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04章 胜过主治医生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04章胜过主治医生

    又使劲抓了几下后,还是没法判断手抓住的是什么东西,只感觉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

    “秦朗!”

    叶小蕊羞赧不堪,“啪”一下打掉了秦朗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

    秦朗这才真正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叶小蕊面红耳赤的模样,再看看自己右手对着的位置,秦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抓的什么地方?

    “那个……嘿嘿,叶护士,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朗讷讷将右手收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叶小蕊又羞又急,低着头不说话,半天后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你怎么连输液都停了,这会加重你病情的!”

    要不是知道秦朗确实不是故意的,她早就怒骂秦朗流氓了。

    “你没看出来吗,我已经全好了。”

    秦朗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在叶小蕊满眼错愕中,下床穿上鞋子,笑嘻嘻地走到了叶小蕊的面前。

    “小蕊姑娘,你发什么呆啊?”秦朗看着叶小蕊呆萌的可爱模样,觉得很有趣。

    “你……你快躺回病床上去。”叶小蕊脸色凝重,就要推着秦朗重新躺病床上去。

    “别不信我啊,我真的全好了。”秦朗笑道,说完还给叶小蕊翻了个跟头,证明他确实没半点事。

    叶小蕊的樱桃小嘴,一下张成了“喔”形,半天都合不拢!

    秦朗似乎是真的全好了?

    “小蕊姑娘,带我去见那个陈晓明吧。”秦朗对叶小蕊说道。

    他可没有忘记和陈晓明打赌的事,现在该让陈晓明履行赌约了。

    ……

    陈晓明的办公室中。

    “别逗了,你以为我是白痴吗?你如果真完全康复了,我把脑袋割下来,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当标本都可以!”陈晓明敲着办公桌,恼怒地说道。

    陈晓明是理论医学与临床医学的双硕士,还有两年留学瑞士学医的经历,三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医院神经内科的副主任,他断定秦朗颅内的淤血不可能这么快清除,以他的权威经验,即使是做手术,秦朗要完全康复,少说也得半个月!第004章胜过主治医生

    秦朗微微一笑:“呵呵,我对陈医生的脑袋可不感兴趣,我找你是让你履行赌约的,你如果不相信我康复了,那大可以让我去做一次脑部ct扫描,谁赢谁输,结果自然一目了然。”

    “好啊,那现在就去!”

    当着叶小蕊的面,陈晓明自然不会认怂,反而迫切要打败秦朗,好在叶小蕊面前露脸。

    ……

    秦朗的脑部ct扫描结果,很快摆在了放射科一位医生的办公桌上,得到该医生的通知后,陈晓明立即带着自信的笑容朝秦朗道:“走吧,去放射科室看结果吧?”

    他说话的语气,就好像笃定了秦朗必输无疑一样。

    秦朗面色平静,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

    “你是秦朗吧?”看了看记录单上的名字,放射科的那位医生露出了笑容:“恭喜你,根据扫描的结果来看,你颅内的淤血已经完全消失了。”

    陈晓明立即没法淡定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刘医生,你确信你没看错?”陈晓明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不死心地追问道。

    “不会错的,我做这个已经十好几年了,不会拿病人的生命当儿戏的。”放射科的医生皱了皱眉,说道。

    这一下,陈晓明彻底傻眼了!

    他惊疑地打量着秦朗,内心巨浪翻滚!这个秦朗,竟然真的清除了颅内的淤血!

    秦朗耸耸肩,傻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个道理陈晓明不懂么?

    “谢谢医生了。”

    秦朗朝放射科的那位医生笑道,他没有理会已经傻掉了的陈晓明,拿着扫描的片子往回走。

    陈晓明像被抽走了魂一样,变得无精打采,跟在秦朗后面讷讷无言,不时看看秦朗,眼神中全是震惊。

    回到陈晓明的办公室,秦朗叫来了叶小蕊。

    叶小蕊一看秦朗笑呵呵的表情,而一直心高气傲的陈晓明却像霜打的茄子,便什么都明白了。

    秦朗居然真的完全康复了,这太神奇了!

