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17章 双手奉上名片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17章双手奉上名片

    秦朗离开病房后,又和叶小蕊聊了一会,见叶小蕊忙着,自然不方便打扰,便告辞离开,至于邀请叶小蕊看电影的事情,则因为叶小蕊还得值夜班,只能等下次了。

    秦朗来到医院外面的停车坪上时,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喊自己。

    “秦先生,请等一下。”

    秦朗回头一看,发现朝他说话的人,是一个他并不认识的老者。

    这老者年龄已过花甲,精神矍铄,有些瘦但却不会给人弱的感觉,一双眼睛非常明亮,步行之间气息内敛,有一股高手的风范。

    秦朗没想到自己会遇到一名武者。

    武者,也就是练武之人,讲究的是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炼体到了一定的阶段,能够将经脉中的真气运行到皮肤表面甚至是骨骼乃至内脏,不仅能延年益寿,武力值更是会成倍增加。

    秦朗也是偶尔听人聊天时,听到过关于武者的一些信息,才会对此有所了解的。

    秦朗观察了一下眼前这名老者,他强于常人的神识,加上从“玄青子”那儿得到的修炼经验,让他判断出老者的内力修炼,应该修炼到可以将真气运行到骨骼的地步了。

    只是,老者体内的内力,运行可不怎么通畅,秦朗眼神中露出了几丝异色,稍稍想了一下,就大致有了推断。

    “你是?”秦朗开口问道。

    孙浮沉也在看秦朗。

    见秦朗在自己面前平静自如,孙浮沉暗暗称赞,但随后发现秦朗眼中的异色后,孙浮沉的心又猛地抽搐了几下!

    这个秦朗,难道看出了自己身上的问题?

    孙浮沉心中一凛,原本他就是听医生说秦朗拥有一身神奇的医术,才赶过来想结识秦朗,现在他更加不敢轻视秦朗,便主动上前一步,笑着自我介绍。

    “秦先生,我叫孙浮沉,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哦,是孙院长啊。”

    秦朗笑着应道,没有刻意要和孙浮沉套近乎的意思,不过也没摆谱。

    “秦先生,我听医生说,你仅仅用了半天时间就自己清除了颅内的淤血,刚刚又帮助一位病人脱离了生命危险,秦先生真是医术高超、医德高尚啊。”

    孙浮沉客客气气说道,颇有拍马屁的意味。

    “呵呵,孙院长说笑了,我可不是专业医生,就会点皮毛而已。”秦朗打了个哈哈道,不想和孙浮沉贸然扯上联系。

    孙浮沉瞧出了秦朗不想多说,如果自己再纠缠这事,肯定会惹得秦朗不高兴,便取出了一张名片,双手奉上。第017章双手奉上名片

    “秦先生,这是小老头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秦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秦朗随手接过名片,往裤兜里一放,朝孙浮沉道:“老院长,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孙浮沉凝视着秦朗渐渐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这人有可能真的一眼就看出了我身体的隐疾,而且这人医术分明很强,不管怎样,这都很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秦朗转眼间就将孙浮沉的事情抛到了一边,回家后继续熬煮草药清除体内杂质,然后修炼。

    现在,他已经将“龙象拳”的第一层练成了,施展时可以击打出一百斤的力量,配合此套武学蕴含的拳术技巧,秦朗自信不闪不避也能同时对付两三个成年大汉。

    “龙象拳”共有九层,学会第二层,便拥有两百斤的力量,第三层四百斤,修炼到第九层,会拥有堪比蛮荒古兽龙象的强大力量!

