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28章 谁是丢丑的一方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28章谁是丢丑的一方

    郑茶花又是胸中一闷,差点被气得吐出血来,她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对面秦朗等三个人,但旋即又释然了。

    叶小蕊腿上的疤痕不可能消失,只要在跳舞时候让众人看到了那两块触目惊心的疤痕,保管众人会受不了,会一致判定叶小蕊输,获胜得利的一方只可能是自己。

    于是,郑茶花毫不犹豫地说道:“我这边没意见。”

    “嗯,我这边也赞同,那就开始吧。”苏云终于开口说话了,她表情平静,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女儿,去选一套节奏快的伦巴舞曲,让叶小蕊跳舞时不得不露出小腿来。”郑茶花阴险地交代道。

    很快,伦巴特有的强节奏音乐响起来了,郑丽和她的男朋友,叶小蕊和秦朗,两对人开始了同场较技。

    郑茶花看着正在台上释放青春活力的叶小蕊和秦朗,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再过几个节拍,会有一段旋转舞,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

    郑丽边跳边用余光看了看叶小蕊,内心哈哈大笑,暗道我的舞蹈就算跳得不如你又怎样,下一刻当你的裙摆掀起,露出小腿时,底下的人见到你小腿上那两道丑陋的疤痕,指不定会怎样作呕呢!

    秦朗搂着叶小蕊的柳腰,呼吸着叶小蕊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子幽香,很是陶醉,直呼这一次的舞会没白来。

    至于跳舞本身?虽然他的伦巴技术不特别专业,但至少跟得上音乐的节奏,而且貌似要比郑丽身边的那家伙,跳得好很多了嘛?

    几秒钟后,轮到了那段旋转舞。

    “好!”

    舞池底下有人带头鼓掌,紧接着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了!

    郑茶花一下就愣住了,这时候不正应该是轮到那段旋转舞了吗?怎么没听到众人对叶小蕊的数落和嘲笑声,反而是掌声?而且似乎这掌声,就是送给叶小蕊和秦朗的?

    这是什么情况?

    郑丽和郑茶花一样,同样吃惊。

    当这对母女看到叶小蕊飞旋的裙摆下,露出的两条小腿时,终于什么都明白了,不由脸色大变!

    只见叶小蕊的一双小腿白如玉石,肤如凝脂,纤细又精致,仿佛最美的美玉,哪里有什么暗红色的疤痕留下?

    舞蹈仍然在继续,郑丽却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了。

    下一个节拍时,郑丽因为分神,出错了舞步,一脚踩在了男朋友的皮鞋上,男朋友的身体骤然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摔倒,该男朋友急中生智、福至心灵,于电光火石之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了郑丽的裙摆。第028章谁是丢丑的一方

    嗤!

    郑丽身上的晚礼服被她男朋友一把抓下,一直褪到了腰间,不仅露出了腰上的一圈赘肉,而且上半身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对罩罩!

    哇!

    众人被突然上演的好戏惊住了,哄堂大笑顿时传出!

    不少人望着郑丽腰间的赘肉,流露出了作呕的神色,更有眼尖的人盯着郑丽上半身看了一下后,发出了强烈的感叹:麻痹的,原来那胸是假的,是用乳贴托起来的,旺仔小馒头啊!

    郑丽面红耳赤,羞愧欲死,赶紧提起晚礼服盖住身上,和男朋友一起匆匆跑下了舞池。这一次非但没有让叶小蕊出丑,反而是自己丢了一个大丑,丢脸啊!

    “小蕊,他们输了,我们也没必要跳了吧?我给你收项链去。”秦朗搂着叶小蕊的细腰,在叶小蕊耳边说道。

    “我也知道他们输了,可你刚才盯着郑丽看干嘛?在看好戏啊?”叶小蕊嘟囔道。

    “当然是看好戏啊,要不然还看什么?”

