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09章 冷艳女老板唐雪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09章冷艳女老板唐雪

    第二天早上,秦朗赶到了上班的地方——“康乐”养生会所。

    一进会所的大厅,秦朗就被一个平素谈得来的针灸师拉到了一旁,对方关心道:“秦朗,你这个月业绩并不怎么好,怎么昨天还不来上班啊,我都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你了,算了,这个月你的业绩要想翻身有些困难,不如现在去找唐总说说情,兴许还有留下来的希望的。”

    “他连续两个月业绩垫底了,这个月多半也是倒数第一,肯定会被辞退,还有个屁的希望留下啊。”一道带着嘲讽的声音紧跟着响起。

    秦朗看着说话的这家伙,皱起了眉头,这家伙名叫刘明,以前跟他有过节,多次故意刁难过他。

    “我能不能留下来,关你什么事?”秦朗不爽地说道。

    刘明被秦朗的话呛了一下,嘟嘟囔囔地骂了几句,发现秦朗脸色不善后,立即走开了。

    秦朗当然知道自己在“康乐”养生会所的处境不怎么好,他已经连续两个月业绩垫底了,这个月眼看着又过去二十三四天,业绩同样不好,有被美女老板唐雪辞退的危险。

    秦朗正想着的时候,伴随着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清脆声音,他的旁边一阵香风忽然拂面而来……

    “秦朗,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唐雪的声音圆润好听,但却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感。

    她说完后,就不再去管秦朗,径直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秦朗跟着走,同时打量着美女老板。

    唐雪穿着银色的套裙,一米六九的身高,身段婀娜,肌肤似雪,裙中露出的**修长白皙,容貌十分漂亮,虽然冷艳,却自有冷艳美人的气质。

    秦朗听说唐雪今年二十六岁,至今没有谈过男朋友。

    到了办公室,唐雪没有任何客套,直接问道:“你昨天没来上班,是什么原因?”

    “昨天发生了一点交通意外。”秦朗说道。

    “身体没事吧?看医生花了多少钱?费用单给我,回头我给你报销。”唐雪询问道,看得出来,她还是很为员工着想的,并非冷漠不近人情。

    “呵呵,身体没事,花的钱也不多,不用找唐总报销了。”秦朗笑呵呵说道。第009章冷艳女老板唐雪

    “行,既然昨天事出有因,我不会算你旷工的,那你去忙吧,这个月还有差不多一个星期,好好努力。”唐雪点点头,说道。

    “唐总,你……”

    秦朗话还没说出一半,就被唐雪打断了。

    唐雪微微蹙眉,隐隐有些不悦:“秦朗,你应该知道我最不喜欢别人套近乎、求情,你不用再说了,如果这个月你的业绩真的垫底的话,我会按照公司规定,将你辞退,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秦朗听了无语,唐雪还以为他是准备求情呢。

    “唐总,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说‘唐总你忙,我就先出去了’,没有要求情的意思。”

    唐雪听了有些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那行,你去工作吧。”

    秦朗笑了笑,离开了办公室。

    唐雪抬头看了一下秦朗的背影,发觉秦朗要比以往有些不同了,和她说话时变得从容了许多,似乎要比以前自信了。

    不过她也只是随便想想而已,很快就将这事丢到一边,继续低头处理公司事务。

    ……

    秦朗进了自己的针灸房,换上工作服,等了半个小时都没见到一名顾客,秦朗干脆去大厅转悠着,不久就看见唐雪从办公室出来了。

    看着唐雪高挑曼妙的身影从店门口消失,秦朗收回视线,泡了一杯茶,找了一个小沙发坐下,慢慢喝茶。

    不久,外面进来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戴着墨镜,胳肢窝下还夹着一个公文包,迈着八字步,一进大厅就喊上了:“刘明,刘明呢,我要针灸!”

    大厅中暂时没接到活的针灸师,都看着这人,这人叫张三金,做建筑生意,为人粗俗、骄纵,但很有钱,是典型的暴发户,喜欢别人叫他“张三爷”,是养生会所的老主顾,平常都是刘明负责接待。

    得到消息的刘明立即从针灸房中跑了出来,奴颜婢膝的,点头哈腰地笑道:“张三爷,您见谅一下,我给顾客做完针灸,立即就为您服务。”

    “怎么搞的,还要等多久?”张三金粗鼻孔中哼了一声,不耐烦地看了看手腕上的金表。

    “快了快了。”刘明赔着笑脸道,巴结讨好的意味十分明显。

    “我赶时间,算了第009章冷艳女老板唐雪

    算了,干脆从这儿找个人吧。”

    张三金摘下墨镜在大厅中扫视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了悠闲坐着喝茶的秦朗身上,粗短手指一指秦朗,“看你比较顺眼,行,就你了。”第010章小露一手

    秦朗愣了一下,坐着喝茶也能有生意上门?运气还不错嘛。

    刘明同样吃惊,但随即却不为人知地露出了一丝阴笑。

    张三金粗鲁,又挑剔,脾气还暴躁,秦朗给张三金针灸,刘明敢肯定以秦朗的技艺,绝对会惹得张三金不满意,遭到张三金的打骂和羞辱!