    “疾风步”因为难学,需要长时间的练习,在身法改造上还没让秦朗有太明显的变化,至于练气,因为灵气匮乏,自然还是老样子,想要达到练气一层都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是秦朗最无奈的地方。

    好在如今他心神稳定,并不会给识海中那团元神以可乘之机,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不需要为“元神反噬”而烦恼的。

    晚上洗完澡,秦朗开始休息,恢复体力,但休息了不到半个小时,门外忽然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震得人耳膜都疼。

    “秦朗,老子知道你在里面,再不开门,老子就砸了你家的门!”第018章院长上门求助

    秦朗一下就听出了外面恶狠狠说话的人,正是“金毛”。

    看来这个“金毛”果然不会善罢甘休,气势汹汹地上门来找事了。

    秦朗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他一把打开了房门,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的一伙人。

    “金毛”以及其余四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秦朗还真敢开门,但“金毛”仗着这一次自己准备充分,一共带来了四个弟兄,个个拿着钢棍,肯定能打败秦朗,马上神气活现起来。

    “秦朗,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金毛”扬起手上将近半米长的钢棍,招呼其余四个人一起朝秦朗动手。

    “就你们还想动我?”秦朗看到五个人一窝蜂往门里面冲,冷笑不已。

    呼呼!

    秦朗右手成拳,“龙象拳”一拳击出,拳风烈烈,完全无视最前面的“金毛”!

    “金毛”大骇,根本来不及躲闪,手腕就猛地一麻,被结实击中!

    砰!

    手中的钢棍不受控制地、反弹过来砸中了“金毛”自己的脑袋,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金毛”立即头破血流,身子直接往后退,将身后四人全部压趴。

    秦朗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将除金毛外的其余四人拖到一块,暴打一顿后,秦朗又当着他们的面,双手一用力,生生将婴儿胳膊粗的钢棍对折了过来!

    “你们问问自己的骨头,是不是比这钢棍更硬!”

    哐当!

    弯了的钢棍掉在地上,清脆的撞击声让这四人脸色惨白,望着秦朗的眼神,都充满了深深地畏惧。

    秦朗拾起另外一根钢棍,走到了“金毛”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金毛”见秦朗一言不发气势冷冽,骄纵之气瞬间无影无踪,说话时舌头都在打结。

    秦朗一言不发,钢棍猛地砸下,砸碎了“金毛”的右小腿骨!

    “金毛”惨叫着抱着右腿,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秦朗冷冷一笑,随手将钢棍扔到了一边。

    金毛带过来的四个混混,目睹了秦朗的雷霆手段,都吓得胆寒不已。

    “大哥,饶命!”

    “大哥,我们再也不敢了!”

    四人哭丧着脸,慌不迭地求饶。

    “滚!”秦朗骂道。

    四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走得还很急,生怕秦朗会叫住他们一样。

    “你,你想干什么?”

    被同伴抛下的“金毛”,脸色惊恐不安。

    “最后一次警第018章院长上门求助

    秦朗一下就听出了外面恶狠狠说话的人,正是“金毛”。

    看来这个“金毛”果然不会善罢甘休,气势汹汹地上门来找事了。

    秦朗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他一把打开了房门,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的一伙人。

    “金毛”以及其余四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秦朗还真敢开门,但“金毛”仗着这一次自己准备充分,一共带来了四个弟兄,个个拿着钢棍,肯定能打败秦朗,马上神气活现起来。

    “秦朗,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金毛”扬起手上将近半米长的钢棍,招呼其余四个人一起朝秦朗动手。

    “就你们还想动我?”秦朗看到五个人一窝蜂往门里面冲,冷笑不已。

    呼呼!

    秦朗右手成拳,“龙象拳”一拳击出,拳风烈烈,完全无视最前面的“金毛”!

    “金毛”大骇,根本来不及躲闪,手腕就猛地一麻,被结实击中!

    砰!

    手中的钢棍不受控制地、反弹过来砸中了“金毛”自己的脑袋,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金毛”立即头破血流,身子直接往后退,将身后四人全部压趴。

    秦朗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将除金毛外的其余四人拖到一块,暴打一顿后,秦朗又当着他们的面,双手一用力,生生将婴儿胳膊粗的钢棍对折了过来!

    “你们问问自己的骨头,是不是比这钢棍更硬!”

    哐当!

    弯了的钢棍掉在地上,清脆的撞击声让这四人脸色惨白,望着秦朗的眼神,都充满了深深地畏惧。

    秦朗拾起另外一根钢棍,走到了“金毛”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金毛”见秦朗一言不发气势冷冽,骄纵之气瞬间无影无踪,说话时舌头都在打结。

    秦朗一言不发,钢棍猛地砸下,砸碎了“金毛”的右小腿骨!

