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13章 当上养生顾问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13章当上养生顾问

    好不容易等秦朗也坐下来了,唐雪马上道出了疑问。

    秦朗自然不可能将他的秘密说出来,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

    唐雪知道秦朗不肯说,便不再追问,转而问道:“你想要哪些待遇?”

    秦朗也不含糊,直接说道:“你也知道,养生会所提供的针灸服务,目的在于保健和养生,一般的针灸师就足够胜任了,不缺我一个,我干脆当保健养生顾问吧。”

    唐雪很快反应过来了,让秦朗继续当普通的针灸师,确实是大材小用。

    “行。不过你当养生顾问后,需要给针灸师定期培训什么的,上班时间自由,工资一万块一个月,你看怎么样?”

    秦朗笑着点头,唐雪给出的待遇条件让他很满意,这样他留在“康乐”养生会所不用受什么限制,工资还挺高。

    “还有其他条件么?”唐雪也是露出了笑意,毕竟留住了一尊大神级的人才。

    秦朗喝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说道:“确实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得炒掉刘明。”

    辞退刘明?

    唐雪没想到秦朗会提出这个看起来和秦朗自身毫无关系的条件,不过随即她就明白了,一定是昨天刘明的行为惹怒了秦朗。

    “可刘明好歹是会所业绩最好的针灸师,而且无缘无故炒掉他……”唐雪有些犹豫。

    秦朗冷笑道:“他业绩最好?没关系,我当上顾问后,完全可以让针灸师的整体素质更上一层楼,到时候每一个针灸师的业绩都能超过他!至于炒他鱿鱼的理由?他暗中向客人索要小费的次数可不少,品行又不端,为人处事很有问题,怎么不能炒?”

    唐雪思考了一小会儿,朝秦朗点了点头,刘明的品行是硬伤,是有被炒鱿鱼的理由。

    两人一起下楼。

    坐着宝马车,一路欣赏着美女老板的漂亮脸蛋、火辣身材,秦朗舒舒服服到了“康乐”养生会所的店门前。

    当秦朗和冷艳的唐雪一起走进大厅时,刘明刚好看到了,心中立即怨恨不已。

    “哼,别以为你取得了唐雪的同意,就可以继续留下来,不用被辞退了,养生会所有我没你,我一定要用我的能量,迫使唐雪改变决定,立即让你卷铺盖滚蛋!”第013章当上养生顾问

    想到这儿,刘明匆匆跟了上去,对唐雪说道:“唐总,我有事要和你说一下。”

    唐雪正好也有事要找刘明,便点头道:“进我办公室谈吧。”

    秦朗要看热闹,自然也跟着进去了,唐雪没有阻拦。

    “唐总,秦朗业绩差劲,还经常干扰其他针灸师的正常工作,我是没办法再和这种人一起共事了,为了养生会所的正常运作,我觉得唐总务必要清除这颗毒瘤。”刘明当着秦朗的面,这样说道。

    “你的意思,是要唐总辞退我了?我没听错吧!”一旁的秦朗悠闲地坐在椅子上,脸上挂着笑,像看小丑一样看着刘明。

    “你笑什么?”刘明鼻孔中重重哼了一声,在他看来,秦朗铁定会被辞退,他看待会儿秦朗还怎么笑得出来!

    “我笑你是个傻逼啊。”秦朗指着刘明,毫不客气地说道。

    刘明以前处处刁难他,借着今天这个机会,秦朗正好出一口恶气。

    “唐总你看看,秦朗丝毫不知道尊重人,肆意骂人,这种人我是不愿意再和他共事了,唐总,说句冒犯的话,你如果执意要留下秦朗这个祸害,那我只有辞职了!”刘明一半威胁一半自傲地跟唐雪说道。

    在他看来,自己可是“康乐”养生会所的头号针灸师,话都说到这儿了,两个只能留一个,唐雪肯定不会有任何犹豫,会选择辞退秦朗。

    “哎,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哇,刘明,你还真当自己是镇店大神,没有你,养生会所就开不下去了?”秦朗开心笑道。

    本来唐雪那边,可能还有些不好意思辞退刘明,但刘明犯傻,自己作死,跑到办公室来威胁唐雪,唐雪这样的冷艳女老板,岂能容忍被下属威胁?

