燕修宸调回护卫,那自家有人也可以顶上,免的娘忙不过来,不由想起自己的两个婢女:“也不知道杏花和春花怎么样了,问燕修宸也不肯说,只说很快就把人给我送回来。”

    “那你就不要老问他啊!”李氏笑着摸了摸女儿嫩滑的脸:“买人的事情就你和三妞去办,这事还是你想的周到。”

    吃过午饭,萧成驾着女婿的马车去镇上,打算先去买人,再去接大女儿。

    二妞带着三妞再一次的来到上次买人的周庆家的牙行里,周庆一见萧成赶紧笑着迎上去:“萧家兄弟今儿来了,快里面请。”

    萧成自从买了地后,和他在白鹿客栈贺掌柜那也遇见了几次,笑着道:“可不是吗?我家想买几个人,这不又来找你了。”

    周庆殷勤的到:“萧兄弟这日子过的越发滋润了,里面请,对了,镇里何家想卖地和店铺,去京城了,您还有兴趣去看看吗?”

    二妞见爹想回绝,笑着开口:“行啊!这两天我们去看看。”

    “这肯定是刚嫁人的二姑娘,恭喜二姑娘喜得佳婿……”

    周庆领着她们来到吴牙婆那里,吴牙婆的大嗓门还是一如既往的响亮:“……还不快点喂她喝下去,哭什么哭,人死了再哭不行吗?”

    周庆不由苦笑道:“哎,明明没有天灾,可是卖儿卖女的却不少,吴牙婆先前还说,她每天看到这些人,也不想留下,想自赎自身出去……”

    萧家可是好人家,吴牙婆无儿无女能去他家倒也是个好的落脚处,毕竟她年纪大了,每天看到这种卖儿卖女的难免太过郁结在心。

    二妞听了他的话只是笑笑,看他推门进去也跟着走进去,里面还是一院子的麻木干活的人,听见推门声,看了一眼又继续低头干手里的活。

    吴牙婆看见他们迎上来,勉强露出个笑容,放低语气殷勤的问:“贵客里面请,想挑多大年纪的?”

    三妞看着院子里年纪大的小的,穿着旧衣服的女人,皱眉问姐姐:“安妈妈她们也是从这里买去的吗?”

    吴牙婆一听这话,瞬间满脸是笑的到:“原来是萧家小姐,杏花春花她们还好吗?”

    她在镇上遇到安妈妈好几次,现在安妈妈白净富态了不少,日子过得还真不错,萧家可是个好人家。

    “挺好的,”二妞点了点头到:“我要两个会针线的婆子,再有两个小丫鬟,你给我挑几个出来。”

    吴牙婆笑着退后,找来四个三四十岁干净瘦弱的妇人和四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笑着道:“小姐这几个都还不错,您挑就是。”

    二妞一一看过她们,对边上的妹妹温和的到:“玲玲,你去挑。”

    这几个看着都不错,那么妹妹选谁都不要紧,万一有不好的送回来就是。

    萧成站在门边不出声,任凭两个女儿做主,女儿迟早要出门,早点历练也好。

    三妞点了两个小姑娘和两个妇人,尽量严肃的到:“你们四个随我去吧!要是敢偷懒耍奸,就把你们卖掉。”说完看了看姐姐,见姐姐笑眯眯的对自己点头,心里更开心了,觉得自己也是大人了。

    “奴婢遵命。”四人跪下对着姐妹磕了头。

    二妞看着边上的吴牙婆,个子不高显得她有点胖,但是衣物干净,看人眼神也不乱飘,轻声问:“听说吴妈妈准备离开牙行,不知道愿不愿意去萧家,不过我们是农户人家,家里的活计可不少?”

