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18章 院长上门求助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18章院长上门求助

    秦朗一下就听出了外面恶狠狠说话的人,正是“金毛”。

    看来这个“金毛”果然不会善罢甘休,气势汹汹地上门来找事了。

    秦朗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他一把打开了房门,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的一伙人。

    “金毛”以及其余四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秦朗还真敢开门,但“金毛”仗着这一次自己准备充分,一共带来了四个弟兄,个个拿着钢棍,肯定能打败秦朗,马上神气活现起来。

    “秦朗,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金毛”扬起手上将近半米长的钢棍,招呼其余四个人一起朝秦朗动手。

    “就你们还想动我?”秦朗看到五个人一窝蜂往门里面冲,冷笑不已。

    呼呼!

    秦朗右手成拳,“龙象拳”一拳击出,拳风烈烈,完全无视最前面的“金毛”!

    “金毛”大骇,根本来不及躲闪,手腕就猛地一麻,被结实击中!

    砰!

    手中的钢棍不受控制地、反弹过来砸中了“金毛”自己的脑袋,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金毛”立即头破血流,身子直接往后退,将身后四人全部压趴。

    秦朗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将除金毛外的其余四人拖到一块,暴打一顿后,秦朗又当着他们的面,双手一用力,生生将婴儿胳膊粗的钢棍对折了过来!

    “你们问问自己的骨头,是不是比这钢棍更硬!”

    哐当!

    弯了的钢棍掉在地上,清脆的撞击声让这四人脸色惨白,望着秦朗的眼神,都充满了深深地畏惧。

    秦朗拾起另外一根钢棍,走到了“金毛”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金毛”见秦朗一言不发气势冷冽,骄纵之气瞬间无影无踪,说话时舌头都在打结。

    秦朗一言不发,钢棍猛地砸下,砸碎了“金毛”的右小腿骨!

    “金毛”惨叫着抱着右腿,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秦朗冷冷一笑,随手将钢棍扔到了一边。

    金毛带过来的四个混混,目睹了秦朗的雷霆手段,都吓得胆寒不已。

    “大哥,饶命!”

    “大哥,我们再也不敢了!”

    四人哭丧着脸,慌不迭地求饶。

    “滚!”秦朗骂道。

    四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走得还很急,生怕秦朗会叫住他们一样。

    “你,你想干什么?”

    被同伴抛下的“金毛”,脸色惊恐不安。

    “最后一次警第018章院长上门求助

    告你,别再惹我!”秦朗森然说道。

    然后秦朗飞起一脚,直接将“金毛”踢下了楼梯间,才头也不回地走回房间,关上了房门。

    “金毛”像个肉团一样,一级一级地滚下楼梯,惨叫声持续不停……

    第二天上午,秦朗正准备去养生会所指导针灸师,不料却有一个人上门来拜访,正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孙浮沉。

    秦朗没给孙浮沉自己家的住址,想必孙浮沉是从医院住院部那儿得到的信息。

    “秦先生,不好意思,冒昧打扰了。”孙浮沉站在门口,客客气气地笑道。

    秦朗将孙浮沉让进了屋中,他大概能猜到孙浮沉这么快就上门拜访的原因。

    “秦先生,一点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进门后,孙浮沉将手上一大袋子东西放到了玻璃茶几上。

    “孙院长太客气了。”秦朗看了一眼包装袋,发现是灵芝以及人参,虽然都是人工培育的,但价格肯定不会低。

    孙浮沉呵呵笑着,和秦朗客套之后,终于两手一拱,道出了来意:“秦先生,我想你已经看出我身体内的隐疾了,秦先生医术举世无双,请秦先生救命。”

    秦朗不动声色,捧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孙浮沉见秦朗没有要拒绝的意思,心中大喜,连忙补充道:“当然,我不会让秦先生白白出手,必有重谢的。”

    秦朗没问具体的报酬,他知道孙浮沉懂得请他出手的酬劳该是多少,便直接说道:“孙院长,你几年前应该是练功太心急了吧,真气从经脉中运行到骨骼时,导致经脉受创了?”

