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03章 和主治医生打赌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03章和主治医生打赌

    “赌什么?赌你上午就能康复出院?”陈晓明嘲讽道。

    “对。”秦朗一本正经地点头。

    “秦朗,你不能跟医生打这样的赌。”叶小蕊好意劝道。

    因为抛开其他不谈,陈晓明的医术的确很精湛,在整座医院中名气都不小,既然陈晓明诊断后,说秦朗的病需要动手术,那自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秦朗是不能康复出院的。

    事实上,陈晓明已经在笑了,在他看来,这个打赌,他百分之百地赢。

    “既然你不自量力,想和我打这样的赌,那我答应你就是。不过输的人没有一点惩罚,这样很无趣啊。”陈晓明抱着双臂戏谑地笑道。

    秦朗像是早算到了这点,不慌不忙地说道:“输的一方,以后不准再缠着叶护士,怎么样,你敢不敢和我赌?”

    “秦朗!”

    叶小蕊恨不得上前敲秦朗一记爆栗才好。她刚刚还在好心劝这家伙,眨眼间这家伙就将她扯进了赌局中!

    秦朗笑着向叶小蕊说道:“小蕊姑娘,我看你反正也不喜欢陈医生,如果我赢了,他就不能再像只苍蝇一样在你耳边嗡嗡嗡地乱叫了,这样不好吗?”

    叶小蕊噗嗤一声笑了,秦朗将陈晓明比喻成烦人的苍蝇,还真是恰当,其实她也挺烦陈晓明的。

    “你!”

    陈晓明见秦朗将自己比喻成苍蝇,气得脸色发白,手指着秦朗道:“好,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战我的医学权威,那我就看你到时候怎么输!”

    说完,陈晓明倒背着双手牛逼哄哄地走了。

    他走后,叶小蕊重新端起金属盘子,离开病房之前,叶小蕊说道:“你要不要向院方申请,换一名主治医生?”

    “不用了,他已经必输无疑,小蕊姑娘,你以后不用再受他的纠缠了。”秦朗轻松笑道。

    叶小蕊笑笑,她还是不太相信秦朗上午就能康复出院,毕竟这与医学常识相违背,当然,她是真心希望秦朗能赢陈晓明。

    病房中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起来,后背靠在床头,顺势拿起了床头小柜子上的银针盒。

    这个银针盒是他的,在他被撞伤后,也一并被带来了医院。

    秦朗先默想了一遍“玄青子”记忆之中的扎针顺序,弄清楚了各个穴位的位置,然后便打开了银针盒。

    一排明晃晃的银针按照长短,整齐排列着,秦朗快速取出一根又一根合适的银针,手指翻飞间,这些银针全都没入脑中一寸有余,分布的位置竟然都在脑部最重要的经穴穴位上!第003章和主治医生打赌

    如果是外人看到了,哪怕这人是对传统中医学十分了解的医师,也一定会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坏!

    因为这些重要的穴位中,至少有一半是常人眼中的“死穴”,哪怕一根银针扎下去,甚至都不需要扎入半寸深,人就会立即暴毙!

    可秦朗却已经在这些“死穴”上,扎了超过十根的银针,并且若无其事!

    秦朗扎完所有的穴位后,原先苍白的面容,立即就变得红润起来,头顶之上甚至都有一股股的热气冒了出来。

    一盏茶的工夫,秦朗徐徐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笑意。

    他其实也没有想到,那个“玄青子”的岐黄之术竟然真的神奇无比,他只是照着施展了一遍“天医针法”,颅内的淤血竟然完全被清除了!

    看来,“玄青子”生前作为筑基期修士,地位却超过了一般的元婴期修士,还真是有理由的!

    只是,他的身体强度肯定远不如“玄青子”,所以由他来施针,他的体能消耗还是蛮大的,不可避免地感觉有些疲累,便取下吊针吊瓶以及脑袋上缠着的纱布,重新躺下休息。

    不久,叶小蕊进入病房,准备为秦朗测量体温,刚走到秦朗的身前,还没有将体温计放入秦朗的胳肢窝中,叶小蕊就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赶紧去推秦朗,要将秦朗弄醒。

    秦朗正睡得香甜,突然被打扰,秦朗有些不快,无意识地伸出右手向前一推,不让别人影响他睡觉。

    咦?

    怎么手掌碰到了一块软绵绵的地方,触手十分的柔软?

    迷迷糊糊中,秦朗也没睁开眼睛,手掌十分自然地张开,五根手指朝前一抓,将那块软绵绵的地方抓了个正着。

    有些不对劲。

    怎么感觉抓住的东西不仅异常的柔软,而且还温热温热的?第004章胜过主治医生

    又使劲抓了几下后,还是没法判断手抓住的是什么东西,只感觉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

    “秦朗!”