    吴牙婆看了眼二妞和三妞,跪下磕了个头:“奴婢愿意。”

    二妞扶起她,笑着道:“好,以后还要吴妈妈多多辛苦,不过你放心,我家不是苛刻人家。”

    萧成又去边上卖男仆的那边挑了一个会种地的老实汉子,还附带一个病怏怏的十来岁的小男孩,一共花了两百一十两银子,就拿到了七张卖身契。

    幸亏马车够大,多了七个人也不算挤,萧成把他们都拉到医馆去,让大夫一一把脉后,见都没病,那个小孩子也是生病后没养好,才显得瘦弱。

    萧成皱眉让大夫给那小孩配了九贴药,加上这些人的诊费,一共花了十三两三钱银子。

    那汉子激动的拉着儿子跪下流泪磕头:“多谢老爷救命之恩,奴才肯定好好干活,绝不偷懒。”

    “好了,起来吧。”萧成低声叫他们父子起来,心里不免感叹,还好自家的孩子身子骨都好。

    吴妈妈她们见新主人如此大方,心里不免松了口气,毕竟谁不会生病呢?主人家肯请大夫那心里踏实多了。

    二妞指使三妞出门买了七个肉包子,递给他们先吃着,毕竟牙行里的伙食可不会好,很多人其实是身体没营养才经常生病。

    出了医馆,二妞就拉着三妞对萧成道:“爹,你先回去吧,我和妹妹去姐姐家,坐姐姐的马车一起家去。”

    “行啊!反正大妞家离这也不远,”萧成知道自己媳妇爱干净,买人回去肯定要他们先洗澡换衣服什么的,就嘱咐两个女儿:“那你们小心点,爹先回去了。”

    二妞和三妞说着悄悄话,手挽手一起往姐姐家走去,很快来到姐姐家门前,看着高高的围墙和红色的大门,三妞上前就敲了敲门上的铜环。

    安妈妈很快前来打开门,看见两个小姐都来了,笑着屈膝行礼:“二小姐安,三小姐安,奶奶有客不能前来迎接,你们里面请。”

    “又是那个唐夫人吗?”三妞轻声问安妈妈,见安妈妈也无奈的点头,不由苦着脸拉住二妞轻声的到:“最不喜欢唐夫人了,仗着她夫君是书院的先生,一副书香门第大家闺秀的样子,可是就喜欢问东问西,连大姐的嫁妆都恨不得一一过目,走的时候连姐姐家种的葱也要拔走几颗!”

    二妞不由好笑的沿着石板路走进客厅,刚好看着一个白净偏瘦的四十左右的夫人探究的看着自己,笑着对她点了点头就看向大妞:“姐姐。”

    大妞满脸是笑的起身,拉住妹妹打量一下:“还好,看着没瘦好像还长高了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次就你一个人来的吗?能多住几天吗?”

    三妞对唐夫人打了个招呼,就笑话大姐:“大姐,你才几天没见二姐,怎么可能二姐就能长高了。”

    “二小姐,三小姐请喝茶。”安妈妈笑着用木盘端上茶放在空着的茶几上。

    二妞转头看着她吩咐:“你去给姐姐和姐夫收拾几件衣服,我们一起去紫崖村住两晚怎么样。”

    安妈妈见大妞对自己点头,也笑着去房间收拾东西。

    “哟,看这二小姐真伶俐,能干的连姐姐的主也能做。”唐夫人阴阳怪气的看着亲热的三姐妹说着酸话。

    大妞对二妞使了个眼色,笑着道:“绵绵,这是唐夫人,唐夫人,这是我二妹,这不是嫁到京城比较远吗?我心里难免想着记挂着。”

    二妞不想姐姐为难,好笑的看着她:“失礼了,让唐夫人见笑了。”

    唐夫人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没事,反正我也不是外人,只是你这个妹妹的做姐姐的主确实不好。”又看着三妞,微微皱起眉头,却又装亲热的道:“玲玲真是大姑娘了,这衣服真好看,说来我见你好几次了,我就没看过你穿同一件衣衫,这也太浪费了?”

    三妞看着自己身上八成新的粉色绣花的裙子,看着唐夫人笑着道:“是吗?可是我娘和姐姐又给我做了好几件新衣衫,不穿放着岂不是更浪费?”