    “我呢,胃不太好,针灸就是来护胃的,你也是针灸师,应该知道该怎么针灸吧?”张三金走到了秦朗面前,粗声粗气地说道。

    刘明怕秦朗摇头,自己等着看好戏的计划就会泡汤,于是飞快凑上前向张三金说道:“张三爷,秦朗在我们养生会所,针灸技术也是一级棒的,肯定能行。”

    张三金点点头,催促秦朗道:“那行,赶紧开始吧,我赶时间。”

    “刘明给你针灸的方法,我确实会,但我劝你一句,那种针灸方法,对你身体不好。”秦朗摇摇头,坐着不起来,平静地喝了一口茶。

    张三金愣住了,刘明却跳脚怒声质问秦朗:“你什么意思?你问问张三爷,我那套针灸方法,是不是能护胃?”

    “别急啊,这么气急败坏干什么?”秦朗戏谑般看着刘明,“你那方法,对胃的保健有些小作用,但对肾嘛,却有不利影响。”

    “胡说,一派胡言!”刘明怒吼,养护胃部的针灸,怎么还跟肾功能扯上联系了?

    “先听他说。”

    张三金说道,因为秦朗提到了肾,肾是男人的本钱,听到刘明的针灸会伤害自己的肾,张三金不得不密切关注。

    “我问你,你给张老板针灸时,扎针顺序是不是这样的?”秦朗报出了一长串穴位的名称。

    “对,”刘明毫不迟疑地点头,“这些穴位都跟胃部的行气有关,刺激后便能养护胃部,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秦朗冷笑,随即看向张三金,“张老板,你在夫妻生活中,是不是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过程中还会清晰察觉到腰酸腰胀?”

    张三金尴尬不已,可意识到这事关系自己的性福,还是点了点头,并且迟疑地说道:“难道这是由刘明的针灸造成的?”

    “那当然,”秦朗解释道,“张老板你胃寒,刘明的针灸,是通过驱散你胃内第010章小露一手

    秦朗愣了一下,坐着喝茶也能有生意上门?运气还不错嘛。

    刘明同样吃惊,但随即却不为人知地露出了一丝阴笑。

    张三金粗鲁,又挑剔,脾气还暴躁,秦朗给张三金针灸,刘明敢肯定以秦朗的技艺,绝对会惹得张三金不满意,遭到张三金的打骂和羞辱!

    “我呢,胃不太好,针灸就是来护胃的,你也是针灸师,应该知道该怎么针灸吧?”张三金走到了秦朗面前,粗声粗气地说道。

    刘明怕秦朗摇头,自己等着看好戏的计划就会泡汤,于是飞快凑上前向张三金说道:“张三爷,秦朗在我们养生会所,针灸技术也是一级棒的,肯定能行。”

    张三金点点头,催促秦朗道:“那行,赶紧开始吧,我赶时间。”

    “刘明给你针灸的方法,我确实会,但我劝你一句,那种针灸方法,对你身体不好。”秦朗摇摇头,坐着不起来,平静地喝了一口茶。

    张三金愣住了,刘明却跳脚怒声质问秦朗:“你什么意思?你问问张三爷,我那套针灸方法,是不是能护胃?”

    “别急啊,这么气急败坏干什么?”秦朗戏谑般看着刘明,“你那方法,对胃的保健有些小作用,但对肾嘛,却有不利影响。”

    “胡说,一派胡言!”刘明怒吼,养护胃部的针灸,怎么还跟肾功能扯上联系了?

    “先听他说。”

    张三金说道,因为秦朗提到了肾,肾是男人的本钱,听到刘明的针灸会伤害自己的肾,张三金不得不密切关注。

    “我问你,你给张老板针灸时,扎针顺序是不是这样的?”秦朗报出了一长串穴位的名称。

    “对,”刘明毫不迟疑地点头,“这些穴位都跟胃部的行气有关,刺激后便能养护胃部,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秦朗冷笑,随即看向张三金,“张老板,你在夫妻生活中,是不是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过程中还会清晰察觉到腰酸腰胀?”

    张三金尴尬不已,可意识到这事关系自己的性福,还是点了点头,并且迟疑地说道:“难道这是由刘明的针灸造成的?”

