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30章 同事被人打了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30章同事被人打了

    “好大的口气!”

    药店老板嚣张说道,“没点门路我敢开这家药店?实话不怕告诉你,市卫生局的一位握有实权的副处级官员,可是我的亲二舅,你这样的升斗小民,能奈何得了我?识相点赶紧离开!”

    “那人是你爷爷都没用!”秦朗冷笑,身形一跃,直接跃过柜台到了里面,揪着药店老板的衣领,一顿拳头砸了下去。

    秦朗很气愤,下手自然不会留情,一番暴揍后,将药店老板的一张脸揍得面目全非。药店老板的牙齿掉了大半,鼻梁骨断了,肋骨也被打断了好几根。

    秦朗差点被这黑心老板害死,因此认为自己没杀死这王八蛋,就已经很不错了。

    揍完人,秦朗直接给孙浮沉打了个电话,介绍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听到秦朗在叫人,要让人查封了自己的药店,药店老板又怒又怕,可秦朗就搬着一张椅子坐在他的面前,他压根不敢乱动。

    大概十五分钟后,市卫生局联合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执法人员,就开着三辆执法车,停在了药店的门前,立即吓得药店老板面无人色!

    有孙浮沉这位在市卫生系统内拥有大能量的人在密切关注这事,执法队伍雷霆出击,当场就检查出了这家药店存在严重的以次充好、以假乱真的违法情况,药店老板被执法人员带走送往医院治疗伤势、同时接受调查,药店则被立即查封!

    至于秦朗,则自然什么事都没有,反而因为举报犯罪者而受到了执法队伍的表彰。

    不是执法人员没看出药店老板被秦朗揍了个半死,而是孙浮沉那边早就打过招呼了,让他们一定对秦朗保持客气!

    因此,他们哪里敢对秦朗进行追责?

    何况,药店老板这么可恨,被人教训也是活该。

    “辛苦你们了。”看到药店老板被押上执法车,秦朗大模大样地说道。

    “不辛苦不辛苦,秦先生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们一定会严查到底,绝不姑息任何人的。”一个头头模样的人连声说道。

    秦朗满意地离开了。孙浮沉已经告诉他了,包括药店老板的二舅,都会被追责。

    后来药店老板依法被判处了八年有期徒刑,药店被永久查封,药店老板视为靠山的那位二舅,也因为滥用职权而被免职、锒铛入狱,这事在整个云海市引发了热议。

    关于热议的这事,云海市当地最大的报刊媒体《云海晚报》新闻版,还特意进行了大版面的报道,以弘扬正气、关注民生、关注百姓用药健康为主要主题,但也对举报人秦第030章同事被人打了

    朗做了一个小版面的报道。

    因此,云海市很多人都知道这起典型案件是一个叫秦朗的好心市民发现并检举的,但因为报道很简单,没有列举有关秦朗的更多信息,所以也没人多去关注秦朗。

    可几乎没人知道,这次热门事件的真正起因,却是药店老板得罪了秦朗!

    当然,作为当事人的秦朗,却懒得关注这事,从药店回来后,秦朗休息了一晚上,终于完全清除了黄杜鹃毒素的影响,第二天起床后,秦朗又变得生龙活虎的。

    早上,秦朗照例练习了一段时间的“龙象拳”和“疾风步”,上午九点钟才从家中出发,九点半到了“康乐”养生会所。

    秦朗到了唐雪的办公室,发现冰山美女今天的脸色并不怎么好。

    “怎么了唐总?”秦朗好奇地问道。

    他来养生会所三个月了,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唐雪愁眉苦脸,似乎碰到了什么为难事。

    “秦朗,李齐早上被人打了。”唐雪道出了原因。

    秦朗先是一愣,随即脸色愤怒起来:“齐哥怎么样了?是谁打的齐哥?”