    秦朗上次在医院停车坪见到孙浮沉,就看出了孙浮沉的隐疾。

    孙浮沉连连点头,恭敬说道:“秦先生慧眼如炬,现在我的经脉在萎缩,一两年内得不到救治,我必死无疑,还请秦先生救我。”第019章回春针法

    “孙院长,让我为你修复经脉,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个相信孙院长不会怀疑吧?”秦朗看向孙浮沉,这样说道。

    即使他没有法力,无法使用真气,可有现成的岐黄之术可以使用,用一种“回春针法”,便能修复孙浮沉受损的经脉。

    “当然不会。”孙浮沉摸了一下胡须,微笑道。

    秦朗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日子就选在明天吧。”

    孙浮沉内心狂喜,即使修身养性多年,此刻也兴奋不已,连声道:“好的,太谢谢秦先生了,那秦先生,明天我来接您,家中老婆子厨艺还算可以,还请您赏光。”

    秦朗点点头,答应下来。

    他之所以同意出手,除了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外,也有想借此试试“回春针法”效果的意思,毕竟“玄青子”专攻的是医术和炼丹术,他既然继承了“玄青子”的记忆,这两方面自然想好好学习一下。

    第二天,孙浮沉开着一辆黑色起亚来接秦朗,车子穿过热闹的市内,到了靠近郊区的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秦朗没想到孙浮沉的家,会在火围山下。

    火围山在云海市是很特殊的一座山,它不和其他山脉相连,面积并不很大,但却是一座死火山,大约四百年前喷发过一次,落下的火山灰给植物提供了营养,如今火围山上已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了。

    孙浮沉的家是两层楼,小洋房的式样,能够有资格在这种地方建房子,也从一方面说明了孙浮沉的能量和资历。

    进门后,孙浮沉的妻子很热情地端茶端果盘,秦朗与其闲聊了一会,便让孙浮沉准备好了地方,带着银针盒走进了一间房中。

    “扎针会扎入部分十分重要的穴位中,孙院长最好不要乱动,免得下针不对,前功尽弃。”施展“回春针”之前,秦朗特别交代道。

    孙浮沉连忙点头,不过见秦朗只是拿出了一盒普普通通的银针,还是有些怀疑,问道:“秦先生,这样就行吗?”

    秦朗反问道:“孙院长是不相信我的针法了?”

    孙浮沉表情尴尬,匆匆摇头摆手:“哪会哪会,是我说错话了。”

    秦朗这才面色缓和下来,说道:“那就开始吧。”第019章回春针法

    “孙院长,让我为你修复经脉,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个相信孙院长不会怀疑吧?”秦朗看向孙浮沉,这样说道。

    即使他没有法力,无法使用真气,可有现成的岐黄之术可以使用,用一种“回春针法”,便能修复孙浮沉受损的经脉。

    “当然不会。”孙浮沉摸了一下胡须,微笑道。

    秦朗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日子就选在明天吧。”

    孙浮沉内心狂喜,即使修身养性多年,此刻也兴奋不已,连声道:“好的,太谢谢秦先生了,那秦先生,明天我来接您,家中老婆子厨艺还算可以,还请您赏光。”

    秦朗点点头,答应下来。

    他之所以同意出手,除了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外,也有想借此试试“回春针法”效果的意思,毕竟“玄青子”专攻的是医术和炼丹术,他既然继承了“玄青子”的记忆,这两方面自然想好好学习一下。

    第二天,孙浮沉开着一辆黑色起亚来接秦朗,车子穿过热闹的市内,到了靠近郊区的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秦朗没想到孙浮沉的家,会在火围山下。

    火围山在云海市是很特殊的一座山,它不和其他山脉相连,面积并不很大,但却是一座死火山,大约四百年前喷发过一次,落下的火山灰给植物提供了营养,如今火围山上已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了。

