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07章 朗哥饶命!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07章朗哥饶命!

    “啊!”围观人群中一个女士甚至惊呼出声,没想到“金毛”这么蛮横无理,居然说动手就动手,其余的人也被“金毛”的凶暴惊呆了,纷纷认为秦朗会在这一拳下受伤挂彩。

    “就这点本事么?”秦朗冷笑一句,上半身稍稍往旁边一扭,轻易躲过了这一拳。

    秦朗获得了“玄青子”的全部记忆,自然也就得到了“玄青子”生前的打斗经验,虽然这些经验无法立即让他成为高手,但也能在他对敌的时候,派上大用场。

    更何况,他吞噬掉了“玄青子”的元神,本身的神识得到了一些提升,纵然无法和修真者的神识相比,但也比常人强了不少,因此在常人眼里无法躲开的这一拳,在他眼里却速度放慢了不少,自然对他构不成威胁。

    “你太弱了!”

    秦朗说道,右手如鬼魅一般,轻易就到了“金毛”手臂的下面,一掌切中了“金毛”手肘关节上的麻穴。

    “金毛”发出了痛哼声,右手臂像面条一样,软绵绵地垂落下来。

    围观众人脸色齐齐大变,“金毛”这么凶暴的人,居然被秦朗云淡风轻的一招,就给伤了!

    “金毛”暴躁不已,疯狂地从腰间掏出了不离身的一根四十公分长的钢棒,左手握着,凶猛地朝秦朗抽去!

    秦朗如法炮制,又在“金毛”左手臂的手肘位置敲了一下,等钢棍从“金毛”手上脱落,秦朗顺势接过,然后甩出钢棍,干净利落地对着“金毛”的嘴巴子来了一下!

    伴随着一声惨叫,“金毛”捂着嘴巴痛苦地蹲在了地上,他的嘴巴流血不止,上下四颗门牙全被打断,疼得龇牙咧嘴,满头冷汗!

    “金毛”望着秦朗的眼神,终于变了!他很不明白,以前那个老实的吊丝男,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强硬!

    秦朗拿着钢棍站在“金毛”面前,平静地说道:“你嘴巴臭,冒犯了小蕊姑娘,这是给你的教训。”

    “你……你怎么变这样了?”

    “金毛”极度疑惑。

    “我有让你问话吗?”秦朗冷冷说道,对着“金毛”的右腿又砸了一下,痛得“金毛”死去活来。

    “金毛”慌忙求饶:“朗哥饶命!医药费我赔,我赔!”

    “医第007章朗哥饶命!

    药费加上伙食费,一共是四千二百多,嗯,再算上误工费,营养费什么的,你出五千块,没意见吧?”秦朗随便报出了一个数字,实际上他住院的花费拢共都没超过五百块。

    “没意见,没意见。”

    尽管心中很不乐意,可“金毛”还是飞快打开了钱包,点了五千块递给了秦朗。

    秦朗并不打算就此放过“金毛”,继续说道:“我朋友被你冒犯了,你不准备道歉么?”

    “金毛”心中一凛,赶紧面向叶小蕊,双手合拢朝叶小蕊赔罪道:“美女,今天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冒犯您,求求您大发慈悲,放了我吧。”

    叶小蕊朝秦朗点点头,示意这件事到此为止,毕竟秦朗已经为她狠狠出过气了。

    “算你运气好,小蕊姑娘没跟你一般计较,哦对了,我们吃饭的钱,你负责结了,这个你没意见吧?”秦朗笑呵呵地说道。

    “金毛”哪敢不从,眼睁睁看着秦朗带着美女叶小蕊扬长而去,心中怨恨不已,却又欲哭无泪……

    “你这家伙,不但打得人家满地找牙,还敲诈了几千块钱,我怎么觉得你比那个恶霸还恶霸呢?”叶小蕊走出食府,这样问道。

    “恶人还需恶人磨,何况他嘴巴不干净,冒犯了你。”秦朗认真说道。

    叶小蕊心中甜蜜,觉得和秦朗呆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秦朗教训完“金毛”,带着叶小蕊走出了“金铭”大厦,然后匆匆进了一家手机专卖店,买了一部两千多块的三星智能手机。

