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32章 变了味的同学情谊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32章变了味的同学情谊

    唐雪又用智能手机查了一下有关陈霸的最新新闻,不一会儿就对着一条新闻看了起来。

    “新闻上说,陈霸确实去了外省参加一个交流会了,期间还会出席一些重要的活动,还要等一个星期的样子才会回来。秦朗,我估计陈霸不太会中途就赶回来,你正好有时间,就先去外地呆一阵吧。”唐雪说道。

    “一个星期后回来?”秦朗心中有了主意。

    随后唐雪又劝说了秦朗几次,但秦朗决定就留在云海市,哪儿都不去。

    秦朗和唐雪回来的路上,又去医院看望了一下李齐。

    唐雪向李齐保证了,李齐住院期间的工资照发,医药费也由公司负担,另外还会去家政公司专门请人照顾李齐生病的老婆,唐雪的这些保证,让李齐很感动,也让秦朗放下心来。

    当听说秦朗不仅从顺昌贸易公司那儿追回了欠款,而且还将那伙人教训了一通后,李齐自然对秦朗大为地感激。

    离开医院后,秦朗去了一趟火围山,在拥有火璃灵草的石洞底部,修炼了两个小时,然后顺便去山脚下的孙家,拜访了一下孙浮沉。

    听到秦朗的来意后,孙浮沉满口答应下来,事情很容易就说定了。

    秦朗让孙浮沉帮忙的事情,其实就和陈霸有关。

    他现在并不住在“康乐”养生会所,万一陈霸放弃了在外省的武术交流活动,中途就回云海市并且去会所找唐雪等人的麻烦,他一个人可能应付不过来,加上孙浮沉就好多了。

    孙浮沉已经将内力修炼到了骨骼骨髓的这个第二层阶段,这种级别的内家高手,就算是他,也得达到练气一层后,才能赢过,孙浮沉如果对上了陈霸,虽然受经脉受损的影响,孙浮沉的实力无法完全发挥出来,但也肯定能让陈霸忌惮几分的。

    当然,秦朗只是请孙浮沉在未来七天内照应一下养生会所,至于解决他和陈霸之间的纠纷,那还得由他自己来完成。

    做完这件事,秦朗回到了家中,此后的两天,养生会所那边好端端的,而秦朗这时候也接到了叶小蕊父亲叶明城打过来的邀请电话。叶明城准备在家中做一顿家常菜,希望秦朗能去。

    傍晚时分,秦朗到了叶明城的家中,叶小蕊以及苏云都在,看来晚饭就是他们四个人一起吃了,这也说明叶明城的确是将这次晚饭,当做私人性质的聚餐。

    因此,饭桌上的气氛很轻松,秦朗没有什么拘束,叶明城也不摆副市长的架子,吃饭过后,四人就在客厅中闲聊。

    “秦朗,你的医术这么神奇,有第032章变了味的同学情谊

    没有想过离开养生会所,自己开一个医疗诊所?”叶明城笑着问道。

    秦朗平静笑道:“暂时还没这个想法。”

    “我倒觉得可以,你的医术的确神奇,我可以让人帮你破格办理行医证的。”叶明城好意说道。

    秦朗点点头:“谢谢叶叔叔了,以后说不得还真要麻烦叶叔叔了。”

    秦朗没有直接拒绝,但他的本意,自然是不想开什么诊所。

    原因很简单,他拥有的一身医术,并不是现代医术,不适合去当医生,何况开诊所亲自给人看病,多累啊!

