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大师 第11章 玩个游戏
作者:超级李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李来亚忍住哭声,“我爱柳燕,以前是,现在也一样,就算她已经结婚了。”

    徐冬梅拿起他刚才放在门后的铁棍,朝着他的后背连打了四下,哭道:“我要打死你这个臭小子,你怎么不和你爸一起消失。”说着坐倒在地上,痛哭起来。

    李来亚拉了拉关小童的一角,瘪嘴道:“你满意了吗,你是不是见不得别人好。”

    “对呀,你不跟我好,我就让你笑不出来。”说着露出了一抹邪笑。

    李来亚求饶道:“姑奶奶,算完求你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赶紧告诉我妈真相。”

    “求我呀!”

    “和我结婚吧,你没有其他选择。”关小童说道。

    李来亚气愤地说道:“滚,关小童,我李来亚就是求猪求狗也不会求你。活该你单身,活该你爸去找小三。”

    啪啪,连续两个大嘴巴子落在了李来亚的脸上。

    “你以为我稀罕你这个穷光蛋,追求我关小童的人可以排到外滩了。实话告诉你,你就说我的一个玩具,玩腻了我就会扔了。”关小童丢下这段话就跑了出去,“李来亚,我们再也不见。”

    徐冬梅不忍儿子再步他爹了后程,哭求道:“儿呀,不是妈妈狠心,那柳燕不是什么好姑娘,我看刚才那姑娘就不错。”

    李来亚无奈地说道:“妈,我爱柳燕,这辈子非她不娶。”

    “你这头倔驴,让我看看刚才有没有伤着你的背。”徐冬梅只能先他感情的事缓缓,来日方长嘛。

    李来亚推搡着说:“没事,这点痛算什么。”

    “傻儿子,我是你妈,我还不了解你吗,把上衣脱了,我看看。”徐冬梅破涕而笑,说道。

    “妈,真不用。”他知道躲不过,慢慢地脱掉了西服和贴身衬衫。

    满背的鞭痕还有烫伤,还有一些背利器划过的伤痕,红一块紫一块的还有很多水泡,有一些还结疤了,有一些皮肉已经烂掉,数十个指头大的伤口像是被什么咬伤的。

    徐冬梅眼睛湿润了,用手轻轻摸着伤口:“痛吗,来亚。”

    李来亚忍着疼说道:“没有,你儿子命硬,死不了。”

    “把身子转过来,让妈妈看看。”徐冬梅哽咽地说。

    “还是不要了,我们先吃饭吧,妈。”说着拿着衬衣就要穿起来。

    徐冬梅双手握着他的肩头试着将他的身子转过来,看他硬撑着不肯转身,眼泪不尽落下。

    “儿呀,让妈看看,是我没用,让你和小樱受苦了。”说着哭得更厉害了。

    李来亚,慢慢地转过身,胸前碗口大的伤口已经化脓,电鳗咬伤的皮肉虽然小,不过伤口外翻和鞭痕交杂在一起布满全身,完全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

    “这几天怎么过来的,他们真是吃肉不吐骨头的恶魔,是我没用,你爸不在我这个当妈的却没有能力保护你们。”说着朝自己的脸打了二个响亮的嘴巴,“儿呀,痛的话告诉妈,不要忍着。”

    啪啪啪,啪啪啪,房门响起一针急促地敲门声,难道是关小童又折回来。

    “关小童,你回来干什么。”开门后他看到了关小童,不过后面跟着二十多个黑衣汉子,刚想开口骂她,发现她被腰间被一把自制手枪顶着,身后是屠龙纹身的中年男人。

    “哟,今天来得过早呀。”他心里一阵嘀咕,难道是追高利贷的人么,随手摸了摸门后的铁棍,发现自己摸了个空,想起母亲刚把铁棍拿走了,心里略显慌张。

    “小子,你就是李来亚。”中年男人嗓子沙哑,像是烟酒纵欲过度了,低沉而又刺耳,“敢得罪金帮的太子爷,胆子也是大。”

    原来是宴会上的金大少,难道也是来找自己寻仇的么。对面人多,李来亚只能带着母亲快点逃跑。

    三十秒,只要三十秒,为了躲避高利贷的人,在这他学会了脚底抹油的功夫。从他们不注意带着母亲从厨房窗户跳下,再爬到对面楼顶,然后通过低下相通的停车场,穿入隔了一条马路的商业大楼,然后上二楼家具城拿一个免费的冰淇淋,还可以坐上一会,等他们闹够了再回家。

    砰,他左脚刚迈出去就想起了枪声,子弹强大的冲击力把水泥地打了一个窟窿,粉碎的水泥飞散开来。

    “小子,还没有人能在我肥龙的眼皮底下逃走,把他们带走。”他有点好奇,这个少年是怎么惹怒了金大少,要知道得罪金大少后果都很凄惨,他看过太多了这样的人了。

    “这事我做的,我跟你走就是了,放了他们。”李来亚看着肥龙说。

    肥龙摸摸他圆滚滚的啤酒肚,笑道:“我们金大少,有一句口头禅,斩草要把根除了,不要多说,全部带走。”

    “肥龙,我已经把你们带过来了,可以放我走了吧。”关小童叫道。

    肥龙冷笑道:“关小姐,我们金大少想让你过去一起看看这场好戏。”

    关小童迟疑地说道:“你们金大少有什么鬼点子,又没什么新花样,玩来玩去就是那几招,还恶心。”

    “这次可不一样,金大少和几位泰国了运来了十几头非洲鳄鱼。”肥龙呵呵笑道,“这个新游戏我相信关小姐会喜欢。”

    李来亚趁着肥龙不注意,纵身扑了过去,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快叫你手下放了我妈,否则你这肥龙就要变独耳龙了。”

    讲完更用力咬了咬,鲜血从牙齿边缘渗透出来,不一会肥龙的半张脸就染成了红色。

    “有点意思,难怪少爷想陪你玩玩。”他对众人招了招手,示意不用过来。

    “你不知道我们这些玩命之徒,身上都会带一把小刀吗。”他完全不在意耳朵传来的疼痛,继续说,“一是为了保命,二是让自己来个痛快。”

    他的出手快如闪电,李来亚脖子和手臂眨眼之间被割出了好几道口子,剧烈的疼痛顾他们让瞬间失去了抵抗。

    “哼,一点小伎俩就想威胁我,你还嫩点点。”说着站起身来,朝着李来亚的头,连踢了三脚。

    “刚才你很得意是吗?”肥龙抓着他的头,用力的敲打在地面上,“爷爷玩的时候,你还在开档玩泥巴呢。”

    李来亚不知这个金大少是什么目的,但胆敢抓了自己的母亲,他心里暗暗发誓,他会让这个金大少消失,永远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