    秦朗说完,有些不怀好意地在叶小蕊的前胸上看了看,暗自评价道,你的货真价实,大而挺,我要看也是看你的啊。

    两人走下了舞池,收获了热烈的掌声。掌声无疑代表他们赢得了这一次的斗舞。

    秦朗拉着叶小蕊的手,走到了郑丽、郑茶花的面前。

    “郑大婶,我和小蕊的表现没有让你失望吧?”秦朗笑呵呵说道。

    郑茶花的脸色如同便秘了一样,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秦朗又看向郑丽,朝郑丽使了个“你懂的”的眼色。

    众目睽睽之下,郑丽也不好意思反悔,只得满心不情愿地解下了脖子上的那条卡地亚黄金项链,交到了秦朗的手上。

    “谢谢郑小姐的慷慨。”秦朗随手将项链抓着,带着叶小蕊离开,留下郑氏母女大生闷气。

    郑茶花心情郁闷到了极点。这一次算是彻底栽了,不但女儿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她的生意份额还被苏云抢过去了一部分,真是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秦朗和叶小蕊回到苏云身边时,苏云笑意吟吟地看着两人,弄得叶小蕊神情羞赧,小手慌忙挣开了秦朗的手。

    苏云笑了笑,朝秦朗说道:“秦朗,这一次真是要谢谢你了。”

    没有秦朗之前帮忙消除女儿腿上的疤痕,苏云很清楚今晚舞池上面出丑的,就是自己的女儿了,连带着她也要退出和那家法国女装品牌的合作,肯定会损失一大笔钱。

    何况,秦朗还让郑氏母女出了大丑,很让她高兴。第028章谁是丢丑的一方

    因此,现在苏云对秦朗的印象,又上升了不少。

    “对了老妈,秦朗,这条项链怎么办?”叶小蕊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得自郑丽身上的卡地亚项链了。

    “秦朗,你的看法呢?”苏云征求着秦朗的意见。

    秦朗不假思索地说道:“自然不能留下给小蕊了,伯母,参加舞会的应该也有珠宝商或者典当行的人吧?”

    “有啊,那边那个就是典当行的人。”苏云马上明白了秦朗的想法,微笑道。

    那个开典当行的人,生意规模不大,对送上门的好事绝对不会拒绝,何况那人和郑茶花有过过节,也不会顾及郑茶花的面子,会放心大胆地收购那条项链。

    很快,秦朗就找到了那个开典当行的人,将手上的卡地亚黄金项链以两万块卖了出去,虽然价格低了一些,但秦朗觉得很满意,因为将赢得的项链马上转卖出去,这本身就是在将郑茶花母女的脸打得啪啪响啊!

    事实上,秦朗发现郑茶花、郑丽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了,却偏偏拿他没任何办法。

    回到苏云这边,苏云和叶小蕊自然要将卖项链的钱送给秦朗,秦朗也没矫情,谢了之后,安心将两万块钱收下了。

    参加一次舞会,不但和叶小蕊有了亲密接触,还能轻轻松松到手两万块,秦朗觉得这一次的舞会玩得很happy。

    随后,秦朗和叶小蕊也上舞池跳了一回,当然,这一次不用遭受别人的故意陷害,跳得很尽兴,因为有了压倒郑氏母女的“彪悍战绩”,秦朗也受到了很多人的注意,其中就有人想询问秦朗的来历,但都被老道的苏云糊弄了过去,反而使得秦朗看上去来历神秘。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舞会终于结束了,秦朗等三人也开始离场,至于郑茶花和郑丽,今晚丢脸丢大发了,早就灰溜溜走人了。

    “秦朗,去家里坐一坐吧,我老爸终于处理完事情能回家了,听说煮了鸡蛋面当宵夜,正等着我们回去呢。”

    车子驶离别墅后,叶小蕊对同坐在后排的秦朗笑道。

    “明城也听说了你帮小蕊消除了腿部疤痕的事情,特意请你赏光去家中坐一坐呢。”还是苏云道出了真正的原因。

    “好啊。”秦朗微笑应道。

    他能不答应么?对方可是副市长,邀请他,他没有理由摆谱的。

    苏云和叶小蕊都没有对他说叶明城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但刚才在舞会中,秦朗还是听到了有人聊天聊到了叶明城,他这才知道,原来叶小蕊的父亲叶明城,居然是云海市的副市长!第028章谁是丢丑的一方

    虽然听说叶明城只是诸多副市长中排名最末尾的一个,但身份到底非同一般,不容忽视的。

    车子在小区一栋单元楼前停下,秦朗和叶小蕊先上楼,苏云因为要停车,会晚点上楼。

    “老爸,我回来啦!”到了家门前,叶小蕊敲着门,从说话语气中就可以看出父女俩的关系很不错。

    房门很快打开,一个系着围裙、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笑呵呵地出现在门口,那模样完全就是一个家庭妇男,至少秦朗是无法将其与堂堂副市长联系到一块的。

