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10章 小露一手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10章小露一手

    秦朗愣了一下,坐着喝茶也能有生意上门?运气还不错嘛。

    刘明同样吃惊,但随即却不为人知地露出了一丝阴笑。

    张三金粗鲁,又挑剔,脾气还暴躁,秦朗给张三金针灸,刘明敢肯定以秦朗的技艺,绝对会惹得张三金不满意,遭到张三金的打骂和羞辱!

    “我呢,胃不太好,针灸就是来护胃的,你也是针灸师,应该知道该怎么针灸吧?”张三金走到了秦朗面前,粗声粗气地说道。

    刘明怕秦朗摇头,自己等着看好戏的计划就会泡汤,于是飞快凑上前向张三金说道:“张三爷,秦朗在我们养生会所,针灸技术也是一级棒的,肯定能行。”

    张三金点点头,催促秦朗道:“那行,赶紧开始吧,我赶时间。”

    “刘明给你针灸的方法,我确实会,但我劝你一句,那种针灸方法,对你身体不好。”秦朗摇摇头,坐着不起来,平静地喝了一口茶。

    张三金愣住了,刘明却跳脚怒声质问秦朗:“你什么意思?你问问张三爷,我那套针灸方法,是不是能护胃?”

    “别急啊,这么气急败坏干什么?”秦朗戏谑般看着刘明,“你那方法,对胃的保健有些小作用,但对肾嘛,却有不利影响。”

    “胡说,一派胡言!”刘明怒吼,养护胃部的针灸,怎么还跟肾功能扯上联系了?

    “先听他说。”

    张三金说道,因为秦朗提到了肾,肾是男人的本钱,听到刘明的针灸会伤害自己的肾,张三金不得不密切关注。

    “我问你,你给张老板针灸时,扎针顺序是不是这样的?”秦朗报出了一长串穴位的名称。

    “对,”刘明毫不迟疑地点头,“这些穴位都跟胃部的行气有关,刺激后便能养护胃部,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秦朗冷笑,随即看向张三金,“张老板,你在夫妻生活中,是不是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过程中还会清晰察觉到腰酸腰胀?”

    张三金尴尬不已,可意识到这事关系自己的性福,还是点了点头,并且迟疑地说道:“难道这是由刘明的针灸造成的?”

    “那当然,”秦朗解释道,“张老板你胃寒,刘明的针灸,是通过驱散你胃内第010章小露一手

    的寒气来达到养胃的目的,但很可惜,寒气只是驱散却没有消失,当你做那种事的时候,这些寒气就会与你自身的阳气结合,消耗掉阳气,阳精损耗了,威猛不再,你办事的时间自然会缩短,长此下去,对你的肾功能也造成了伤害。”

    张三金这种暴发户才不去管什么寒气、阳气的,只关心肾功能,听了秦朗的话后,张三金如丧考妣:“难怪丽丽说我越来越不像男人了……刘明,你个鳖孙,我靠你老母!”

    刘明被吓了一跳,他可是知道张三爷暴躁脾气的,急着要澄清自己,便飞快质问秦朗道:“你这是胡说!照你这么说,每一个胃寒的人,都不能做针灸了?”

    秦朗像看可怜虫一样看着刘明:“你白痴啊,不知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吗?他的肾俞穴和腰眼穴比常人要弱小,针灸后产生的寒气经过这两个穴位时,会让两大穴位雪上加霜,肾功能自然会越来越下降,说白了,你的针灸方法,就是在透支他的肾生命,再这样搞下去,不用到四十五岁,他就不能人道了。”

    这下,张三金是彻底急了,老子赚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花在女人身上的,四十来岁就不能人道,那不是要了老子的命?

    “刘明,你个王八蛋!”

    张三金甩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刘明的脸上。

    刘明被打懵了,连连摆手:“张三爷,不是你想的那样……”

    “玛的,弄伤了老子的肾,你还敢狡辩,要不是这位秦大师好心告诉了我原因,老子四十岁就他玛要当太监了!我靠你老母!”

