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14章 我跟你又不熟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14章我跟你又不熟

    唐雪没有阻止,刘明先威胁她,现在又出言不逊,品行果然不端,没必要再让这种人继续呆在养生会所了。

    见秦朗要将自己拉走,刘明跳脚骂道:“尼玛的,给老子滚开!”

    秦朗的脸色,瞬间冷厉起来,扬手一巴掌将刘明拍倒在地,拽着刘明的衣领将刘明从地上拖着走,一路拖到了外面走廊上才松手。

    刘明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了,显然在秦朗手上没少吃苦头。

    余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唐雪将员工集中起来,先宣布秦朗成为养生会所顾问的好消息,然后马上就宣布了辞退刘明的决定,并且详细列举了刘明被辞退的理由,员工们平素就对刘明颇有意见,自然巴不得刘明被扫地出门。

    刘明灰溜溜卷铺盖走人了,不过临走前恶狠狠瞪了一眼秦朗,眼神中的怨恨之色分外明显,秦朗撇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秦大师,秦大师。”

    得到消息的张三金,迈动着两条小短腿,气喘吁吁跑了进来,见到了秦朗,立即眉开眼笑,恭恭敬敬打着招呼,神态谄媚。

    还留在大厅中的会所员工,见平日里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暴发户张三金,却在秦朗面前如同一只哈巴狗在摇头摆尾,集体石化,目瞪口呆!

    唐雪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庆幸自己之前放低了身段,成功让秦朗留了下来。

    秦朗答应给张三金治好胃寒的毛病,让张三金高兴不已,一次拿出了两万块钱来感谢,秦朗自然笑纳了,不过也没忘让张三金在朋友圈中多多宣传“康乐”养生会所,也算是他这个养生顾问走马上任后,为会所做的一点贡献。

    至于张三金想让他帮忙强健肾俞穴和腰眼穴、提高男人的战斗力,则被秦朗以“无法做到”为理由推掉了,不是他没这个能力,而是这超出了他的工作范畴,他可不想治好张三金的毛病后,别人一有疑难杂症就到会所找他,那他得忙死去。

    送走了张三金,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多了,秦朗到了唐雪的办公室,发现唐雪正在吃盒饭。

    见到没敲门就直接走进来的人是秦朗,唐雪无语,敢这样做的人,整个会所也就秦朗一个了,随后唐雪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羞涩,飞快将盒饭放到一边,笔直端坐,努力要在秦朗面前维持冷漠的形象第014章我跟你又不熟

    。

    秦朗心中发笑,看来唐大美人也不永远是冰山一块嘛,那一丝羞涩闪过的时候,唐雪有着让人心醉的成熟妩媚之美。

    “唐总,下午我有点事情要办,不在公司,有事你打我电话啊。”秦朗道出了来意。

    “好的。”唐雪点了点头。

    唐雪很清楚,能力匹配待遇,秦朗的能力摆在那,自然能享受到更优厚的待遇,何况,秦朗并没有摆谱,相信养生会所有事的时候,还是能找到秦朗相助的。

    ……

    秦朗去外面吃过午饭,又跑到商场买了一身合适的衣服穿上,反正暴发户张三金为了感谢他,前后给了他将近两万五千块钱作为报酬,他本人的工资又有一万块一个月,也算中产人士了,自然要打扮合身一些,尤其是准备去见叶小蕊的时候。

    搭乘出租,秦朗很快就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在护士站,秦朗没见到叶小蕊,找人打听才知道叶小蕊今天确实值班,估计是到病房给病人换药了。

    在其中一间病房的外面,从打开的房门中,秦朗看到了叶小蕊的身影,叶小蕊正端着一个小碗,用汤匙在给一位老人喂东西,不知道是水还是流食。

    秦朗还在奇怪没看到病人家属,病房内洗手间的门被人推开,里面走出来了一个肥胖的中年妇人。

    “叶护士,麻烦你了。”妇人说道。

    秦朗注意到,妇人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真心实意地在感谢叶小蕊,估计妇人以为伺候病人也是护士应该干的活。

    “没什么,老伯已经喝了几汤匙的水了,应该可以了。”叶小蕊没生气,说完起身朝外面走去。

    “小蕊。”秦朗在叶小蕊出来后,笑着打招呼道。

    今天叶小蕊依然穿着白色护士服,不过秦朗注意到,这么热的天,叶小蕊还是牛仔裤、平底皮鞋的打扮,并没有穿凉爽一些的裙子以及凉鞋。这让秦朗有些诧异,难道叶小蕊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穿裙子?

