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02章 清纯护士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02章清纯护士

    秦朗循声望过去,视线内便出现了一张清纯无双的俏脸。

    “真美!”秦朗内心忍不住发出这样的赞叹。

    进来的是一位身穿白色护士服的年轻护士。

    瓜子脸,肤色晶莹如雪,脸颊上隐隐有两个梨涡,容颜精致俏丽,身高一米六六左右,身材凹凸有致,秦朗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这么清纯漂亮的护士,心脏都有些不争气地加快跳动起来。

    “你醒啦?我给你换药吧。”叶小蕊笑意吟吟,说话声音清脆悦耳,十分好听。

    说完,叶小蕊放下了放有药瓶、棉签等东西的金属盘子。

    “好的,麻烦叶护士了。”秦朗笑道,叶小蕊的护士服上挂着有胸牌,上面清楚写着名字。

    叶小蕊冲秦朗点点头,便开始换吊瓶,重新给秦朗输液。

    秦朗时不时偷偷看一下叶小蕊,真心觉得叶小蕊太清纯太漂亮了,美若天仙一般,一时之间竟然都忘记了脑袋的疼痛。

    这时候,病房外面又响起了脚步声,另外有人进来了。

    主治医生陈晓明才走进病房,就发现秦朗正在偷看叶小蕊,不禁露出了一脸的轻蔑之色。

    这个土包子,住院时钱包里才四百多块钱,用的手机居然还是七八年前的诺基亚功能机,一看就没钱没地位没品位,十足的苦逼吊丝,居然也敢盯着仙女一样的叶小蕊看,难道不知道癞蛤蟆就得有癞蛤蟆的觉悟,是不可能吃得到天鹅肉的么?

    陈晓明直接无视秦朗,迫不及待地走到了叶小蕊的身边,向叶小蕊献殷勤道:“小蕊,中午我们去西餐厅享用正宗的法式大餐吧?”

    叶小蕊似乎对陈晓明很不感冒,不冷不淡地说道:“陈医生,我脱不开身,谢谢你的邀请。”

    陈晓明脸色有些难看,发觉秦朗在往他这边瞧,陈晓明似乎觉得丢了面子,居然瞪了秦朗一眼。

    “陈医生,你瞪我干嘛,被叶护士拒绝,只能说明你不是叶护士喜欢的类型。”

    秦朗毫不犹豫选择回瞪,朝陈晓明说道。

    因为他大概猜到了这个陈医生,就是他的主治医生,可姓陈的从进病房时候起,就没拿正眼看过他,根本不向他询问病情,这还是一个称职医生该有的做法?

    既然这医生太瞧不起人,那他自然用不着给这种人面子。

    “你呆一边去。”陈晓明被秦朗的话噎了一下,恼羞成怒道。

    心地善良的叶小蕊,这时候实在看不惯陈晓明了,不冷不热地说道:“陈医生,你还是先跟病人说说病情吧第002章清纯护士

    。”

    陈晓明朝秦朗哼了一声,语气生硬地说道:“你这个病,主要就是颅内出血,需要动手术,不过医药费保守估计要八千块,你进院时身上的钱只有几百块,最好快点借钱将手术费缴上,医院可不是善堂,钱没交齐,就只能停你的药了。”

    “我不需要你的提醒,”秦朗冷冷说道,陈晓明的话分明是在说他是个穷逼,连医药费都只能去借,他心中当然很不高兴,“借不借钱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

    搁以前,只是一个底层打工者的秦朗,不会表现得这么硬气,但自从知道自己得到了“玄青子”的完整记忆、人生完全能一朝改变后,他整个人也变得自信了许多,自然不会再忍气吞声了。

    陈晓明碰了个硬钉子,恨恨不已,故意挖苦秦朗道:“那你也要借得到钱才行,而且,就算别人肯借钱,呵呵,只怕你这么穷,也未必能还得起啊!”