    “那当然,”秦朗解释道,“张老板你胃寒,刘明的针灸,是通过驱散你胃内第010章小露一手

    秦朗愣了一下,坐着喝茶也能有生意上门?运气还不错嘛。

    刘明同样吃惊,但随即却不为人知地露出了一丝阴笑。

    张三金粗鲁,又挑剔,脾气还暴躁,秦朗给张三金针灸,刘明敢肯定以秦朗的技艺,绝对会惹得张三金不满意,遭到张三金的打骂和羞辱!

    “我呢,胃不太好,针灸就是来护胃的,你也是针灸师,应该知道该怎么针灸吧?”张三金走到了秦朗面前,粗声粗气地说道。

    刘明怕秦朗摇头,自己等着看好戏的计划就会泡汤,于是飞快凑上前向张三金说道:“张三爷,秦朗在我们养生会所,针灸技术也是一级棒的,肯定能行。”

    张三金点点头,催促秦朗道:“那行,赶紧开始吧,我赶时间。”

    “刘明给你针灸的方法,我确实会,但我劝你一句,那种针灸方法,对你身体不好。”秦朗摇摇头,坐着不起来,平静地喝了一口茶。

    张三金愣住了,刘明却跳脚怒声质问秦朗:“你什么意思?你问问张三爷,我那套针灸方法,是不是能护胃?”

    “别急啊,这么气急败坏干什么?”秦朗戏谑般看着刘明,“你那方法,对胃的保健有些小作用,但对肾嘛,却有不利影响。”

    “胡说,一派胡言!”刘明怒吼,养护胃部的针灸,怎么还跟肾功能扯上联系了?

    “先听他说。”

    张三金说道,因为秦朗提到了肾,肾是男人的本钱,听到刘明的针灸会伤害自己的肾,张三金不得不密切关注。

    “我问你,你给张老板针灸时,扎针顺序是不是这样的?”秦朗报出了一长串穴位的名称。

    “对,”刘明毫不迟疑地点头,“这些穴位都跟胃部的行气有关,刺激后便能养护胃部,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秦朗冷笑,随即看向张三金,“张老板,你在夫妻生活中,是不是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过程中还会清晰察觉到腰酸腰胀?”

    张三金尴尬不已,可意识到这事关系自己的性福,还是点了点头,并且迟疑地说道:“难道这是由刘明的针灸造成的?”

    “那当然,”秦朗解释道,“张老板你胃寒,刘明的针灸,是通过驱散你胃内第010章小露一手

    秦朗愣了一下,坐着喝茶也能有生意上门?运气还不错嘛。

    刘明同样吃惊,但随即却不为人知地露出了一丝阴笑。

    张三金粗鲁,又挑剔,脾气还暴躁,秦朗给张三金针灸,刘明敢肯定以秦朗的技艺,绝对会惹得张三金不满意,遭到张三金的打骂和羞辱!

    “我呢,胃不太好,针灸就是来护胃的,你也是针灸师,应该知道该怎么针灸吧?”张三金走到了秦朗面前,粗声粗气地说道。

    刘明怕秦朗摇头,自己等着看好戏的计划就会泡汤,于是飞快凑上前向张三金说道:“张三爷,秦朗在我们养生会所,针灸技术也是一级棒的,肯定能行。”

    张三金点点头,催促秦朗道:“那行,赶紧开始吧,我赶时间。”

    “刘明给你针灸的方法,我确实会,但我劝你一句,那种针灸方法,对你身体不好。”秦朗摇摇头,坐着不起来,平静地喝了一口茶。

    张三金愣住了,刘明却跳脚怒声质问秦朗:“你什么意思?你问问张三爷,我那套针灸方法,是不是能护胃?”

    “别急啊,这么气急败坏干什么?”秦朗戏谑般看着刘明,“你那方法,对胃的保健有些小作用,但对肾嘛,却有不利影响。”

    “胡说,一派胡言!”刘明怒吼,养护胃部的针灸,怎么还跟肾功能扯上联系了?

    “先听他说。”

    张三金说道,因为秦朗提到了肾,肾是男人的本钱,听到刘明的针灸会伤害自己的肾,张三金不得不密切关注。

    “我问你,你给张老板针灸时,扎针顺序是不是这样的?”秦朗报出了一长串穴位的名称。

    “对,”刘明毫不迟疑地点头,“这些穴位都跟胃部的行气有关,刺激后便能养护胃部,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秦朗冷笑,随即看向张三金,“张老板,你在夫妻生活中,是不是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过程中还会清晰察觉到腰酸腰胀?”

    张三金尴尬不已,可意识到这事关系自己的性福,还是点了点头,并且迟疑地说道:“难道这是由刘明的针灸造成的?”