    孙浮沉的家是两层楼,小洋房的式样,能够有资格在这种地方建房子,也从一方面说明了孙浮沉的能量和资历。

    进门后,孙浮沉的妻子很热情地端茶端果盘,秦朗与其闲聊了一会,便让孙浮沉准备好了地方,带着银针盒走进了一间房中。

    “扎针会扎入部分十分重要的穴位中,孙院长最好不要乱动,免得下针不对,前功尽弃。”施展“回春针”之前,秦朗特别交代道。

    孙浮沉连忙点头,不过见秦朗只是拿出了一盒普普通通的银针,还是有些怀疑,问道:“秦先生,这样就行吗?”

    秦朗反问道:“孙院长是不相信我的针法了?”

    孙浮沉表情尴尬,匆匆摇头摆手:“哪会哪会,是我说错话了。”

    秦朗这才面色缓和下来,说道:“那就开始吧。”第019章回春针法

    “孙院长,让我为你修复经脉,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个相信孙院长不会怀疑吧?”秦朗看向孙浮沉,这样说道。

    即使他没有法力,无法使用真气,可有现成的岐黄之术可以使用,用一种“回春针法”,便能修复孙浮沉受损的经脉。

    “当然不会。”孙浮沉摸了一下胡须,微笑道。

    秦朗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日子就选在明天吧。”

    孙浮沉内心狂喜,即使修身养性多年,此刻也兴奋不已,连声道:“好的,太谢谢秦先生了,那秦先生,明天我来接您,家中老婆子厨艺还算可以,还请您赏光。”

    秦朗点点头,答应下来。

    他之所以同意出手,除了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外,也有想借此试试“回春针法”效果的意思,毕竟“玄青子”专攻的是医术和炼丹术,他既然继承了“玄青子”的记忆,这两方面自然想好好学习一下。

    第二天,孙浮沉开着一辆黑色起亚来接秦朗,车子穿过热闹的市内,到了靠近郊区的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秦朗没想到孙浮沉的家,会在火围山下。

    火围山在云海市是很特殊的一座山,它不和其他山脉相连,面积并不很大,但却是一座死火山,大约四百年前喷发过一次,落下的火山灰给植物提供了营养,如今火围山上已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了。

    孙浮沉的家是两层楼,小洋房的式样,能够有资格在这种地方建房子,也从一方面说明了孙浮沉的能量和资历。

    进门后,孙浮沉的妻子很热情地端茶端果盘,秦朗与其闲聊了一会,便让孙浮沉准备好了地方,带着银针盒走进了一间房中。

    “扎针会扎入部分十分重要的穴位中,孙院长最好不要乱动,免得下针不对,前功尽弃。”施展“回春针”之前,秦朗特别交代道。

    孙浮沉连忙点头,不过见秦朗只是拿出了一盒普普通通的银针,还是有些怀疑,问道:“秦先生,这样就行吗?”

    秦朗反问道:“孙院长是不相信我的针法了?”

    孙浮沉表情尴尬,匆匆摇头摆手:“哪会哪会,是我说错话了。”

    秦朗这才面色缓和下来,说道:“那就开始吧。”第019章回春针法

    “孙院长,让我为你修复经脉,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个相信孙院长不会怀疑吧?”秦朗看向孙浮沉,这样说道。

    即使他没有法力,无法使用真气,可有现成的岐黄之术可以使用,用一种“回春针法”,便能修复孙浮沉受损的经脉。

    “当然不会。”孙浮沉摸了一下胡须,微笑道。

    秦朗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日子就选在明天吧。”

    孙浮沉内心狂喜,即使修身养性多年,此刻也兴奋不已,连声道:“好的,太谢谢秦先生了,那秦先生,明天我来接您,家中老婆子厨艺还算可以,还请您赏光。”

    秦朗点点头,答应下来。

    他之所以同意出手,除了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外,也有想借此试试“回春针法”效果的意思,毕竟“玄青子”专攻的是医术和炼丹术,他既然继承了“玄青子”的记忆,这两方面自然想好好学习一下。