    果然,唐雪的表情马上变得冷冰冰起来。

    “刘明,你刚才的话是在威胁我吗?”唐雪冷冷问道。

    偏偏刘明还不自知,以为养生会所缺了他就玩不转了,因此刘明无比傲慢地说道:“唐总,意思就那个意思,反正我和秦朗无法共存,你只能聘请一个。”

    “那行,那我现在就告诉你,秦朗继续是康乐养生会所的一份子,你已经被辞退了。”唐雪面无表情地说道。

    唐雪的话,如同当头一棒,第013章当上养生顾问

    让刘明愣在了原地!

    我竟然被辞退了?

    下一刻,刘明疯狂起来,指着唐雪吼道:“姓唐的,秦朗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要辞退我?好好好,我倒要看看,没有了我,养生会所的生意是怎么一落千丈的!”

    “哎,你已经自大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了,”秦朗故意讽刺刘明道,然后看向唐雪,说道:“唐总,我请求将这条乱吼乱叫的疯狗拉出去。”第014章我跟你又不熟

    唐雪没有阻止,刘明先威胁她,现在又出言不逊,品行果然不端,没必要再让这种人继续呆在养生会所了。

    见秦朗要将自己拉走,刘明跳脚骂道:“尼玛的,给老子滚开!”

    秦朗的脸色,瞬间冷厉起来,扬手一巴掌将刘明拍倒在地,拽着刘明的衣领将刘明从地上拖着走,一路拖到了外面走廊上才松手。

    刘明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了,显然在秦朗手上没少吃苦头。

    余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唐雪将员工集中起来,先宣布秦朗成为养生会所顾问的好消息,然后马上就宣布了辞退刘明的决定,并且详细列举了刘明被辞退的理由,员工们平素就对刘明颇有意见,自然巴不得刘明被扫地出门。

    刘明灰溜溜卷铺盖走人了,不过临走前恶狠狠瞪了一眼秦朗,眼神中的怨恨之色分外明显,秦朗撇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秦大师,秦大师。”

    得到消息的张三金,迈动着两条小短腿,气喘吁吁跑了进来,见到了秦朗,立即眉开眼笑,恭恭敬敬打着招呼,神态谄媚。

    还留在大厅中的会所员工,见平日里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暴发户张三金,却在秦朗面前如同一只哈巴狗在摇头摆尾,集体石化,目瞪口呆!

    唐雪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庆幸自己之前放低了身段,成功让秦朗留了下来。

    秦朗答应给张三金治好胃寒的毛病,让张三金高兴不已,一次拿出了两万块钱来感谢,秦朗自然笑纳了,不过也没忘让张三金在朋友圈中多多宣传“康乐”养生会所,也算是他这个养生顾问走马上任后,为会所做的一点贡献。

    至于张三金想让他帮忙强健肾俞穴和腰眼穴、提高男人的战斗力,则被秦朗以“无法做到”为理由推掉了,不是他没这个能力,而是这超出了他的工作范畴,他可不想治好张三金的毛病后,别人一有疑难杂症就到会所找他,那他得忙死去。

    送走了张三金,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多了,秦朗到了唐雪的办公室,发现唐雪正在吃盒饭。

    见到没敲门就直接走进来的人是秦朗,唐雪无语,敢这样做的人,整个会所也就秦朗一个了,随后唐雪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羞涩,飞快将盒饭放到一边,笔直端坐,努力要在秦朗面前维持冷漠的形象第014章我跟你又不熟

    唐雪没有阻止,刘明先威胁她,现在又出言不逊,品行果然不端,没必要再让这种人继续呆在养生会所了。

    见秦朗要将自己拉走,刘明跳脚骂道:“尼玛的,给老子滚开!”