    叶小蕊羞赧不堪,“啪”一下打掉了秦朗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

    秦朗这才真正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叶小蕊面红耳赤的模样,再看看自己右手对着的位置,秦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抓的什么地方?

    “那个……嘿嘿,叶护士,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朗讷讷将右手收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叶小蕊又羞又急,低着头不说话,半天后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你怎么连输液都停了,这会加重你病情的!”

    要不是知道秦朗确实不是故意的,她早就怒骂秦朗流氓了。

    “你没看出来吗,我已经全好了。”

    秦朗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在叶小蕊满眼错愕中,下床穿上鞋子,笑嘻嘻地走到了叶小蕊的面前。

    “小蕊姑娘,你发什么呆啊?”秦朗看着叶小蕊呆萌的可爱模样,觉得很有趣。

    “你……你快躺回病床上去。”叶小蕊脸色凝重,就要推着秦朗重新躺病床上去。

    “别不信我啊,我真的全好了。”秦朗笑道,说完还给叶小蕊翻了个跟头,证明他确实没半点事。

    叶小蕊的樱桃小嘴,一下张成了“喔”形,半天都合不拢!

    秦朗似乎是真的全好了?

    “小蕊姑娘,带我去见那个陈晓明吧。”秦朗对叶小蕊说道。

    他可没有忘记和陈晓明打赌的事,现在该让陈晓明履行赌约了。

    ……

    陈晓明的办公室中。

    “别逗了,你以为我是白痴吗?你如果真完全康复了,我把脑袋割下来,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当标本都可以!”陈晓明敲着办公桌,恼怒地说道。

    陈晓明是理论医学与临床医学的双硕士,还有两年留学瑞士学医的经历,三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医院神经内科的副主任,他断定秦朗颅内的淤血不可能这么快清除,以他的权威经验,即使是做手术,秦朗要完全康复,少说也得半个月!第004章胜过主治医生

    又使劲抓了几下后,还是没法判断手抓住的是什么东西,只感觉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

    “秦朗!”

    叶小蕊羞赧不堪,“啪”一下打掉了秦朗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

    秦朗这才真正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叶小蕊面红耳赤的模样,再看看自己右手对着的位置,秦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抓的什么地方?

    “那个……嘿嘿,叶护士,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朗讷讷将右手收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叶小蕊又羞又急,低着头不说话,半天后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你怎么连输液都停了,这会加重你病情的!”

    要不是知道秦朗确实不是故意的,她早就怒骂秦朗流氓了。

    “你没看出来吗,我已经全好了。”

    秦朗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在叶小蕊满眼错愕中,下床穿上鞋子,笑嘻嘻地走到了叶小蕊的面前。

    “小蕊姑娘,你发什么呆啊?”秦朗看着叶小蕊呆萌的可爱模样,觉得很有趣。

    “你……你快躺回病床上去。”叶小蕊脸色凝重,就要推着秦朗重新躺病床上去。

    “别不信我啊,我真的全好了。”秦朗笑道,说完还给叶小蕊翻了个跟头,证明他确实没半点事。

    叶小蕊的樱桃小嘴,一下张成了“喔”形,半天都合不拢!

    秦朗似乎是真的全好了?

    “小蕊姑娘,带我去见那个陈晓明吧。”秦朗对叶小蕊说道。

    他可没有忘记和陈晓明打赌的事,现在该让陈晓明履行赌约了。

    ……

    陈晓明的办公室中。

    “别逗了,你以为我是白痴吗?你如果真完全康复了,我把脑袋割下来,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当标本都可以!”陈晓明敲着办公桌,恼怒地说道。

    陈晓明是理论医学与临床医学的双硕士,还有两年留学瑞士学医的经历,三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医院神经内科的副主任,他断定秦朗颅内的淤血不可能这么快清除,以他的权威经验,即使是做手术,秦朗要完全康复,少说也得半个月!第004章胜过主治医生

    又使劲抓了几下后,还是没法判断手抓住的是什么东西,只感觉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

    “秦朗!”

    叶小蕊羞赧不堪,“啪”一下打掉了秦朗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

    秦朗这才真正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叶小蕊面红耳赤的模样,再看看自己右手对着的位置,秦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抓的什么地方?

    “那个……嘿嘿,叶护士,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朗讷讷将右手收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叶小蕊又羞又急,低着头不说话,半天后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你怎么连输液都停了,这会加重你病情的!”