    “哼,我上午就可以出院,身上那几百块足够交医药费了,根本用不着去借钱。”秦朗冷笑道。

    他根据“玄青子”的记忆得知,像颅内出血这种病,只需要施展一遍“天医针法”,就能解决问题!

    而他本身就是一名针灸师,知道如何施针,因此秦朗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能够清除掉颅内的淤血。

    但秦朗的话,引来了陈晓明刺耳的嘲讽声。

    “颅内出血,一个上午就想康复出院,你脑袋烧糊涂了吧?小蕊,赶紧跟他量体温吧,他都在说胡话了。”

    叶小蕊在一旁直皱眉,陈晓明的做法,很让她反感。

    秦朗却忽然笑了起来,眼睛中异色一闪:“看来陈医生是不相信我的话了?那我们干脆当着叶护士的面,打个赌吧?”第003章和主治医生打赌

    “赌什么?赌你上午就能康复出院?”陈晓明嘲讽道。

    “对。”秦朗一本正经地点头。

    “秦朗,你不能跟医生打这样的赌。”叶小蕊好意劝道。

    因为抛开其他不谈,陈晓明的医术的确很精湛,在整座医院中名气都不小,既然陈晓明诊断后,说秦朗的病需要动手术,那自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秦朗是不能康复出院的。

    事实上,陈晓明已经在笑了,在他看来,这个打赌,他百分之百地赢。

    “既然你不自量力,想和我打这样的赌,那我答应你就是。不过输的人没有一点惩罚,这样很无趣啊。”陈晓明抱着双臂戏谑地笑道。

    秦朗像是早算到了这点,不慌不忙地说道:“输的一方,以后不准再缠着叶护士,怎么样,你敢不敢和我赌?”

    “秦朗!”

    叶小蕊恨不得上前敲秦朗一记爆栗才好。她刚刚还在好心劝这家伙,眨眼间这家伙就将她扯进了赌局中!

    秦朗笑着向叶小蕊说道:“小蕊姑娘,我看你反正也不喜欢陈医生,如果我赢了,他就不能再像只苍蝇一样在你耳边嗡嗡嗡地乱叫了,这样不好吗?”

    叶小蕊噗嗤一声笑了,秦朗将陈晓明比喻成烦人的苍蝇,还真是恰当,其实她也挺烦陈晓明的。

    “你!”

    陈晓明见秦朗将自己比喻成苍蝇,气得脸色发白,手指着秦朗道:“好,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战我的医学权威,那我就看你到时候怎么输!”

    说完,陈晓明倒背着双手牛逼哄哄地走了。

    他走后,叶小蕊重新端起金属盘子,离开病房之前,叶小蕊说道:“你要不要向院方申请,换一名主治医生?”

    “不用了,他已经必输无疑,小蕊姑娘,你以后不用再受他的纠缠了。”秦朗轻松笑道。

    叶小蕊笑笑,她还是不太相信秦朗上午就能康复出院,毕竟这与医学常识相违背,当然,她是真心希望秦朗能赢陈晓明。

    病房中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起来,后背靠在床头,顺势拿起了床头小柜子上的银针盒。

    这个银针盒是他的,在他被撞伤后,也一并被带来了医院。

    秦朗先默想了一遍“玄青子”记忆之中的扎针顺序,弄清楚了各个穴位的位置,然后便打开了银针盒。

    一排明晃晃的银针按照长短,整齐排列着,秦朗快速取出一根又一根合适的银针,手指翻飞间,这些银针全都没入脑中一寸有余,分布的位置竟然都在脑部最重要的经穴穴位上!第003章和主治医生打赌

    “赌什么?赌你上午就能康复出院?”陈晓明嘲讽道。

    “对。”秦朗一本正经地点头。

    “秦朗,你不能跟医生打这样的赌。”叶小蕊好意劝道。

    因为抛开其他不谈,陈晓明的医术的确很精湛,在整座医院中名气都不小,既然陈晓明诊断后,说秦朗的病需要动手术,那自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秦朗是不能康复出院的。

    事实上,陈晓明已经在笑了,在他看来,这个打赌,他百分之百地赢。

    “既然你不自量力,想和我打这样的赌,那我答应你就是。不过输的人没有一点惩罚,这样很无趣啊。”陈晓明抱着双臂戏谑地笑道。

    秦朗像是早算到了这点,不慌不忙地说道:“输的一方,以后不准再缠着叶护士,怎么样,你敢不敢和我赌?”