    他其实也有建立自己事业的想法,他想进军“化妆品美容”行业。

    这个行业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为了爱美而愿意掏钱消费,已经变为赚钱的热门行业了,而他可以通过发明一些具备美容效果的药膏以及化妆品,来打开市场,建立自己的市场份额。

    当然,计划要实施,肯定还得先有一番准备才行,秦朗不愿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向叶明城说出自己的想法,这样会让人觉得他有夸夸其谈的嫌疑。

    “自主创业虽然也有风险,但年轻人嘛,经历了风浪才能成长,等以后秦朗你事业红火了,说不定我得打发小蕊去你那儿打下手呢。”叶明城扶了扶眼睛,呵呵笑道。

    “老爸,你胡说什么呢。”叶小蕊娇嗔道,俏脸微红,叶明城这话大有深意,她自然也能听得懂的。

    秦朗笑笑,心中却乐开了花。叶叔这样说,是在暗示要将女儿许配给自己吗?哈哈。

    几人又聊了一会,房门被敲响,秦朗打开门后,发现来的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儒雅中年男子,有着几分书卷气。

    经过叶明城和这人的交谈,秦朗才知道这人名叫万帆,是市文化局的副局长,叶明城作为主管文化和体育的副市长,是万帆的直属上司,今晚万帆就是有一份比较重要的文件需要上司过目,才特意来找叶明城的。

    事情办完,万帆便要匆匆离开,毕竟这儿是副市长大人的家,他不适合多呆的。

    让万帆觉得奇怪的是,给他开门的那个年轻人,他以前从没见到过,也没听叶市长讲过,但这个年轻人分明和叶家人关系很好的样子,估计是某位大人物家的子嗣吧,但不管真相如何,万帆都将这个年轻人记在了心中,临走时还朝这个年轻人客气地笑了笑。

    秦朗也对万帆报以笑容。

    ……

    第二天上午,秦朗正在“康乐”养生会所的大厅内无聊地转悠着。今天没有针灸师的培训工作要做,他比较闲。第032章变了味的同学情谊

    正当秦朗准备喝完茶就离开、去火围山上修炼时,从养生会所里面走出来了一个穿着白色细纹衬衫和黑色西装裤、打红色领带穿黑色锃亮皮鞋的年轻人,这人看到秦朗身上针灸师的服装打扮后,脸上露出了一抹鄙夷的表情,不过旋即又换上了一副伪善的笑容,走到了秦朗身边。

    “老同学,真是凑巧啊,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赵鹏朝秦朗笑道。

    秦朗回过头,看了看这人,很快就认出来了,不禁高兴地笑道:“赵鹏!哈哈,真是巧啊,好几年没看见你了!”

    边说,秦朗边伸出右手,想和老同学握握手。

    可赵鹏明明看到了秦朗伸出的手,右手却插在裤兜中不掏出来,没有要和秦朗握手的打算,眼神中还流露出了一丝鄙夷。

    秦朗眼光锐利,不动声色地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

    他知道,赵鹏是嫌他身份低,只是普通的“针灸师”,同他握手会脏了赵鹏的手一样。

    秦朗收回了右手,对赵鹏的摆谱和轻视肯定有些不高兴,但秦朗是个很重情谊的人,哪怕读书的时候赵鹏和他有过矛盾,此刻同学见面,秦朗也将以前的不快抛到了一边,还是笑着邀请赵鹏去自己的办公室坐一坐。

    可没想到,赵鹏却马上摇头,生硬地拒绝了不说,还带着轻视的表情说道:“秦朗,老同学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看看你身上的打扮,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啊,你是这儿的针灸师吧,你说你一个普通的针灸师,哪里有什么办公室?同学碰面,你一见面就吹嘘上了,这有意思吗?”

    不等秦朗解释,赵鹏就拍了拍秦朗的肩膀,用官员找下属谈话时的语气,语重心长地对秦朗说道:“你这人啊,要学会正视现实嘛,没必要在我面前打肿脸充胖子嘛!我看其他的针灸师都在忙,有生意做,你还没有客人,想必你是普通的针灸师,业绩一定很不好吧?谁让我俩高中是同学呢,今后我再来这儿,就让你给我针灸吧,手艺好坏无所谓,重要的是能帮到你嘛!”