    第二天,孙浮沉开着一辆黑色起亚来接秦朗,车子穿过热闹的市内,到了靠近郊区的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秦朗没想到孙浮沉的家,会在火围山下。

    火围山在云海市是很特殊的一座山,它不和其他山脉相连,面积并不很大,但却是一座死火山,大约四百年前喷发过一次,落下的火山灰给植物提供了营养,如今火围山上已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了。

    孙浮沉的家是两层楼,小洋房的式样,能够有资格在这种地方建房子,也从一方面说明了孙浮沉的能量和资历。

    进门后,孙浮沉的妻子很热情地端茶端果盘,秦朗与其闲聊了一会,便让孙浮沉准备好了地方,带着银针盒走进了一间房中。

    “扎针会扎入部分十分重要的穴位中,孙院长最好不要乱动,免得下针不对,前功尽弃。”施展“回春针”之前,秦朗特别交代道。

    孙浮沉连忙点头,不过见秦朗只是拿出了一盒普普通通的银针,还是有些怀疑,问道:“秦先生,这样就行吗?”

    秦朗反问道:“孙院长是不相信我的针法了?”

    孙浮沉表情尴尬,匆匆摇头摆手:“哪会哪会,是我说错话了。”

    秦朗这才面色缓和下来,说道:“那就开始吧。”第019章回春针法

    “孙院长,让我为你修复经脉,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个相信孙院长不会怀疑吧?”秦朗看向孙浮沉,这样说道。

    即使他没有法力,无法使用真气,可有现成的岐黄之术可以使用,用一种“回春针法”,便能修复孙浮沉受损的经脉。

    “当然不会。”孙浮沉摸了一下胡须,微笑道。

    秦朗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日子就选在明天吧。”

    孙浮沉内心狂喜,即使修身养性多年,此刻也兴奋不已,连声道:“好的,太谢谢秦先生了,那秦先生,明天我来接您,家中老婆子厨艺还算可以,还请您赏光。”

    秦朗点点头,答应下来。

    他之所以同意出手,除了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外,也有想借此试试“回春针法”效果的意思,毕竟“玄青子”专攻的是医术和炼丹术,他既然继承了“玄青子”的记忆,这两方面自然想好好学习一下。

    第二天,孙浮沉开着一辆黑色起亚来接秦朗,车子穿过热闹的市内,到了靠近郊区的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秦朗没想到孙浮沉的家,会在火围山下。

    火围山在云海市是很特殊的一座山,它不和其他山脉相连,面积并不很大,但却是一座死火山,大约四百年前喷发过一次,落下的火山灰给植物提供了营养,如今火围山上已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了。

    孙浮沉的家是两层楼,小洋房的式样,能够有资格在这种地方建房子,也从一方面说明了孙浮沉的能量和资历。

    进门后,孙浮沉的妻子很热情地端茶端果盘,秦朗与其闲聊了一会,便让孙浮沉准备好了地方,带着银针盒走进了一间房中。

    “扎针会扎入部分十分重要的穴位中,孙院长最好不要乱动,免得下针不对,前功尽弃。”施展“回春针”之前,秦朗特别交代道。

    孙浮沉连忙点头,不过见秦朗只是拿出了一盒普普通通的银针,还是有些怀疑,问道:“秦先生,这样就行吗?”

    秦朗反问道:“孙院长是不相信我的针法了?”

    孙浮沉表情尴尬,匆匆摇头摆手:“哪会哪会,是我说错话了。”

    秦朗这才面色缓和下来,说道:“那就开始吧。”第019章回春针法

    “孙院长,让我为你修复经脉,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个相信孙院长不会怀疑吧?”秦朗看向孙浮沉,这样说道。

    即使他没有法力,无法使用真气,可有现成的岐黄之术可以使用,用一种“回春针法”,便能修复孙浮沉受损的经脉。

    “当然不会。”孙浮沉摸了一下胡须,微笑道。

    秦朗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日子就选在明天吧。”