    “那倒也是,”唐夫人起身扶着边上一个丫鬟的手:“行了,我先回去了,等江夫人从娘家回来我再找你说话,对了,你反正要回娘家,那豆角我先帮你摘去吃了,免的长老了。”

    大妞神色不变的到:“好啊,我去给你拿个篮子装。”

    “不用了,”唐夫人指着刚出来的安妈妈到:“安妈,你去给我拿个篮子就好。”

    二妞看着安妈拿着篮子和她出门,不由无语的看着姐姐道:“这都什么人啊?怎么这样极品,也亏你受得了,要是我,绝对不理她。”

    “就是啊!我几乎每次来都碰见她,还叫我去她家玩,我看她那个样子就不想去。”三妞踮起脚,趴在二妞的肩膀上轻声说:“我觉得她脑子有病,连我穿什么衣裙都要注意。”

    大妞一手一个拉她们进房间,自己收拾贴身的衣物,笑着道:“她只是心直口快不会说话,我也就应付一二罢了,再说她家夫君好歹和慕白一起共事,她每次来也不拿值钱的东西,还说些家长里短,我也不过就当看热闹。”

    二妞看着趴在床上的自家三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若有所思的到:“她家应该是有个还没成亲的儿子吧?”

    “你倒什么都知道!”大妞笑着看了二妹一眼,又看着小妹抿嘴一笑:“她家一儿一女,儿子倒是文质彬彬的少年郎,你姐夫也说那小公子不错呢?”

    “我才不要!”三妞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猛的坐起身,撅起小嘴看着大姐,委屈的到:“大姐也不早点说,难怪她看我像去买东西一样挑三拣四,这样的人家,凭她儿子再好我也不要。”

    “好啦好啦,下次我回了她就是,她也还没明说,就是露这个话头罢了。”大妞笑着摸摸三妞的头发,感慨的到:“再说我和你二姐嫁的太早,好歹留你在家多陪陪爹娘两年,以后让两个姐夫给你找个俊俏的夫君,才配的上我们的妹妹啊!”

    三妞听了大姐的话,这才露出笑容,脑海里猛然浮现出墨如枫的影子,那玉树临风的修长身材,俊俏无暇的五官,深邃诱人的眼神,忍不住脸上一热,娇羞的到:“你们欺负我,我决定晚上要你们陪我睡,不然我可不依。”

    “哈哈,还长本事了,会威胁人了啊!”

    二妞笑着捏了捏妹妹红润的脸,毫不在意她的威胁:“等你打的过我再说吧?”

    江慕白今儿下午就两堂课,想到中午大郎告诉自己,让自己和媳妇去紫崖村住两晚,上完课就赶紧回家让媳妇收拾东西,谁知道回家一看,三姐妹正在说话,边上的包裹早就打包好了,不由笑着道:“既然好了我们就早点去吧,晚上就等着你们姐妹下厨烧好吃的。”

    三妞听了不由掩嘴一笑:“大姐,你是不是虐待姐夫了,让他去紫崖村看岳父岳母,他首先想到的竟然是吃的东西,哈哈哈……”

    二妞也忍不住好笑:“姐夫,我觉得你最近胃口不错,看着精神也挺好,看着还胖了点。”

    “你们就胡说,他哪里胖了?”大妞忍不住嗔了两个调皮的妹子一眼,把包裹递给江慕白温柔的道:“我们这就走吧。”

    江慕白丝毫不介意两个小姨子的打趣,随叫自己技不如人呢,拿着包裹去后院马车那,三七已经把马喂饱,笑嘻嘻的看着他到:“公子,奴才来赶车吧?”

    江慕白从荷包里拿出两锭十两的银子给他,低声道:“你搭车去我姑母那府边转转,探探消息,特别是我那表姐是不是真的回来了?知道吗?”