    如果说养生会所内,秦朗还欠着谁的人情的话,那这人就是李齐了。

    李齐是养生会所的会计,四十多岁,是个心地善良的男人,不止一次地帮助过他。

    他来会所当针灸师的头两个月,受到过刘明等一些人的敌对和故意刁难,就是李齐好几次出面替他化解了困难,他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有一次外出吃午饭的时候,他因为经济拮据只能吃三块五毛钱一份的蛋炒饭,被几个同事看到后,迎来了那几人的肆意嘲讽,是路过的李齐喝止了那些人,保护了他的尊严。

    然后,李齐请他吃了一顿好吃的,还特意拿出了几百块钱让他救急,他后来才清楚,李齐的家庭经济情况其实并不好,儿子上初中花费不小,家中还有一个患尿毒症的老婆,全靠李齐一个人的工资撑着家,可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李齐还好心在帮助他!

    秦朗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圣人君子,但最起码懂得感恩,现在唐雪说李齐被人打了,他又怎么能无动于衷、坐视不管?

    “李齐八点半上班后,就一个人去了顺昌贸易公司,去找他们讨要一年前欠下的钱,谁知道顺昌贸易公司的老板太可恨了,赖账不还不说,还叫人动手打断了李齐的左手。现在李齐已经被我安排人送到医院了,病情虽然稳定住了,可没有一个月,断的手别想恢复,这对李齐的生活影响很大的。”唐雪愤愤说道。

    “唐总,我现在先去医院看望齐哥第030章同事被人打了

    ,顺昌贸易公司的那帮杂碎,应该不会来养生会所捣乱吧?”秦朗问道,脸色铁青。

    李齐被那帮杂碎打断了手,他可以想象这对李齐来说,会造成生活上的多大影响,最起码照顾患有尿毒症的老婆就会很不方便。那帮杂碎,太可恶了!

    “他们再猖狂,也不敢上门来闹事的。”唐雪冷冷说道,显然也对顺昌贸易公司的人痛恨至极。

    秦朗点点头,出了养生会所后,很快到了就近的二医院,见到了李齐。

    李齐左手打着石膏以及绷带,脸上还有多处明显的淤青,看上去人很虚弱,秦朗见了,一股无名之火就冒了出来!

    那帮杂碎,居然将李齐打成了这样!他能想象李齐躺在地上被人围着用拳头打、用皮鞋踢的惨状!

    询问了病情后,秦朗直接道出了来意:“齐哥,那帮杂碎敢这样打你,咱们不能忍,不过齐哥你尽管安心养病,我去找他们算账,一定会帮齐哥出这口恶气的。”

    李齐拉住了秦朗的手,摇摇头道:“秦朗,他们的老板根本就是个混子,手下又多,你千万不要冲动啊。”

    “齐哥,这不是冲动不冲动的事,我就想为你出口气。行了,齐哥你放心养伤,我先走了。”

    李齐以前帮了他很多,这一次他想帮李齐。

    重新回到唐雪的办公室,秦朗找唐雪了解情况。

    “他们老板叫陈顺,一年多前经常带着一帮人来我们养生会所,消费完后很少给现金,基本都是打个欠条,那时候因为养生会所才起步,需要客人支持,所以我也没好意思催着要钱,以后见陈顺迟迟不肯还钱,我也去过顺昌贸易公司好几次,找陈顺要账,但陈顺都以资金周转不通为由拒绝还钱,这一次他们更是变本加厉,将李齐打伤了。”唐雪详细地说道。

    “陈顺欠了养生会所多少钱?”秦朗问道。

    “前后加在一起有十一万多。”唐雪给出了陈顺欠账的金额。

    秦朗冷笑道:“他们拖欠了这么久,这一次又用暴力赖账,看样子是根本不想还这笔钱了。”

    “嗯,这账只怕是不好要了,现在欠账的都是大爷。”唐雪无奈地说道。

    “唐总,让我去一趟吧,欠账还钱天经地义,我找陈顺将欠款追回来,另外,那王八蛋打伤李齐的事情,也不能简单就算了的。”秦朗决定教训杂碎外,也帮唐雪一并将欠款的事情办妥。

    唐雪知道秦朗打定了主意要为李齐出头,索性支持秦朗,说道:“那好,我再带些人跟你一块过去。”