    反正买手机的钱,都是“金毛”无私赠送给自己的,花起来不心疼。

    “小蕊,你手机号码多少?”秦朗笑着问道。

    他以前使用的那只老旧诺基亚手机,在昨天被“金毛”撞伤的车祸中,被摔得不能开机了,所以他才买部新手机,换上以前使用的手机卡,也好存储叶小蕊的手机号码,方便以后联系。

    互换号码后,秦朗为叶小蕊叫了一部出租车,先送叶小蕊离开,然后自己也乘坐出租车,到了一座九十年代修建的小区面前。第008章识海中的隐患

    这座名为“三香”的小区,便是秦朗租住的地方了。

    秦朗今年二十三岁,自小在福利院长大,从没见过的亲生父母只留给了他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张写有他出生日期的小纸片,纸片上还写着父母为他取好的名字,另外一样就是一个古怪的玉佩,从一所医学类大专院校毕业后,秦朗从针灸学徒做起,三个月前应聘进入了本市一家养生会所工作,为了上班方便,秦朗在这个小区内租了房子。

    一室一厅外加一个小厨房的房子,仅仅30平方米,地方不大,房子也有些老旧,但处在四楼,光线却很充足,也被秦朗收拾得干干净净。

    秦朗放下东西后,才记起来应该要给美女老板唐雪打个电话了。

    唐雪经营着一家名为“康乐”的养生会所,秦朗就在这家会所当针灸师,唐雪是一个标准的冷艳大美女,对公司管理严格,秦朗估计自己今天没去上班,又没请假,肯定得撞枪口上了。

    果然,当拨通唐雪的电话后,秦朗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秦朗,你不来上班都不知道提前电话请假吗?”

    “唐总,我这不是正要跟你请假么,上午发生了点事,没来得及……”秦朗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今天勉强算你请假了,但还是会按照旷工一天来扣掉工资,你明天到我办公室,说清楚请假的原因。”唐雪似乎不想听什么解释,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朗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个唐雪真不愧是以“冷艳”著称的啊,连话都这么少。

    心中腹诽了唐雪几句后,秦朗收回了心思,想到自己获得了“玄青子”的全部记忆后,还没来得及细看,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仔细了解一下。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秦朗才停下来,脸上竟然有一分忧愁。

    原来,他在“阅读”玄青子的记忆过程中,发现他并没有真的完全吞噬掉“玄青子”的元神!

    “玄青子”的元神,还有米粒大小的一团,盘踞在他的识海中,这似乎是“玄青子”因为执念而留下的,说白了,就是“玄青子”不甘心就此从天地之间消失,还保留着这最后一点点的元神,等待着元神反噬的机会!

    现在,他虽然压制了这团元神,但并没有将其彻底清除掉,因此再遇到像脑部损第008章识海中的隐患

    这座名为“三香”的小区,便是秦朗租住的地方了。

    秦朗今年二十三岁,自小在福利院长大,从没见过的亲生父母只留给了他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张写有他出生日期的小纸片,纸片上还写着父母为他取好的名字,另外一样就是一个古怪的玉佩,从一所医学类大专院校毕业后,秦朗从针灸学徒做起,三个月前应聘进入了本市一家养生会所工作,为了上班方便,秦朗在这个小区内租了房子。

    一室一厅外加一个小厨房的房子,仅仅30平方米,地方不大,房子也有些老旧,但处在四楼,光线却很充足,也被秦朗收拾得干干净净。

    秦朗放下东西后,才记起来应该要给美女老板唐雪打个电话了。

    唐雪经营着一家名为“康乐”的养生会所,秦朗就在这家会所当针灸师,唐雪是一个标准的冷艳大美女,对公司管理严格,秦朗估计自己今天没去上班,又没请假,肯定得撞枪口上了。

    果然,当拨通唐雪的电话后,秦朗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秦朗,你不来上班都不知道提前电话请假吗?”