    三七听了吩咐神色一正:“是,奴才肯定打听清楚。”

    姑母竟然让人送信给自己,说表姐夫生病没了,表姐实在可伶,想让表姐先回娘家,再挑个日子嫁给自己做贵妾。表姐比自己大四岁,那时还暗地里说自己活不长,现在又想来嫁给自己,真是太不要脸了……这事最好别让媳妇知道,免得她伤心,可是表姐要是真的回娘家,自己该怎么办?

    江慕白心里打定主意,要是真的有那一天,自己也会拒绝,哪怕姑母责骂自己也不能答应,小时候就这姑母对自己有几分照拂,要是可以自己真的不想伤她的心。

    江慕白亲自驾着马车来到紫崖村,三姐妹笑嘻嘻的下了马车,安妈妈拎着一个包裹,剩下的两个包裹三妞轻松的拎放到大妞的房间,体贴的道:“大姐和二姐的房间都是我和娘亲自收拾的,和你们在时一模一样呢?”

    大妞打量了一下自己住的房间,不免笑着夸妹妹:“三妞越发能干了。”

    李氏进来看着三个各有千秋的美丽女儿,不免笑道:“你爹和人在后面收拾野鹿,晚上你们多吃点补补身子,对了,二妞三妞,你们怎么又买了这么多人啊?我还以为你们最多挑三个,谁知道竟然是七个?”

    “娘,不多啊!”二妞笑着挽住她的手,轻声到:“两个小的好好调教,以后可以给大姐一个,再给妹妹留一个身边使唤,到时妹妹出阁,身边肯定还要个婆子,那家里不就只有两个婆子了。”

    “你这么说也是,”李氏看着红着脸对二妞做鬼脸的三妞,不免叹气:“三妞肯定还要再留三四年,不过有好的孩子倒也可以先定下来!还有你哥哥他们明年也该准备婚事了……”

    大妞看李氏皱眉,上前挽住娘的另一边,安慰道:“娘别操心,到时请镇上的媒婆多多留意,再说他们在学院里,说不准被师兄弟看上,为家里的姐姐妹妹做媒呢,我可是听师母说起过好几桩这婚事,别提多美满了。”

    “是啊,是啊,”三妞连连点头,推着娘和姐姐们出去:“我不急着要大嫂,我们还是先去看看爹收拾的怎么样了,晚饭我们吃甲鱼好比好?”

    “你个小吃货,”李氏出门刚好看见燕修宸他们进来,有人还扛着狍子,还有野猪,不由笑着吩咐:“二妞,你带阿宸先去梳洗,那些猎物他们会送到镇上的。”

    耳房里,二妞一边替燕修宸搽背,一边低声问:“你们地方看好了吗?”

    燕修宸感觉她的呼吸在自己耳边,让自己浑身一紧,很想做点什么,可是想到这地方,只能无奈的放弃心里的想法,对她低语:“哪有这么快,紫崖山这么大,他们也只是看了东面的一处地方,这个不急,一定要找到好地方才行。”

    “好了,赶紧起来自己擦干身体,换的衣服我放在这,我先去厨房了,晚饭你想吃什么,尽管说!”二妞起身把干净的布巾递给他。

    燕修宸接过布巾,起身擦自己的身体,见小媳妇看着自己身体就小脸染红晕,不由倾身对她暧昧的到:“晚上我只想吃你,绵绵。”

    ------题外话------

    《劫色骄妃》作者:列无暇

    文文轻松甜宠,一对一。

    唐七糖,上一世因赌而穿越而来,附身为聋女,古灵精怪。

    卫曦之,这一世因赌结识的美男,传闻有疯症,妖孽腹黑。

    且看穿越女子和古代美男如何灵魂碰撞,如何擦出绚烂火花,谁又会将谁先推倒,拆吃入腹?

    姑娘,不如我们赌一个?我输了,我归你,我赢了,你归我!

    ~

    欢喜冤家小剧场

    疯爷:你就这么记仇?非得和我对着干?

    某女:有仇不报非君子!

    疯爷:你不是君子,你是女子!

    某女:那不正好!君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