    “秦朗!”

    叶小蕊恨不得上前敲秦朗一记爆栗才好。她刚刚还在好心劝这家伙,眨眼间这家伙就将她扯进了赌局中!

    秦朗笑着向叶小蕊说道:“小蕊姑娘,我看你反正也不喜欢陈医生,如果我赢了,他就不能再像只苍蝇一样在你耳边嗡嗡嗡地乱叫了,这样不好吗?”

    叶小蕊噗嗤一声笑了,秦朗将陈晓明比喻成烦人的苍蝇,还真是恰当,其实她也挺烦陈晓明的。

    “你!”

    陈晓明见秦朗将自己比喻成苍蝇,气得脸色发白,手指着秦朗道:“好,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战我的医学权威,那我就看你到时候怎么输!”

    说完,陈晓明倒背着双手牛逼哄哄地走了。

    他走后,叶小蕊重新端起金属盘子,离开病房之前,叶小蕊说道:“你要不要向院方申请,换一名主治医生?”

    “不用了,他已经必输无疑,小蕊姑娘,你以后不用再受他的纠缠了。”秦朗轻松笑道。

    叶小蕊笑笑,她还是不太相信秦朗上午就能康复出院,毕竟这与医学常识相违背,当然,她是真心希望秦朗能赢陈晓明。

    病房中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起来,后背靠在床头,顺势拿起了床头小柜子上的银针盒。

    这个银针盒是他的,在他被撞伤后,也一并被带来了医院。

    秦朗先默想了一遍“玄青子”记忆之中的扎针顺序,弄清楚了各个穴位的位置,然后便打开了银针盒。

    一排明晃晃的银针按照长短,整齐排列着,秦朗快速取出一根又一根合适的银针,手指翻飞间,这些银针全都没入脑中一寸有余,分布的位置竟然都在脑部最重要的经穴穴位上!第003章和主治医生打赌

    “赌什么?赌你上午就能康复出院?”陈晓明嘲讽道。

    “对。”秦朗一本正经地点头。

    “秦朗,你不能跟医生打这样的赌。”叶小蕊好意劝道。

    因为抛开其他不谈,陈晓明的医术的确很精湛,在整座医院中名气都不小,既然陈晓明诊断后,说秦朗的病需要动手术,那自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秦朗是不能康复出院的。

    事实上,陈晓明已经在笑了,在他看来,这个打赌,他百分之百地赢。

    “既然你不自量力,想和我打这样的赌,那我答应你就是。不过输的人没有一点惩罚,这样很无趣啊。”陈晓明抱着双臂戏谑地笑道。

    秦朗像是早算到了这点,不慌不忙地说道:“输的一方,以后不准再缠着叶护士,怎么样,你敢不敢和我赌?”

    “秦朗!”

    叶小蕊恨不得上前敲秦朗一记爆栗才好。她刚刚还在好心劝这家伙,眨眼间这家伙就将她扯进了赌局中!

    秦朗笑着向叶小蕊说道:“小蕊姑娘,我看你反正也不喜欢陈医生,如果我赢了,他就不能再像只苍蝇一样在你耳边嗡嗡嗡地乱叫了,这样不好吗?”

    叶小蕊噗嗤一声笑了,秦朗将陈晓明比喻成烦人的苍蝇,还真是恰当,其实她也挺烦陈晓明的。

    “你!”

    陈晓明见秦朗将自己比喻成苍蝇,气得脸色发白,手指着秦朗道:“好,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战我的医学权威,那我就看你到时候怎么输!”