    秦朗没什么表情,但老同学重逢的喜悦,却已经完全消失了。

    他自然能看出来,赵鹏不是要和他交流同学感情,而纯粹是为了嘲讽他,通过贬低他来获得快感,显示赵鹏的高高在上、高人一等。

    没想到五六年没见,赵鹏除了心眼小之外,还习惯了戴有色眼镜看人,当年引发两人矛盾的事情,错的一方其实就是赵鹏本人,可赵鹏心眼小爱记仇,现在看到他“困窘”的生存状况,就来幸灾乐祸了。

    对于这种人,秦朗没有半分第032章变了味的同学情谊

    好感,甚至都懒得向这种人解释了。

    赵鹏自以为狠狠打击到了秦朗,洋洋得意,然后提着公文包官气十足地朝大厅外面走去。

    不过仅仅走了两步路,赵鹏又转头向秦朗笑道:“对了老同学,明天中午咱们高中一五五班同学聚会,你也应该接到消息了吧?记得打扮整洁一些,准时出席啊。”

    说完,赵鹏扬长而去。

    秦朗摇摇头,暗道我跟这种傻逼生什么气,同学情谊固然重要,他也十分看重,可赵鹏今天的所作所为,没有顾及半分同学情谊,他自然用不着再将这种人当同学看待。

    ……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秦朗穿戴一新,先来到了“康乐”养生会所。

    他有针灸方面的事情需要交待一下店里的几个针灸师,交待完后,秦朗才走出店门,准备去外面街上拦一辆出租车,去参加今天中午举行的高中同学聚会。

    “秦朗,等车啊?上我的车吧!”

    一辆黑色丰田凯美瑞,在秦朗面前停下来,从车窗中探出一个脑袋,正是赵鹏。赵鹏偶然发现秦朗在等车,便想着载秦朗一程,好让这个土包子、穷逼,见识见识他赵鹏如今的辉煌。

    “不必了。”秦朗平静地说道。

    赵鹏在车里面冷笑一声。暗道你个穷逼,还装什么清高啊,身上穿的西服只怕都是租来的,分明穷得很,我好心开车搭你一程,你还不领情,活该你苦逼一辈子。

    嘴上,赵鹏嘿嘿笑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你了。咱们明豪大酒店见。”

    丰田凯美瑞扬长而去,秦朗不慌不忙拦了一部的士,坐进去后跟的士司机说道:“师傅,麻烦去明豪大酒店。”第033章局长要找的人,可是他!

    秦朗乘坐出租车到达“明豪”大酒店时,看见赵鹏也刚到不久,正晃着手上那串汽车钥匙,朝酒店大厅走去。

    秦朗付过车钱,不慌不忙下了车,也进了酒店大厅,才发现留在本市的几个高中同学,都已经到了。

    平常时候大家工作都忙,就算是本市的同学,聚会的次数也并不多,因此秦朗见了同学,心情自然高兴,笑着和大家打着招呼。

    其余人也不像赵鹏那样瞧不起人,跟秦朗有说有笑的。

    一行人到了早就预定好的大套间,这儿总共包括四个房间:一个大的休息室,以及餐厅、棋牌室和一个封闭ktv包厢,吃饭和娱乐一应俱全。

    因为这次聚会,只是赶在周末举行的,并不是周年聚会,所以来的同学也不会太多,秦朗等本市同学先到,就先在休息室聊了起来。

    同学中以赵鹏的学历最高,加上赵鹏又是唯一的公务员,因此聊天隐隐以赵鹏为主,赵鹏说话间骄傲地透露了自己在市文化局办公室处工作,平常很受领导器重。

    “你们不知道吧,办公室这个部门,在文化局十一个职能部门中,是权力最大的,我在办公室处当公务员,现在处长很欣赏我,我不用熬到三十岁,应该就能成为副科级别了。”