    “金毛”惨叫着抱着右腿,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秦朗冷冷一笑,随手将钢棍扔到了一边。

    金毛带过来的四个混混,目睹了秦朗的雷霆手段,都吓得胆寒不已。

    “大哥,饶命!”

    “大哥,我们再也不敢了!”

    四人哭丧着脸,慌不迭地求饶。

    “滚!”秦朗骂道。

    四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走得还很急,生怕秦朗会叫住他们一样。

    “你,你想干什么?”

    被同伴抛下的“金毛”,脸色惊恐不安。

    “最后一次警第018章院长上门求助

    秦朗一下就听出了外面恶狠狠说话的人,正是“金毛”。

    看来这个“金毛”果然不会善罢甘休,气势汹汹地上门来找事了。

    秦朗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他一把打开了房门,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的一伙人。

    “金毛”以及其余四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秦朗还真敢开门,但“金毛”仗着这一次自己准备充分,一共带来了四个弟兄,个个拿着钢棍,肯定能打败秦朗,马上神气活现起来。

    “秦朗,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金毛”扬起手上将近半米长的钢棍,招呼其余四个人一起朝秦朗动手。

    “就你们还想动我?”秦朗看到五个人一窝蜂往门里面冲,冷笑不已。

    呼呼!

    秦朗右手成拳,“龙象拳”一拳击出,拳风烈烈,完全无视最前面的“金毛”!

    “金毛”大骇,根本来不及躲闪,手腕就猛地一麻,被结实击中!

    砰!

    手中的钢棍不受控制地、反弹过来砸中了“金毛”自己的脑袋,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金毛”立即头破血流,身子直接往后退,将身后四人全部压趴。

    秦朗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将除金毛外的其余四人拖到一块,暴打一顿后,秦朗又当着他们的面,双手一用力,生生将婴儿胳膊粗的钢棍对折了过来!

    “你们问问自己的骨头,是不是比这钢棍更硬!”

    哐当!

    弯了的钢棍掉在地上,清脆的撞击声让这四人脸色惨白,望着秦朗的眼神,都充满了深深地畏惧。

    秦朗拾起另外一根钢棍,走到了“金毛”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金毛”见秦朗一言不发气势冷冽,骄纵之气瞬间无影无踪,说话时舌头都在打结。

    秦朗一言不发,钢棍猛地砸下,砸碎了“金毛”的右小腿骨!

    “金毛”惨叫着抱着右腿,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秦朗冷冷一笑,随手将钢棍扔到了一边。

    金毛带过来的四个混混,目睹了秦朗的雷霆手段,都吓得胆寒不已。

    “大哥,饶命!”

    “大哥,我们再也不敢了!”

    四人哭丧着脸,慌不迭地求饶。

    “滚!”秦朗骂道。

    四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走得还很急,生怕秦朗会叫住他们一样。

    “你,你想干什么?”

    被同伴抛下的“金毛”,脸色惊恐不安。

    “最后一次警第018章院长上门求助

    秦朗一下就听出了外面恶狠狠说话的人,正是“金毛”。

    看来这个“金毛”果然不会善罢甘休,气势汹汹地上门来找事了。

    秦朗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他一把打开了房门,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的一伙人。

    “金毛”以及其余四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秦朗还真敢开门,但“金毛”仗着这一次自己准备充分,一共带来了四个弟兄,个个拿着钢棍,肯定能打败秦朗,马上神气活现起来。

    “秦朗,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金毛”扬起手上将近半米长的钢棍,招呼其余四个人一起朝秦朗动手。

    “就你们还想动我?”秦朗看到五个人一窝蜂往门里面冲,冷笑不已。

    呼呼!

    秦朗右手成拳,“龙象拳”一拳击出,拳风烈烈,完全无视最前面的“金毛”!

    “金毛”大骇,根本来不及躲闪,手腕就猛地一麻,被结实击中!

    砰!

    手中的钢棍不受控制地、反弹过来砸中了“金毛”自己的脑袋,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金毛”立即头破血流,身子直接往后退,将身后四人全部压趴。

    秦朗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将除金毛外的其余四人拖到一块,暴打一顿后,秦朗又当着他们的面,双手一用力,生生将婴儿胳膊粗的钢棍对折了过来!