    “陈医生,按照我们的赌约,你输了该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秦朗悠闲地环抱着双手,不紧不慢地说道。第004章胜过主治医生

    陈晓明脸色极不自然,像便秘了一样,讷讷说道:“我……我以后不能再缠着叶护士了。”

    秦朗满意地点点头,朝叶小蕊笑道:“小蕊姑娘,你也听到了吧?”

    叶小蕊开心地笑了,她终于不用再忍受陈晓明的纠缠了,而她对秦朗的印象也更好了。

    “小蕊姑娘,我们走吧,陈医生虽然是医学双硕士,还是科室的副主任,不过现在似乎遇到了难题,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呢。”秦朗忽然戏谑地说道。

    叶小蕊“嗯”了一声,和秦朗一起出去了。

    陈晓明颓丧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神情黯淡,低着头苦恼地揉搓着自己的头发,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第005章电梯内的尴尬

    “秦朗,你到底是怎么康复的?”叶小蕊十分好奇,追问道,眼睛中除了疑惑,还有崇拜。

    秦朗指着银针盒道:“靠它,银针扎穴。”

    “靠银针扎穴?秦朗,你针术这么高超,难道也是医生?那你在哪里工作?”叶小蕊带着崇拜之情,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些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聊吧,现在快中午了,小蕊姑娘,我请你吃午饭吧。”秦朗笑着邀请道。

    秦朗以前从来没有和这么清纯漂亮的女孩子共进午餐过,现在他变自信了许多,有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愿错过了。

    叶小蕊似笑非笑道:“你确定你要请客?”

    秦朗正要毫不犹豫地点头,但随即秦朗醒悟了过来,貌似自己兜里就四百来块钱,还不知道够不够缴医药费呢。

    想到这儿,秦朗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道:“我钱不够,要不我下次再请你吧。”

    “好啊。”叶小蕊倒是爽快答应了。

    “那个,”秦朗看着叶小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小蕊姑娘,今天你能不能请我吃顿饭啊?”

    兜里的钱只怕都会用于缴医药费,他没钱吃饭,从昨晚直到现在,他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叶小蕊忍俊不禁,这家伙还真是有趣,让她请客,这家伙绝对是她碰到的第一个。

    “那啥,好歹我也帮你赶走了一只讨厌的苍蝇不是……”秦朗笑道。

    “行,今天谢谢你的帮忙,我请你客。”叶小蕊爽快同意了。

    “那我先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在楼下等你。”秦朗拿上自己的东西,走出了病房。

    办完出院手续,秦朗身上还剩下两块钱零钞,不由暗道幸运,要不然估计还得厚着脸皮去找叶小蕊借钱。

    然后,秦朗便来到医院的大厅门口,等叶小蕊下班。

    他尽管面容清秀,一米七四的身体也还算矫健,但身上的衣服实在太普通了,进进出出的人都把他当成了吊丝。

    秦朗无所谓,趁着叶小蕊还没来,他开始考虑昨晚的那场车祸。

    昨晚他被撞伤,责任完全在“金毛”那边,可“金毛”却仗着是混混、恶霸,加上知道他毫无背景,以为他老实好欺负,竟然一分钱的医药费都没支付,甚至连医院都没来过!

    秦朗眼睛中露出了寒意,“金毛”这么混账,一定不能放过。

    “医药费付清啦?”这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前响起,秦朗循声望过去,眼神立即亮了。

    叶小蕊穿着白色第005章电梯内的尴尬

    “秦朗,你到底是怎么康复的?”叶小蕊十分好奇,追问道,眼睛中除了疑惑,还有崇拜。

    秦朗指着银针盒道:“靠它,银针扎穴。”

    “靠银针扎穴?秦朗,你针术这么高超,难道也是医生?那你在哪里工作?”叶小蕊带着崇拜之情,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些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聊吧,现在快中午了,小蕊姑娘,我请你吃午饭吧。”秦朗笑着邀请道。

    秦朗以前从来没有和这么清纯漂亮的女孩子共进午餐过,现在他变自信了许多,有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愿错过了。

    叶小蕊似笑非笑道:“你确定你要请客?”