    秦朗的脸色,瞬间冷厉起来,扬手一巴掌将刘明拍倒在地,拽着刘明的衣领将刘明从地上拖着走,一路拖到了外面走廊上才松手。

    刘明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了,显然在秦朗手上没少吃苦头。

    余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唐雪将员工集中起来,先宣布秦朗成为养生会所顾问的好消息,然后马上就宣布了辞退刘明的决定,并且详细列举了刘明被辞退的理由,员工们平素就对刘明颇有意见,自然巴不得刘明被扫地出门。

    刘明灰溜溜卷铺盖走人了,不过临走前恶狠狠瞪了一眼秦朗,眼神中的怨恨之色分外明显,秦朗撇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秦大师,秦大师。”

    得到消息的张三金,迈动着两条小短腿,气喘吁吁跑了进来,见到了秦朗,立即眉开眼笑,恭恭敬敬打着招呼,神态谄媚。

    还留在大厅中的会所员工,见平日里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暴发户张三金,却在秦朗面前如同一只哈巴狗在摇头摆尾,集体石化,目瞪口呆!

    唐雪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庆幸自己之前放低了身段,成功让秦朗留了下来。

    秦朗答应给张三金治好胃寒的毛病,让张三金高兴不已,一次拿出了两万块钱来感谢,秦朗自然笑纳了,不过也没忘让张三金在朋友圈中多多宣传“康乐”养生会所,也算是他这个养生顾问走马上任后,为会所做的一点贡献。

    至于张三金想让他帮忙强健肾俞穴和腰眼穴、提高男人的战斗力,则被秦朗以“无法做到”为理由推掉了,不是他没这个能力,而是这超出了他的工作范畴,他可不想治好张三金的毛病后,别人一有疑难杂症就到会所找他,那他得忙死去。

    送走了张三金,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多了,秦朗到了唐雪的办公室,发现唐雪正在吃盒饭。

    见到没敲门就直接走进来的人是秦朗,唐雪无语,敢这样做的人,整个会所也就秦朗一个了,随后唐雪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羞涩,飞快将盒饭放到一边,笔直端坐,努力要在秦朗面前维持冷漠的形象第014章我跟你又不熟

    唐雪没有阻止,刘明先威胁她,现在又出言不逊,品行果然不端,没必要再让这种人继续呆在养生会所了。

    见秦朗要将自己拉走,刘明跳脚骂道:“尼玛的,给老子滚开!”

    秦朗的脸色,瞬间冷厉起来,扬手一巴掌将刘明拍倒在地,拽着刘明的衣领将刘明从地上拖着走,一路拖到了外面走廊上才松手。

    刘明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了,显然在秦朗手上没少吃苦头。

    余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唐雪将员工集中起来,先宣布秦朗成为养生会所顾问的好消息,然后马上就宣布了辞退刘明的决定,并且详细列举了刘明被辞退的理由,员工们平素就对刘明颇有意见,自然巴不得刘明被扫地出门。

    刘明灰溜溜卷铺盖走人了,不过临走前恶狠狠瞪了一眼秦朗,眼神中的怨恨之色分外明显,秦朗撇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秦大师,秦大师。”

    得到消息的张三金,迈动着两条小短腿,气喘吁吁跑了进来,见到了秦朗,立即眉开眼笑,恭恭敬敬打着招呼,神态谄媚。

    还留在大厅中的会所员工,见平日里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暴发户张三金,却在秦朗面前如同一只哈巴狗在摇头摆尾,集体石化,目瞪口呆!