    张三金对着刘明一顿拳打脚踢,等工作人员将他和刘明拉开后,刘明半边脸已经高高肿起,脸上留下了好多道红印,衣服脏乱,狼狈不堪。

    刘明缩在墙角,根本不敢再说话了。

    “秦大师,秦大师。”

    张三金迫不及待跑到了秦朗身边,用一种近乎谄媚的方式朝秦朗说道:“秦大师,你是华佗在世,一定要帮帮我啊。”

    “我可以改进一下扎针的步骤,给你护胃的同时,也不会让寒气损伤到你的肾,你只需要多做几次针灸就行,跟我来吧。”秦朗平静说道。

    张三金屁颠屁颠地跟上,不忘怒声向刘明吼道:“以前我给的小费,都给我吐出来,做完针灸我来拿钱!”第010章小露一手

    秦朗微微一笑,刘明阴险地要害他,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活该!第011章秦大师威武

    到了针灸房后,秦朗给张三金做了一次护胃效果的针灸,反正以他的医术,要解决张三金体内寒气伤肾的问题,分外简单。

    张三金感觉神清气爽,身体舒服,随便一对比就知道秦朗的针灸技艺,甩开了刘明好几条街,不禁对秦朗更加恭敬客气:“秦大师,你的手艺真是高超,太感谢你了!”

    随后张三金将带的一千块现金递到了秦朗身前:“不好意思啊,今天出门没带多少现金,明天我再专程来向秦大师致谢。”

    秦朗收下了一千块的小费,放进了自己的腰包。

    张三金这才笑着离开,秦朗收拾了一下,洗了把手,又施施然到了大厅,却正好看见张三金在跟刘明讨要费用。

    “张三爷,我身上就这么多了。”刘明畏惧张三金,不敢不吐出以前张三金给的小费。

    张三金不客气地将刘明递过来的四千块钱拿到了手上,然后正好看见了秦朗,张三金马上献宝似的,将四千块钱递给了秦朗:“秦大师,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刘明眼睁睁看着原本是自己的四千块钱,眨眼间却落到了秦朗的手上,憋屈得一张脸跟便秘了一样。

    “秦朗,我一定要让你卷铺盖滚蛋!”刘明心中怨恨地说道。

    秦朗压根没拿刘明当回事,回到针灸房后见依然没顾客光顾,干脆打坐运转“赤炎诀”,进行修炼。

    整整一个上午,秦朗也没接到一个活儿,时间很快到了中午,秦朗正要出去吃午饭,到了大厅忽然看见好几个针灸师满脸的兴奋,嘴中还说着“噢,终于下班了,又有两天半的休息时间了”,秦朗摸了摸鼻子,似乎自己的假期,也到了?

    养生会所营业没有周末不周末之分,因此针灸师采用的是轮休制度,工作七天半,休两天半,恰好今天也轮到了秦朗休息。

    秦朗二话不说,换上自己的衣服后就直接回到了家中。

    坐在客厅的茶几前,秦朗开始设计药方,要通过草药来清除体内的杂质。

    草药的效果,肯定不及灵药,但这里是地球,找不到灵药,只能用草药来代替了。

    好在“玄青子”精通岐黄之术,无论草药还是灵药,都很熟悉,加上秦朗毕业于医药大专院校,两者配合,还是能找到合适的草药来代第011章秦大师威武

    到了针灸房后,秦朗给张三金做了一次护胃效果的针灸,反正以他的医术,要解决张三金体内寒气伤肾的问题,分外简单。

    张三金感觉神清气爽,身体舒服,随便一对比就知道秦朗的针灸技艺,甩开了刘明好几条街,不禁对秦朗更加恭敬客气:“秦大师,你的手艺真是高超,太感谢你了!”