    “这位一定是秦朗吧?呵呵,快请进快请进。”叶明城发现秦朗后,急忙侧身邀请秦朗进门。

    “叶伯父好。”秦朗微笑打招呼道。

    他发现叶明城为人很和蔼,面容儒雅,性情上应该是属于温和的那种,并非他想象的那种威严、爱打官腔的形象。

    “嗯,好香啊,老爸,我肚子饿了,鸡蛋面可以吃了么?”叶小蕊翕动着小鼻子,像个小馋猫。

    “丫头回来得正好,老爸的鸡蛋面也大功告成了,现在就可以让你尝尝老爸的厨艺。”叶明城一脸慈爱地对叶小蕊笑道,然后又抱歉地对秦朗说道:“秦朗,你和小蕊先坐一会啊,我去给你盛面。”

    秦朗点点头。他其实挺羡慕叶小蕊一家的。

    叶家的家庭氛围和谐欢乐,来到这里,他才能体味到书中、电视电影中经常提到的“家的滋味”是怎么样的。

    他就没机会体味到。作为被父母遗弃在福利院的婴童,从儿童时代到现在,他连父母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对比叶家的其乐融融,他有些心酸。

    不过秦朗很快就将这份苦涩深深埋藏在心底,吃完鸡蛋面后,便开始和叶家三口闲聊起来。第029章追查中毒原因

    “伯父,伯母,真不用送了,出了小区就有出租车,我坐车回家就成,那我先走了啊。”

    秦朗礼貌地和叶家人打过招呼,告辞离开了。

    回想着刚才和叶家三口闲聊的情景,秦朗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意。

    叶明城人很好,闲聊中不仅仅把他当做小蕊的恩人而对他很尊重,而且好几次在询问他的自身情况时,都体现出了长辈对晚辈的那种真心的关爱。

    另外,秦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明城和他闲聊时,似乎是岳父在“审查”女婿一样?

    想到这儿,秦朗的笑容更多了。

    叶家的客厅内,叶明城正和苏云在看电视,叶小蕊洗澡去了。

    “云,你怎么看秦朗这小伙?”叶明城笑呵呵问道。

    “人很不错,挺有担当的,肯护着小蕊。”苏云知道叶明城要询问的是什么,没说秦朗的其他优点,直接说到了秦朗和女儿的关系上。

    “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也觉得秦朗很不错,他们如果能自由发展成一对,我这个当爹的,是不会反对的,你呢?”叶明城又问道。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啊,我又不是恶妈,也不会蛮横地去阻止的,不过在两人谈婚论嫁之前,我还得把把关,考察考察秦朗的。”苏云笑道。

    “这样也好。”叶明城摇头晃脑哼起了小曲,显得心情很好。

    秦朗回到家中后,先将今晚赚回来的两万块,和其余的几万现金放好,一起放到了一个保密的地方。

    这个保密的地方除了比较重要的金钱外,还有两样秦朗更加珍视的东西。

    一样是一张他的出生证明,另外一样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物品,一件用玛瑙雕刻成的小狮子。

    两样东西秦朗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可惜一直没法从中找到和自己身世有关的更多信息。

    那张出生证明是手写的,没有透露他出生的医院、他的籍贯等信息,而那件玛瑙小狮子虽然中心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秦”字,但秦这个姓,光云海市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姓它,所以这件原本是代表他身份的饰物,也不能帮他顺利找到他的家人。

    把玩了一会儿玛瑙,秦朗小心将它放好,叹了口气。

    ……

    第二天因为养生会所那边没什么事,秦朗除了修炼外,也有时间可以阅读上一次从市图书馆借出来的那几本植物类的书籍,几个小时的阅读后,秦朗又对一些植物有了一些了解,在“玄青子”的记忆中,有几种植物如果合理搭配使用,也能收到第029章追查中毒原因

    “伯父,伯母,真不用送了,出了小区就有出租车,我坐车回家就成,那我先走了啊。”

    秦朗礼貌地和叶家人打过招呼,告辞离开了。

    回想着刚才和叶家三口闲聊的情景,秦朗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意。

    叶明城人很好,闲聊中不仅仅把他当做小蕊的恩人而对他很尊重,而且好几次在询问他的自身情况时,都体现出了长辈对晚辈的那种真心的关爱。

    另外,秦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明城和他闲聊时,似乎是岳父在“审查”女婿一样?

