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大师 第14章 玩弄
作者:超级李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关人杰抱着母亲出了水面,怒吼道:“关人杰,我草你奶奶。”他恨不得啃他骨食他肉饮他血。

    母亲的脖子和胸口被鳄鱼咬伤,如果不及时救助,会有生命危险,想想游艇上的人,他知道没有一个会帮助他。

    金大少笑道:“小子,看你一片孝心,我给你指条明路。”

    他觉得这个小子没死就是个奇迹,他想知道这个好运能持续多久。

    “前方有一个浮标,如果你能把你母亲带到那,我可以放了你,你父亲的赌债我也帮出了。”他的声音很响,整条游艇的人都听到了。

    关人杰打断了他的话,问道:“金大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觉得金大少有点反常,平时对自己的话可是言听计从,今儿个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母子情深打动了他,他觉得自己想多了。

    “关总,来之前都和你聊过了,今天是个慈善活动。”他笑了笑,“我赌他能游过去,一千万。”

    “我的狗当然厉害,在古代是可能会成为哮天的男人。”关小童知道他没死,心里莫名的高兴起来。

    关人杰得知李来亚没死,懊恼地拍了拍额头,看到女儿为他开心笑了,他决定陪她们玩玩,顺道能整垮那个年轻人他会乐意之间,“我出两千万,赌他命丧鳄鱼嘴。”

    众人把目光投向了拼命向前游去浮标的李来亚。

    李来亚抱着母亲慢慢游出了五六米,想到幸好刚才跳下水踩到了鳄鱼的眼睛,把鳄鱼吓走了,才救到了母亲,因为失血过多而母亲却昏迷不醒,他知道在水里越久会越危险,他必须立刻游到浮标那,可能会有一线生机。

    水里一股波动传来,李来亚感觉到水底有一只鳄鱼正慢慢慢慢靠近自己,他用力蹬了蹬水,希望速度能再快一点,被它咬到那是九死一生。

    嗷嗷,一只全身沾满淤泥的鳄鱼突然窜了出来,嘴里的尖牙边还挂着一条长长的皮肉,应该是刚才被咬死的人留下的。他脚下再次发力,把母亲紧紧护在怀里,如果鳄鱼过来,先咬的也是自己。

    “我草。”他痛得忍不住叫出声来,一只鳄鱼突然攻击了他的大腿,腿肚子已经被他的利牙咬穿,鲜血马上涌出。

    浮标已不远,如果是平时他一个人三十秒就能游过去,但是带着母亲他觉得希望渺茫。脚底的鳄鱼没走不说,他发现前方不远处也有一只巨鳄,正虎视耽耽地盯着他。

    “你大爷的,关人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身后又游来一只巨鳄偷袭成功,这次他的左手胳膊被咬碎了,那种痛觉让他觉得像死过一样。

    叮咚,美容系统启动,欢迎会员使用,你现在可使用放大和美白技能,请选择。

    “给我放大它们的视觉。”李来亚念道。

    他知道当眼睛的视觉效果放大到一千倍一万倍的时候,犹如给自己带了一个显微镜,用过显微镜的人都知道,他只能看到近物,相当于把一个个细胞放大在你眼前,跟盲人无异。

    长期生活在食物缺乏的沼泽,当感知周围有危险时,鳄鱼它们都会奋起反击,这是它们的习性,不一会儿这些没有视觉的鳄鱼们撕咬在一起,他们把同伴当成了最有危险的动物。

    “关人杰,我李来亚要是能活下来,必抢走柳燕,玩弄你女儿。”李来亚暗自下定决定道。

    忍着左胳膊的巨痛,他带着慢慢游向浮标。

    “金大少,说过的话可算数。”李来亚单手把母亲举到了浮标上,大声叫道。

    金大少笑道:“小子干得漂亮,你为了赢得了两千万,你自由了。”

    他的话让李来亚如释重负,这次他赌对了,他不得不感谢自己的命硬,如果那鳄鱼刚开始就咬断了自己的脖子,就算有系统帮助也是无力回天。

    叮咚,恭喜会员通过试用期,正式使用本系统使前,请先完成试炼任务赢得校花一夜独处。如果游戏失败,系统将自动锁死,你的意识将永远锁在系统里。

    身体和意识将会完全分离,那和街边流浪的傻子没什么区别了,这系统是挖坑给我跳啊,明知道我只爱柳燕一个。

    突如其来的困意让李来亚慢慢陷入了昏迷,醒来的时候他看到了病床边的父亲。他瘦了很多,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看到父亲如此面貌出现在眼前,本来想好要骂他的话,此时一句也讲不出了。

    “来亚,你醒了。”父亲李德生关心的说道,“谢谢你,我以后会好好做人。”

    一位年过半百的老父亲对他做出了诚恳的道歉,他感到自己鼻头有点酸酸的,眼泪快要夺眶而出。

    “你母亲他还在昏迷当中,是我对不起你们娘俩。”说完李德生跪在了李来亚病床前,“我知道我做错了很多事,只希望我能用接下来的余生弥补我犯的错。”

    “母亲没事吧!”李来亚试着坐起来,发现他的左手根本使不上力气,父亲李德生见状赶紧扶了一把,

    “重度昏迷,需要留院观察,医生说了每天至少得花上好几千。”他知道家里的状况,至从自己染上了赌瘾,早已家徒四壁,如今儿子又残废了一只手,他不知道何去何从如何是好了。

    想了一会,李德生觉得只能实话实说,长通不如短痛,然后略带伤感地说道:“你的左手虽然留下来了,但是它再也使不上力气,我知道你是学医的,双手的重要性谁都知道,我该死。”说完他不停地抽打着自己的耳光,眼泪鼻涕一起流了下来。

    “你人没事就好,扶我过去看看母亲。”他知道现在怪谁都是徒劳,他想通过系统看能不能唤醒母亲,因为系统通过了试用期,现在他能随时使用系统了。

    父亲李德生扶着李来亚穿过走道,来到了走廊最深处的重度病房,他看到了母亲。此时正安详的躺在床上,鼻子里插着呼吸机的软管,脖子和胸口的伤口被绷带扎得严严实实的。他祈祷系统能唤醒母亲,接着马上打开系统,点击放大了母亲徐冬梅的意识。

    “目标陷入昏迷中,目前等级还不够唤醒此人。”冰冷的系统声传来。

    “需要多少等级才能唤醒这个病人。”李来亚心急如焚地问道。

    “十级,按照目前的进度,大约需要三年。”系统的答复让他有些绝望,三年她不知道母亲能不能熬过去。

    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父亲则是一个刚下定决心戒赌的穷光蛋,而妹妹还在上初中,他现在需要很多很多钱,而且他只能靠自己。还有幕后主脑关人杰,他相信有了系统离修理他的日子不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