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大师 第24章 新欢与旧爱
作者:超级李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李来亚很是不爽地接受了任务。

    恭喜会员获得一次免费修护。

    “这是什么鬼技能。”李来亚咒骂道。

    系统将对会员进行更新,更新期间宿主将不能使用系统。

    李来亚说道:“想整死我是吧,何必玩这么多套路,什么破系统。”

    更新开始,开始扫描会员身体,发现四处致命伤,修复时间五分钟,请会员耐心等待。

    “我去,你装叉的时候好帅啊。”李来亚苦笑道。

    已修好四处致命伤,奖励结束,提前会员本月内您有两个任务还未完成,请抓紧时间,如果任务未完成会员功能将被删除,你会被系统抹杀。

    “和校花独处一宿,这个还算容易。奶奶的要我一个月收集十双丝袜,你这摆明是让我走上不归路啊。”李来亚摸了摸额头。

    李来亚吓得跳了起来:“我的手好了。”发现自己也能站起来了,更是开心了大笑起来,老天爷对他真是不薄。

    身旁的高歌和灰狗不可质疑的看到了这一幕,但她们被强电流击中,已然变成了活死人,想要张嘴根本发不出声音了。

    “灰狗,刚才玩我很爽吧,还有你高歌,废我手脚的时候很是得意嘛。我说过不要惹我,你偏是不信啦!”李来亚玩味地说道。

    “不怕告诉你,你们变成这样是我干的,不过外面人可不会相信,哈哈。”李来亚笑道。

    高歌死死地盯着李来亚,如果可以他想活活咬死对方。

    看着郝帅和孙俪过来,他慢慢坐在地上,他不想让这些人知道自己身上有系统的秘密,他只能假装受伤,即便他的伤势已久好了大半。

    “来亚,你没事吧。”郝帅远远地叫道,手里操着一把菜刀,几个男同学则拿着板凳和板砖。

    李来亚应答道:“我没事,反倒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想是被电击到了,你们赶紧加救护车。”

    “你没事了,我听孙俪说这高歌找来灰狗揍你,没想到被电击到,真是报应。”郝帅开心地说道,“就算这灰狗没事,老子手上的菜刀也不是吃素的,想当初我以一敌三对阵灰狗,靠的可不是嘴皮子。”

    “哎呀,你没事就好了,没想到这高歌居然和灰狗玩在了一起,想当初这灰狗没少欺负我们,实在是可恨。”一个瘦小的男同学说道。

    “高二的时候,灰狗带了几个混混晚上来爬进了我们学生宿舍,我们宿舍全部洗劫了,阿虎的头还被他们打破了。”另一个同学附和道。

    “灰狗为了泡我们学校的校花,每天在半路劫道,我们每个月要交份子钱,他现在这样也算恶有恶报了。”一个胖子叹息道。

    “李来亚,听说你母亲在市医院,顺便带你做个检查,听孙俪讲你可是被铁棍打了好几棍。”郝帅关心地说,“我看孙俪的车也用不了,你们俩上我的车,剩下的事我要同学们帮忙看着,先带你去医院看看。”

    李来亚平静地说道:“今晚是你大喜的日子,陪我去医院可不吉利。”他的伤虽然好的差不多,不过身上的血迹和伤痕还在,让人看上去像一个受了重伤的病人一样。

    “奶奶的,都是老同学了,你还我说这个,赶紧上车。”郝帅没好气地说道,“以后不要再这样说了,不然连同学都做不了。”

    “快点吧,我看他受伤不轻,虽然现在没事,我担心的是他的五脏六腑可能受到重创。”孙俪焦急地说道。

    郝帅马上启动了他的婚车,一辆红色马自达6,一路加速开往医院。李来亚靠着孙俪的肩膀,沉沉的睡去,他做了一个梦,他和柳燕重归于好,两人牵着手一起逛花灯,一起去游乐场玩。

    “来亚,醒醒。”车停到了大门口,孙俪拍拍他的肩膀,发现对方没有反应,马上叫了急救的医生和护士,问道,“医生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怎么一直不醒。”

    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医生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被铁棒打伤了,可能是内出血,现在叫他都没有什么反应,医生麻烦你好好看看。”孙俪焦急地看着李来亚。

    “柳燕,柳燕,不要走,不要走。”李来亚口中念念有词。

    “你这个大傻瓜,我知道你喜欢柳燕,没想到你生病了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她,你这个傻瓜。”孙俪扶着担架进了急症室。

    “贾医生,病人心跳稳定,心率正常,不知道为什么不醒。”一个护士不解的问道,她才刚毕业一年好多事情也还在摸索之中,譬如看这台价值五百万的心电。

    “别胡说,我打个电话给院长,叫几个脑科专家过来。”他发现李来亚的头部受伤严重,他怀疑这个病人十有会有脑震荡的后遗症,他必须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他不擅长脑科只能请示院长了。

    “是我错了,对不起贾医生。”护士低着头说道。

    “哼,你们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个没什么真才实学全凭关系进来,说了你们也不懂,好好看着病人,我去手术室准备。”老医生不悦地说道。

    “这个老家伙,就喜欢倚老卖老,什么都不会,还指指点点。以前还是一个江湖郎中,被院长表叔的肥婆女儿看中了才进来这,混了十多年才成了外科主治医师。”一个圆脸的护士说道,“张馨语,你以前可是我们班的校花,医学成绩也是次次第一,为这个你还哭了,不值得。”

    张馨语红着眼说道:“石榴姐,今天第一次值夜班,我非常紧张,这个病人也很奇怪,明明头部受伤严重,但心电图非常正常,他的脉搏强劲有力,根本不像一个生病的人。”

    “我刚才帮他脱衣服的时候,发现他的右手和左脚被铁棍打得血肉模糊,但里面的筋骨完好无损。”石榴姐接着指了指李来亚的另外一只胳膊,“这个病人早上还在我这包扎过,左肩骨粉碎行骨质,听说被鳄鱼咬断了没有了知觉,现在却没什么了大碍了,你们过来看。”

    “不是吧,他的骨头已久完全复原,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张馨语长大了嘴巴,盯着李来亚说,“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