    想到这儿,秦朗的笑容更多了。

    叶家的客厅内,叶明城正和苏云在看电视,叶小蕊洗澡去了。

    “云,你怎么看秦朗这小伙?”叶明城笑呵呵问道。

    “人很不错,挺有担当的,肯护着小蕊。”苏云知道叶明城要询问的是什么,没说秦朗的其他优点,直接说到了秦朗和女儿的关系上。

    “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也觉得秦朗很不错,他们如果能自由发展成一对,我这个当爹的,是不会反对的,你呢?”叶明城又问道。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啊,我又不是恶妈,也不会蛮横地去阻止的,不过在两人谈婚论嫁之前,我还得把把关,考察考察秦朗的。”苏云笑道。

    “这样也好。”叶明城摇头晃脑哼起了小曲,显得心情很好。

    秦朗回到家中后,先将今晚赚回来的两万块,和其余的几万现金放好,一起放到了一个保密的地方。

    这个保密的地方除了比较重要的金钱外,还有两样秦朗更加珍视的东西。

    一样是一张他的出生证明,另外一样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物品,一件用玛瑙雕刻成的小狮子。

    两样东西秦朗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可惜一直没法从中找到和自己身世有关的更多信息。

    那张出生证明是手写的,没有透露他出生的医院、他的籍贯等信息,而那件玛瑙小狮子虽然中心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秦”字,但秦这个姓,光云海市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姓它,所以这件原本是代表他身份的饰物,也不能帮他顺利找到他的家人。

    把玩了一会儿玛瑙,秦朗小心将它放好,叹了口气。

    ……

    第二天因为养生会所那边没什么事,秦朗除了修炼外,也有时间可以阅读上一次从市图书馆借出来的那几本植物类的书籍,几个小时的阅读后,秦朗又对一些植物有了一些了解,在“玄青子”的记忆中,有几种植物如果合理搭配使用,也能收到第029章追查中毒原因

    “伯父,伯母,真不用送了,出了小区就有出租车,我坐车回家就成,那我先走了啊。”

    秦朗礼貌地和叶家人打过招呼,告辞离开了。

    回想着刚才和叶家三口闲聊的情景,秦朗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意。

    叶明城人很好,闲聊中不仅仅把他当做小蕊的恩人而对他很尊重,而且好几次在询问他的自身情况时,都体现出了长辈对晚辈的那种真心的关爱。

    另外,秦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明城和他闲聊时,似乎是岳父在“审查”女婿一样?

    想到这儿,秦朗的笑容更多了。

    叶家的客厅内,叶明城正和苏云在看电视,叶小蕊洗澡去了。

    “云,你怎么看秦朗这小伙?”叶明城笑呵呵问道。

    “人很不错,挺有担当的,肯护着小蕊。”苏云知道叶明城要询问的是什么,没说秦朗的其他优点,直接说到了秦朗和女儿的关系上。

    “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也觉得秦朗很不错,他们如果能自由发展成一对,我这个当爹的,是不会反对的,你呢?”叶明城又问道。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啊,我又不是恶妈,也不会蛮横地去阻止的,不过在两人谈婚论嫁之前,我还得把把关,考察考察秦朗的。”苏云笑道。

    “这样也好。”叶明城摇头晃脑哼起了小曲,显得心情很好。

    秦朗回到家中后,先将今晚赚回来的两万块,和其余的几万现金放好,一起放到了一个保密的地方。

    这个保密的地方除了比较重要的金钱外,还有两样秦朗更加珍视的东西。

    一样是一张他的出生证明,另外一样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物品,一件用玛瑙雕刻成的小狮子。

    两样东西秦朗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可惜一直没法从中找到和自己身世有关的更多信息。

    那张出生证明是手写的,没有透露他出生的医院、他的籍贯等信息,而那件玛瑙小狮子虽然中心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秦”字,但秦这个姓,光云海市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姓它,所以这件原本是代表他身份的饰物,也不能帮他顺利找到他的家人。

    把玩了一会儿玛瑙,秦朗小心将它放好,叹了口气。

    ……

    第二天因为养生会所那边没什么事,秦朗除了修炼外,也有时间可以阅读上一次从市图书馆借出来的那几本植物类的书籍,几个小时的阅读后,秦朗又对一些植物有了一些了解,在“玄青子”的记忆中,有几种植物如果合理搭配使用,也能收到第029章追查中毒原因

    “伯父,伯母,真不用送了,出了小区就有出租车,我坐车回家就成,那我先走了啊。”

    秦朗礼貌地和叶家人打过招呼,告辞离开了。

    回想着刚才和叶家三口闲聊的情景,秦朗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意。

    叶明城人很好,闲聊中不仅仅把他当做小蕊的恩人而对他很尊重,而且好几次在询问他的自身情况时,都体现出了长辈对晚辈的那种真心的关爱。

    另外,秦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明城和他闲聊时,似乎是岳父在“审查”女婿一样?

