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大师 第3章 强吻了
作者:超级李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你好好想想,到底要自暴自弃多久。”关人杰郑重其事地说,转身就往外走,“还有那个小朋友,不要陪我女儿疯了,后果你要清楚。”

    关小童笑着说道:“这样你就生气了,有意思,你越痛苦我越开心。”

    “死狗,快点起来,你比那些光鲜亮丽的家伙好用多了。”说完有是一轮皮鞭。

    “你这善变的女人,高兴也打,不高兴也打,我说过如果我娶了你,天天家暴你。”李来亚忍着痛说道。

    关小童不以为意,朝外面的黑脸汉子叫道:“阿三,把我准备的东西拿出来。”

    “换好了没有,换件衣服也磨磨蹭蹭。”此时关小童穿着一件红色低胸的晚礼服,朝里面吼道。

    “来了,我觉得还是光着身子好些。”李来亚没趣地说道,他换上一身阿尼玛的定制正装,不过身高在那,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晚宴,小亚亚。”关小童一边涂口红一边说道,“这次表现好,我会减短我们的合同期哦。”

    “我这一身的鞭痕怎么处理,不是丢你脸吗?关大小姐。”李来亚抗议道。

    “我中意的很,效果非常好!”她说完深情地望着李来亚,“好戏还在后面。”

    “你到底又想到什么鬼主意?”说完这句他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还有点期待呢。

    “跟我走就是了。”

    两人径直下了电梯,来到地下车库。放眼看去,都是宝马奔驰类的名车,其中还有一辆限量版布加迪威龙,她的车就停在布加迪旁边,是一辆土豪金版卡宴。

    “系好安全带,我们出发。”有时候李来亚会想,关小童还是有很多优点的,不过这火爆脾气把一切都毁了,难道是因为她的母亲突然离世吗。

    “怎么不说话,还直勾勾地看着人家绝世的容颜,喜欢吗?”关小童呵呵一笑,“你要懂得感恩,这次的晚宴都是市里有条有理的人物,不要丢我的脸。”

    “不丢你的脸,不好意思,我已经被你打得没脸了。”摸摸自己肿的像猪头的脸,李来亚好气又好笑。

    “你知道今晚的主角是谁吗,你认识。”一个帅气的转弯,车驶出了车位,“柳燕你还记得吗?”

    “柳燕,你的初恋你不会忘了吧,呵呵呵。”笑道最后声音变得有些玩味。

    柳燕,高中时的校花,因为高中体育部的男友在外面勾搭了好几个妹子,而自己只是他的玩物之一,赌气之下和李来亚这个大众脸好上了,就是为了让对方生气,结果便宜了李来亚。两人好上后,平日李来亚也没少跑上跑下伺候这个姑奶奶,早上给她买好营养早餐,中午拿出自己的零花钱给她加餐,下课就接她放学,逛街看电影一个没拉下,相处了两年就牵个一次手也是唯一一次身体接触。高中毕业后却莫名的消失了,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家也搬走了。没想到两年之后,他又听到了这个女人的消息,他很想知道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不声不响地离开自己。

    “很高兴的告诉你,她现在是我老爸的骚狐狸。”卡宴驶出去没多远,关小童又把车开回来,“那辆限量版布加迪威龙怎么样。”

    “每一个男人都想得到它。”话没说完,只见关小童猛踩了下油门,发动机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咔嚓,卡宴撞上了布加迪。关小童把车倒了倒,再次猛踩油门,咔嚓,又一次撞上布加迪的车头。来回撞了五六次,布加迪的车头已经被撞烂,车大灯的玻璃碎了一地,保险杠也掉了下来。她的卡宴也好不到哪里,车头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这是我爸送给那贱人的车,撞烂你,撞烂你。”

    “关小童,够了你,你以为你能唤醒你爸,把柳燕赶走吗。”李来亚一把拉住关小童,没好气地说,“告诉我,柳燕是怎么和你爸好上的。”

    “想知道啊,求我。”关小童接着又说了一句,“还有拿开你的狗掌,你这个没人要没人疼的死狗。”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李来亚死死地瞪着她。

    “你和你初恋一样,都是为了钱。”后面三个字她故意放慢速度。

    “你这贱人,说我可以,不要说她。”李来亚气得发抖。

    “哟哟哟,生气了,她和我爸一样,都是玩弄别人感情的高手。”关小童把脸满满凑过去,笑道,“你还是初哥吧,不要说初吻还在哦。”

    两人贴得很近,李来亚能感觉到关小童呼出的热气,带着淡淡的青草香味。没多想,李来亚凶狠地吻上她的红唇。挣脱了半天,关小童发现自己没办法将他推开,只能用指甲死命地抓他的脖子。

    良久,李来亚推开了关小童,说道:“喜欢吗,贱人,我的初吻给你。”

    “憋死老娘了,接个吻搞这么大动静。”接着笑道,“爱上我了?等会你不要哭鼻子。”

    关小童冷笑一声道:“死狗,尝尝我的厉害。”说完她一口咬住了李来亚的嘴唇。

    “贱人,你才是属狗的。”嘴唇已经被她咬破,血漫漫渗透出来。“你松口。”

    “叫你不听话,说柳燕是个狐狸精是不是。”关小童不依不饶,“说三遍柳燕是个狐狸精,我就松口。”

    李来亚流出了两行眼泪,不是痛,而是不相信柳燕为了钱会和一个可以做她爸的人结婚。

    “关小童你这贱人,贱人,贱人。”骂到最后更是一度哽咽。

    “死狗敢骂我。”关小童把他用力一推,随即抓住了他的头发,啪啪啪,连续三个耳光,“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样骂我。”

    “等会去晚宴,我会让那狐狸精,跟你一样痛不欲生。”说完猛踩油门驶出了停车场,一只手仍然拽着李来亚的头发。

    柳燕两年不见,你还好吗,我想知道你这两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和这贱人说得一样是为了钱吗,还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