    “那当然,”秦朗解释道,“张老板你胃寒,刘明的针灸,是通过驱散你胃内第010章小露一手

    秦朗愣了一下,坐着喝茶也能有生意上门?运气还不错嘛。

    刘明同样吃惊,但随即却不为人知地露出了一丝阴笑。

    张三金粗鲁,又挑剔,脾气还暴躁,秦朗给张三金针灸,刘明敢肯定以秦朗的技艺,绝对会惹得张三金不满意,遭到张三金的打骂和羞辱!

    “我呢,胃不太好,针灸就是来护胃的,你也是针灸师,应该知道该怎么针灸吧?”张三金走到了秦朗面前,粗声粗气地说道。

    刘明怕秦朗摇头,自己等着看好戏的计划就会泡汤,于是飞快凑上前向张三金说道:“张三爷,秦朗在我们养生会所,针灸技术也是一级棒的,肯定能行。”

    张三金点点头,催促秦朗道:“那行,赶紧开始吧,我赶时间。”

    “刘明给你针灸的方法,我确实会,但我劝你一句,那种针灸方法,对你身体不好。”秦朗摇摇头,坐着不起来,平静地喝了一口茶。

    张三金愣住了,刘明却跳脚怒声质问秦朗:“你什么意思?你问问张三爷,我那套针灸方法,是不是能护胃?”

    “别急啊,这么气急败坏干什么?”秦朗戏谑般看着刘明,“你那方法,对胃的保健有些小作用,但对肾嘛,却有不利影响。”

    “胡说,一派胡言!”刘明怒吼,养护胃部的针灸,怎么还跟肾功能扯上联系了?

    “先听他说。”

    张三金说道,因为秦朗提到了肾,肾是男人的本钱,听到刘明的针灸会伤害自己的肾,张三金不得不密切关注。

    “我问你,你给张老板针灸时,扎针顺序是不是这样的?”秦朗报出了一长串穴位的名称。

    “对,”刘明毫不迟疑地点头,“这些穴位都跟胃部的行气有关,刺激后便能养护胃部,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秦朗冷笑,随即看向张三金,“张老板,你在夫妻生活中,是不是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过程中还会清晰察觉到腰酸腰胀?”

    张三金尴尬不已,可意识到这事关系自己的性福,还是点了点头,并且迟疑地说道:“难道这是由刘明的针灸造成的?”

    “那当然,”秦朗解释道,“张老板你胃寒,刘明的针灸,是通过驱散你胃内第010章小露一手

    秦朗愣了一下,坐着喝茶也能有生意上门?运气还不错嘛。

    刘明同样吃惊,但随即却不为人知地露出了一丝阴笑。

    张三金粗鲁,又挑剔,脾气还暴躁,秦朗给张三金针灸,刘明敢肯定以秦朗的技艺,绝对会惹得张三金不满意,遭到张三金的打骂和羞辱!

    “我呢,胃不太好,针灸就是来护胃的,你也是针灸师,应该知道该怎么针灸吧?”张三金走到了秦朗面前,粗声粗气地说道。

    刘明怕秦朗摇头,自己等着看好戏的计划就会泡汤,于是飞快凑上前向张三金说道:“张三爷,秦朗在我们养生会所,针灸技术也是一级棒的,肯定能行。”

    张三金点点头,催促秦朗道:“那行,赶紧开始吧,我赶时间。”

    “刘明给你针灸的方法,我确实会,但我劝你一句,那种针灸方法,对你身体不好。”秦朗摇摇头,坐着不起来,平静地喝了一口茶。

    张三金愣住了,刘明却跳脚怒声质问秦朗:“你什么意思?你问问张三爷,我那套针灸方法,是不是能护胃?”

    “别急啊,这么气急败坏干什么?”秦朗戏谑般看着刘明,“你那方法,对胃的保健有些小作用,但对肾嘛,却有不利影响。”

    “胡说,一派胡言!”刘明怒吼,养护胃部的针灸,怎么还跟肾功能扯上联系了?

    “先听他说。”

    张三金说道,因为秦朗提到了肾,肾是男人的本钱,听到刘明的针灸会伤害自己的肾,张三金不得不密切关注。

    “我问你,你给张老板针灸时,扎针顺序是不是这样的?”秦朗报出了一长串穴位的名称。

    “对,”刘明毫不迟疑地点头,“这些穴位都跟胃部的行气有关,刺激后便能养护胃部,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秦朗冷笑,随即看向张三金,“张老板,你在夫妻生活中,是不是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过程中还会清晰察觉到腰酸腰胀?”

    张三金尴尬不已,可意识到这事关系自己的性福,还是点了点头,并且迟疑地说道:“难道这是由刘明的针灸造成的?”

    “那当然,”秦朗解释道,“张老板你胃寒,刘明的针灸,是通过驱散你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