    这个念头只是在秦朗脑海中转了一下就消失了,毕竟涉及到叶小蕊的**,他也不好主动去询问。

    秦朗的出现,还是让叶小蕊觉得很开心的,她发现秦朗换了一身打扮后,整个人显得挺拔矫健,充满阳刚之气,还是挺帅的。第014章我跟你又不熟

    “你来医院干什么?”叶小蕊边和秦朗往护士站走,边疑惑道。

    “来看你啊。”秦朗实话实说,要不然他专程跑医院来干嘛?

    叶小蕊俏脸微红,心中隐隐有些甜蜜,却故意板着脸道:“我跟你又不熟!”第015章不代表我救不活

    秦朗笑道:“所以才需要彼此多多了解啊。”

    秦朗不是傻子,看出叶小蕊并不讨厌自己,正想着要趁热打铁,邀请叶小蕊今晚去看电影时,从叶小蕊刚走出来的那个病房中,那位肥胖的妇人匆匆跑出来,焦急地大声喊叫:“不好了,医生,医生!”

    叶小蕊马上意识到,病人出现突发意外了!

    可叶小蕊并不是医生,自然是去通知医生救人要紧,于是顾不上和秦朗说话,快速朝值班室跑去。

    很快,几个医生就赶到了病房,为首的就是陈晓明。

    一干医生迅速检查老人的病情,中年妇人和叶小蕊、秦朗一起呆在一旁,免得影响了医生的抢救。

    秦朗注意到,从妇人呼救到现在的短短二十秒钟,老人的呼吸心跳已经停止,监测仪上的心电图已经没有了曲线波动,出现了“0”的数值。

    一个医生走过来跟妇人了解情况,妇人说道:“我爹起初好端端的,我见爹病情稳定,想起昨天的衣服还没洗,便进洗手间去洗衣服,中间我听到我爹咳嗽了几声,等我出来时,我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难道是咳嗽引发了脑梗塞的发作?”医生推测道,因为病人就是因为脑梗塞才住院的。

    “那你之前给病人吃过什么东西没有?”这个医生追问道。

    “没有啊,”妇人摇摇头,随后猛然想起来了什么,指着叶小蕊跟医生说道:“就是让叶护士给我爹喂了几汤匙的凉白开,难道我爹是被水呛到了才咳嗽的?”

    叶小蕊愣了一下,接着就不受控制地开始紧张,毕竟她才刚工作半年,骤然遇到这种事,真的很难保持平静的,她生怕真是因为那几汤匙的水引发了意外。

    “小蕊姑娘,别担心。”秦朗在一旁宽慰道,他可不信这件事会和叶小蕊有关。

    抢救仍在进行,但陈晓明等几个医生用过心肺复苏、电激等抢救手段之后,还是束手无策!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病房中突然响起了中年妇人的哭号声:“爹,爹啊!”

    “阿姨,你先不要着急,老伯会没事的。”叶小蕊好心宽慰道。

    哪知脾气本来就不好的中年妇人,突第015章不代表我救不活

    秦朗笑道:“所以才需要彼此多多了解啊。”

    秦朗不是傻子,看出叶小蕊并不讨厌自己,正想着要趁热打铁,邀请叶小蕊今晚去看电影时,从叶小蕊刚走出来的那个病房中,那位肥胖的妇人匆匆跑出来,焦急地大声喊叫:“不好了,医生,医生!”

    叶小蕊马上意识到,病人出现突发意外了!

    可叶小蕊并不是医生,自然是去通知医生救人要紧,于是顾不上和秦朗说话,快速朝值班室跑去。

    很快,几个医生就赶到了病房,为首的就是陈晓明。

    一干医生迅速检查老人的病情,中年妇人和叶小蕊、秦朗一起呆在一旁,免得影响了医生的抢救。

    秦朗注意到,从妇人呼救到现在的短短二十秒钟,老人的呼吸心跳已经停止,监测仪上的心电图已经没有了曲线波动,出现了“0”的数值。

    一个医生走过来跟妇人了解情况,妇人说道:“我爹起初好端端的,我见爹病情稳定,想起昨天的衣服还没洗,便进洗手间去洗衣服,中间我听到我爹咳嗽了几声,等我出来时,我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难道是咳嗽引发了脑梗塞的发作?”医生推测道,因为病人就是因为脑梗塞才住院的。

    “那你之前给病人吃过什么东西没有?”这个医生追问道。

    “没有啊,”妇人摇摇头,随后猛然想起来了什么,指着叶小蕊跟医生说道:“就是让叶护士给我爹喂了几汤匙的凉白开,难道我爹是被水呛到了才咳嗽的?”

    叶小蕊愣了一下,接着就不受控制地开始紧张,毕竟她才刚工作半年,骤然遇到这种事,真的很难保持平静的,她生怕真是因为那几汤匙的水引发了意外。

    “小蕊姑娘,别担心。”秦朗在一旁宽慰道,他可不信这件事会和叶小蕊有关。

    抢救仍在进行,但陈晓明等几个医生用过心肺复苏、电激等抢救手段之后,还是束手无策!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病房中突然响起了中年妇人的哭号声:“爹,爹啊!”