    要不是知道秦朗确实不是故意的,她早就怒骂秦朗流氓了。

    “你没看出来吗,我已经全好了。”

    秦朗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在叶小蕊满眼错愕中,下床穿上鞋子,笑嘻嘻地走到了叶小蕊的面前。

    “小蕊姑娘,你发什么呆啊?”秦朗看着叶小蕊呆萌的可爱模样,觉得很有趣。

    “你……你快躺回病床上去。”叶小蕊脸色凝重,就要推着秦朗重新躺病床上去。

    “别不信我啊,我真的全好了。”秦朗笑道,说完还给叶小蕊翻了个跟头,证明他确实没半点事。

    叶小蕊的樱桃小嘴,一下张成了“喔”形,半天都合不拢!

    秦朗似乎是真的全好了?

    “小蕊姑娘,带我去见那个陈晓明吧。”秦朗对叶小蕊说道。

    他可没有忘记和陈晓明打赌的事,现在该让陈晓明履行赌约了。

    ……

    陈晓明的办公室中。

    “别逗了,你以为我是白痴吗?你如果真完全康复了,我把脑袋割下来,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当标本都可以!”陈晓明敲着办公桌,恼怒地说道。

    陈晓明是理论医学与临床医学的双硕士,还有两年留学瑞士学医的经历,三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医院神经内科的副主任,他断定秦朗颅内的淤血不可能这么快清除,以他的权威经验,即使是做手术,秦朗要完全康复,少说也得半个月!第004章胜过主治医生

    又使劲抓了几下后,还是没法判断手抓住的是什么东西,只感觉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

    “秦朗!”

    叶小蕊羞赧不堪,“啪”一下打掉了秦朗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

    秦朗这才真正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叶小蕊面红耳赤的模样,再看看自己右手对着的位置,秦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抓的什么地方?

    “那个……嘿嘿,叶护士,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朗讷讷将右手收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叶小蕊又羞又急,低着头不说话,半天后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你怎么连输液都停了,这会加重你病情的!”

    要不是知道秦朗确实不是故意的,她早就怒骂秦朗流氓了。

    “你没看出来吗,我已经全好了。”

    秦朗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在叶小蕊满眼错愕中,下床穿上鞋子,笑嘻嘻地走到了叶小蕊的面前。

    “小蕊姑娘,你发什么呆啊?”秦朗看着叶小蕊呆萌的可爱模样,觉得很有趣。

    “你……你快躺回病床上去。”叶小蕊脸色凝重,就要推着秦朗重新躺病床上去。

    “别不信我啊,我真的全好了。”秦朗笑道,说完还给叶小蕊翻了个跟头,证明他确实没半点事。

    叶小蕊的樱桃小嘴,一下张成了“喔”形,半天都合不拢!

    秦朗似乎是真的全好了?

    “小蕊姑娘,带我去见那个陈晓明吧。”秦朗对叶小蕊说道。

    他可没有忘记和陈晓明打赌的事,现在该让陈晓明履行赌约了。

    ……

    陈晓明的办公室中。

    “别逗了,你以为我是白痴吗?你如果真完全康复了,我把脑袋割下来,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当标本都可以!”陈晓明敲着办公桌,恼怒地说道。

    陈晓明是理论医学与临床医学的双硕士,还有两年留学瑞士学医的经历,三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医院神经内科的副主任,他断定秦朗颅内的淤血不可能这么快清除,以他的权威经验,即使是做手术,秦朗要完全康复,少说也得半个月!第004章胜过主治医生

    又使劲抓了几下后,还是没法判断手抓住的是什么东西,只感觉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

    “秦朗!”

    叶小蕊羞赧不堪,“啪”一下打掉了秦朗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

    秦朗这才真正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叶小蕊面红耳赤的模样,再看看自己右手对着的位置,秦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抓的什么地方?

    “那个……嘿嘿,叶护士,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朗讷讷将右手收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叶小蕊又羞又急,低着头不说话,半天后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你怎么连输液都停了,这会加重你病情的!”

    要不是知道秦朗确实不是故意的,她早就怒骂秦朗流氓了。

    “你没看出来吗,我已经全好了。”

    秦朗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在叶小蕊满眼错愕中,下床穿上鞋子,笑嘻嘻地走到了叶小蕊的面前。

    “小蕊姑娘,你发什么呆啊?”秦朗看着叶小蕊呆萌的可爱模样,觉得很有趣。

    “你……你快躺回病床上去。”叶小蕊脸色凝重,就要推着秦朗重新躺病床上去。

    “别不信我啊,我真的全好了。”秦朗笑道,说完还给叶小蕊翻了个跟头,证明他确实没半点事。

    叶小蕊的樱桃小嘴,一下张成了“喔”形,半天都合不拢!

    秦朗似乎是真的全好了?