    “你们问问自己的骨头,是不是比这钢棍更硬!”

    哐当!

    弯了的钢棍掉在地上,清脆的撞击声让这四人脸色惨白,望着秦朗的眼神,都充满了深深地畏惧。

    秦朗拾起另外一根钢棍,走到了“金毛”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金毛”见秦朗一言不发气势冷冽,骄纵之气瞬间无影无踪,说话时舌头都在打结。

    秦朗一言不发,钢棍猛地砸下,砸碎了“金毛”的右小腿骨!

    “金毛”惨叫着抱着右腿,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秦朗冷冷一笑,随手将钢棍扔到了一边。

    金毛带过来的四个混混,目睹了秦朗的雷霆手段,都吓得胆寒不已。

    “大哥,饶命!”

    “大哥,我们再也不敢了!”

    四人哭丧着脸,慌不迭地求饶。

    “滚!”秦朗骂道。

    四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走得还很急,生怕秦朗会叫住他们一样。

    “你,你想干什么?”

    被同伴抛下的“金毛”,脸色惊恐不安。

    “最后一次警第018章院长上门求助

    秦朗一下就听出了外面恶狠狠说话的人,正是“金毛”。

    看来这个“金毛”果然不会善罢甘休,气势汹汹地上门来找事了。

    秦朗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他一把打开了房门,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的一伙人。

    “金毛”以及其余四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秦朗还真敢开门,但“金毛”仗着这一次自己准备充分,一共带来了四个弟兄,个个拿着钢棍,肯定能打败秦朗,马上神气活现起来。

    “秦朗,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金毛”扬起手上将近半米长的钢棍,招呼其余四个人一起朝秦朗动手。

    “就你们还想动我?”秦朗看到五个人一窝蜂往门里面冲,冷笑不已。

    呼呼!

    秦朗右手成拳,“龙象拳”一拳击出,拳风烈烈,完全无视最前面的“金毛”!

    “金毛”大骇,根本来不及躲闪,手腕就猛地一麻,被结实击中!

    砰!

    手中的钢棍不受控制地、反弹过来砸中了“金毛”自己的脑袋,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金毛”立即头破血流,身子直接往后退,将身后四人全部压趴。

    秦朗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将除金毛外的其余四人拖到一块,暴打一顿后,秦朗又当着他们的面,双手一用力,生生将婴儿胳膊粗的钢棍对折了过来!

    “你们问问自己的骨头,是不是比这钢棍更硬!”

    哐当!

    弯了的钢棍掉在地上,清脆的撞击声让这四人脸色惨白,望着秦朗的眼神,都充满了深深地畏惧。

    秦朗拾起另外一根钢棍,走到了“金毛”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金毛”见秦朗一言不发气势冷冽,骄纵之气瞬间无影无踪,说话时舌头都在打结。

    秦朗一言不发,钢棍猛地砸下,砸碎了“金毛”的右小腿骨!

    “金毛”惨叫着抱着右腿,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秦朗冷冷一笑,随手将钢棍扔到了一边。

    金毛带过来的四个混混,目睹了秦朗的雷霆手段,都吓得胆寒不已。

    “大哥,饶命!”

    “大哥,我们再也不敢了!”

    四人哭丧着脸,慌不迭地求饶。

    “滚!”秦朗骂道。

    四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走得还很急,生怕秦朗会叫住他们一样。

    “你,你想干什么?”

    被同伴抛下的“金毛”,脸色惊恐不安。

    “最后一次警第018章院长上门求助

    秦朗一下就听出了外面恶狠狠说话的人,正是“金毛”。

    看来这个“金毛”果然不会善罢甘休,气势汹汹地上门来找事了。

    秦朗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他一把打开了房门,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的一伙人。

    “金毛”以及其余四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秦朗还真敢开门,但“金毛”仗着这一次自己准备充分,一共带来了四个弟兄,个个拿着钢棍,肯定能打败秦朗,马上神气活现起来。

    “秦朗,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金毛”扬起手上将近半米长的钢棍,招呼其余四个人一起朝秦朗动手。

    “就你们还想动我?”秦朗看到五个人一窝蜂往门里面冲,冷笑不已。

    呼呼!