    秦朗正要毫不犹豫地点头,但随即秦朗醒悟了过来,貌似自己兜里就四百来块钱,还不知道够不够缴医药费呢。

    想到这儿,秦朗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道:“我钱不够,要不我下次再请你吧。”

    “好啊。”叶小蕊倒是爽快答应了。

    “那个,”秦朗看着叶小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小蕊姑娘,今天你能不能请我吃顿饭啊?”

    兜里的钱只怕都会用于缴医药费,他没钱吃饭,从昨晚直到现在,他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叶小蕊忍俊不禁,这家伙还真是有趣,让她请客,这家伙绝对是她碰到的第一个。

    “那啥,好歹我也帮你赶走了一只讨厌的苍蝇不是……”秦朗笑道。

    “行,今天谢谢你的帮忙,我请你客。”叶小蕊爽快同意了。

    “那我先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在楼下等你。”秦朗拿上自己的东西,走出了病房。

    办完出院手续,秦朗身上还剩下两块钱零钞,不由暗道幸运,要不然估计还得厚着脸皮去找叶小蕊借钱。

    然后,秦朗便来到医院的大厅门口,等叶小蕊下班。

    他尽管面容清秀,一米七四的身体也还算矫健,但身上的衣服实在太普通了,进进出出的人都把他当成了吊丝。

    秦朗无所谓,趁着叶小蕊还没来,他开始考虑昨晚的那场车祸。

    昨晚他被撞伤,责任完全在“金毛”那边,可“金毛”却仗着是混混、恶霸,加上知道他毫无背景,以为他老实好欺负,竟然一分钱的医药费都没支付,甚至连医院都没来过!

    秦朗眼睛中露出了寒意,“金毛”这么混账,一定不能放过。

    “医药费付清啦?”这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前响起,秦朗循声望过去,眼神立即亮了。

    叶小蕊穿着白色第005章电梯内的尴尬

    “秦朗,你到底是怎么康复的?”叶小蕊十分好奇,追问道,眼睛中除了疑惑,还有崇拜。

    秦朗指着银针盒道:“靠它,银针扎穴。”

    “靠银针扎穴?秦朗,你针术这么高超,难道也是医生?那你在哪里工作?”叶小蕊带着崇拜之情,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些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聊吧,现在快中午了,小蕊姑娘,我请你吃午饭吧。”秦朗笑着邀请道。

    秦朗以前从来没有和这么清纯漂亮的女孩子共进午餐过,现在他变自信了许多,有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愿错过了。

    叶小蕊似笑非笑道:“你确定你要请客?”

    秦朗正要毫不犹豫地点头,但随即秦朗醒悟了过来,貌似自己兜里就四百来块钱,还不知道够不够缴医药费呢。

    想到这儿,秦朗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道:“我钱不够,要不我下次再请你吧。”

    “好啊。”叶小蕊倒是爽快答应了。

    “那个,”秦朗看着叶小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小蕊姑娘,今天你能不能请我吃顿饭啊?”

    兜里的钱只怕都会用于缴医药费,他没钱吃饭,从昨晚直到现在,他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叶小蕊忍俊不禁,这家伙还真是有趣,让她请客,这家伙绝对是她碰到的第一个。

    “那啥,好歹我也帮你赶走了一只讨厌的苍蝇不是……”秦朗笑道。

    “行,今天谢谢你的帮忙,我请你客。”叶小蕊爽快同意了。

    “那我先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在楼下等你。”秦朗拿上自己的东西,走出了病房。

    办完出院手续,秦朗身上还剩下两块钱零钞,不由暗道幸运,要不然估计还得厚着脸皮去找叶小蕊借钱。

    然后,秦朗便来到医院的大厅门口,等叶小蕊下班。

    他尽管面容清秀,一米七四的身体也还算矫健,但身上的衣服实在太普通了,进进出出的人都把他当成了吊丝。

    秦朗无所谓,趁着叶小蕊还没来,他开始考虑昨晚的那场车祸。

    昨晚他被撞伤,责任完全在“金毛”那边,可“金毛”却仗着是混混、恶霸,加上知道他毫无背景,以为他老实好欺负,竟然一分钱的医药费都没支付,甚至连医院都没来过!