    “不第030章同事被人打了

    用了,人多了反而容易被误伤,我一个人就行。”秦朗摇摇头拒绝了,毕竟去顺昌贸易公司要账,过程肯定不会顺利,再有公司员工受伤了可不好。

    “那还是加上我吧。”唐雪毫不犹豫地说道,语气坚决。

    秦朗心中一股暖流流过,唐雪知道这次要账有危险,可还是决定跟着去,换成其他老板,不一定能做到的。

    “行,我们现在就走。”秦朗当机立断。

    唐雪开着宝马车,驶过几个街区后,到了一栋有些老的大厦下面。

    很快,两人到了大厦七楼顺昌贸易公司的大门前,秦朗一把推开了玻璃门,走了进去。

    居然没人理会他和唐雪。

    倒不是这家公司没人上班,而是没人有空注意他们。

    其中顺着前台往里面的办公区,虽然摆着好几排办公桌,办公桌上也配备有电脑、电话什么的,但员工却不像正规公司那样,穿着得体的服装在忙碌,而是十几个人凑一堆,正打着赤膊忙着炸金花。

    这十几个男的,个个染着发,胳膊上纹着刺青,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在炸金花的时候,各种粗俗的声音不断响起,整个办公区一副乌烟瘴气的样子。

    至于前台,则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不过这名女子似乎在网上和人聊天,正噼里啪啦敲着键盘。

    看到这一幕,秦朗恍然。怪不得陈顺敢欠钱不还,还敢动手打人,原来开的贸易公司实际上就跟一个土匪公司差不多!

    “你好,我是康乐养生会所的,找你们公司的陈顺。”唐雪向前台那个女的说道。

    秦朗什么话都没说,根本没有询问的打算,径直朝里面走去。他是来要账并且揍人的,懒得跟人讲客气。

    唐雪见状,也不准备等前台的回答了,跟了上去。

    秦朗穿过那帮炸金花的人的时候,办公区突然响起了刺耳的口哨声。

    其中几人拦住了秦朗的去路,更多的人则是站起来伸长着脖子,眼睛肆无忌惮地在唐雪的身上扫视着。

    “哟,来美女啦!”

    “这不是以前来过好几次的那位唐总嘛,美女唐总,先不要急着去跟陈总要账嘛,过来跟我聊聊人生啊!”

    “美女,过来我这边,我教你玩牌啊!”

    这帮人完全将秦朗忽略了,对唐雪不怀好意。第031章上门要账

    唐雪以前来的时候,显然也遭受过这种情况,她的脸色很不好看,这帮人实在太肆无忌惮了,清冷性格的她,不禁冷哼了一声。

    “哟,美女还生气啦?嘎嘎,美女你生气归生气,胸不要跳得太明显啊,这会让我受不了的。”

    拦住秦朗的一人,阴阳怪气地笑道,色迷迷的双眼在唐雪姣好的丰盈上扫视着。

    秦朗脸色阴沉下来,一个跨步上前,伸手就是一巴掌将这家伙抽倒在地,口中冷冷说道:“嘴巴干净点!”

    大概是从没见到来要账的,居然还有这么横的,这帮人愣了一下后,马上哇哇大叫,将秦朗和唐雪围了起来。

    “让姓陈的出来。”秦朗环视了一圈众人,冰冷的声音发出。

    “你他玛算老几,草!”一个染着黄头发、身高一米八的瘦子边骂,边一拳朝秦朗砸来。

    在他们看来,就算唐雪请来了秦朗这个帮手来要账,可光凭着秦朗一个人,也只有被他们完虐的份,就像前不久被他们毒打的那人一样,下场只会很凄惨。

    秦朗眼睛中冷厉之色一闪,毫不客气伸出手,轻轻松松扣住了那个瘦高个的拳头,然后顺势用力一扭,咔嚓一声响,直接将这人的手腕扭脱臼了!

    瘦高个哎哟惨叫着,蹲到了地上,秦朗看都不看这人,嘴中冷冷吐出了几个字:“一帮杂碎!”