    “唐总,我这不是正要跟你请假么,上午发生了点事,没来得及……”秦朗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今天勉强算你请假了,但还是会按照旷工一天来扣掉工资,你明天到我办公室,说清楚请假的原因。”唐雪似乎不想听什么解释,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朗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个唐雪真不愧是以“冷艳”著称的啊,连话都这么少。

    心中腹诽了唐雪几句后,秦朗收回了心思,想到自己获得了“玄青子”的全部记忆后,还没来得及细看,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仔细了解一下。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秦朗才停下来,脸上竟然有一分忧愁。

    原来,他在“阅读”玄青子的记忆过程中,发现他并没有真的完全吞噬掉“玄青子”的元神!

    “玄青子”的元神,还有米粒大小的一团,盘踞在他的识海中,这似乎是“玄青子”因为执念而留下的,说白了,就是“玄青子”不甘心就此从天地之间消失,还保留着这最后一点点的元神,等待着元神反噬的机会!

    现在,他虽然压制了这团元神,但并没有将其彻底清除掉,因此再遇到像脑部损第008章识海中的隐患

    这座名为“三香”的小区,便是秦朗租住的地方了。

    秦朗今年二十三岁,自小在福利院长大,从没见过的亲生父母只留给了他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张写有他出生日期的小纸片,纸片上还写着父母为他取好的名字,另外一样就是一个古怪的玉佩,从一所医学类大专院校毕业后,秦朗从针灸学徒做起,三个月前应聘进入了本市一家养生会所工作,为了上班方便,秦朗在这个小区内租了房子。

    一室一厅外加一个小厨房的房子,仅仅30平方米,地方不大,房子也有些老旧,但处在四楼,光线却很充足,也被秦朗收拾得干干净净。

    秦朗放下东西后,才记起来应该要给美女老板唐雪打个电话了。

    唐雪经营着一家名为“康乐”的养生会所,秦朗就在这家会所当针灸师,唐雪是一个标准的冷艳大美女,对公司管理严格,秦朗估计自己今天没去上班,又没请假,肯定得撞枪口上了。

    果然,当拨通唐雪的电话后,秦朗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秦朗,你不来上班都不知道提前电话请假吗?”

    “唐总,我这不是正要跟你请假么,上午发生了点事,没来得及……”秦朗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今天勉强算你请假了,但还是会按照旷工一天来扣掉工资,你明天到我办公室,说清楚请假的原因。”唐雪似乎不想听什么解释,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朗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个唐雪真不愧是以“冷艳”著称的啊,连话都这么少。

    心中腹诽了唐雪几句后,秦朗收回了心思,想到自己获得了“玄青子”的全部记忆后,还没来得及细看,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仔细了解一下。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秦朗才停下来,脸上竟然有一分忧愁。

    原来,他在“阅读”玄青子的记忆过程中,发现他并没有真的完全吞噬掉“玄青子”的元神!

    “玄青子”的元神,还有米粒大小的一团,盘踞在他的识海中,这似乎是“玄青子”因为执念而留下的,说白了,就是“玄青子”不甘心就此从天地之间消失,还保留着这最后一点点的元神,等待着元神反噬的机会!

    现在,他虽然压制了这团元神,但并没有将其彻底清除掉,因此再遇到像脑部损第008章识海中的隐患

    这座名为“三香”的小区,便是秦朗租住的地方了。

    秦朗今年二十三岁,自小在福利院长大,从没见过的亲生父母只留给了他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张写有他出生日期的小纸片,纸片上还写着父母为他取好的名字,另外一样就是一个古怪的玉佩,从一所医学类大专院校毕业后,秦朗从针灸学徒做起,三个月前应聘进入了本市一家养生会所工作,为了上班方便,秦朗在这个小区内租了房子。

    一室一厅外加一个小厨房的房子,仅仅30平方米,地方不大,房子也有些老旧,但处在四楼,光线却很充足,也被秦朗收拾得干干净净。

    秦朗放下东西后,才记起来应该要给美女老板唐雪打个电话了。

    唐雪经营着一家名为“康乐”的养生会所,秦朗就在这家会所当针灸师,唐雪是一个标准的冷艳大美女,对公司管理严格,秦朗估计自己今天没去上班,又没请假,肯定得撞枪口上了。

    果然,当拨通唐雪的电话后,秦朗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秦朗,你不来上班都不知道提前电话请假吗?”