    秦朗右手成拳,“龙象拳”一拳击出,拳风烈烈,完全无视最前面的“金毛”!

    “金毛”大骇,根本来不及躲闪,手腕就猛地一麻,被结实击中!

    砰!

    手中的钢棍不受控制地、反弹过来砸中了“金毛”自己的脑袋,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金毛”立即头破血流,身子直接往后退,将身后四人全部压趴。

    秦朗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将除金毛外的其余四人拖到一块,暴打一顿后,秦朗又当着他们的面,双手一用力,生生将婴儿胳膊粗的钢棍对折了过来!

    “你们问问自己的骨头,是不是比这钢棍更硬!”

    哐当!

    弯了的钢棍掉在地上,清脆的撞击声让这四人脸色惨白,望着秦朗的眼神,都充满了深深地畏惧。

    秦朗拾起另外一根钢棍,走到了“金毛”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金毛”见秦朗一言不发气势冷冽,骄纵之气瞬间无影无踪,说话时舌头都在打结。

    秦朗一言不发,钢棍猛地砸下,砸碎了“金毛”的右小腿骨!

    “金毛”惨叫着抱着右腿,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秦朗冷冷一笑,随手将钢棍扔到了一边。

    金毛带过来的四个混混,目睹了秦朗的雷霆手段,都吓得胆寒不已。

    “大哥,饶命!”

    “大哥,我们再也不敢了!”

    四人哭丧着脸,慌不迭地求饶。

    “滚!”秦朗骂道。

    四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走得还很急,生怕秦朗会叫住他们一样。

    “你,你想干什么?”

    被同伴抛下的“金毛”,脸色惊恐不安。

    “最后一次警第018章院长上门求助

    秦朗一下就听出了外面恶狠狠说话的人,正是“金毛”。

    看来这个“金毛”果然不会善罢甘休,气势汹汹地上门来找事了。

    秦朗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他一把打开了房门,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的一伙人。

    “金毛”以及其余四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秦朗还真敢开门,但“金毛”仗着这一次自己准备充分,一共带来了四个弟兄,个个拿着钢棍,肯定能打败秦朗,马上神气活现起来。

    “秦朗,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金毛”扬起手上将近半米长的钢棍,招呼其余四个人一起朝秦朗动手。

    “就你们还想动我?”秦朗看到五个人一窝蜂往门里面冲,冷笑不已。

    呼呼!

    秦朗右手成拳,“龙象拳”一拳击出,拳风烈烈,完全无视最前面的“金毛”!

    “金毛”大骇,根本来不及躲闪,手腕就猛地一麻,被结实击中!

    砰!

    手中的钢棍不受控制地、反弹过来砸中了“金毛”自己的脑袋,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金毛”立即头破血流,身子直接往后退,将身后四人全部压趴。

    秦朗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将除金毛外的其余四人拖到一块,暴打一顿后,秦朗又当着他们的面,双手一用力,生生将婴儿胳膊粗的钢棍对折了过来!

    “你们问问自己的骨头,是不是比这钢棍更硬!”

    哐当!

    弯了的钢棍掉在地上,清脆的撞击声让这四人脸色惨白,望着秦朗的眼神,都充满了深深地畏惧。

    秦朗拾起另外一根钢棍,走到了“金毛”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金毛”见秦朗一言不发气势冷冽,骄纵之气瞬间无影无踪,说话时舌头都在打结。

    秦朗一言不发,钢棍猛地砸下,砸碎了“金毛”的右小腿骨!

    “金毛”惨叫着抱着右腿,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秦朗冷冷一笑,随手将钢棍扔到了一边。

    金毛带过来的四个混混,目睹了秦朗的雷霆手段,都吓得胆寒不已。

    “大哥,饶命!”

    “大哥,我们再也不敢了!”

    四人哭丧着脸,慌不迭地求饶。

    “滚!”秦朗骂道。

    四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走得还很急,生怕秦朗会叫住他们一样。

    “你,你想干什么?”

    被同伴抛下的“金毛”,脸色惊恐不安。

    “最后一次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