    随后,当冲上去的三个人又被秦朗轻易撂翻后,这帮人终于变色了,有人偷偷跑到了最里面的豪华办公室,将陈顺叫了出来。

    当一身花哨衬衫的陈顺走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后,肥脸立即阴沉了下来。

    “唐雪,你这是来要账的吗?进门就敢动我的人,欠款你还想不想要了?”陈顺嚣张地高声喊道。

    陈顺的十多个手下见老板出现了,也不急于动手,但仍然将秦朗和唐雪团团围住,大有陈顺发话他们就立即动手的架势。

    秦朗和唐雪对视一眼,彼此都发现了对方神情中的愤怒。这个陈顺,吐出来的是什么混账逻辑?自己养的一帮手下不是东西,他们看不惯才动的手,有什么错?

    更让两人不能接受的是,陈顺果然是一副“欠钱的就是大爷”的嘴脸,好像不还款还在理了一样!

    “你欠的账一分都不能少,赶紧还账!”秦朗冲陈顺冷声说道。

    “看来你同事被打,没能让你得到教训啊,居然还敢来要账!”陈顺脸色更加阴沉起来,露出了一抹残忍的表情:“既然这样,弟兄们,抄家伙,给我往死里打!”

    光膀子的十几第031章上门要账

    唐雪以前来的时候,显然也遭受过这种情况,她的脸色很不好看,这帮人实在太肆无忌惮了,清冷性格的她,不禁冷哼了一声。

    “哟,美女还生气啦?嘎嘎,美女你生气归生气,胸不要跳得太明显啊,这会让我受不了的。”

    拦住秦朗的一人,阴阳怪气地笑道,色迷迷的双眼在唐雪姣好的丰盈上扫视着。

    秦朗脸色阴沉下来,一个跨步上前,伸手就是一巴掌将这家伙抽倒在地,口中冷冷说道:“嘴巴干净点!”

    大概是从没见到来要账的,居然还有这么横的,这帮人愣了一下后,马上哇哇大叫,将秦朗和唐雪围了起来。

    “让姓陈的出来。”秦朗环视了一圈众人,冰冷的声音发出。

    “你他玛算老几,草!”一个染着黄头发、身高一米八的瘦子边骂,边一拳朝秦朗砸来。

    在他们看来,就算唐雪请来了秦朗这个帮手来要账,可光凭着秦朗一个人,也只有被他们完虐的份,就像前不久被他们毒打的那人一样,下场只会很凄惨。

    秦朗眼睛中冷厉之色一闪,毫不客气伸出手,轻轻松松扣住了那个瘦高个的拳头,然后顺势用力一扭,咔嚓一声响,直接将这人的手腕扭脱臼了!

    瘦高个哎哟惨叫着,蹲到了地上,秦朗看都不看这人,嘴中冷冷吐出了几个字:“一帮杂碎!”

    随后,当冲上去的三个人又被秦朗轻易撂翻后,这帮人终于变色了,有人偷偷跑到了最里面的豪华办公室,将陈顺叫了出来。

    当一身花哨衬衫的陈顺走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后,肥脸立即阴沉了下来。

    “唐雪,你这是来要账的吗?进门就敢动我的人,欠款你还想不想要了?”陈顺嚣张地高声喊道。

    陈顺的十多个手下见老板出现了,也不急于动手,但仍然将秦朗和唐雪团团围住,大有陈顺发话他们就立即动手的架势。

    秦朗和唐雪对视一眼,彼此都发现了对方神情中的愤怒。这个陈顺,吐出来的是什么混账逻辑?自己养的一帮手下不是东西,他们看不惯才动的手,有什么错?

    更让两人不能接受的是,陈顺果然是一副“欠钱的就是大爷”的嘴脸,好像不还款还在理了一样!

    “你欠的账一分都不能少,赶紧还账!”秦朗冲陈顺冷声说道。

    “看来你同事被打,没能让你得到教训啊,居然还敢来要账!”陈顺脸色更加阴沉起来,露出了一抹残忍的表情:“既然这样,弟兄们,抄家伙,给我往死里打!”