    秦朗眼睛中露出了寒意,“金毛”这么混账,一定不能放过。

    “医药费付清啦?”这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前响起,秦朗循声望过去,眼神立即亮了。

    叶小蕊穿着白色第005章电梯内的尴尬

    “秦朗,你到底是怎么康复的?”叶小蕊十分好奇,追问道,眼睛中除了疑惑,还有崇拜。

    秦朗指着银针盒道:“靠它,银针扎穴。”

    “靠银针扎穴?秦朗,你针术这么高超,难道也是医生?那你在哪里工作?”叶小蕊带着崇拜之情,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些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聊吧,现在快中午了,小蕊姑娘,我请你吃午饭吧。”秦朗笑着邀请道。

    秦朗以前从来没有和这么清纯漂亮的女孩子共进午餐过,现在他变自信了许多,有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愿错过了。

    叶小蕊似笑非笑道:“你确定你要请客?”

    秦朗正要毫不犹豫地点头,但随即秦朗醒悟了过来,貌似自己兜里就四百来块钱,还不知道够不够缴医药费呢。

    想到这儿,秦朗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道:“我钱不够,要不我下次再请你吧。”

    “好啊。”叶小蕊倒是爽快答应了。

    “那个,”秦朗看着叶小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小蕊姑娘,今天你能不能请我吃顿饭啊?”

    兜里的钱只怕都会用于缴医药费,他没钱吃饭,从昨晚直到现在,他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叶小蕊忍俊不禁,这家伙还真是有趣,让她请客,这家伙绝对是她碰到的第一个。

    “那啥,好歹我也帮你赶走了一只讨厌的苍蝇不是……”秦朗笑道。

    “行,今天谢谢你的帮忙,我请你客。”叶小蕊爽快同意了。

    “那我先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在楼下等你。”秦朗拿上自己的东西,走出了病房。

    办完出院手续,秦朗身上还剩下两块钱零钞,不由暗道幸运,要不然估计还得厚着脸皮去找叶小蕊借钱。

    然后,秦朗便来到医院的大厅门口,等叶小蕊下班。

    他尽管面容清秀,一米七四的身体也还算矫健,但身上的衣服实在太普通了,进进出出的人都把他当成了吊丝。

    秦朗无所谓,趁着叶小蕊还没来,他开始考虑昨晚的那场车祸。

    昨晚他被撞伤,责任完全在“金毛”那边,可“金毛”却仗着是混混、恶霸,加上知道他毫无背景,以为他老实好欺负,竟然一分钱的医药费都没支付,甚至连医院都没来过!

    秦朗眼睛中露出了寒意,“金毛”这么混账,一定不能放过。

    “医药费付清啦?”这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前响起,秦朗循声望过去,眼神立即亮了。

    叶小蕊穿着白色第005章电梯内的尴尬

    “秦朗,你到底是怎么康复的?”叶小蕊十分好奇,追问道,眼睛中除了疑惑,还有崇拜。

    秦朗指着银针盒道:“靠它,银针扎穴。”

    “靠银针扎穴?秦朗,你针术这么高超,难道也是医生?那你在哪里工作?”叶小蕊带着崇拜之情,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些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聊吧,现在快中午了,小蕊姑娘,我请你吃午饭吧。”秦朗笑着邀请道。

    秦朗以前从来没有和这么清纯漂亮的女孩子共进午餐过,现在他变自信了许多,有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愿错过了。

    叶小蕊似笑非笑道:“你确定你要请客?”

    秦朗正要毫不犹豫地点头,但随即秦朗醒悟了过来,貌似自己兜里就四百来块钱,还不知道够不够缴医药费呢。

    想到这儿,秦朗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道:“我钱不够,要不我下次再请你吧。”

    “好啊。”叶小蕊倒是爽快答应了。

    “那个,”秦朗看着叶小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小蕊姑娘,今天你能不能请我吃顿饭啊?”