    唐雪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庆幸自己之前放低了身段,成功让秦朗留了下来。

    秦朗答应给张三金治好胃寒的毛病,让张三金高兴不已,一次拿出了两万块钱来感谢,秦朗自然笑纳了,不过也没忘让张三金在朋友圈中多多宣传“康乐”养生会所,也算是他这个养生顾问走马上任后,为会所做的一点贡献。

    至于张三金想让他帮忙强健肾俞穴和腰眼穴、提高男人的战斗力,则被秦朗以“无法做到”为理由推掉了,不是他没这个能力,而是这超出了他的工作范畴,他可不想治好张三金的毛病后,别人一有疑难杂症就到会所找他,那他得忙死去。

    送走了张三金,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多了,秦朗到了唐雪的办公室,发现唐雪正在吃盒饭。

    见到没敲门就直接走进来的人是秦朗,唐雪无语,敢这样做的人,整个会所也就秦朗一个了,随后唐雪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羞涩,飞快将盒饭放到一边,笔直端坐,努力要在秦朗面前维持冷漠的形象第014章我跟你又不熟

    唐雪没有阻止,刘明先威胁她,现在又出言不逊,品行果然不端,没必要再让这种人继续呆在养生会所了。

    见秦朗要将自己拉走,刘明跳脚骂道:“尼玛的,给老子滚开!”

    秦朗的脸色,瞬间冷厉起来,扬手一巴掌将刘明拍倒在地,拽着刘明的衣领将刘明从地上拖着走,一路拖到了外面走廊上才松手。

    刘明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了,显然在秦朗手上没少吃苦头。

    余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唐雪将员工集中起来,先宣布秦朗成为养生会所顾问的好消息,然后马上就宣布了辞退刘明的决定,并且详细列举了刘明被辞退的理由,员工们平素就对刘明颇有意见,自然巴不得刘明被扫地出门。

    刘明灰溜溜卷铺盖走人了,不过临走前恶狠狠瞪了一眼秦朗,眼神中的怨恨之色分外明显,秦朗撇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秦大师,秦大师。”

    得到消息的张三金,迈动着两条小短腿,气喘吁吁跑了进来,见到了秦朗,立即眉开眼笑,恭恭敬敬打着招呼,神态谄媚。

    还留在大厅中的会所员工,见平日里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暴发户张三金,却在秦朗面前如同一只哈巴狗在摇头摆尾,集体石化,目瞪口呆!

    唐雪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庆幸自己之前放低了身段,成功让秦朗留了下来。

    秦朗答应给张三金治好胃寒的毛病,让张三金高兴不已,一次拿出了两万块钱来感谢,秦朗自然笑纳了,不过也没忘让张三金在朋友圈中多多宣传“康乐”养生会所,也算是他这个养生顾问走马上任后,为会所做的一点贡献。

    至于张三金想让他帮忙强健肾俞穴和腰眼穴、提高男人的战斗力,则被秦朗以“无法做到”为理由推掉了,不是他没这个能力,而是这超出了他的工作范畴,他可不想治好张三金的毛病后,别人一有疑难杂症就到会所找他,那他得忙死去。

    送走了张三金,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多了,秦朗到了唐雪的办公室,发现唐雪正在吃盒饭。

    见到没敲门就直接走进来的人是秦朗,唐雪无语,敢这样做的人,整个会所也就秦朗一个了,随后唐雪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羞涩,飞快将盒饭放到一边,笔直端坐,努力要在秦朗面前维持冷漠的形象第014章我跟你又不熟

    唐雪没有阻止,刘明先威胁她,现在又出言不逊,品行果然不端,没必要再让这种人继续呆在养生会所了。

    见秦朗要将自己拉走,刘明跳脚骂道:“尼玛的,给老子滚开!”

    秦朗的脸色,瞬间冷厉起来,扬手一巴掌将刘明拍倒在地,拽着刘明的衣领将刘明从地上拖着走,一路拖到了外面走廊上才松手。

    刘明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了,显然在秦朗手上没少吃苦头。

    余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唐雪将员工集中起来,先宣布秦朗成为养生会所顾问的好消息,然后马上就宣布了辞退刘明的决定,并且详细列举了刘明被辞退的理由,员工们平素就对刘明颇有意见,自然巴不得刘明被扫地出门。

    刘明灰溜溜卷铺盖走人了,不过临走前恶狠狠瞪了一眼秦朗,眼神中的怨恨之色分外明显,秦朗撇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秦大师,秦大师。”

    得到消息的张三金,迈动着两条小短腿,气喘吁吁跑了进来,见到了秦朗,立即眉开眼笑,恭恭敬敬打着招呼,神态谄媚。

    还留在大厅中的会所员工,见平日里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暴发户张三金,却在秦朗面前如同一只哈巴狗在摇头摆尾,集体石化,目瞪口呆!