    “小蕊姑娘,带我去见那个陈晓明吧。”秦朗对叶小蕊说道。

    他可没有忘记和陈晓明打赌的事,现在该让陈晓明履行赌约了。

    ……

    陈晓明的办公室中。

    “别逗了,你以为我是白痴吗?你如果真完全康复了,我把脑袋割下来,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当标本都可以!”陈晓明敲着办公桌,恼怒地说道。

    陈晓明是理论医学与临床医学的双硕士,还有两年留学瑞士学医的经历,三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医院神经内科的副主任,他断定秦朗颅内的淤血不可能这么快清除,以他的权威经验,即使是做手术,秦朗要完全康复,少说也得半个月!第004章胜过主治医生

    又使劲抓了几下后,还是没法判断手抓住的是什么东西,只感觉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

    “秦朗!”

    叶小蕊羞赧不堪,“啪”一下打掉了秦朗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

    秦朗这才真正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叶小蕊面红耳赤的模样,再看看自己右手对着的位置,秦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抓的什么地方?

    “那个……嘿嘿,叶护士,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朗讷讷将右手收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叶小蕊又羞又急,低着头不说话,半天后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你怎么连输液都停了,这会加重你病情的!”

    要不是知道秦朗确实不是故意的,她早就怒骂秦朗流氓了。

    “你没看出来吗,我已经全好了。”

    秦朗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在叶小蕊满眼错愕中,下床穿上鞋子,笑嘻嘻地走到了叶小蕊的面前。

    “小蕊姑娘,你发什么呆啊?”秦朗看着叶小蕊呆萌的可爱模样,觉得很有趣。

    “你……你快躺回病床上去。”叶小蕊脸色凝重,就要推着秦朗重新躺病床上去。

    “别不信我啊,我真的全好了。”秦朗笑道,说完还给叶小蕊翻了个跟头,证明他确实没半点事。

    叶小蕊的樱桃小嘴,一下张成了“喔”形,半天都合不拢!

    秦朗似乎是真的全好了?

    “小蕊姑娘,带我去见那个陈晓明吧。”秦朗对叶小蕊说道。

    他可没有忘记和陈晓明打赌的事,现在该让陈晓明履行赌约了。

    ……

    陈晓明的办公室中。

    “别逗了,你以为我是白痴吗?你如果真完全康复了,我把脑袋割下来,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当标本都可以!”陈晓明敲着办公桌,恼怒地说道。

    陈晓明是理论医学与临床医学的双硕士,还有两年留学瑞士学医的经历,三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医院神经内科的副主任,他断定秦朗颅内的淤血不可能这么快清除,以他的权威经验,即使是做手术,秦朗要完全康复,少说也得半个月!第004章胜过主治医生

    又使劲抓了几下后,还是没法判断手抓住的是什么东西,只感觉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

    “秦朗!”

    叶小蕊羞赧不堪,“啪”一下打掉了秦朗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

    秦朗这才真正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叶小蕊面红耳赤的模样,再看看自己右手对着的位置,秦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抓的什么地方?

    “那个……嘿嘿,叶护士,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朗讷讷将右手收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叶小蕊又羞又急,低着头不说话,半天后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你怎么连输液都停了,这会加重你病情的!”

    要不是知道秦朗确实不是故意的,她早就怒骂秦朗流氓了。

    “你没看出来吗,我已经全好了。”

    秦朗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在叶小蕊满眼错愕中,下床穿上鞋子,笑嘻嘻地走到了叶小蕊的面前。

    “小蕊姑娘,你发什么呆啊?”秦朗看着叶小蕊呆萌的可爱模样,觉得很有趣。

    “你……你快躺回病床上去。”叶小蕊脸色凝重,就要推着秦朗重新躺病床上去。

    “别不信我啊,我真的全好了。”秦朗笑道,说完还给叶小蕊翻了个跟头,证明他确实没半点事。

    叶小蕊的樱桃小嘴,一下张成了“喔”形,半天都合不拢!

    秦朗似乎是真的全好了?

    “小蕊姑娘,带我去见那个陈晓明吧。”秦朗对叶小蕊说道。

    他可没有忘记和陈晓明打赌的事,现在该让陈晓明履行赌约了。

    ……

    陈晓明的办公室中。

    “别逗了,你以为我是白痴吗?你如果真完全康复了,我把脑袋割下来,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当标本都可以!”陈晓明敲着办公桌,恼怒地说道。

    陈晓明是理论医学与临床医学的双硕士,还有两年留学瑞士学医的经历,三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医院神经内科的副主任,他断定秦朗颅内的淤血不可能这么快清除,以他的权威经验,即使是做手术,秦朗要完全康复,少说也得半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