    说完,陈晓明倒背着双手牛逼哄哄地走了。

    他走后,叶小蕊重新端起金属盘子,离开病房之前,叶小蕊说道:“你要不要向院方申请,换一名主治医生?”

    “不用了,他已经必输无疑,小蕊姑娘,你以后不用再受他的纠缠了。”秦朗轻松笑道。

    叶小蕊笑笑,她还是不太相信秦朗上午就能康复出院,毕竟这与医学常识相违背,当然,她是真心希望秦朗能赢陈晓明。

    病房中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起来,后背靠在床头,顺势拿起了床头小柜子上的银针盒。

    这个银针盒是他的,在他被撞伤后,也一并被带来了医院。

    秦朗先默想了一遍“玄青子”记忆之中的扎针顺序,弄清楚了各个穴位的位置,然后便打开了银针盒。

    一排明晃晃的银针按照长短,整齐排列着,秦朗快速取出一根又一根合适的银针,手指翻飞间,这些银针全都没入脑中一寸有余,分布的位置竟然都在脑部最重要的经穴穴位上!第003章和主治医生打赌

    “赌什么?赌你上午就能康复出院?”陈晓明嘲讽道。

    “对。”秦朗一本正经地点头。

    “秦朗,你不能跟医生打这样的赌。”叶小蕊好意劝道。

    因为抛开其他不谈,陈晓明的医术的确很精湛,在整座医院中名气都不小,既然陈晓明诊断后,说秦朗的病需要动手术,那自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秦朗是不能康复出院的。

    事实上,陈晓明已经在笑了,在他看来,这个打赌,他百分之百地赢。

    “既然你不自量力,想和我打这样的赌,那我答应你就是。不过输的人没有一点惩罚,这样很无趣啊。”陈晓明抱着双臂戏谑地笑道。

    秦朗像是早算到了这点,不慌不忙地说道:“输的一方,以后不准再缠着叶护士,怎么样,你敢不敢和我赌?”

    “秦朗!”

    叶小蕊恨不得上前敲秦朗一记爆栗才好。她刚刚还在好心劝这家伙,眨眼间这家伙就将她扯进了赌局中!

    秦朗笑着向叶小蕊说道:“小蕊姑娘,我看你反正也不喜欢陈医生,如果我赢了,他就不能再像只苍蝇一样在你耳边嗡嗡嗡地乱叫了,这样不好吗?”

    叶小蕊噗嗤一声笑了,秦朗将陈晓明比喻成烦人的苍蝇,还真是恰当,其实她也挺烦陈晓明的。

    “你!”

    陈晓明见秦朗将自己比喻成苍蝇,气得脸色发白,手指着秦朗道:“好,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战我的医学权威,那我就看你到时候怎么输!”

    说完,陈晓明倒背着双手牛逼哄哄地走了。

    他走后,叶小蕊重新端起金属盘子,离开病房之前,叶小蕊说道:“你要不要向院方申请,换一名主治医生?”

    “不用了,他已经必输无疑,小蕊姑娘,你以后不用再受他的纠缠了。”秦朗轻松笑道。

    叶小蕊笑笑,她还是不太相信秦朗上午就能康复出院,毕竟这与医学常识相违背,当然,她是真心希望秦朗能赢陈晓明。

    病房中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起来,后背靠在床头,顺势拿起了床头小柜子上的银针盒。

    这个银针盒是他的,在他被撞伤后,也一并被带来了医院。

    秦朗先默想了一遍“玄青子”记忆之中的扎针顺序,弄清楚了各个穴位的位置,然后便打开了银针盒。

    一排明晃晃的银针按照长短,整齐排列着,秦朗快速取出一根又一根合适的银针,手指翻飞间,这些银针全都没入脑中一寸有余,分布的位置竟然都在脑部最重要的经穴穴位上!第003章和主治医生打赌

    “赌什么?赌你上午就能康复出院?”陈晓明嘲讽道。

    “对。”秦朗一本正经地点头。

    “秦朗,你不能跟医生打这样的赌。”叶小蕊好意劝道。

    因为抛开其他不谈,陈晓明的医术的确很精湛,在整座医院中名气都不小,既然陈晓明诊断后,说秦朗的病需要动手术,那自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秦朗是不能康复出院的。