    随后张三金将带的一千块现金递到了秦朗身前:“不好意思啊,今天出门没带多少现金,明天我再专程来向秦大师致谢。”

    秦朗收下了一千块的小费,放进了自己的腰包。

    张三金这才笑着离开,秦朗收拾了一下,洗了把手,又施施然到了大厅,却正好看见张三金在跟刘明讨要费用。

    “张三爷,我身上就这么多了。”刘明畏惧张三金,不敢不吐出以前张三金给的小费。

    张三金不客气地将刘明递过来的四千块钱拿到了手上,然后正好看见了秦朗,张三金马上献宝似的,将四千块钱递给了秦朗:“秦大师,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刘明眼睁睁看着原本是自己的四千块钱,眨眼间却落到了秦朗的手上,憋屈得一张脸跟便秘了一样。

    “秦朗,我一定要让你卷铺盖滚蛋!”刘明心中怨恨地说道。

    秦朗压根没拿刘明当回事,回到针灸房后见依然没顾客光顾,干脆打坐运转“赤炎诀”,进行修炼。

    整整一个上午,秦朗也没接到一个活儿,时间很快到了中午,秦朗正要出去吃午饭,到了大厅忽然看见好几个针灸师满脸的兴奋,嘴中还说着“噢,终于下班了,又有两天半的休息时间了”,秦朗摸了摸鼻子,似乎自己的假期,也到了?

    养生会所营业没有周末不周末之分,因此针灸师采用的是轮休制度,工作七天半,休两天半,恰好今天也轮到了秦朗休息。

    秦朗二话不说,换上自己的衣服后就直接回到了家中。

    坐在客厅的茶几前,秦朗开始设计药方,要通过草药来清除体内的杂质。

    草药的效果,肯定不及灵药,但这里是地球,找不到灵药,只能用草药来代替了。

    好在“玄青子”精通岐黄之术,无论草药还是灵药,都很熟悉,加上秦朗毕业于医药大专院校,两者配合,还是能找到合适的草药来代第011章秦大师威武

    到了针灸房后,秦朗给张三金做了一次护胃效果的针灸,反正以他的医术,要解决张三金体内寒气伤肾的问题,分外简单。

    张三金感觉神清气爽,身体舒服,随便一对比就知道秦朗的针灸技艺,甩开了刘明好几条街,不禁对秦朗更加恭敬客气:“秦大师,你的手艺真是高超,太感谢你了!”

    随后张三金将带的一千块现金递到了秦朗身前:“不好意思啊,今天出门没带多少现金,明天我再专程来向秦大师致谢。”

    秦朗收下了一千块的小费,放进了自己的腰包。

    张三金这才笑着离开,秦朗收拾了一下,洗了把手,又施施然到了大厅,却正好看见张三金在跟刘明讨要费用。

    “张三爷,我身上就这么多了。”刘明畏惧张三金,不敢不吐出以前张三金给的小费。

    张三金不客气地将刘明递过来的四千块钱拿到了手上,然后正好看见了秦朗,张三金马上献宝似的,将四千块钱递给了秦朗:“秦大师,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刘明眼睁睁看着原本是自己的四千块钱,眨眼间却落到了秦朗的手上,憋屈得一张脸跟便秘了一样。

    “秦朗,我一定要让你卷铺盖滚蛋!”刘明心中怨恨地说道。

    秦朗压根没拿刘明当回事,回到针灸房后见依然没顾客光顾,干脆打坐运转“赤炎诀”,进行修炼。

    整整一个上午,秦朗也没接到一个活儿,时间很快到了中午,秦朗正要出去吃午饭,到了大厅忽然看见好几个针灸师满脸的兴奋,嘴中还说着“噢,终于下班了,又有两天半的休息时间了”,秦朗摸了摸鼻子,似乎自己的假期,也到了?