    想到这儿,秦朗的笑容更多了。

    叶家的客厅内,叶明城正和苏云在看电视,叶小蕊洗澡去了。

    “云,你怎么看秦朗这小伙?”叶明城笑呵呵问道。

    “人很不错,挺有担当的,肯护着小蕊。”苏云知道叶明城要询问的是什么,没说秦朗的其他优点,直接说到了秦朗和女儿的关系上。

    “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也觉得秦朗很不错,他们如果能自由发展成一对,我这个当爹的,是不会反对的,你呢?”叶明城又问道。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啊,我又不是恶妈,也不会蛮横地去阻止的,不过在两人谈婚论嫁之前,我还得把把关,考察考察秦朗的。”苏云笑道。

    “这样也好。”叶明城摇头晃脑哼起了小曲,显得心情很好。

    秦朗回到家中后,先将今晚赚回来的两万块,和其余的几万现金放好,一起放到了一个保密的地方。

    这个保密的地方除了比较重要的金钱外,还有两样秦朗更加珍视的东西。

    一样是一张他的出生证明,另外一样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物品,一件用玛瑙雕刻成的小狮子。

    两样东西秦朗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可惜一直没法从中找到和自己身世有关的更多信息。

    那张出生证明是手写的,没有透露他出生的医院、他的籍贯等信息,而那件玛瑙小狮子虽然中心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秦”字,但秦这个姓,光云海市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姓它,所以这件原本是代表他身份的饰物,也不能帮他顺利找到他的家人。

    把玩了一会儿玛瑙,秦朗小心将它放好,叹了口气。

    ……

    第二天因为养生会所那边没什么事,秦朗除了修炼外,也有时间可以阅读上一次从市图书馆借出来的那几本植物类的书籍,几个小时的阅读后,秦朗又对一些植物有了一些了解,在“玄青子”的记忆中,有几种植物如果合理搭配使用,也能收到第029章追查中毒原因

    “伯父,伯母,真不用送了,出了小区就有出租车,我坐车回家就成,那我先走了啊。”

    秦朗礼貌地和叶家人打过招呼,告辞离开了。

    回想着刚才和叶家三口闲聊的情景,秦朗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意。

    叶明城人很好,闲聊中不仅仅把他当做小蕊的恩人而对他很尊重,而且好几次在询问他的自身情况时,都体现出了长辈对晚辈的那种真心的关爱。

    另外,秦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明城和他闲聊时,似乎是岳父在“审查”女婿一样?

    想到这儿,秦朗的笑容更多了。

    叶家的客厅内,叶明城正和苏云在看电视,叶小蕊洗澡去了。

    “云,你怎么看秦朗这小伙?”叶明城笑呵呵问道。

    “人很不错,挺有担当的,肯护着小蕊。”苏云知道叶明城要询问的是什么,没说秦朗的其他优点,直接说到了秦朗和女儿的关系上。

    “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也觉得秦朗很不错,他们如果能自由发展成一对,我这个当爹的,是不会反对的,你呢?”叶明城又问道。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啊,我又不是恶妈,也不会蛮横地去阻止的,不过在两人谈婚论嫁之前,我还得把把关,考察考察秦朗的。”苏云笑道。

    “这样也好。”叶明城摇头晃脑哼起了小曲,显得心情很好。

    秦朗回到家中后,先将今晚赚回来的两万块,和其余的几万现金放好,一起放到了一个保密的地方。

    这个保密的地方除了比较重要的金钱外,还有两样秦朗更加珍视的东西。

    一样是一张他的出生证明,另外一样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物品,一件用玛瑙雕刻成的小狮子。

    两样东西秦朗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可惜一直没法从中找到和自己身世有关的更多信息。

    那张出生证明是手写的,没有透露他出生的医院、他的籍贯等信息,而那件玛瑙小狮子虽然中心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秦”字,但秦这个姓,光云海市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姓它,所以这件原本是代表他身份的饰物,也不能帮他顺利找到他的家人。

    把玩了一会儿玛瑙,秦朗小心将它放好,叹了口气。

    ……

    第二天因为养生会所那边没什么事,秦朗除了修炼外,也有时间可以阅读上一次从市图书馆借出来的那几本植物类的书籍,几个小时的阅读后,秦朗又对一些植物有了一些了解,在“玄青子”的记忆中,有几种植物如果合理搭配使用,也能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