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大师 第10章 真贱
作者:超级李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下了摘星大厦,李来亚直奔家而去。这次父亲的事,他已经有大半个月没用见到母亲和妹妹小樱了。都是因为父亲烂赌,他叹了口气。

    客厅的茶水还冒着热气,显然母亲刚出门不久,他从衣柜里翻出了一件父亲老式的西服,希望能遮住伤口,他不想让这个已经操碎心的母亲担心。

    他坐到了客厅的老旧沙发上,二手牛皮的,记得当时和父亲淘了大半个二手市场,磨破嘴皮子砍了一半的价格来的,回家母亲一问说是花了三千块,父亲从下午就开始一直到被唠叨到晚上。

    他拿起了茶杯,想起了父亲生日那天收到他的惊喜表情,他的话不多,只有一句下次不要在乱花钱了,我开心地笑了。景得镇的茶壶不便宜,那时他上高一寄宿在学校,每天算着用钱,都是他一点一点从牙缝里省下来的。

    “小亚,你回来了。”母亲开门的时候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激动地说,“也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没买什么菜,炒个你最爱吃的麻婆豆腐吧。”

    儿子因为他爸的事情半个月前被人带走了,说是父债子还,她是求爷爷告奶奶,该走的关系她都走了,该用的力她都用了,可是仍然没有儿子的半点消息。她天天以泪洗面。此时看到儿子真真切切地站在面前,她打心里高兴,她想到只要儿子没事家里一切都会好起来。

    李来亚鼻子一酸,忍住眼泪说道:“妈煮的,我都爱吃。”

    “好好好,我这就去煮,你想吃多少都行。”母亲开心地抹着热泪说道。

    父亲的赌债让家里一贫如洗,电视剧,电脑洗衣机和冰箱只要是能换钱的都被债主搬走了,因为沙发实在太旧了才被留了下来。

    不大一会厨房传了香味,李来亚咽了口唾沫,朝厨房叫道:“妈,小樱呢,今天怎么没有回来。”

    “她呀,今天去同学家了,明天一早才回来。”母亲回道。

    父亲的事左邻右舍都知道,不过李来亚和他母亲一直瞒着妹妹小樱。她在市重点中学读初一,为了她的学业,他和母亲只告诉他父亲是去南方工地了,年底才能回来。她还是一个孩子,如果把一切都告诉她,她根本就承受不起。

    嘣嘣嘣,敲门声把李来亚的思绪拉来回现实,难道是关小童反悔,讨债的重新上门了。

    他在卧室拿出了一根铁棍,蹲在门后,如果对方硬闯进来,给他一闷棍。

    “是我呀,亚亚。”门外的声音清脆而妖娆,不是关小童又是谁。

    门刚打开她就冲了进来,手上还提了两袋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化妆品。

    “来得急,没什么东西孝敬妈的,就带了两盒化妆品。”说着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关小童,你是故意的吧,怎么到哪你都阴魂不散的。”李来亚生气地说道。

    她拿起了桌上的水杯,连饮了三杯后问道:“渴死我了,李来亚,你把卫青打了跑出来的?”

    “我可不敢打那富二代,他是自己的藏獒咬的。”李来亚淡定地说,“还有你能不能把杯子给我。”

    关小童皱一皱眉,说道:“本来想谢谢你帮我赶走了一个跟屁虫,再怎么样我也是你的债主不是,连口茶水也不给。”

    李来亚顿时无语,说:“那是我的茶杯,你要喝可以帮你拿个新的。”

    “那个什么,咱妈的菜做得很香啊。”关小童努力做出了一个笑脸,说道。

    看着关小童,李来亚表情严肃地说道:“不要在我妈前说我们俩的事情,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关小童笑道:“当然可以,亚亚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得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有空的时候和人家结个婚呗。”

    “我说过我这辈只爱柳燕一人,希望你赶紧找人嫁了。”李来亚无奈地说道。

    关小童轻松地笑道:“人家不是找到了吗?”说完死死地盯着李来亚。

    看着对方装腔作势的样子,李来亚淡淡地说道:“和我结婚就是为了气你爸吗?你觉得这样算是报复了他吗?”

    “我觉得我和你很像,但你至少还有一个爱你的母亲和妹妹,而我什么都没有。”关小童接着说,“我羡慕你,甚至嫉妒你,如果可以我想跟你换。”

    “你这千金大小姐怎么能明白我们平凡人的苦恼。”李来亚叹了口气,“一千万的赌债在你那就是一串小小的阿拉伯数字,而在我的眼里是一个家庭的毁灭。”

    “因为父亲爱上的赌博,我和我妹都是找亲戚朋友借钱上的学。五年来母亲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一天到晚都有来追赌债的地痞流氓过来捣乱,这样的生活你想要吗?”李来亚说出了这几年从来没对外人说过的话,很奇怪他对关小童没有那么多防备,一股脑的都告诉她了。

    “咿,来亚,你朋友来了也不和我讲一下,妈就煮了一个菜。”母亲笑道

    她端着麻婆豆腐从厨房出来,看到了和儿子聊天的漂亮女孩,忍不住一阵狂喜,风雨过后终于见到了彩虹,家里转运了。

    关小童亲切地说道:“妈,您客气什么,一个菜就够了,我胃口小,一口饭就饱了。”

    “你刚才叫我什么,闺女。”看到和儿子坐在一起的漂亮女儿,她打心眼里开心,父亲跑路后,这是李来亚第一次见她开心地笑了。

    “您想听几声都可以,妈,你坐下说,桌上是我带给您的一点小礼物。”她的话像是给这个残破不堪的家注入了一丝喜庆。

    李来亚瞟了一眼关小童,挤了挤眉头,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徐冬梅着实高兴,她想知道她儿子和这漂亮女孩的一切。

    “快半个月了,我打算和他结婚,我爱他。”徐冬梅看了看儿子,真是傻人有傻福,他为儿子高兴。

    关小童略带哭声地说道:“可是您儿子不答应,他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昨天还想和我分手,甚至还动手打了我。妈,您可要为我做主呀。”说着更是露出自己手臂的淤青。

    那是你把我的时候弄伤的吧,李来亚就知道这女人会这样,前面的戏都是演给母亲看的,她就是想看到自己母亲的伤心崩溃的样子。

    “关小童,你给老子住嘴。”李来亚臭骂道。

    “你给我住嘴,李来亚。”母亲含泪说道,“五年前就是她,你和人打架厮混,差点没命。没想到你还没死心,你和你爸真是一个模子刻的,我上辈子打底造了什么孽呀!”说到最后更是抑制不住自己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