    光膀子的十几第031章上门要账

    唐雪以前来的时候,显然也遭受过这种情况,她的脸色很不好看,这帮人实在太肆无忌惮了,清冷性格的她,不禁冷哼了一声。

    “哟,美女还生气啦?嘎嘎,美女你生气归生气,胸不要跳得太明显啊,这会让我受不了的。”

    拦住秦朗的一人,阴阳怪气地笑道,色迷迷的双眼在唐雪姣好的丰盈上扫视着。

    秦朗脸色阴沉下来,一个跨步上前,伸手就是一巴掌将这家伙抽倒在地,口中冷冷说道:“嘴巴干净点!”

    大概是从没见到来要账的,居然还有这么横的,这帮人愣了一下后,马上哇哇大叫,将秦朗和唐雪围了起来。

    “让姓陈的出来。”秦朗环视了一圈众人,冰冷的声音发出。

    “你他玛算老几,草!”一个染着黄头发、身高一米八的瘦子边骂,边一拳朝秦朗砸来。

    在他们看来,就算唐雪请来了秦朗这个帮手来要账,可光凭着秦朗一个人,也只有被他们完虐的份,就像前不久被他们毒打的那人一样,下场只会很凄惨。

    秦朗眼睛中冷厉之色一闪,毫不客气伸出手,轻轻松松扣住了那个瘦高个的拳头,然后顺势用力一扭,咔嚓一声响,直接将这人的手腕扭脱臼了!

    瘦高个哎哟惨叫着,蹲到了地上,秦朗看都不看这人,嘴中冷冷吐出了几个字:“一帮杂碎!”

    随后,当冲上去的三个人又被秦朗轻易撂翻后,这帮人终于变色了,有人偷偷跑到了最里面的豪华办公室,将陈顺叫了出来。

    当一身花哨衬衫的陈顺走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后,肥脸立即阴沉了下来。

    “唐雪,你这是来要账的吗?进门就敢动我的人,欠款你还想不想要了?”陈顺嚣张地高声喊道。

    陈顺的十多个手下见老板出现了,也不急于动手,但仍然将秦朗和唐雪团团围住,大有陈顺发话他们就立即动手的架势。

    秦朗和唐雪对视一眼,彼此都发现了对方神情中的愤怒。这个陈顺,吐出来的是什么混账逻辑?自己养的一帮手下不是东西,他们看不惯才动的手,有什么错?

    更让两人不能接受的是,陈顺果然是一副“欠钱的就是大爷”的嘴脸,好像不还款还在理了一样!

    “你欠的账一分都不能少,赶紧还账!”秦朗冲陈顺冷声说道。

    “看来你同事被打,没能让你得到教训啊,居然还敢来要账!”陈顺脸色更加阴沉起来,露出了一抹残忍的表情:“既然这样,弟兄们,抄家伙,给我往死里打!”

    光膀子的十几第031章上门要账

    唐雪以前来的时候,显然也遭受过这种情况,她的脸色很不好看,这帮人实在太肆无忌惮了,清冷性格的她,不禁冷哼了一声。

    “哟,美女还生气啦?嘎嘎,美女你生气归生气,胸不要跳得太明显啊,这会让我受不了的。”

    拦住秦朗的一人,阴阳怪气地笑道,色迷迷的双眼在唐雪姣好的丰盈上扫视着。

    秦朗脸色阴沉下来,一个跨步上前,伸手就是一巴掌将这家伙抽倒在地,口中冷冷说道:“嘴巴干净点!”

    大概是从没见到来要账的,居然还有这么横的,这帮人愣了一下后,马上哇哇大叫,将秦朗和唐雪围了起来。

    “让姓陈的出来。”秦朗环视了一圈众人,冰冷的声音发出。

    “你他玛算老几,草!”一个染着黄头发、身高一米八的瘦子边骂,边一拳朝秦朗砸来。

    在他们看来,就算唐雪请来了秦朗这个帮手来要账,可光凭着秦朗一个人,也只有被他们完虐的份,就像前不久被他们毒打的那人一样,下场只会很凄惨。

    秦朗眼睛中冷厉之色一闪,毫不客气伸出手,轻轻松松扣住了那个瘦高个的拳头,然后顺势用力一扭,咔嚓一声响,直接将这人的手腕扭脱臼了!

    瘦高个哎哟惨叫着,蹲到了地上,秦朗看都不看这人,嘴中冷冷吐出了几个字:“一帮杂碎!”