    听了赵鹏的话,其余人自然是连声恭喜赵鹏,尽管他们也有些不满赵鹏将聚会搞成了赵鹏自己的吹嘘会。秦朗默然不语,觉得这显摆很无聊。

    可赵鹏继续摇头晃脑地显摆着:“而且,我跟你们说啊,当官也和你们打工或者做生意一样,都要懂得变通,要学会对你的上司投其所好,拿我自己来说吧,文化局的万副局长,这可是局级干部,比办公室处长的官都大,平常人很难接触得到的,我了解了万帆万局长喜欢宋词抄本后,就曾经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掏到了一本清代印刷出来的宋词作品集,送给了万局长,现在万局长就对我印象深刻,兴许哪一天我就能凭着这关系,得到些好处的。”

    “赵鹏,你这话说得太好了,当官也好,打工也好,确实得这样。”一人赞同道。

    赵鹏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翘着二郎腿,故意将脚上的“红蜻蜓”皮鞋晃动着,慢条斯理地应道:“那当然,这可是我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见秦朗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像是在装清高,赵鹏眼睛一转,又想出了一个打击秦朗的法子,他说道:“我说的这个道理,你们一听就明白,但要具体实施,却并不容易,这样吧,我再给你们举个例子。就比如秦朗吧。”

    边说,赵鹏边用第033章局长要找的人,可是他!

    秦朗乘坐出租车到达“明豪”大酒店时,看见赵鹏也刚到不久,正晃着手上那串汽车钥匙,朝酒店大厅走去。

    秦朗付过车钱,不慌不忙下了车,也进了酒店大厅,才发现留在本市的几个高中同学,都已经到了。

    平常时候大家工作都忙,就算是本市的同学,聚会的次数也并不多,因此秦朗见了同学,心情自然高兴,笑着和大家打着招呼。

    其余人也不像赵鹏那样瞧不起人,跟秦朗有说有笑的。

    一行人到了早就预定好的大套间,这儿总共包括四个房间:一个大的休息室,以及餐厅、棋牌室和一个封闭ktv包厢,吃饭和娱乐一应俱全。

    因为这次聚会,只是赶在周末举行的,并不是周年聚会,所以来的同学也不会太多,秦朗等本市同学先到,就先在休息室聊了起来。

    同学中以赵鹏的学历最高,加上赵鹏又是唯一的公务员,因此聊天隐隐以赵鹏为主,赵鹏说话间骄傲地透露了自己在市文化局办公室处工作,平常很受领导器重。

    “你们不知道吧,办公室这个部门,在文化局十一个职能部门中,是权力最大的,我在办公室处当公务员,现在处长很欣赏我,我不用熬到三十岁,应该就能成为副科级别了。”

    听了赵鹏的话,其余人自然是连声恭喜赵鹏,尽管他们也有些不满赵鹏将聚会搞成了赵鹏自己的吹嘘会。秦朗默然不语,觉得这显摆很无聊。

    可赵鹏继续摇头晃脑地显摆着:“而且,我跟你们说啊,当官也和你们打工或者做生意一样,都要懂得变通,要学会对你的上司投其所好,拿我自己来说吧,文化局的万副局长,这可是局级干部,比办公室处长的官都大,平常人很难接触得到的,我了解了万帆万局长喜欢宋词抄本后,就曾经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掏到了一本清代印刷出来的宋词作品集,送给了万局长,现在万局长就对我印象深刻,兴许哪一天我就能凭着这关系,得到些好处的。”

    “赵鹏,你这话说得太好了,当官也好,打工也好,确实得这样。”一人赞同道。

    赵鹏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翘着二郎腿,故意将脚上的“红蜻蜓”皮鞋晃动着,慢条斯理地应道:“那当然,这可是我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见秦朗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像是在装清高,赵鹏眼睛一转,又想出了一个打击秦朗的法子,他说道:“我说的这个道理,你们一听就明白,但要具体实施,却并不容易,这样吧,我再给你们举个例子。就比如秦朗吧。”

    边说,赵鹏边用第033章局长要找的人,可是他!