    事实上,陈晓明已经在笑了,在他看来,这个打赌,他百分之百地赢。

    “既然你不自量力,想和我打这样的赌,那我答应你就是。不过输的人没有一点惩罚,这样很无趣啊。”陈晓明抱着双臂戏谑地笑道。

    秦朗像是早算到了这点,不慌不忙地说道:“输的一方,以后不准再缠着叶护士,怎么样,你敢不敢和我赌?”

    “秦朗!”

    叶小蕊恨不得上前敲秦朗一记爆栗才好。她刚刚还在好心劝这家伙,眨眼间这家伙就将她扯进了赌局中!

    秦朗笑着向叶小蕊说道:“小蕊姑娘,我看你反正也不喜欢陈医生,如果我赢了,他就不能再像只苍蝇一样在你耳边嗡嗡嗡地乱叫了,这样不好吗?”

    叶小蕊噗嗤一声笑了,秦朗将陈晓明比喻成烦人的苍蝇,还真是恰当,其实她也挺烦陈晓明的。

    “你!”

    陈晓明见秦朗将自己比喻成苍蝇,气得脸色发白,手指着秦朗道:“好,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战我的医学权威,那我就看你到时候怎么输!”

    说完,陈晓明倒背着双手牛逼哄哄地走了。

    他走后,叶小蕊重新端起金属盘子,离开病房之前,叶小蕊说道:“你要不要向院方申请,换一名主治医生?”

    “不用了,他已经必输无疑,小蕊姑娘,你以后不用再受他的纠缠了。”秦朗轻松笑道。

    叶小蕊笑笑,她还是不太相信秦朗上午就能康复出院,毕竟这与医学常识相违背,当然,她是真心希望秦朗能赢陈晓明。

    病房中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起来,后背靠在床头,顺势拿起了床头小柜子上的银针盒。

    这个银针盒是他的,在他被撞伤后,也一并被带来了医院。

    秦朗先默想了一遍“玄青子”记忆之中的扎针顺序,弄清楚了各个穴位的位置,然后便打开了银针盒。

    一排明晃晃的银针按照长短,整齐排列着,秦朗快速取出一根又一根合适的银针,手指翻飞间,这些银针全都没入脑中一寸有余,分布的位置竟然都在脑部最重要的经穴穴位上!第003章和主治医生打赌

    “赌什么?赌你上午就能康复出院?”陈晓明嘲讽道。

    “对。”秦朗一本正经地点头。

    “秦朗,你不能跟医生打这样的赌。”叶小蕊好意劝道。

    因为抛开其他不谈,陈晓明的医术的确很精湛,在整座医院中名气都不小,既然陈晓明诊断后,说秦朗的病需要动手术,那自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秦朗是不能康复出院的。

    事实上,陈晓明已经在笑了,在他看来,这个打赌,他百分之百地赢。

    “既然你不自量力,想和我打这样的赌,那我答应你就是。不过输的人没有一点惩罚,这样很无趣啊。”陈晓明抱着双臂戏谑地笑道。

    秦朗像是早算到了这点,不慌不忙地说道:“输的一方,以后不准再缠着叶护士,怎么样,你敢不敢和我赌?”

    “秦朗!”

    叶小蕊恨不得上前敲秦朗一记爆栗才好。她刚刚还在好心劝这家伙,眨眼间这家伙就将她扯进了赌局中!

    秦朗笑着向叶小蕊说道:“小蕊姑娘,我看你反正也不喜欢陈医生,如果我赢了,他就不能再像只苍蝇一样在你耳边嗡嗡嗡地乱叫了,这样不好吗?”

    叶小蕊噗嗤一声笑了,秦朗将陈晓明比喻成烦人的苍蝇,还真是恰当,其实她也挺烦陈晓明的。

    “你!”