    “唐总,我这不是正要跟你请假么,上午发生了点事,没来得及……”秦朗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今天勉强算你请假了,但还是会按照旷工一天来扣掉工资,你明天到我办公室,说清楚请假的原因。”唐雪似乎不想听什么解释,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朗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个唐雪真不愧是以“冷艳”著称的啊,连话都这么少。

    心中腹诽了唐雪几句后,秦朗收回了心思,想到自己获得了“玄青子”的全部记忆后,还没来得及细看,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仔细了解一下。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秦朗才停下来,脸上竟然有一分忧愁。

    原来,他在“阅读”玄青子的记忆过程中,发现他并没有真的完全吞噬掉“玄青子”的元神!

    “玄青子”的元神,还有米粒大小的一团,盘踞在他的识海中,这似乎是“玄青子”因为执念而留下的,说白了,就是“玄青子”不甘心就此从天地之间消失,还保留着这最后一点点的元神,等待着元神反噬的机会!

    现在,他虽然压制了这团元神,但并没有将其彻底清除掉,因此再遇到像脑部损第008章识海中的隐患

    这座名为“三香”的小区,便是秦朗租住的地方了。

    秦朗今年二十三岁,自小在福利院长大,从没见过的亲生父母只留给了他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张写有他出生日期的小纸片,纸片上还写着父母为他取好的名字,另外一样就是一个古怪的玉佩,从一所医学类大专院校毕业后,秦朗从针灸学徒做起,三个月前应聘进入了本市一家养生会所工作,为了上班方便,秦朗在这个小区内租了房子。

    一室一厅外加一个小厨房的房子,仅仅30平方米,地方不大,房子也有些老旧,但处在四楼,光线却很充足,也被秦朗收拾得干干净净。

    秦朗放下东西后,才记起来应该要给美女老板唐雪打个电话了。

    唐雪经营着一家名为“康乐”的养生会所,秦朗就在这家会所当针灸师,唐雪是一个标准的冷艳大美女,对公司管理严格,秦朗估计自己今天没去上班,又没请假,肯定得撞枪口上了。

    果然,当拨通唐雪的电话后,秦朗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秦朗,你不来上班都不知道提前电话请假吗?”

    “唐总,我这不是正要跟你请假么,上午发生了点事,没来得及……”秦朗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今天勉强算你请假了,但还是会按照旷工一天来扣掉工资,你明天到我办公室,说清楚请假的原因。”唐雪似乎不想听什么解释,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朗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个唐雪真不愧是以“冷艳”著称的啊,连话都这么少。

    心中腹诽了唐雪几句后,秦朗收回了心思,想到自己获得了“玄青子”的全部记忆后,还没来得及细看,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仔细了解一下。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秦朗才停下来,脸上竟然有一分忧愁。

    原来,他在“阅读”玄青子的记忆过程中,发现他并没有真的完全吞噬掉“玄青子”的元神!

    “玄青子”的元神,还有米粒大小的一团,盘踞在他的识海中,这似乎是“玄青子”因为执念而留下的,说白了,就是“玄青子”不甘心就此从天地之间消失,还保留着这最后一点点的元神,等待着元神反噬的机会!