    “阿姨,你先不要着急,老伯会没事的。”叶小蕊好心宽慰道。

    哪知脾气本来就不好的中年妇人,突第015章不代表我救不活

    秦朗笑道:“所以才需要彼此多多了解啊。”

    秦朗不是傻子,看出叶小蕊并不讨厌自己,正想着要趁热打铁,邀请叶小蕊今晚去看电影时,从叶小蕊刚走出来的那个病房中,那位肥胖的妇人匆匆跑出来,焦急地大声喊叫:“不好了,医生,医生!”

    叶小蕊马上意识到,病人出现突发意外了!

    可叶小蕊并不是医生,自然是去通知医生救人要紧,于是顾不上和秦朗说话,快速朝值班室跑去。

    很快,几个医生就赶到了病房,为首的就是陈晓明。

    一干医生迅速检查老人的病情,中年妇人和叶小蕊、秦朗一起呆在一旁,免得影响了医生的抢救。

    秦朗注意到,从妇人呼救到现在的短短二十秒钟,老人的呼吸心跳已经停止,监测仪上的心电图已经没有了曲线波动,出现了“0”的数值。

    一个医生走过来跟妇人了解情况,妇人说道:“我爹起初好端端的,我见爹病情稳定,想起昨天的衣服还没洗,便进洗手间去洗衣服,中间我听到我爹咳嗽了几声,等我出来时,我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难道是咳嗽引发了脑梗塞的发作?”医生推测道,因为病人就是因为脑梗塞才住院的。

    “那你之前给病人吃过什么东西没有?”这个医生追问道。

    “没有啊,”妇人摇摇头,随后猛然想起来了什么,指着叶小蕊跟医生说道:“就是让叶护士给我爹喂了几汤匙的凉白开,难道我爹是被水呛到了才咳嗽的?”

    叶小蕊愣了一下,接着就不受控制地开始紧张,毕竟她才刚工作半年,骤然遇到这种事,真的很难保持平静的,她生怕真是因为那几汤匙的水引发了意外。

    “小蕊姑娘,别担心。”秦朗在一旁宽慰道,他可不信这件事会和叶小蕊有关。

    抢救仍在进行,但陈晓明等几个医生用过心肺复苏、电激等抢救手段之后,还是束手无策!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病房中突然响起了中年妇人的哭号声:“爹,爹啊!”

    “阿姨,你先不要着急,老伯会没事的。”叶小蕊好心宽慰道。

    哪知脾气本来就不好的中年妇人,突第015章不代表我救不活

    秦朗笑道:“所以才需要彼此多多了解啊。”

    秦朗不是傻子,看出叶小蕊并不讨厌自己,正想着要趁热打铁,邀请叶小蕊今晚去看电影时,从叶小蕊刚走出来的那个病房中,那位肥胖的妇人匆匆跑出来,焦急地大声喊叫:“不好了,医生,医生!”

    叶小蕊马上意识到,病人出现突发意外了!

    可叶小蕊并不是医生,自然是去通知医生救人要紧,于是顾不上和秦朗说话,快速朝值班室跑去。

    很快,几个医生就赶到了病房,为首的就是陈晓明。

    一干医生迅速检查老人的病情,中年妇人和叶小蕊、秦朗一起呆在一旁,免得影响了医生的抢救。

    秦朗注意到,从妇人呼救到现在的短短二十秒钟,老人的呼吸心跳已经停止,监测仪上的心电图已经没有了曲线波动,出现了“0”的数值。

    一个医生走过来跟妇人了解情况,妇人说道:“我爹起初好端端的,我见爹病情稳定,想起昨天的衣服还没洗,便进洗手间去洗衣服,中间我听到我爹咳嗽了几声,等我出来时,我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难道是咳嗽引发了脑梗塞的发作?”医生推测道,因为病人就是因为脑梗塞才住院的。

    “那你之前给病人吃过什么东西没有?”这个医生追问道。

    “没有啊,”妇人摇摇头,随后猛然想起来了什么,指着叶小蕊跟医生说道:“就是让叶护士给我爹喂了几汤匙的凉白开,难道我爹是被水呛到了才咳嗽的?”

    叶小蕊愣了一下,接着就不受控制地开始紧张,毕竟她才刚工作半年,骤然遇到这种事,真的很难保持平静的,她生怕真是因为那几汤匙的水引发了意外。

    “小蕊姑娘,别担心。”秦朗在一旁宽慰道,他可不信这件事会和叶小蕊有关。

    抢救仍在进行,但陈晓明等几个医生用过心肺复苏、电激等抢救手段之后,还是束手无策!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病房中突然响起了中年妇人的哭号声:“爹,爹啊!”