    随后,当冲上去的三个人又被秦朗轻易撂翻后,这帮人终于变色了,有人偷偷跑到了最里面的豪华办公室,将陈顺叫了出来。

    当一身花哨衬衫的陈顺走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后,肥脸立即阴沉了下来。

    “唐雪,你这是来要账的吗?进门就敢动我的人,欠款你还想不想要了?”陈顺嚣张地高声喊道。

    陈顺的十多个手下见老板出现了,也不急于动手,但仍然将秦朗和唐雪团团围住,大有陈顺发话他们就立即动手的架势。

    秦朗和唐雪对视一眼,彼此都发现了对方神情中的愤怒。这个陈顺,吐出来的是什么混账逻辑?自己养的一帮手下不是东西,他们看不惯才动的手,有什么错?

    更让两人不能接受的是,陈顺果然是一副“欠钱的就是大爷”的嘴脸,好像不还款还在理了一样!

    “你欠的账一分都不能少,赶紧还账!”秦朗冲陈顺冷声说道。

    “看来你同事被打,没能让你得到教训啊,居然还敢来要账!”陈顺脸色更加阴沉起来,露出了一抹残忍的表情:“既然这样,弟兄们,抄家伙,给我往死里打!”

    光膀子的十几第031章上门要账

    唐雪以前来的时候,显然也遭受过这种情况,她的脸色很不好看,这帮人实在太肆无忌惮了,清冷性格的她,不禁冷哼了一声。

    “哟,美女还生气啦?嘎嘎,美女你生气归生气,胸不要跳得太明显啊,这会让我受不了的。”

    拦住秦朗的一人,阴阳怪气地笑道,色迷迷的双眼在唐雪姣好的丰盈上扫视着。

    秦朗脸色阴沉下来,一个跨步上前,伸手就是一巴掌将这家伙抽倒在地,口中冷冷说道:“嘴巴干净点!”

    大概是从没见到来要账的,居然还有这么横的,这帮人愣了一下后,马上哇哇大叫,将秦朗和唐雪围了起来。

    “让姓陈的出来。”秦朗环视了一圈众人,冰冷的声音发出。

    “你他玛算老几,草!”一个染着黄头发、身高一米八的瘦子边骂,边一拳朝秦朗砸来。

    在他们看来,就算唐雪请来了秦朗这个帮手来要账,可光凭着秦朗一个人,也只有被他们完虐的份,就像前不久被他们毒打的那人一样,下场只会很凄惨。

    秦朗眼睛中冷厉之色一闪,毫不客气伸出手,轻轻松松扣住了那个瘦高个的拳头,然后顺势用力一扭,咔嚓一声响,直接将这人的手腕扭脱臼了!

    瘦高个哎哟惨叫着,蹲到了地上,秦朗看都不看这人,嘴中冷冷吐出了几个字:“一帮杂碎!”

    随后,当冲上去的三个人又被秦朗轻易撂翻后,这帮人终于变色了,有人偷偷跑到了最里面的豪华办公室,将陈顺叫了出来。

    当一身花哨衬衫的陈顺走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后,肥脸立即阴沉了下来。

    “唐雪,你这是来要账的吗?进门就敢动我的人,欠款你还想不想要了?”陈顺嚣张地高声喊道。

    陈顺的十多个手下见老板出现了,也不急于动手,但仍然将秦朗和唐雪团团围住,大有陈顺发话他们就立即动手的架势。

    秦朗和唐雪对视一眼,彼此都发现了对方神情中的愤怒。这个陈顺,吐出来的是什么混账逻辑?自己养的一帮手下不是东西,他们看不惯才动的手,有什么错?

    更让两人不能接受的是,陈顺果然是一副“欠钱的就是大爷”的嘴脸,好像不还款还在理了一样!

    “你欠的账一分都不能少,赶紧还账!”秦朗冲陈顺冷声说道。

    “看来你同事被打,没能让你得到教训啊,居然还敢来要账!”陈顺脸色更加阴沉起来,露出了一抹残忍的表情:“既然这样,弟兄们,抄家伙,给我往死里打!”

    光膀子的十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