    秦朗乘坐出租车到达“明豪”大酒店时,看见赵鹏也刚到不久,正晃着手上那串汽车钥匙,朝酒店大厅走去。

    秦朗付过车钱,不慌不忙下了车,也进了酒店大厅,才发现留在本市的几个高中同学,都已经到了。

    平常时候大家工作都忙,就算是本市的同学,聚会的次数也并不多,因此秦朗见了同学,心情自然高兴,笑着和大家打着招呼。

    其余人也不像赵鹏那样瞧不起人,跟秦朗有说有笑的。

    一行人到了早就预定好的大套间,这儿总共包括四个房间:一个大的休息室,以及餐厅、棋牌室和一个封闭ktv包厢,吃饭和娱乐一应俱全。

    因为这次聚会,只是赶在周末举行的,并不是周年聚会,所以来的同学也不会太多,秦朗等本市同学先到,就先在休息室聊了起来。

    同学中以赵鹏的学历最高,加上赵鹏又是唯一的公务员,因此聊天隐隐以赵鹏为主,赵鹏说话间骄傲地透露了自己在市文化局办公室处工作,平常很受领导器重。

    “你们不知道吧,办公室这个部门,在文化局十一个职能部门中,是权力最大的,我在办公室处当公务员,现在处长很欣赏我,我不用熬到三十岁,应该就能成为副科级别了。”

    听了赵鹏的话,其余人自然是连声恭喜赵鹏,尽管他们也有些不满赵鹏将聚会搞成了赵鹏自己的吹嘘会。秦朗默然不语,觉得这显摆很无聊。

    可赵鹏继续摇头晃脑地显摆着:“而且,我跟你们说啊,当官也和你们打工或者做生意一样,都要懂得变通,要学会对你的上司投其所好,拿我自己来说吧,文化局的万副局长,这可是局级干部,比办公室处长的官都大,平常人很难接触得到的,我了解了万帆万局长喜欢宋词抄本后,就曾经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掏到了一本清代印刷出来的宋词作品集,送给了万局长,现在万局长就对我印象深刻,兴许哪一天我就能凭着这关系,得到些好处的。”

    “赵鹏,你这话说得太好了,当官也好,打工也好,确实得这样。”一人赞同道。

    赵鹏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翘着二郎腿,故意将脚上的“红蜻蜓”皮鞋晃动着,慢条斯理地应道:“那当然,这可是我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见秦朗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像是在装清高,赵鹏眼睛一转,又想出了一个打击秦朗的法子,他说道:“我说的这个道理,你们一听就明白,但要具体实施,却并不容易,这样吧,我再给你们举个例子。就比如秦朗吧。”

    边说,赵鹏边用第033章局长要找的人,可是他!

    秦朗乘坐出租车到达“明豪”大酒店时,看见赵鹏也刚到不久,正晃着手上那串汽车钥匙,朝酒店大厅走去。

    秦朗付过车钱,不慌不忙下了车,也进了酒店大厅,才发现留在本市的几个高中同学,都已经到了。

    平常时候大家工作都忙,就算是本市的同学,聚会的次数也并不多,因此秦朗见了同学,心情自然高兴,笑着和大家打着招呼。

    其余人也不像赵鹏那样瞧不起人,跟秦朗有说有笑的。

    一行人到了早就预定好的大套间,这儿总共包括四个房间:一个大的休息室,以及餐厅、棋牌室和一个封闭ktv包厢,吃饭和娱乐一应俱全。

    因为这次聚会,只是赶在周末举行的,并不是周年聚会,所以来的同学也不会太多,秦朗等本市同学先到,就先在休息室聊了起来。

    同学中以赵鹏的学历最高,加上赵鹏又是唯一的公务员,因此聊天隐隐以赵鹏为主,赵鹏说话间骄傲地透露了自己在市文化局办公室处工作,平常很受领导器重。

    “你们不知道吧,办公室这个部门,在文化局十一个职能部门中,是权力最大的,我在办公室处当公务员,现在处长很欣赏我,我不用熬到三十岁,应该就能成为副科级别了。”