    “阿姨,你先不要着急,老伯会没事的。”叶小蕊好心宽慰道。

    哪知脾气本来就不好的中年妇人,突第015章不代表我救不活

    秦朗笑道:“所以才需要彼此多多了解啊。”

    秦朗不是傻子,看出叶小蕊并不讨厌自己,正想着要趁热打铁,邀请叶小蕊今晚去看电影时,从叶小蕊刚走出来的那个病房中,那位肥胖的妇人匆匆跑出来,焦急地大声喊叫:“不好了,医生,医生!”

    叶小蕊马上意识到,病人出现突发意外了!

    可叶小蕊并不是医生,自然是去通知医生救人要紧,于是顾不上和秦朗说话,快速朝值班室跑去。

    很快,几个医生就赶到了病房,为首的就是陈晓明。

    一干医生迅速检查老人的病情,中年妇人和叶小蕊、秦朗一起呆在一旁,免得影响了医生的抢救。

    秦朗注意到,从妇人呼救到现在的短短二十秒钟,老人的呼吸心跳已经停止,监测仪上的心电图已经没有了曲线波动,出现了“0”的数值。

    一个医生走过来跟妇人了解情况,妇人说道:“我爹起初好端端的,我见爹病情稳定,想起昨天的衣服还没洗,便进洗手间去洗衣服,中间我听到我爹咳嗽了几声,等我出来时,我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难道是咳嗽引发了脑梗塞的发作?”医生推测道,因为病人就是因为脑梗塞才住院的。

    “那你之前给病人吃过什么东西没有?”这个医生追问道。

    “没有啊,”妇人摇摇头,随后猛然想起来了什么,指着叶小蕊跟医生说道:“就是让叶护士给我爹喂了几汤匙的凉白开,难道我爹是被水呛到了才咳嗽的?”

    叶小蕊愣了一下,接着就不受控制地开始紧张,毕竟她才刚工作半年,骤然遇到这种事,真的很难保持平静的,她生怕真是因为那几汤匙的水引发了意外。

    “小蕊姑娘,别担心。”秦朗在一旁宽慰道,他可不信这件事会和叶小蕊有关。

    抢救仍在进行,但陈晓明等几个医生用过心肺复苏、电激等抢救手段之后,还是束手无策!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病房中突然响起了中年妇人的哭号声:“爹,爹啊!”

    “阿姨,你先不要着急,老伯会没事的。”叶小蕊好心宽慰道。

    哪知脾气本来就不好的中年妇人,突第015章不代表我救不活

    秦朗笑道:“所以才需要彼此多多了解啊。”

    秦朗不是傻子,看出叶小蕊并不讨厌自己,正想着要趁热打铁,邀请叶小蕊今晚去看电影时,从叶小蕊刚走出来的那个病房中,那位肥胖的妇人匆匆跑出来,焦急地大声喊叫:“不好了,医生,医生!”

    叶小蕊马上意识到,病人出现突发意外了!

    可叶小蕊并不是医生,自然是去通知医生救人要紧,于是顾不上和秦朗说话,快速朝值班室跑去。

    很快,几个医生就赶到了病房,为首的就是陈晓明。

    一干医生迅速检查老人的病情,中年妇人和叶小蕊、秦朗一起呆在一旁,免得影响了医生的抢救。

    秦朗注意到,从妇人呼救到现在的短短二十秒钟,老人的呼吸心跳已经停止,监测仪上的心电图已经没有了曲线波动,出现了“0”的数值。

    一个医生走过来跟妇人了解情况,妇人说道:“我爹起初好端端的,我见爹病情稳定,想起昨天的衣服还没洗,便进洗手间去洗衣服,中间我听到我爹咳嗽了几声,等我出来时,我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难道是咳嗽引发了脑梗塞的发作?”医生推测道,因为病人就是因为脑梗塞才住院的。

    “那你之前给病人吃过什么东西没有?”这个医生追问道。

    “没有啊,”妇人摇摇头,随后猛然想起来了什么,指着叶小蕊跟医生说道:“就是让叶护士给我爹喂了几汤匙的凉白开,难道我爹是被水呛到了才咳嗽的?”

    叶小蕊愣了一下,接着就不受控制地开始紧张,毕竟她才刚工作半年,骤然遇到这种事,真的很难保持平静的,她生怕真是因为那几汤匙的水引发了意外。

    “小蕊姑娘,别担心。”秦朗在一旁宽慰道,他可不信这件事会和叶小蕊有关。

    抢救仍在进行,但陈晓明等几个医生用过心肺复苏、电激等抢救手段之后,还是束手无策!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病房中突然响起了中年妇人的哭号声:“爹,爹啊!”

    “阿姨,你先不要着急,老伯会没事的。”叶小蕊好心宽慰道。

    哪知脾气本来就不好的中年妇人,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