    现在,他虽然压制了这团元神,但并没有将其彻底清除掉,因此再遇到像脑部损第008章识海中的隐患

    这座名为“三香”的小区,便是秦朗租住的地方了。

    秦朗今年二十三岁,自小在福利院长大,从没见过的亲生父母只留给了他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张写有他出生日期的小纸片,纸片上还写着父母为他取好的名字,另外一样就是一个古怪的玉佩,从一所医学类大专院校毕业后,秦朗从针灸学徒做起,三个月前应聘进入了本市一家养生会所工作,为了上班方便,秦朗在这个小区内租了房子。

    一室一厅外加一个小厨房的房子,仅仅30平方米,地方不大,房子也有些老旧,但处在四楼,光线却很充足,也被秦朗收拾得干干净净。

    秦朗放下东西后,才记起来应该要给美女老板唐雪打个电话了。

    唐雪经营着一家名为“康乐”的养生会所,秦朗就在这家会所当针灸师,唐雪是一个标准的冷艳大美女,对公司管理严格,秦朗估计自己今天没去上班,又没请假,肯定得撞枪口上了。

    果然,当拨通唐雪的电话后,秦朗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秦朗,你不来上班都不知道提前电话请假吗?”

    “唐总,我这不是正要跟你请假么,上午发生了点事,没来得及……”秦朗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今天勉强算你请假了,但还是会按照旷工一天来扣掉工资,你明天到我办公室,说清楚请假的原因。”唐雪似乎不想听什么解释,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朗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个唐雪真不愧是以“冷艳”著称的啊,连话都这么少。

    心中腹诽了唐雪几句后,秦朗收回了心思,想到自己获得了“玄青子”的全部记忆后,还没来得及细看,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仔细了解一下。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秦朗才停下来,脸上竟然有一分忧愁。

    原来,他在“阅读”玄青子的记忆过程中,发现他并没有真的完全吞噬掉“玄青子”的元神!

    “玄青子”的元神,还有米粒大小的一团,盘踞在他的识海中,这似乎是“玄青子”因为执念而留下的,说白了,就是“玄青子”不甘心就此从天地之间消失,还保留着这最后一点点的元神,等待着元神反噬的机会!

    现在,他虽然压制了这团元神,但并没有将其彻底清除掉,因此再遇到像脑部损第008章识海中的隐患

    这座名为“三香”的小区,便是秦朗租住的地方了。

    秦朗今年二十三岁,自小在福利院长大,从没见过的亲生父母只留给了他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张写有他出生日期的小纸片,纸片上还写着父母为他取好的名字,另外一样就是一个古怪的玉佩,从一所医学类大专院校毕业后,秦朗从针灸学徒做起,三个月前应聘进入了本市一家养生会所工作,为了上班方便,秦朗在这个小区内租了房子。

    一室一厅外加一个小厨房的房子,仅仅30平方米,地方不大,房子也有些老旧,但处在四楼,光线却很充足,也被秦朗收拾得干干净净。

    秦朗放下东西后,才记起来应该要给美女老板唐雪打个电话了。

    唐雪经营着一家名为“康乐”的养生会所,秦朗就在这家会所当针灸师,唐雪是一个标准的冷艳大美女,对公司管理严格,秦朗估计自己今天没去上班,又没请假,肯定得撞枪口上了。

    果然,当拨通唐雪的电话后,秦朗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秦朗,你不来上班都不知道提前电话请假吗?”

    “唐总,我这不是正要跟你请假么,上午发生了点事,没来得及……”秦朗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今天勉强算你请假了,但还是会按照旷工一天来扣掉工资,你明天到我办公室,说清楚请假的原因。”唐雪似乎不想听什么解释,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朗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个唐雪真不愧是以“冷艳”著称的啊,连话都这么少。

    心中腹诽了唐雪几句后,秦朗收回了心思,想到自己获得了“玄青子”的全部记忆后,还没来得及细看,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仔细了解一下。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秦朗才停下来,脸上竟然有一分忧愁。

    原来,他在“阅读”玄青子的记忆过程中,发现他并没有真的完全吞噬掉“玄青子”的元神!

    “玄青子”的元神,还有米粒大小的一团,盘踞在他的识海中,这似乎是“玄青子”因为执念而留下的,说白了,就是“玄青子”不甘心就此从天地之间消失,还保留着这最后一点点的元神,等待着元神反噬的机会!

    现在,他虽然压制了这团元神,但并没有将其彻底清除掉,因此再遇到像脑部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