    孙浮沉内心狂喜,即使修身养性多年,此刻也兴奋不已,连声道:“好的,太谢谢秦先生了,那秦先生,明天我来接您,家中老婆子厨艺还算可以,还请您赏光。”

    秦朗点点头,答应下来。

    他之所以同意出手,除了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外,也有想借此试试“回春针法”效果的意思,毕竟“玄青子”专攻的是医术和炼丹术,他既然继承了“玄青子”的记忆,这两方面自然想好好学习一下。

    第二天,孙浮沉开着一辆黑色起亚来接秦朗,车子穿过热闹的市内,到了靠近郊区的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秦朗没想到孙浮沉的家,会在火围山下。

    火围山在云海市是很特殊的一座山,它不和其他山脉相连,面积并不很大,但却是一座死火山,大约四百年前喷发过一次,落下的火山灰给植物提供了营养,如今火围山上已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了。

    孙浮沉的家是两层楼,小洋房的式样,能够有资格在这种地方建房子,也从一方面说明了孙浮沉的能量和资历。

    进门后,孙浮沉的妻子很热情地端茶端果盘,秦朗与其闲聊了一会,便让孙浮沉准备好了地方,带着银针盒走进了一间房中。

    “扎针会扎入部分十分重要的穴位中,孙院长最好不要乱动,免得下针不对,前功尽弃。”施展“回春针”之前,秦朗特别交代道。

    孙浮沉连忙点头,不过见秦朗只是拿出了一盒普普通通的银针,还是有些怀疑,问道:“秦先生,这样就行吗?”

    秦朗反问道:“孙院长是不相信我的针法了?”

    孙浮沉表情尴尬,匆匆摇头摆手:“哪会哪会,是我说错话了。”

    秦朗这才面色缓和下来,说道:“那就开始吧。”第019章回春针法

    “孙院长,让我为你修复经脉,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个相信孙院长不会怀疑吧?”秦朗看向孙浮沉,这样说道。

    即使他没有法力,无法使用真气,可有现成的岐黄之术可以使用,用一种“回春针法”,便能修复孙浮沉受损的经脉。

    “当然不会。”孙浮沉摸了一下胡须,微笑道。

    秦朗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日子就选在明天吧。”

    孙浮沉内心狂喜,即使修身养性多年,此刻也兴奋不已,连声道:“好的,太谢谢秦先生了,那秦先生,明天我来接您,家中老婆子厨艺还算可以,还请您赏光。”

    秦朗点点头,答应下来。

    他之所以同意出手,除了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外,也有想借此试试“回春针法”效果的意思,毕竟“玄青子”专攻的是医术和炼丹术,他既然继承了“玄青子”的记忆,这两方面自然想好好学习一下。

    第二天,孙浮沉开着一辆黑色起亚来接秦朗,车子穿过热闹的市内,到了靠近郊区的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秦朗没想到孙浮沉的家,会在火围山下。

    火围山在云海市是很特殊的一座山,它不和其他山脉相连,面积并不很大,但却是一座死火山,大约四百年前喷发过一次,落下的火山灰给植物提供了营养,如今火围山上已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了。

    孙浮沉的家是两层楼,小洋房的式样,能够有资格在这种地方建房子,也从一方面说明了孙浮沉的能量和资历。

    进门后,孙浮沉的妻子很热情地端茶端果盘,秦朗与其闲聊了一会,便让孙浮沉准备好了地方,带着银针盒走进了一间房中。

    “扎针会扎入部分十分重要的穴位中,孙院长最好不要乱动,免得下针不对,前功尽弃。”施展“回春针”之前,秦朗特别交代道。

    孙浮沉连忙点头,不过见秦朗只是拿出了一盒普普通通的银针,还是有些怀疑,问道:“秦先生,这样就行吗?”

    秦朗反问道:“孙院长是不相信我的针法了?”

    孙浮沉表情尴尬,匆匆摇头摆手:“哪会哪会,是我说错话了。”

    秦朗这才面色缓和下来,说道:“那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