    唐雪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庆幸自己之前放低了身段,成功让秦朗留了下来。

    秦朗答应给张三金治好胃寒的毛病,让张三金高兴不已,一次拿出了两万块钱来感谢,秦朗自然笑纳了,不过也没忘让张三金在朋友圈中多多宣传“康乐”养生会所,也算是他这个养生顾问走马上任后,为会所做的一点贡献。

    至于张三金想让他帮忙强健肾俞穴和腰眼穴、提高男人的战斗力,则被秦朗以“无法做到”为理由推掉了,不是他没这个能力,而是这超出了他的工作范畴,他可不想治好张三金的毛病后,别人一有疑难杂症就到会所找他,那他得忙死去。

    送走了张三金,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多了,秦朗到了唐雪的办公室,发现唐雪正在吃盒饭。

    见到没敲门就直接走进来的人是秦朗,唐雪无语,敢这样做的人,整个会所也就秦朗一个了,随后唐雪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羞涩,飞快将盒饭放到一边,笔直端坐,努力要在秦朗面前维持冷漠的形象第014章我跟你又不熟

    唐雪没有阻止,刘明先威胁她,现在又出言不逊,品行果然不端,没必要再让这种人继续呆在养生会所了。

    见秦朗要将自己拉走,刘明跳脚骂道:“尼玛的,给老子滚开!”

    秦朗的脸色,瞬间冷厉起来,扬手一巴掌将刘明拍倒在地,拽着刘明的衣领将刘明从地上拖着走,一路拖到了外面走廊上才松手。

    刘明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了,显然在秦朗手上没少吃苦头。

    余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唐雪将员工集中起来,先宣布秦朗成为养生会所顾问的好消息,然后马上就宣布了辞退刘明的决定,并且详细列举了刘明被辞退的理由,员工们平素就对刘明颇有意见,自然巴不得刘明被扫地出门。

    刘明灰溜溜卷铺盖走人了,不过临走前恶狠狠瞪了一眼秦朗,眼神中的怨恨之色分外明显,秦朗撇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秦大师,秦大师。”

    得到消息的张三金,迈动着两条小短腿,气喘吁吁跑了进来,见到了秦朗,立即眉开眼笑,恭恭敬敬打着招呼,神态谄媚。

    还留在大厅中的会所员工,见平日里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暴发户张三金,却在秦朗面前如同一只哈巴狗在摇头摆尾,集体石化,目瞪口呆!

    唐雪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庆幸自己之前放低了身段,成功让秦朗留了下来。

    秦朗答应给张三金治好胃寒的毛病,让张三金高兴不已,一次拿出了两万块钱来感谢,秦朗自然笑纳了,不过也没忘让张三金在朋友圈中多多宣传“康乐”养生会所,也算是他这个养生顾问走马上任后,为会所做的一点贡献。

    至于张三金想让他帮忙强健肾俞穴和腰眼穴、提高男人的战斗力,则被秦朗以“无法做到”为理由推掉了,不是他没这个能力,而是这超出了他的工作范畴,他可不想治好张三金的毛病后,别人一有疑难杂症就到会所找他,那他得忙死去。

    送走了张三金,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多了,秦朗到了唐雪的办公室,发现唐雪正在吃盒饭。

    见到没敲门就直接走进来的人是秦朗,唐雪无语,敢这样做的人,整个会所也就秦朗一个了,随后唐雪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羞涩,飞快将盒饭放到一边,笔直端坐,努力要在秦朗面前维持冷漠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