    陈晓明见秦朗将自己比喻成苍蝇,气得脸色发白,手指着秦朗道:“好,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战我的医学权威,那我就看你到时候怎么输!”

    说完,陈晓明倒背着双手牛逼哄哄地走了。

    他走后,叶小蕊重新端起金属盘子,离开病房之前,叶小蕊说道:“你要不要向院方申请,换一名主治医生?”

    “不用了,他已经必输无疑,小蕊姑娘,你以后不用再受他的纠缠了。”秦朗轻松笑道。

    叶小蕊笑笑,她还是不太相信秦朗上午就能康复出院,毕竟这与医学常识相违背,当然,她是真心希望秦朗能赢陈晓明。

    病房中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起来,后背靠在床头,顺势拿起了床头小柜子上的银针盒。

    这个银针盒是他的,在他被撞伤后,也一并被带来了医院。

    秦朗先默想了一遍“玄青子”记忆之中的扎针顺序,弄清楚了各个穴位的位置,然后便打开了银针盒。

    一排明晃晃的银针按照长短,整齐排列着,秦朗快速取出一根又一根合适的银针,手指翻飞间,这些银针全都没入脑中一寸有余,分布的位置竟然都在脑部最重要的经穴穴位上!第003章和主治医生打赌

    “赌什么?赌你上午就能康复出院?”陈晓明嘲讽道。

    “对。”秦朗一本正经地点头。

    “秦朗,你不能跟医生打这样的赌。”叶小蕊好意劝道。

    因为抛开其他不谈,陈晓明的医术的确很精湛,在整座医院中名气都不小,既然陈晓明诊断后,说秦朗的病需要动手术,那自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秦朗是不能康复出院的。

    事实上,陈晓明已经在笑了,在他看来,这个打赌,他百分之百地赢。

    “既然你不自量力,想和我打这样的赌,那我答应你就是。不过输的人没有一点惩罚,这样很无趣啊。”陈晓明抱着双臂戏谑地笑道。

    秦朗像是早算到了这点,不慌不忙地说道:“输的一方,以后不准再缠着叶护士,怎么样,你敢不敢和我赌?”

    “秦朗!”

    叶小蕊恨不得上前敲秦朗一记爆栗才好。她刚刚还在好心劝这家伙,眨眼间这家伙就将她扯进了赌局中!

    秦朗笑着向叶小蕊说道:“小蕊姑娘,我看你反正也不喜欢陈医生,如果我赢了,他就不能再像只苍蝇一样在你耳边嗡嗡嗡地乱叫了,这样不好吗?”

    叶小蕊噗嗤一声笑了,秦朗将陈晓明比喻成烦人的苍蝇,还真是恰当,其实她也挺烦陈晓明的。

    “你!”

    陈晓明见秦朗将自己比喻成苍蝇,气得脸色发白,手指着秦朗道:“好,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战我的医学权威,那我就看你到时候怎么输!”

    说完,陈晓明倒背着双手牛逼哄哄地走了。

    他走后,叶小蕊重新端起金属盘子,离开病房之前,叶小蕊说道:“你要不要向院方申请,换一名主治医生?”

    “不用了,他已经必输无疑,小蕊姑娘,你以后不用再受他的纠缠了。”秦朗轻松笑道。

    叶小蕊笑笑,她还是不太相信秦朗上午就能康复出院,毕竟这与医学常识相违背,当然,她是真心希望秦朗能赢陈晓明。

    病房中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起来,后背靠在床头,顺势拿起了床头小柜子上的银针盒。

    这个银针盒是他的,在他被撞伤后,也一并被带来了医院。

    秦朗先默想了一遍“玄青子”记忆之中的扎针顺序,弄清楚了各个穴位的位置,然后便打开了银针盒。

    一排明晃晃的银针按照长短,整齐排列着,秦朗快速取出一根又一根合适的银针,手指翻飞间,这些银针全都没入脑中一寸有余,分布的位置竟然都在脑部最重要的经穴穴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