    兜里的钱只怕都会用于缴医药费,他没钱吃饭,从昨晚直到现在,他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叶小蕊忍俊不禁,这家伙还真是有趣,让她请客,这家伙绝对是她碰到的第一个。

    “那啥,好歹我也帮你赶走了一只讨厌的苍蝇不是……”秦朗笑道。

    “行,今天谢谢你的帮忙,我请你客。”叶小蕊爽快同意了。

    “那我先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在楼下等你。”秦朗拿上自己的东西,走出了病房。

    办完出院手续,秦朗身上还剩下两块钱零钞,不由暗道幸运,要不然估计还得厚着脸皮去找叶小蕊借钱。

    然后,秦朗便来到医院的大厅门口,等叶小蕊下班。

    他尽管面容清秀,一米七四的身体也还算矫健,但身上的衣服实在太普通了,进进出出的人都把他当成了吊丝。

    秦朗无所谓,趁着叶小蕊还没来,他开始考虑昨晚的那场车祸。

    昨晚他被撞伤,责任完全在“金毛”那边,可“金毛”却仗着是混混、恶霸,加上知道他毫无背景,以为他老实好欺负,竟然一分钱的医药费都没支付,甚至连医院都没来过!

    秦朗眼睛中露出了寒意,“金毛”这么混账,一定不能放过。

    “医药费付清啦?”这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前响起,秦朗循声望过去,眼神立即亮了。

    叶小蕊穿着白色第005章电梯内的尴尬

    “秦朗,你到底是怎么康复的?”叶小蕊十分好奇,追问道,眼睛中除了疑惑,还有崇拜。

    秦朗指着银针盒道:“靠它,银针扎穴。”

    “靠银针扎穴?秦朗,你针术这么高超,难道也是医生?那你在哪里工作?”叶小蕊带着崇拜之情,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些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聊吧,现在快中午了,小蕊姑娘,我请你吃午饭吧。”秦朗笑着邀请道。

    秦朗以前从来没有和这么清纯漂亮的女孩子共进午餐过,现在他变自信了许多,有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愿错过了。

    叶小蕊似笑非笑道:“你确定你要请客?”

    秦朗正要毫不犹豫地点头,但随即秦朗醒悟了过来,貌似自己兜里就四百来块钱,还不知道够不够缴医药费呢。

    想到这儿,秦朗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道:“我钱不够,要不我下次再请你吧。”

    “好啊。”叶小蕊倒是爽快答应了。

    “那个,”秦朗看着叶小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小蕊姑娘,今天你能不能请我吃顿饭啊?”

    兜里的钱只怕都会用于缴医药费,他没钱吃饭,从昨晚直到现在,他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叶小蕊忍俊不禁,这家伙还真是有趣,让她请客,这家伙绝对是她碰到的第一个。

    “那啥,好歹我也帮你赶走了一只讨厌的苍蝇不是……”秦朗笑道。

    “行,今天谢谢你的帮忙,我请你客。”叶小蕊爽快同意了。

    “那我先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在楼下等你。”秦朗拿上自己的东西,走出了病房。

    办完出院手续,秦朗身上还剩下两块钱零钞,不由暗道幸运,要不然估计还得厚着脸皮去找叶小蕊借钱。

    然后,秦朗便来到医院的大厅门口,等叶小蕊下班。

    他尽管面容清秀,一米七四的身体也还算矫健,但身上的衣服实在太普通了,进进出出的人都把他当成了吊丝。

    秦朗无所谓,趁着叶小蕊还没来,他开始考虑昨晚的那场车祸。

    昨晚他被撞伤,责任完全在“金毛”那边,可“金毛”却仗着是混混、恶霸,加上知道他毫无背景,以为他老实好欺负,竟然一分钱的医药费都没支付,甚至连医院都没来过!

    秦朗眼睛中露出了寒意,“金毛”这么混账,一定不能放过。

    “医药费付清啦?”这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前响起,秦朗循声望过去,眼神立即亮了。

    叶小蕊穿着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