    养生会所营业没有周末不周末之分,因此针灸师采用的是轮休制度,工作七天半,休两天半,恰好今天也轮到了秦朗休息。

    秦朗二话不说,换上自己的衣服后就直接回到了家中。

    坐在客厅的茶几前,秦朗开始设计药方,要通过草药来清除体内的杂质。

    草药的效果,肯定不及灵药,但这里是地球,找不到灵药,只能用草药来代替了。

    好在“玄青子”精通岐黄之术,无论草药还是灵药,都很熟悉,加上秦朗毕业于医药大专院校,两者配合,还是能找到合适的草药来代第011章秦大师威武

    到了针灸房后,秦朗给张三金做了一次护胃效果的针灸,反正以他的医术,要解决张三金体内寒气伤肾的问题,分外简单。

    张三金感觉神清气爽,身体舒服,随便一对比就知道秦朗的针灸技艺,甩开了刘明好几条街,不禁对秦朗更加恭敬客气:“秦大师,你的手艺真是高超,太感谢你了!”

    随后张三金将带的一千块现金递到了秦朗身前:“不好意思啊,今天出门没带多少现金,明天我再专程来向秦大师致谢。”

    秦朗收下了一千块的小费,放进了自己的腰包。

    张三金这才笑着离开,秦朗收拾了一下,洗了把手,又施施然到了大厅,却正好看见张三金在跟刘明讨要费用。

    “张三爷,我身上就这么多了。”刘明畏惧张三金,不敢不吐出以前张三金给的小费。

    张三金不客气地将刘明递过来的四千块钱拿到了手上,然后正好看见了秦朗,张三金马上献宝似的,将四千块钱递给了秦朗:“秦大师,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刘明眼睁睁看着原本是自己的四千块钱,眨眼间却落到了秦朗的手上,憋屈得一张脸跟便秘了一样。

    “秦朗,我一定要让你卷铺盖滚蛋!”刘明心中怨恨地说道。

    秦朗压根没拿刘明当回事,回到针灸房后见依然没顾客光顾,干脆打坐运转“赤炎诀”,进行修炼。

    整整一个上午,秦朗也没接到一个活儿,时间很快到了中午,秦朗正要出去吃午饭,到了大厅忽然看见好几个针灸师满脸的兴奋,嘴中还说着“噢,终于下班了,又有两天半的休息时间了”,秦朗摸了摸鼻子,似乎自己的假期,也到了?

    养生会所营业没有周末不周末之分,因此针灸师采用的是轮休制度,工作七天半,休两天半,恰好今天也轮到了秦朗休息。

    秦朗二话不说,换上自己的衣服后就直接回到了家中。

    坐在客厅的茶几前,秦朗开始设计药方,要通过草药来清除体内的杂质。

    草药的效果,肯定不及灵药,但这里是地球,找不到灵药,只能用草药来代替了。

    好在“玄青子”精通岐黄之术,无论草药还是灵药,都很熟悉,加上秦朗毕业于医药大专院校,两者配合,还是能找到合适的草药来代第011章秦大师威武

    到了针灸房后,秦朗给张三金做了一次护胃效果的针灸,反正以他的医术,要解决张三金体内寒气伤肾的问题,分外简单。

    张三金感觉神清气爽,身体舒服,随便一对比就知道秦朗的针灸技艺,甩开了刘明好几条街,不禁对秦朗更加恭敬客气:“秦大师,你的手艺真是高超,太感谢你了!”

