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大师 第2章 皮鞭的滋味
作者:超级李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你真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黑脸的西装汉子给他来了个五花大绑,”要不是小姐交代,信不信分分钟打断你几根肋骨。“

    李来亚叫道:“昨天把我灌醉,给我绑厕所,今天又把我绑了,你们小姐是不是喜欢虐待人啊。”

    黑脸汉子不理会李来亚的咒骂,驾轻就熟的把他带到百货公司顶楼。李来亚没想到楼上有个小阁楼,闹中取静,想想这关小童也挺会享受的。

    ”再这等着,不要再乱跑了,我不敢确定小姐还要不要你这个玩具,听说能在她手上过上三天的。“黑脸汉子停顿了一会,呵呵笑道,“没有,哈哈哈。”

    李来亚听着脚步声远去,靠着墙壁坐起了身子。想了想关小童昨天的所作所为,帮他摆平了债务,和自己签了三年的协议,虽然是卖身契。一个晚上就被玩弄自己好几次,先是把自己带到酒吧和她的狐朋狗友灌了七八瓶五十度的白酒,自己喝得烂醉,这个可以理解。把自己绑了,还让自己上了市电视台,到底是什么目的。

    不得不说因为父亲到处欠债,自己可是身无分文,贪钱没可能。要长相也没有长相,只有一张烧饼脸,一米六几的身高,和她站一起一样高,贪图自己的美色也没可能。难道是看中了自己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么?

    “小姐,您来了,人在里面。”听到黑脸汉子的声音,李来亚知道关小童上来了。

    推开房门,李来亚只闻一阵扑鼻的香水味,虽然闻不出是哪种香水,但他感觉很舒服。

    “小亚亚,喜欢吗?”此时关小童换了一身劲爆的铆钉皮衣和贴身的皮裤,带着一副黑色墨镜,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李来亚挪了挪身体,结巴地说道:“关小姐,我知道你帮我爸还了赌债,我感激不尽,做事之前能不能先和我说一声。”

    话音刚落,关小童一脚踢中了他的肚子,“哼,告诉你就没趣了,还有狗不应该问主人做事的原因,因为它是狗,懂吗!”说完用长长的皮靴跟狠狠地踩在了他的大腿上。

    “嗷,你这个疯女人,三年内我一定把钱给你,你等着。”李来亚痛的直冒冷汗,接着说,“山水轮流转,总有一天你会求我。”

    “是吗?那我等你,看看这是什么。”只见关小童从身后拿出一根一米多长的牛皮鞭,“你能过这一关,人家在和你继续玩。”

    啪啪,空气中回荡着皮鞭声,李来亚的脸上多了一条血痕。

    “哈哈,烧饼脸上多根辣条,好玩。”说话间手上却没停,在他身上连抽了七八下,瞬间脖子和胸膛多了数到血痕。

    “小贱人,我李来亚这下半辈子就是来对付你的,你等着。”

    钻心的叫喊声让她眉开眼笑,嘴上念叨着:“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欠抽的家伙。”

    啪啪啪,又是连续的几轮皮鞭。

    剧烈的疼痛让他痛不欲生,他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刚才的黑脸汉子说中,玩不过三天然后剩下半条命。

    美容大师系统被激活,请点击使用。

    这种不真实的感觉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难道这个系统是真的吗。接着又跳出一条系统信息,恭喜您成为美容大师的会员,请添加照片进行操作,可添加照片两张。

    李来亚点进照片一看,原来是关小童和那个女记者,没多想就点击了关小童的照片。恭喜会员,添加照片成功,系统赠送放大功能请正确使用。这是什么功能,还要正确使用。

    看了看使用说明,原来这个功能可以放大人的感情或者人的身体各个器官。

    那放大她的感情,李来亚好不犹豫点击了痛苦指令,心里冷笑道:“一报还一报,时候到了。”

    冰冷机器声响起,指令成功唤起对方的痛苦,持续时间十分钟。

    一眨眼的功夫,刚才还气汹汹的关小童,眼泪鼻涕刷刷地就往下掉。

    “妈妈,我想你了,爸爸还爱着那贱人,是我没用,只能伤害自己,希望能唤醒他的良知。”声泪聚下,关小童从一只母老虎变成了一只伤感的小花猫。

    “醒醒吧,臭男人,不要像我爸那样。”说完又是一轮皮鞭,关小童边抽边哭。

    我去,这系统害死我了,别人家的系统为什么那么牛,真是造孽,难道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老板,您在外面等会,我去通知小姐。”黑脸汉子高声叫道,算是给关小童做了提醒。

    “不用。”关人杰直接就往里闯,“童童,童童。”

    “是爸爸不好,你也不要这样对自己啊。”关人杰又急又气,“你这半年,我知道你换了七八个男友,玩了还把人打残,受伤的还是你自己,你懂吗。”

    关小童哭笑着说:“要不是你去找狐狸精,妈妈不会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突发心脏病而回天乏术。”

    “这只是一个意外,你知道吗?”关人杰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虽然久经商场,但在子女面前他却重来没有耍过脾气。

    “我不管,你这个凶手,我就是要找男人,我就是要虐待他们,因为他们和你一样,都不是东西。”说道最后,更是笑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自己的老爸也会被自己感动而离开那个狐狸精。

    啪啪啪,又是一轮皮鞭,李来亚痛的直咬牙。

    “够了,你可以伤害别人,但不要伤害自己。”关人杰老泪纵横,“不要再打了。”

    “你说不打,我就偏偏打他,怎么了你心痛了。”又是一轮皮鞭,李来亚的胸口布满了重重叠叠地鞭痕,“死狗,快告诉我爸,你是自愿的,你喜欢我的皮鞭对吗!”

    “是,我喜欢主人的皮鞭,我不会痛。”李来亚知道如果自己反悔,她随时会收回自己的钱,而自己一家人则会是灭顶之灾,他不怕死,但家里还有一个半盲的老妈和刚上初中的小妹。

    “对吧,他喜欢我这样抽他,我也喜欢他的表现,你说这是真爱吧。”关小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