    听了赵鹏的话,其余人自然是连声恭喜赵鹏,尽管他们也有些不满赵鹏将聚会搞成了赵鹏自己的吹嘘会。秦朗默然不语,觉得这显摆很无聊。

    可赵鹏继续摇头晃脑地显摆着:“而且,我跟你们说啊,当官也和你们打工或者做生意一样,都要懂得变通,要学会对你的上司投其所好,拿我自己来说吧,文化局的万副局长,这可是局级干部,比办公室处长的官都大,平常人很难接触得到的,我了解了万帆万局长喜欢宋词抄本后,就曾经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掏到了一本清代印刷出来的宋词作品集,送给了万局长,现在万局长就对我印象深刻,兴许哪一天我就能凭着这关系,得到些好处的。”

    “赵鹏,你这话说得太好了,当官也好,打工也好,确实得这样。”一人赞同道。

    赵鹏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翘着二郎腿,故意将脚上的“红蜻蜓”皮鞋晃动着,慢条斯理地应道:“那当然,这可是我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见秦朗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像是在装清高,赵鹏眼睛一转,又想出了一个打击秦朗的法子,他说道:“我说的这个道理,你们一听就明白,但要具体实施,却并不容易,这样吧,我再给你们举个例子。就比如秦朗吧。”

    边说,赵鹏边用第033章局长要找的人,可是他!

    秦朗乘坐出租车到达“明豪”大酒店时,看见赵鹏也刚到不久,正晃着手上那串汽车钥匙,朝酒店大厅走去。

    秦朗付过车钱,不慌不忙下了车,也进了酒店大厅,才发现留在本市的几个高中同学,都已经到了。

    平常时候大家工作都忙,就算是本市的同学,聚会的次数也并不多,因此秦朗见了同学,心情自然高兴,笑着和大家打着招呼。

    其余人也不像赵鹏那样瞧不起人,跟秦朗有说有笑的。

    一行人到了早就预定好的大套间,这儿总共包括四个房间:一个大的休息室,以及餐厅、棋牌室和一个封闭ktv包厢,吃饭和娱乐一应俱全。

    因为这次聚会,只是赶在周末举行的,并不是周年聚会,所以来的同学也不会太多,秦朗等本市同学先到,就先在休息室聊了起来。

    同学中以赵鹏的学历最高,加上赵鹏又是唯一的公务员,因此聊天隐隐以赵鹏为主,赵鹏说话间骄傲地透露了自己在市文化局办公室处工作,平常很受领导器重。

    “你们不知道吧,办公室这个部门,在文化局十一个职能部门中,是权力最大的,我在办公室处当公务员,现在处长很欣赏我,我不用熬到三十岁,应该就能成为副科级别了。”

    听了赵鹏的话,其余人自然是连声恭喜赵鹏,尽管他们也有些不满赵鹏将聚会搞成了赵鹏自己的吹嘘会。秦朗默然不语,觉得这显摆很无聊。

    可赵鹏继续摇头晃脑地显摆着:“而且,我跟你们说啊,当官也和你们打工或者做生意一样,都要懂得变通,要学会对你的上司投其所好,拿我自己来说吧,文化局的万副局长,这可是局级干部,比办公室处长的官都大,平常人很难接触得到的,我了解了万帆万局长喜欢宋词抄本后,就曾经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掏到了一本清代印刷出来的宋词作品集,送给了万局长,现在万局长就对我印象深刻,兴许哪一天我就能凭着这关系,得到些好处的。”

    “赵鹏,你这话说得太好了,当官也好,打工也好,确实得这样。”一人赞同道。

    赵鹏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翘着二郎腿,故意将脚上的“红蜻蜓”皮鞋晃动着,慢条斯理地应道:“那当然,这可是我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见秦朗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像是在装清高,赵鹏眼睛一转,又想出了一个打击秦朗的法子,他说道:“我说的这个道理,你们一听就明白,但要具体实施,却并不容易,这样吧,我再给你们举个例子。就比如秦朗吧。”

    边说,赵鹏边用