    随后张三金将带的一千块现金递到了秦朗身前:“不好意思啊,今天出门没带多少现金,明天我再专程来向秦大师致谢。”

    秦朗收下了一千块的小费,放进了自己的腰包。

    张三金这才笑着离开,秦朗收拾了一下,洗了把手,又施施然到了大厅,却正好看见张三金在跟刘明讨要费用。

    “张三爷,我身上就这么多了。”刘明畏惧张三金,不敢不吐出以前张三金给的小费。

    张三金不客气地将刘明递过来的四千块钱拿到了手上,然后正好看见了秦朗,张三金马上献宝似的,将四千块钱递给了秦朗:“秦大师,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刘明眼睁睁看着原本是自己的四千块钱,眨眼间却落到了秦朗的手上,憋屈得一张脸跟便秘了一样。

    “秦朗,我一定要让你卷铺盖滚蛋!”刘明心中怨恨地说道。

    秦朗压根没拿刘明当回事,回到针灸房后见依然没顾客光顾,干脆打坐运转“赤炎诀”,进行修炼。

    整整一个上午,秦朗也没接到一个活儿,时间很快到了中午,秦朗正要出去吃午饭,到了大厅忽然看见好几个针灸师满脸的兴奋,嘴中还说着“噢,终于下班了,又有两天半的休息时间了”,秦朗摸了摸鼻子,似乎自己的假期,也到了?

    养生会所营业没有周末不周末之分,因此针灸师采用的是轮休制度,工作七天半,休两天半,恰好今天也轮到了秦朗休息。

    秦朗二话不说,换上自己的衣服后就直接回到了家中。

    坐在客厅的茶几前,秦朗开始设计药方,要通过草药来清除体内的杂质。

    草药的效果,肯定不及灵药,但这里是地球,找不到灵药,只能用草药来代替了。

    好在“玄青子”精通岐黄之术,无论草药还是灵药,都很熟悉,加上秦朗毕业于医药大专院校,两者配合,还是能找到合适的草药来代第011章秦大师威武

    到了针灸房后,秦朗给张三金做了一次护胃效果的针灸,反正以他的医术,要解决张三金体内寒气伤肾的问题,分外简单。

    张三金感觉神清气爽,身体舒服,随便一对比就知道秦朗的针灸技艺,甩开了刘明好几条街,不禁对秦朗更加恭敬客气:“秦大师,你的手艺真是高超,太感谢你了!”

    随后张三金将带的一千块现金递到了秦朗身前:“不好意思啊,今天出门没带多少现金,明天我再专程来向秦大师致谢。”

    秦朗收下了一千块的小费,放进了自己的腰包。

    张三金这才笑着离开,秦朗收拾了一下,洗了把手,又施施然到了大厅,却正好看见张三金在跟刘明讨要费用。

    “张三爷,我身上就这么多了。”刘明畏惧张三金,不敢不吐出以前张三金给的小费。

    张三金不客气地将刘明递过来的四千块钱拿到了手上,然后正好看见了秦朗,张三金马上献宝似的,将四千块钱递给了秦朗:“秦大师,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刘明眼睁睁看着原本是自己的四千块钱,眨眼间却落到了秦朗的手上,憋屈得一张脸跟便秘了一样。

    “秦朗,我一定要让你卷铺盖滚蛋!”刘明心中怨恨地说道。

    秦朗压根没拿刘明当回事,回到针灸房后见依然没顾客光顾,干脆打坐运转“赤炎诀”,进行修炼。

    整整一个上午,秦朗也没接到一个活儿,时间很快到了中午,秦朗正要出去吃午饭,到了大厅忽然看见好几个针灸师满脸的兴奋,嘴中还说着“噢,终于下班了,又有两天半的休息时间了”,秦朗摸了摸鼻子,似乎自己的假期,也到了?

    养生会所营业没有周末不周末之分,因此针灸师采用的是轮休制度,工作七天半,休两天半,恰好今天也轮到了秦朗休息。

    秦朗二话不说,换上自己的衣服后就直接回到了家中。

    坐在客厅的茶几前,秦朗开始设计药方,要通过草药来清除体内的杂质。

    草药的效果,肯定不及灵药,但这里是地球,找不到灵药,只能用草药来代替了。

    好在“玄青子”精通岐黄之术,无论草药还是灵药,都很熟悉,加上秦朗毕业于医药大专院校,两者配合,还是能找到合适的草药来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